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3月28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2009年1月19日,西藏自治区九届人大二次会议投票决定,将每年的3月28日设为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西藏自治区人大与会的382名代表一致表决通过了《西藏自治区人民代表大会关于设立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的决定》。设立“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将让包括藏族在内的全体中华民族永远牢记50年前西藏平叛和民主改革这一历史性事件。

背景[编辑]

西藏一直到20世纪50年代还处于与欧洲中世纪相类似的政教合一、僧侣贵族专政的封建农奴制。达赖喇嘛既是宗教神权的首领,同时又是西藏地方政府的首领。执政方式是宗教执政。也就是喇嘛执政。西藏地方政府部门是由地位显赫的僧侣和贵族组成。占西藏人口95%的农奴和奴隶分为差巴、堆穷和朗生三个阶层。差巴和堆穷属于农奴,不拥有人身自由,更是不能随便的离开领主。朗生是奴隶,完全无偿地给农奴主干活,是农奴主的私人财产。他们终身依附于官家、贵族、和寺院上层僧侣三大领主。他们没有人身自由,农奴主可以随意打骂、处罚、出卖、赠送,乃至监禁、处死农奴和奴。换句话说,也就是说,占西藏人口不到5%的农奴主们,却占有西藏的全部耕地、牧场、森林、山川及牲畜。

同时西藏地方法典将人分为三等九级,明确规定人们在法律上的地位不平等。比如某些规则规定:上等上级的人如王子、大活佛等,他们的命价是与尸体等重的黄金,而下等下级的人如妇女、屠夫、匠人等,他们的命价却是草绳一根。 在漫长的封建农奴制社会里,西藏广大农、牧奴政治上受压迫,经济上受剥削,动辄遭到迫害。农奴中流传著这样的话:“能带走的只是自己的身影,能留下的只有自己的脚印。”可以说,旧西藏是世界上侵犯人权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

面对封建农奴制度的残酷统治,西藏劳动人民从未停止过反抗斗争。他们采用请愿、逃亡、抗租抗差,直至武装斗争等形式争取自己的人身权利。但是,他们的要求遭到三大领主的残酷镇压。旧西藏法律规定:“民反者均犯重法”,不但本人处死,而且家产没收,妻子为奴。五世达赖曾经发过一道谕令:“拉日孜巴的百姓听我的命令……如果你们再企图找自由,找舒服,我已授权拉日孜巴对你们施行砍手、砍脚、挖眼、打、杀”。这道谕令多次被后来的当权者重申。

历史背景[编辑]

1959年3月10日,以达赖为首的西藏反动上层集团为保住政教合一的农奴制永远不改变,悍然发动了旨在分裂祖国的全面武装叛乱。1959年3月28日,中央政府宣布解散西藏地方政府,由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行使西藏地方政府职权,领导西藏各族人民一边平叛一边进行民主改革,百万农奴翻身获得了解放。

由来[编辑]

作为旧西藏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最后的统治阶级代表人物——十四世达赖喇嘛,为了维护这一政教体制和统治权力,在1959年踏上了背叛祖国、背叛西藏人民的政治流亡道路。

近半个世纪以来,特别是近20年来,他在国际社会中极力诋毁中国西藏经济社会翻天覆地的发展,恶毒攻击西藏人权事业的巨大成就,反而把1959年以前的西藏描绘成了祥和、自由和幸福的神圣天地。奇怪的是这种颠倒黑白、混淆视听的“悲情”诉说,却影响了不少西方世界的政要、媒体和民众。这些绝大多数都没有身临其境于今天西藏的西方人,无论是出于意识形态的固执还是出于对达赖话语的盲目崇信,往往对中国西藏经济社会发展成就和人民生活不断改善的现实熟视无睹,似乎总是期盼著看到一个“原生态”的西藏,一个所谓“时间停滞的香格里拉”,因为那里肯定有“卢梭所说的高尚的野蛮人”(【英】詹姆斯·希尔顿:《消失的地平线》)。

设立[编辑]

西藏自治区人大副秘书长庞永伯宣佈並解释纪念日设立就是要让包括藏族在内的全体中华民族永远牢记50年前的「民主改革」,从此西藏百万农奴「挣脱了旧的封建农奴制度枷锁成为国家的主人」[1]。2009年1月19日,西藏自治区第九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决议,每年3月28日定為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以纪念西藏民主改革50周年。[2]

2009年3月28日,13,000多人在拉萨布达拉宫广场举行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的庆祝大会。[3][4]

中国官方论述[编辑]

北京中國藏學研究中心歷史部門主管則认为,西藏的年輕一代可能會受到達賴和西方宣傳的影響,因此解放農奴紀念日可以幫助他們瞭解那個時期的事情。 [5]

官媒中新社报道称,中国大陆不少网民对政府设立农奴解放纪念日表示称赞。[6]

争议[编辑]

西藏流亡政府新聞發言人索南達波說:「藏人對中國的壓迫有很多怨恨,設立另一個紀念日是中國政府緊張的結果。藏人將被迫參加這個紀念活動,但實際上藏人並沒有在1959年獲得解放,而是成為了中國人的奴隸。」[5]

欧洲议会西藏协调小组组长、欧洲议员托马斯·曼英语Thomas_Mann_(politician)认为,设立这个节日是对藏人“史无前例的侮辱”。[1]

藏族作家唯色的父親病故前是拉薩軍分區副司令,她表示,「農奴解放」是一個政治神話,「西藏百萬翻身農奴」的後代持續不斷的反抗,是對「西藏百萬農奴解放紀念日」的諷刺。[7]

德國波昂大學東亞政治研究所所長辜學武表示,设立解放農奴紀念日可能是中國政府調整對西藏問題的策略,加強輿論攻勢,系統地講述西藏的故事,表明西藏土地改革不是壓迫而是解放,爭取藏人或國際輿論的支持。[5]

参见[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欧洲议员托马斯·曼:“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是对藏人史无前例的侮辱. 德国之声. 2009-01-15 [2009-04-29]. 
  2. ^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为name属性为Zhu2013的引用提供文字
  3. ^ 张庆黎:西藏2020年将实现全面建设小康. 网易. 2009-03-29 [2009-03-29]. 
  4. ^ 中国庆祝"百万农奴解放日". 2009-03-29 [2009-03-29]. 
  5. ^ 5.0 5.1 5.2 西藏設立“百萬農奴解放紀念日”. BBC. 2009-01-19 [2009-02-07]. 
  6. ^ 中国网民盛赞设立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 中新社. 2009-01-22 [2009-02-07]. 
  7. ^ 唯色. 「農奴解放」:一個政治神話的復活. 2009年3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