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諾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Ulrich Zwingli

門諾會Mennonite)是由門諾·西門(Menno Simons)創立的宗教團體。2006年時,該教會於全球約有150萬名信徒[1]

興起[编辑]

重浸派在16世紀後半期以前,有一些激進份子太過於狂熱,而使的重浸派的聲譽大大的受到了影響,影響之深甚至差點使重浸派變得無翻身之日,不過有一位荷蘭宗教改革家門諾·西門起身帶領著重浸派以溫和的方式,在16世紀後半期興起。[2]

傳記[编辑]

每一位基督徒在教會敬拜上帝、事奉主時,都想瞭解所屬教會的特點、優點、美好的地,使他能更熱心敬拜,樂意事奉。 在臺灣的基督教會中,有一宗派名為「基督教門諾會」,雖是小宗派,但是所做的社會關顧是大而多的。基督教門諾會醫院雖然不是臺灣最大的基督教醫院,但它的服務關顧是一流的。黎明教養院是關顧智能有問題的人,善牧協會關顧行為上有阻礙的人。還有孤兒院,甚至關顧盲人孤兒。現今的台灣兒童暨家庭扶助基金會所提供的兒童福利照顧,最初即是在一九五0年夏天,由門諾會宣教士高甘霖(Rev.Glen D.Graber)接受基督教兒童福利基金會(簡稱CCF)委託,在台展開的。
門諾會的美事、好事,從那裏來?許多人認定這樣的精神是從門諾西門、也是門諾會創始人而來的。他與馬丁路德、約翰加爾文,是同時代的宗教改革者。他是一位平凡的天主教神父,只是他誠實追求真理,要建立上帝所喜悅的教會,因而建立了門諾會,他不喜歡教會掛上他的名字,門諾會是別人提名,而後來才用這名。改革者門諾西門不只經過艱難、危險的一生,他的信仰由來不是深奧的神學考驗而來,乃是信仰生活實踐時實行出來的。「教會是信徒的團體」在現在教會人士看起來,這已是常識,但宗教改革前,不管你信、不信,都要接受嬰兒受洗、青少年堅信禮,所以,當時歐洲許多國家的人民百分之百是教會信徒。門諾西門主張「信徒的教會」而受迫受,這是一個例子。
【第一章】
在歐洲荷蘭北部的菲力斯藍(Friesland)靠海岸的地方,有個名叫韋特馬森(Witmarsum)的小村莊。由於氣候惡劣,惡浪常常拍擊這個村莊。
一五三六年一月的一個禮拜天,雖然天氣寒冷,但村內氣氛非常興奮與熱烈。在村裡的中央,有一間石頭建造的天主教教堂,那天早上,神父門諾西門(Menno Simons,1496-1561)站在講台上,宣布要辭去神父的職位。當時大家都認為,天主教的神父一旦就職,就是終身職,所以,他的辭職給村裡帶來很大的打擊。但是從某個角度來看,這個打擊並沒有想像中的嚴重,因為同樣的事情,在其他的村裡也發生,特別是在東區約幾百公里外的德國境內也常發生。
這個時代是宗教改革的時代,人們想要努力回復基督教初期單純的信仰。這二、三年,村裡的人看見門諾的態度愈來愈認真,作神父的他受到村民的歡迎,從附近的小村濱洋(Pinjum)升到韋特馬森現在的地位。
村裡有三位神父,門諾的地位排在第二。村民很喜歡他,因為他把神父的工作做得很好。他有空的時候,會和村民打牌、喝酒。而伴隨地位的攀升,他的收入也跟著增加,生活雖然不富有,但日常所需尚稱滿足。四十歲的他,過著順利而穏定的日子,生活是快樂的。
韋特馬森,有力量的人是神父,因為全部的村民都歸屬天主教。村裡的許多人對信仰不太關心,但是,他們都相信神父有權柄來舉行七個聖禮(sacrament),七個聖禮可以帶來上帝的祝福,神父掌握了給予或不給予村民神聖聖禮的權柄。換言之,神父有權柄來管理支配村民,如為村民的嬰兒受洗、舉行結婚典禮、埋葬死者等,透過這些重要的聖禮,神父和村民的家庭建立密切的關係。神父的生活所需,是從教會領土的收入及村民的納稅而來的。
這裡的居民都是很健壯的農夫。由於土地的地平線比海岸線稍微低一點,因此村民建造了堤防以防止海水侵入,堤防長度自東而西綿延約有二十公里左右,他們在此撒下種子、養牛。冬天的天氣非常寒冷、陰暗,由於要抵抗兇猛的海浪侵襲,生活常是苦悶的,但夏季還是十分舒適。一般說來,這地方的生活算得上十分愉快。
那麼,在門諾身上有發生什麼事情嗎?幾年後,他表達自己心思意念的舉動,其實不是突然發生的,正是源於「那個禮拜天」的決定;也就是十多年前發生的一件事情,使他心靈痛苦與苦悶而導致的結果。
【第二章】
