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主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網路主權是一种认为在虛擬的国际網路上實際存在著領土主權國家法治的观点与主张,因而主张「一個國家的網路系統,政府有管理的權利、也應該由一國法律所管控,不容外國干涉與入侵」。

联合国方面立場則是2013年6月第六次联合国大会通过“从国际安全的角度来看信息和电信领域发展政府专家组”所形成的决议,决议第20条规定“国家主权和源自主权的国际规范和原则适用于国家进行的信息通讯技术活动,以及国家在其领土内对信息通讯基础设施的管辖权。”该条间接确认网络空间的国家主权。[1]

 中华人民共和国[编辑]

National Emblem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2).svg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政治
系列条目

政府

政治

“網路主權”或“網路空间主權”原本屬於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特有詞彙,中國共產黨自中華人民共和國在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領導集體上台執政後,试图將其逐步推廣至世界各地。早期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已經有類似的概念存在,但自此才正式於世界互聯網大會中提出明確界定,包含網路商業安全、確保不遭受網路攻擊、網路法律等國家層次的主權概念,並將中國的防火长城、網路安全部隊等政策加以長期化、體系化、合法化。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支振锋认为,世界網際網路發展蓬勃以來,有一种觀念認為网络无国界,网络空间是全球公共领域,不应受任何单个国家所管辖、支配,而網路主權概念是對於此一不成文觀念的一種反駁,其認為網路不是憑空生成的自然產物,而是建立於大量人為設施之上的產物,這些設施必須投資經費建设並長期供應維護費用。联合国宪章确立主权平等原则,並有排他性,網路線路設施有不少是本國政府出資建築,線路本身、交換機房、伺服機房等是建築占用在本國領土之上,因此政府對於這些設施當然有法律管轄權;甚至出資部分有所有權,所以進入一國國界之內的網路訊息必須受到該國法律的管轄不得有違法行為,虛擬空間並非法外之地或無主權之地,當網路訊號進入一國領土上政府鋪設的實體線路瞬間開始就受一國法律管轄。[2]

例如一國的報紙沒得到另一國允許執照,不得在當地設立分社辦報或是進口,一國的電視台沒得到另一國允許執照,不得在當地設立分台播送,這在國際上是普遍接受的主權原則,所以網路訊息也一體適用。最早在2003年信息社会世界峰会第一阶段会议通过的《日内瓦原则宣言》以及2005年第二阶段会议通过的《信息社会突尼斯日程》中提到了類似概念。

2015年底,120國參與第二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习近平在大會演講上提出「现有网络空间治理规则难以反映大多数国家意愿和利益,全球互聯網的管理體制必須由全球所有國家一起參與制定,並以符合多數國家的利益觀為前提,世界網路要如何運作與管理不能由某一國說了算或是某幾國私下說了算。」共同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概念,中國以坚持尊重网络主权、维护和平安全、促进开放合作、构建良好秩序四大步驟為主[3],共同构建和平、安全、开放、合作的互联网这个人类的共同家园,是中国为改进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而做出的伟大贡献。其中以官方提到了网络主权概念。

争议[编辑]

大赦国际在2016年世界互联网大会前紧急呼吁世界网络技术企业不要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可能的限制言论自由的行为[4]。有部分人士認為网络主权與全球資訊網的觀念相對,是反全球化的體現之一。

 美國[编辑]

美國基於《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基礎在原則上不限制任何言論自由,然而反恐法案以來美國逐漸以各州和各刑事罪條文的方式,單獨通過法條限制一個個特定種類言論在網上傳播,另一方面有壟斷性的網路社交媒體巨頭以公司內部規定方式自主展開網路審查,這被視為單一公司對其伺服器私有財產的管理,政府以中立態度不予介入,然而是否有政府授意成為長期以來傳言不斷的話題。

稜鏡計畫爱德华·斯诺登事件發生後世界公眾對美國網路世界的真實運轉方式和其聲稱方式產生質疑,從2014年開始,美國被無國界記者列為「網際網路敵人」之一,網際網路敵人名單專門收錄實施最進階別網路審查和大規模監視的國家。[5]

2008年外國資產管理辦公室(OFAC)黑名單被洩漏後流入記者手中,名單顯示依據近百年前一條法案1917年《與敵貿易法案》,美國於網路中轉節點、網路服務供應商、域名註冊商等系統上屏蔽了大量網站,甚至一些歐洲旅遊公司網站因為推廣去古巴旅遊遭到屏蔽,[6]2015年索尼影業遊說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的文件曝光,其要求政府在網路中轉節點屏蔽「疑似」盜版電影分享的IP和網站,而上述這些黑名單的產生無人知道其標準為何,也沒有任何公開聽證辯論和程序,外界也不知道任何一份黑名單具體是哪一個官員下令執行。[7]

