第二次巴巴利战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二次巴巴利战争
巴巴利戰爭的一部分
DecaturOffAlgiers.jpg
迪凯特的舰队离开阿尔及尔
日期: 1815年
地点: 地中海巴巴利国家
結果: 美国获胜
參戰方
 美國 Fictitious Ottoman flag 2.svg 巴巴利国家
指揮官和领导者
美國 斯蒂芬·迪凯特
美國 威廉·班布里奇
Fictitious Ottoman flag 2.svg 阿尔及尔总督
兵力
10 战舰 确切数字不详
伤亡与损失
4人死亡
10人受伤
53人死亡
486人被俘

第二次巴巴利战争(The Second Barbary War),又名阿尔及利亚战争(Algerian War),是指美国与北非巴巴利地区的第二次战争。

战争简介[编辑]

第二次巴巴利战争(1815年),也被称为阿尔及利亚战争,是美国与统称为“巴巴利国家”的奥斯曼帝国北非摄政的阿尔及利亚的黎波里突尼斯三个海盗国家之间的第二次战争。这次战争在1815年结束。第二年(1816年),英国荷兰最终有效地解决了这起国际争端。这场战争使得美国摆脱了向海盗国家交纳贡品的命运,标志着地中海地区在奥斯曼帝国(16-18世纪)统治时期猖獗一时的海盗活动开始衰落。几十年裡,欧洲列强建造了更为复杂昂贵的船舶,无论是在数量还是技术上,这都是巴巴利海盗无法匹敌的。[1]

战争背景[编辑]

美国取得独立战争的胜利后,其在地中海的海上贸易由于不再受法国的保护,受到了巴巴利国家的海盗的威胁。 1801年,巴巴利国家的的黎波里帕夏向美国索要225000美元作为贡金。时任美国总统的托马斯·杰斐逊拒绝了这一要求。随后,美国与的黎波里爆发战争,即第一次巴巴利战争(1801-1805年)。

第一次巴巴利战争于1805年结束。1805年6月10日,美国与的黎波里签订停战协议。为平衡双方所拥有的对方人质(或俘虏)数量不等的情况,美国向的黎波里支付60000美元的赎金,的黎波里免去美国的贡金。随后,巴巴里国家的阿尔及尔、摩洛哥和突尼斯也与美国签订和平协定。[2]

第一次巴巴利战争之后,美国将其注意力转向与英国日益恶化的关系。双方的主要矛盾是竞争与法国的贸易往来,这也最终导致了1812年战争巴巴利海盗趁此机会在地中海地区再次袭击美国和欧洲商船,并且扣押了船员和军官作为人质以获得赎金。与此同时,欧洲列强仍深陷直至1815年才完全结束的拿破仑战争中。

战争过程[编辑]

1812年战争结束后,美国得以从其中抽出身来,再次将注意力放到了北非巴巴利地区。

在1815年3月,美国国会通过了对阿尔及尔开战的决议,集结了两支海军部队,由迪卡特将军率领的舰队在纽约,由贝恩布里奇率领的舰队在波士顿,两支舰队蓄势待发。迪卡特率领的舰队在1815年5月20日率先出发。

美军舰队主要实力:

  • Firefly, Spark,Flambeau-14钢炮-Lieutenants George W. Kodgers, Thomas Gamble, and John B. Nicholson

战争结果[编辑]

在舰队启程前往阿尔及尔后不久,迪卡特的舰队便与阿尔及尔的旗舰Meshuda展开遭遇战,通过Gata海湾一役,迪卡特舰队大获全胜,并俘获了敌方旗舰Meshuda。此后不久,美国舰队又如出一辙的在Palos海湾一役中俘获了阿方战舰Estedio。至此,阿方力量受到巨大挫伤,终于,在当年六月份的最后一个星期(1815年6月),美军舰队抵达了阿尔及尔,兵临城下,阿方总督被迫与美军展开和谈,和谈中阿方态度依旧较强硬,美方的赔偿要求始终未能如愿以偿,最后在美方强大的军事压迫下,阿方总督无条件接受了和谈条款。1815年7月3日,在Guerrier号战舰上正式签署了和谈条约。

依据条款:

  • 美方答应释放阿的两艘被俘战舰Meshuda和Estedio
  • 阿尔及尔一方则释放了美方大约全部十名人质
  • 美方不再需要向阿尔及尔缴纳保护费,由此保证了美方在该海域的充分行使权。

战争影响[编辑]

  • 结束了美国对海盗支付贡金的历史,而且标志了巴巴利地区海盗活动消亡的开始。
相比第一次巴巴利战争,这次美国彻底解决了问题。[3]第一次巴巴利战争结束后,美国政府必须支付6万美金作为赎回战俘的赎金。但是这次,美国政府不但不掏一分钱,还迫使海盗们拿出一万美元,并且使之承诺将会释放所有战俘。这次战争彻底解决了美国和巴巴利地区海盗的纠葛。
  • 美国重新树立在地中海交易的地位,同时扩张了交易势力。
美国摆脱了海盗的纠缠,因此也打开了地中海和中东的贸易市场,在此之后就开始了与其传统贸易敌人(法国和英国)的直接对抗。同时,这也显示和加强了早期美国外交策略中的中立贸易政策。[2]
  • 标志美国现代海军的建立和海外驻军的开始。
海盗的威胁被认为是美国海军建立的催化剂。在战争之前,关于强大海军的建立,在美国国内有跟多质疑和反对的声音。如果没有海盗的威胁,美国海军的重建将会被严重的推迟,甚至已经初步建立的舰队都会被解散。当时,据称美国人宁可花钱购买军舰,也不愿把这些钱给海盗。
此外,迪卡特将军不相信海盗会恪守诺言,就像第一次巴巴利战争结束后的那样,于是他写信给当时的国务卿,要求在地中海留下常驻舰队。这不仅帮助彻底解决了困扰美国30多年的海盗问题,更标志着美国海军向海外驻军迈出了第一步。[3]

注释与参考资料[编辑]

  1. ^ Leiner, Frederic C. The End of Barbary Terror, America's 1815 War against the Pirates of North Afric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7. 2007: 39–50. ISBN 978-0-19-532540-9. 
  2. ^ 2.0 2.1 魏春洋,〈美国与北非海盗〉,《世界文化》,2009年第5期。
  3. ^ 3.0 3.1 魏子任、马爱国,〈北非海盗对美国创建常备海军的影响与启示〉,《军事历史》,2009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