門諾就職天主教神父的第一年,有天,他在濱洋的教堂祭壇前舉行彌撒,聖別(consecration)少量的餅與酒來吃喝。關於彌撒的聖禮,人們這樣相信:聖別的儀式是一種神蹟,即餅與酒變成基督的肉與血,顯出耶穌基督用死來贖罪、犠牲,藉由彌撒再一次的顯現;所以,接受餅和酒就等於接受上帝的恩惠,因此不限於神父,其他的人也能得到。但是,門諾站在祭壇前舉行彌撒的時候,一個可怕的念頭進入他的心:「或許這個神蹟從來沒有發生過?」
這樣的疑惑想法,應當得到上帝的不悅,所以他努力要除去內心的疑惑,但這疑惑不但沒有消滅,反而在每次舉行彌撒的時候,更強烈的佔據心裡。門諾問與他同伴的神父意見,這群神父聽了只是哄堂大笑,並且繼續他們的玩牌遊戲。最後,他決心要去查考聖經,因為聖經是基督教信仰的權威,也是行道的唯一權威。說也奇怪,門諾就任神父快要超過一年了,聖經郤一遍也沒有讀過。受天主教神父教育的時候,只要讀有關天主教教義的教科書及聽這方面的演講就可以了。當神父,本來應該要讀聖經、親近聖經,但實際上,聖經對他是一本未知之書。
門諾讀經的時候發現,聖經有記載類似彌撒的事。譬如,耶穌基督被釘十字架前夜,與門徒一起吃晚餐(最後的晚餐),耶穌拿餅與杯分給門徒,並命令在他死後與復活時,也是這樣來行。這個命令使門徒能紀念耶穌基督的死,表白對耶穌基督的信仰。耶穌也讓門徒知道,聚會舉行聖餐的時候,耶穌的靈要與門徒同在。但是,在彌撒的儀式中,餅與酒會變為耶穌基督的肉與血的神蹟,聖經上都沒有記載。
聖經記載(太26:26-29,可14:22-25,路22:17-19)耶穌用希伯來文或亞蘭文(Hebrew and Aramaic)所說:「這是我的身體......」,有非常強烈的屬靈意義。對信主的人來說,餅和酒是耶穌基督身體與血的記號、象徵,但是這些餅和酒本身沒有超自然的力量。門諾發現這個事實的時候,他比以前更煩惱,因為,聖經所說的,和他的教師們、或許全教會所說的,好像有差異。
當時,賦予教會新生命的最偉大領導者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 1483-1546),寫了幾本小冊子,門諾讀了這些小冊,並得到幫助。他學到「人所訂的規律,假如與聖經的教訓不同的時候,在上帝的面前,沒有約束的力量。」那時,馬丁路德住在威登堡(Wittenberg),離門諾住的地方也有四百公里,但距離沒有造成阻礙。而門諾在晚年領悟出:「一定在正確的考慮之下去讀、去解釋,否則人會得到愚笨、有害的結論。」終於,他瞭解了,一切關於信仰與實踐的問題,都應該回到聖經來解釋。
這時期的門諾,還沒有把改革放進他的神父工作上。他按天主教的規定,實行所交託他的任務。表面上,疑惑已經解除,他已回到神父正常的生活。一五三一年,一個新的危機來臨。在菲力斯藍的首都利瓦典(Leewardem)附近,發生了一件事情,一位名叫Snijder的裁縫師,在首都的廣場被砍頭,造成轟動的原因是,當時砍頭是用於處決危險人物的手段,但裁縫師是一位敬畏上帝的人,他不可能犯下要被砍頭的嚴重罪行。原來,他所犯的罪是受洗兩次:嬰兒時期已受洗,後來又再受洗。當時的人們相信,受洗有赦免原罪的力量。為什麼要受洗兩次呢?假如他真的受洗兩次,這件事和法庭有什麼關係呢?為什麼這種不危害別人的行為,需要被砍頭呢?結果答案是:國家需要團結一致時,同一宗教信仰是必要的,所以不允許有不同的宗教行為。裁縫師所受的殘忍酷刑,使門諾心悶。
他心中感到十分的困惑:為什麼要受洗兩次?從他的調查得知,裁縫師決心一生要奉獻給主,所以第二次受洗。門諾內心因而產生疑問:說不定幼兒的受洗與彌撒一樣,不是聖經的教訓。
他查考新約聖經發現,聖經的洗禮記事,都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實行:當人悔改,決心一生要奉獻主的時候,就是靈性成熟的時候。與天主教的彌撒一樣,受洗儀式本身沒有特別的神蹟力量。幼兒受洗時,受洗的幼兒沒有特別的變化。反過來看,這個幼兒並沒有悔改,也不是靈性成熟的信徒,卻因為受洗而大家就相信他是信徒。
當門諾發現,作為天主教的神父,所行的儀式和聖經的教訓不一致時,撼動了他的心。他開始熱中研讀聖經。教區的信徒很快地看出來,他們的神父有了不同的改變。門諾忠心的執行工作,同時認真講道,說出純粹福音的訊息,聽的人明白了信仰的事要認真思考與看待。門諾瞭解,應該要致力改變自己的生活態度,但是他沒有勇氣去執行。
一五三五年三月,對門諾的人生造成最大打擊的事情終於發生了。距離韋特馬森不遠的村子波士瓦(Bolsward)裡,有一間很舊的修道院,有一天,一群狂熱的信徒攻進這間修道院,趕出了修道士,把修道院變為他們的要塞。他們屬於暴力激烈主義派,說自己是上帝的聖徒,要打倒惡人而建立基督統治的國度。