2019年臉書向外爆料,美国、英国与澳大利亚政府计划公开施压社交媒体公司,为其在加密通讯软件中留下后门。[8]以打擊犯罪為由要求在新上線的端到端加密(end-to-end encryption)系統上裝後門讓五眼聯盟警察機關能有專屬通道存取資料[9],該私下寫給臉書老闆的信件10月4日被不明人爆料登於報上,脸书公司发言人乔·奥斯本当天則表示對此要求嚴厲拒絕,但網上仍有質疑顯示外界公眾永不可能得知臉書是否上演兩面人,一面表達拒絕一面開後門與政府演出雙簧。

 新加坡[编辑]

2019年10月2日新加坡《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案》生效,被判定網上發表损害新加坡公共利益的个人最高可判10年有期徒刑和10万新加坡元。[10]

根据法令内阁部长将有第一時間评断信息真假,要求更正或撤下信息的绝对权力,当事方若有异议只能透過官司上诉。《联合早报》當年先后发布三篇社论為出台法案先行進行鋪墊,指出新加坡作为一多元种族社会,假信息可能产生的危害更大,需要全国上下團結应对。

 歐盟[编辑]

2019年10月歐洲法院裁定欧盟国家今后可要求脸书在全球範圍內删除歐盟各國認定的「非法内容」,即使這些內容在其他國家不被定義非法。[11]換言之一則訊息被歐洲定義為非法時,歐洲法院不只要這些訊息在歐洲國家的電腦螢幕前消失,同時要求在世界各國人的眼前都消失。同時該消息的二次傳播轉貼和網友添加了評論等的傳閱帖也在要求刪除範圍內,因為其損害力等同。

裁定出后脸书对其进行了强烈的抵制。BBC援引该公司的一份声明称:“这破坏了一个国家无权将其法律强加给另一国家的长期原则。这也为强制互联网公司监视内容、然后解释其是否非法的權力相当敞开了大门。”臉書公司方認為這開啟了一個政府和親政府網站對於網路言論接近無限刪除權力的大門,歐盟不僅豎立了自己的網路主權同時還將此主權擴張為某種意義的「全球監管標準」。[12]

纽约时报則報導了该裁定支持者的反驳称,由于在互联网时代国际上没有统一法律,所以像脸书这样的平台需要做更多努力来打击互联网犯罪,包括仇恨言论和在网络上的人身攻击。同時沒有網路區隔政策的國家都處於一個無國界網路狀態,無法讓某一則訊息在一國境內臉書被刪除而在外國臉書還能看到,那象徵臉書從此將有眾多隔離版本根據每一國訂製,同時在外國傳播的訊息於光速時代還是能瞬間又被傳回國內,所以必須全球刪除才有效。维也纳大学隐私与可持续计算实验室主任瓦格纳(Ben Wagner)則反批称:“欧洲心血来潮,想制定全球监管标准。”同時有政治團體質疑社交媒体平台要如何不通过搜索所有用户的帖子,而识别出被某一国家认定为非法的材料[13],結局就是一種大海量搜索監視的人工智能被建立出來,所有人的帖子都要納入該智能的管控之下,但人類語意的複雜造成現有智能技術一定有大量誤刪帖,过滤器可能无法区分网络仇恨和政治评论的细微差别,被誤刪的人只能進入曠日廢時的申訴過程,而多數人可能沒那工夫為自己一個貼文去奮戰只能放棄,屆時將進入一個網路言論與現今截然不同的世界。[14][15]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编辑]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网站不与国际互联网连接,但它却有自己的国家局域网光明网”。朝鲜官方称是为了避免国内民众受到外国部分“不良网站”所提供的“不良资讯”的“精神污染”,它被认为是网络主权伸张的极端案例。

而2017年起有前往北韓觀光客實際測試表明,[16]若觀光客或其他有方法的人願意購買每1GB價格約200歐元的上網卡,是可以在北韓境內連通外國網路包含西方所有網站,沒有任何防火牆,顯見北韓網路與外國的實體連通線路是存在,交換機房也有維護運轉。同時在38度分界線周遭可以收到南韓基地台的4G上網訊號,並沒有軍用訊號干擾器運轉的跡象。

 越南[编辑]

 伊朗[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