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南關之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鎮南關之戰
中法戰爭的一部分
鎮南關清軍布防圖

鎮南關大捷

1885年3月23日,馮子材在鎮南關大敗法軍。7天後法國議會以306票對149票的多數否決了军费案的先议权。法國總理茹費里引咎辭職。4月15日,法國陸軍和海軍全面休戰。
日期: 1885年3月23日—4月4日
地点: 鎮南關
結果: 清朝勝利
參戰方
China Qing Dynasty Flag 1889.svg 清朝
Black Flag Army Flag.jpg 黑旗軍
Flag of France.svg 法蘭西第三共和國
指揮官和领导者
冯子材 尼格里
兵力
32,000人 2,000人
伤亡与损失
1,650余人傷亡 74人阵亡213人受伤

鎮南關之役是发生在1883年-1885年中国法国之间中法战争期间的战役。

背景[编辑]

1883年法国军队进攻越南顺化,强迫越南订立法越《第二次顺化条约》,让越南脱离中国的藩属地位,成为法国的保护国,引起中国清朝政府朝野大哗,慈禧太后大为震怒,下诏向越南派兵,中法战争开始。

战事发展对中国不利,在英国人调停下,在天津订立了《中法新约》,双方保证越南的独立地位,中国开放中越边境与法国通商。

但当时驻守越南的中国军队没有接到朝廷命令,发生了十一起偷袭法国驻军的事件。法国公使震怒,向中国发出最后通牒。两江总督在上海拖延谈判,战争继续进行。法国派出舰队在中国东南沿海歼灭福建水师及部分南洋水师主力舰,同时占领澎湖及试图登陆占领台灣。法国陆军攻入中越边境镇南关(现名友谊关)。清朝正式向法国宣战。

战事[编辑]

1884年6月,左宗棠入京任军机大臣。8月,孤拔率领的法军远东舰队全歼驻扎福建马尾福建水师,战局对中国不利。9月,左宗棠奉旨以钦差大臣身份督办闽海军务,挽救战局。

在海战方面,10月初,法舰在全歼福建水师后转而进攻台湾,进犯基隆和淡水刘铭传放弃基隆退守淡水。法军进攻淡水被击退,转而从10月23日起对台湾实行海上封锁。1885年初,法海军的200名陆战部队又从基隆向台北进攻。法舰则炮击浙江镇海,截击由上海往援福建的五艘中国军舰,在浙江石浦击沉其中两艘。3月底,法军占领澎湖岛及渔翁岛。随后法国海军开始执行对吴淞口近海的“大米封锁”,但是效果不尽人意,其间爆发了被中国方面大书特书,法国人几乎毫不曾在意的镇海之战为最后的海上战事。

在陆战方面,1884年两广总督张之洞急调广西提督冯子材指挥战斗。冯子材在关内选择险要地势,挖壕修筑炮台。然后出兵夜袭法军驻地文渊城,诱使法军进攻。

1885年3月23日法军第2旅2,000余人从谅山出发,大举攻入镇南关,冯子材指挥1867年起就被清军赶入越南的「黑旗军[1]和「恪靖定边军」英勇作战,由于法将尼格里骄傲,法军以少击多攻击清军的防御工事,又天降大雾导致法军混乱,法军被逼下长城,进入伏击圈。3月24日,法军分三路发起冲击,冯子材帶領兩個兒子並亲自手持长矛进行肉搏,经过两天激战,法军阵亡74人(有7军官),伤213人(6军官),不得不撤退,中国军队伤亡1650人[2],接着追击。3月26日攻克文渊城,3月28日攻克驱驴( Ky Lua ),此战中中方面对榴霰弹炮火不计后果地冲锋,在战场上留下一千余具尸体,这一恐怖景象预示着三十年后的战场[3]。此战中尼格里中弹后继任的赫本哲(Herbinger)惊慌失措于3月29日放弃谅山 ,3月31日攻克屯梅、观音桥,4月2日攻克谷松。冯子材亲率三万余军队准备强行进攻河内

结局[编辑]

1885年3月30日,赫本哲放弃谅山的消息[4]传到法国本土,法国总理茹费理内阁以306对149的票数否决了茹的“增拨军费案有先议权”提案。茹费理引咎辞职[5][6]。然而茹刚一辞职法国就同意“应先前要求”给越南法军垫付五千万法郎“人们认为是法国战争计划的象征”[7]表明法国丝毫也不打算停止战争。而在此役后清军已经精疲力尽,刘永福部“所存不足五百名……多方招集不足千人,战守两难,进退失据。”[8]清朝财政方面,四川总督丁宝祯在1884年就拿不出供鲍军的十万两银,说“鲍超军需甚重,措办为难”[9]在英国调停下,李鸿章和法国公使巴德诺(Patenotre)在天津会谈,于6月9日簽訂了《中法天津條約》为結局。中法天津條約的主要内容就是确认了1884年战局对中国不利时法国和越南之间签订的《第二次顺化条约》,其中否定了中国对越南的宗主权,改由法国全权管理越南。法国军队移交台灣,中国军队撤出越南,从此越南脱离中国,成为法国属地。

6月11日,天津條約签订。左宗棠對主和的李鴻章作出以下批評:“对中国而言,十个法国将军,也比不上一个李鸿章坏事”;“李鸿章误尽苍生,将落个千古骂名”。

张梅认为镇南关大捷“具有很大的偶然性”[10],而且双方刚停战张之洞上报“探报法添兵到,定二八之日分路复攻谅山”。

注释[编辑]

  1. ^ 当时的广西巡抚劉長佑是黑旗军的主要官方支持。劉長佑是湖南新寧縣人,和湘軍將領劉坤一江忠源劉光才是同乡,均为湘軍系统重要将领,不过就算有这点关系,黑旗军与湘军也早就是两支军队了。
  2. ^ 航载武器军事评论 2013年11期
  3. ^ Armengaud, 61–7; Bonifacy, 27–9; Harmant, 237–52; Lecomte, 463–74; Maury, 208–12
  4. ^ 与以往的中国说法不同,事实上对法国真正震动的是对谅山的放弃,见弃守谅山东京事件
  5. ^ 有一些说法却误把“否决先议权”当成了“否决增加军费”钦州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2.02 《镇南关大捷后法国对华政策试析》
  6. ^ 1911年的不列颠百科上说是否决增加军费,但是这版里就亚洲事务有很多错误,如参见英文维基李鸿章讨论
  7. ^ 《中法战争》七 P401
  8. ^ 中国海关与中法战争 P13
  9. ^ 清德宗实录卷192 十年八月
  10. ^ 中法战争中清政府“乘胜而收”原因新探

內部鏈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