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九疇 (弘治進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陳九疇

大明
籍貫 山東兗州府曹州
出生 山東兗州府曹州
出身
  • 弘治十五年壬戌科進士

陳九疇,字禹學山東承宣布政使司兗州府曹州(今山東省菏澤縣)人,明朝政治人物、進士出身。

生平[编辑]

山東鄉試第六十九名,后參加會試第二百三十六名。弘治十五年,登進士第二甲第八十七名[1][2][3]。授刑部主事正德年間,因忤逆劉瑾,而被貶陽山縣知縣。劉瑾被誅后,恢復原職,后升任刑部郎中、肅州兵備副使。此後率兵擊退番酋速檀滿速兒進犯、并逮捕阿剌思罕兒及斬巴思。后因兵部尚書王瓊厭惡彭澤,陳九疇受牽連被貶職除名。明世宗繼位后,恢復原職,升任陝西按察使。后升任右僉都御史巡撫甘肅[4]

嘉靖三年,速檀滿速兒再次以二萬餘騎圍肅州。陳九疇率兵從甘州趕赴入城抵禦,后進副都御史。后因土魯番敗遁,在京師散佈謠言稱肅州之圍,由陳九疇激化所為,世宗輕信,后陳九疇被逮捕詔獄。刑部尚書胡世寧上疏為其訟冤。后世宗仍然聽桂萼等言,貶其戍邊。十年后釋放歸鄉[5]

曾祖父陳忠,曾任知州;祖父陳珪,曾任典史;父親陳綱。母孫氏[6]

相关[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明)张朝瑞. 《皇明贡举考》卷五. 《续修四库全书》史部第828册. 
  2. ^ 鲁小俊,江俊伟著. 贡举志五种 上. 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 2009. ISBN 978-7-307-07043-1. 
  3. ^ 朱保炯,谢沛霖. 近代中国史料丛刊续辑 785-790 明清进士题名录索引 1-6. 台湾: 文海出版社. 1981. 
  4. ^ ·张廷玉等,《明史》(卷204):“陳九疇,字禹學,曹州人。倜儻多權略。自為諸生,即習武事。弘治十五年進士。除刑部主事。有重囚越獄,人莫敢攖,九疇挺槊逐得之,遂以武健名。正德初,錄囚南畿,忤劉瑾,謫陽山知縣。瑾敗,復故官,歷郎中,遷肅州兵備副使。總督彭澤之賂土魯番也,遣哈密都督寫亦虎仙往。九疇奮曰:「彭公受天子命,制邊疆,不能身當利害,何但模棱為!」乃練卒伍,繕營壘,常若臨大敵。寫亦虎仙果通賊。番酋速檀滿速兒犯嘉峪關,遊擊芮寧敗死。尋復遣斬巴思等以駞馬乞和,而陰遺書虎仙及其姻黨阿剌思罕兒、失拜烟答等俾內應。九疇知賊計,執阿剌思罕兒及斬巴思付獄。通事毛鑑等守之。鑑等故與通,欲縱去,眾番皆伺隙為變。九疇覺之,僇鑑等。賊失內應,遂拔帳走。兵部尚書王瓊惡澤,幷坐九疇失事罪,逮繫法司獄。以失拜烟答繫死為罪,除其名。世宗即位,起故官。俄進陝西按察使。居數月,甘肅總兵官李隆嗾部卒毆殺巡撫許銘,焚其屍。乃擢九疇右僉都御史,巡撫甘肅,按驗銘事,誅隆及亂卒首事者。九疇抵鎮,言額軍七萬餘,存者不及半,且多老弱,請令召募。詔可。”
  5. ^ ·张廷玉等,《明史》(卷204):“嘉靖三年,速檀滿速兒復以二萬餘騎圍肅州。九疇自甘州晝夜馳入城,射賊,賊多死。已,又出兵擊走之。其分掠甘州者,亦為總兵官姜奭所敗。論功,進副都御史,賚金幣。九疇上言:「番賊敢入犯者,以我納其朝貢,縱商販,使得稔虛實也。寫亦虎仙逆謀已露,輸貨權門,轉蒙寵幸,以犯邊之寇,為來享之賓。邊臣怵利害,拱手聽命,致內屬番人勾連接引,以至於今。今即不能如漢武興大宛之師,亦當效光武絕西域之計。先後入貢未歸者二百人,宜安置兩粵,其謀逆有迹者加之刑僇,則賊內無所恃,必不復有侵軼。倘更包含隱忍,恐河西十五衞所,永無息肩之期也。」事下,總制楊一清頗採其議。四年春致仕歸。初,土魯番敗遁,都指揮王輔言速檀滿速兒及牙木蘭俱死於礮,九疇以聞。後二人上表求通貢,帝怪且疑。而番人先在京師者為蜚語,言肅州之圍,由九疇激之,帝益信。會百戶王邦奇訐楊廷和、彭澤,詞連九疇。吏部尚書桂萼等欲緣九疇以傾澤,因請許通貢,而追治九疇激變狀。大學士一清言事已前決。帝不聽,逮下詔獄。刑部尚書胡世寧言於朝曰:「世寧司刑而殺忠臣,寧殺世寧。」乃上疏為訟冤曰:「番人變詐,妄騰謗讟,欲害我謀臣耳。夫其畜謀內寇,為日已久。一旦擁兵深入,諸番約內應,非九疇先幾奮僇,且近遣屬夷卻其營帳,遠交瓦剌擾其窟巢,使彼內顧而返,則肅州孤城豈復能保。臣以為文臣之有勇知兵忘身殉國者,無如九疇,宜番人深忌而欲殺也。惟聽部下卒妄報,以滿速兒等為已死,則其罪有不免耳。」已,法司具獄亦如世寧言。帝卒中萼等言,謫戍極邊。居十年,赦還。”
  6. ^ 龚延明主编. 天一阁藏明代科举录选刊 登科录 点校本. 宁波: 宁波出版社. 2016. ISBN 978-7-5526-2320-8. 《天一閣藏明代科舉錄選刊.登科錄》之《弘治十五年進士登科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