台灣區的門諾會[编辑]

本會名稱台灣基督教門諾會聯會。一九四八年,門諾會中央委員會(前稱門諾會互助促進社,簡稱MCC,總會設在Akron.Pennsylvania. USA)應前台灣神學院院長孫雅各牧師之邀,差派數位醫生、護士和志願工作人員來台從事山地醫療和救濟台灣原住民的工作,並成立「基督教門諾會山地醫療團」在台灣全省山地展開醫療傳道工作。及至薄柔纜醫師來台,乃於一九五五年正式在花蓮設立基督教門諾醫院,進一步從事醫療傳道工作。

由於醫療傳道工作的進展,MCC乃請門諾會海外宣道會(Commission on Overseas Mission.簡稱COM,總會在Newton. Kansas. USA)考慮在台灣繼續擴展宣教事工。經COM派員來台考察研究後,肯定在台開設新宣教區的需要,遂於一九五五年差派第一位宣教師宋大衛牧師來台從事宣道事工;當年,第一間門諾教會「台中林森路教會」成立。以後,門諾教會陸續在台中、台北和花蓮設立,至2014年共22間。

教務概況[编辑]

本會現有教會22間,分別是台北10間、台中9間、花蓮3間。教會活動的成人會員約一千餘人。門諾會教會自一九五五年在台灣設立,美國總會海外宣道會一直差派有宣教師在台灣協助教會,醫護人員在花蓮基督教門諾會醫院總人數最多時曾達三十人,目前已完全撤離台灣。經濟方面,初期曾受到北美總會、信徒多方支援;一九八六年至九○年,因台灣經濟發展舉世共睹,總會又有其他更貧窮國家待協助,宣佈這五年內逐年減少補助五分之一,至一九九一年全部停止。經濟財務的關係雖終止,但早期來台設教會諸位宣教師愛主愛台灣人的精神仍將留在此地,並鼓舞許多人來接近教會。

社會福利措施[编辑]

花蓮基督教門諾會醫院:自一九五五年在花蓮美崙設立,至今已近五十載,「以基督的愛心,關心醫治東台灣的同胞」。胼手胝足,且非以營利為目的,門諾醫院的財務並非富裕,且建物設備多老舊,近年透過媒體呼籲,蒙社會大眾多所捐助,硬體方面已煥然一新。

花蓮黎明教養院:設立於一九八○年花蓮美崙教會,本中心收中重度智能不足者,施予特殊教育。

花蓮善牧中心:在花蓮原住民社區舉辦各類社團活動,幫助原住民獲得謀生技能,特別保護少女,使不致淪落人口販子之手。成立中途之家收容救援歸來的原住民少女,使恢復正常生活。

[3]== 参考文献 ==

  1. ^ Ferne Burkhardt. Church census shows 1.5 million members. Mennonite Weekly Review. 2006年11月27日 [2007-12-14]. 
  2. ^ 祁伯爾,《歷史的軌跡--兩千年教會史》,李林靜芝譯,(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203)
  3. ^ 另一位宗教改革者 門諾‧西門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