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主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網路主權是一种认为在虛擬的国际網路上實際存在著領土主權國家法治的观点与主张,因而主张「一個國家的網路系統,政府有管理的權利、也應該被政府所管控,不容外國干涉與入侵」,與全球資訊網的觀念相對,也是反全球化的體現之一。聯合國專家組則是持国家在其领土内对信息通讯技术基础设施有管轄權的間接立場認定此一概念。[原創研究?]

 中华人民共和国[编辑]

National Emblem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2).svg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政治
系列条目

“網路主權”或“網路空间主權”原本屬於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特有詞彙,中國共產黨自中華人民共和國在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領導集體上台執政後,试图將其逐步推廣至世界各地。早期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已經有類似的概念存在,但自此才正式於世界互聯網大會中提出明確界定,包含網路商業安全、確保不遭受網路攻擊、網路法律等國家層次的主權概念,並將中國的防火长城、網路安全部隊等政策加以長期化、體系化、合法化。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支振锋认为,世界網際網路發展蓬勃以來,有一种觀念認為网络无国界,网络空间是全球公共领域,不应受任何单个国家所管辖、支配,而網路主權概念是對於此一不成文觀念的一種反駁,其認為網路不是憑空生成的自然產物,而是建立於大量人為設施之上的產物,這些設施必須投資經費建设並長期供應維護費用。联合国宪章确立主权平等原则,並有排他性,網路線路設施有不少是本國政府出資建築,線路本身、交換機房、伺服機房等是建築占用在本國領土之上,因此政府對於這些設施當然有法律管轄權;甚至出資部分有所有權,所以進入一國國界之內的網路訊息必須受到該國法律的管轄不得有違法行為,虛擬空間並非法外之地或無主權之地,當網路訊號進入一國領土上政府鋪設的實體線路瞬間開始就受一國法律管轄。[1]

例如一國的報紙沒得到另一國允許執照,不得在當地設立分社辦報或是進口,一國的電視台沒得到另一國允許執照,不得在當地設立分台播送,這在國際上是普遍接受的主權原則,所以網路訊息也一體適用。最早在2003年信息社会世界峰会第一阶段会议通过的《日内瓦原则宣言》以及2005年第二阶段会议通过的《信息社会突尼斯日程》中提到了類似概念。

2015年底,120國參與第二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习近平在大會演講上提出「现有网络空间治理规则难以反映大多数国家意愿和利益,全球互聯網的管理體制必須由全球所有國家一起參與制定,並以符合多數國家的利益觀為前提,世界網路要如何運作與管理不能由某一國說了算或是某幾國私下說了算。」共同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概念,中國以坚持尊重网络主权、维护和平安全、促进开放合作、构建良好秩序四大步驟為主[2],共同构建和平、安全、开放、合作的互联网这个人类的共同家园,是中国为改进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而做出的伟大贡献。其中以官方提到了网络主权概念。

争议[编辑]

大赦国际在2016年世界互联网大会前紧急呼吁世界网络技术企业不要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可能的限制言论自由的行为[3]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编辑]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网站不与国际互联网连接,但它却有自己的国家局域网光明网”。朝鲜官方称是为了避免国内民众受到外国部分“不良网站”所提供的“不良资讯”的“精神污染”。它被认为是网络主权伸张的极端案例。

 越南[编辑]

 伊朗[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