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顿战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坐标53°50′10″N 01°16′25″W / 53.83611°N 1.27361°W / 53.83611; -1.27361

陶頓戰役
薔薇戰爭的一部分
在河上,騎兵及步兵以劍及長柄武器互相攻擊對方。在右方的人嘗試逃離戰鬥,但被左方的人追殺。
陶頓戰役。 Richard Caton Woodville, Jr. (1856–1927)所拍
日期: 1461年3月29日
地点: 英格蘭約克郡Towton附近
結果: 約克家族決定性勝利
參戰方
Yorkshire rose.svg 約克王朝 Lancashire rose.svg 蘭開斯特王朝
指揮官和领导者
愛德華四世 亨利‧畢福特
兵力
25,000人-30,000人 30,000人-35,000人[1]
伤亡与损失
5,000人-12,000人 8,000人-20,000人

陶頓戰役爆發於1461年3月29日(棕枝主日),在約克郡陶頓附近,為薔薇戰爭以至英格蘭史上最大規模及傷亡最慘重的戰役。[2]根據編年史家的說法,該戰役中雙方投入近50,000名兵士於暴風雪中戰鬥。一份報紙於一星期後報導超過28,000人於戰役中喪生。該戰役中,英國國王愛德華四世率領的約克家族獲得勝利,並順利剷弭蘭開斯特家族主要武力,改變了英格蘭的君主—愛德華四世取代亨利六世成為國王,並將蘭開斯特家族及主要支持者逐出英格蘭。

當代記述形容亨利六世為和平及虔誠的,並不適合暴力的王朝內戰,例如薔薇戰爭。他承受間歇性的精神錯亂,又有着與生俱來的的仁愛,這最終令他的妻子,安茹的玛格丽特承擔他王國的控制權,導致他最終垮臺。他管治上的無能助長了貴族們計劃去控制他,情況惡化至他家族與第三代約克公爵理查·金雀花[3]支持者的內戰。當約克派在1460年抓到亨利時,英國國會通過法案容許約克繼承亨利為王。亨利的妻子,玛格丽特,拒絕接受自己兒子的繼承權被奪取,於是與蘭開斯特家族的反抗者們建立軍隊。約克於韦克菲尔德战役被殺,他的頭銜及王位繼承權給了他最大的兒子愛德華。早前猶豫應否支持約克公爵繼位的貴族認為蘭開斯特家族違反了早前的合法法案,令愛德華找到足夠的後台去廢除亨利並自立為王。陶頓戰役是要以武力確認愛德華對英格蘭的統治權。

到達戰場,約克派發現自己寡不敵眾。他們於Norfolk下的兵力仍未到達。約克派首領威廉命令弓兵乘強風令對方射程縮短攻擊來扭轉形勢。一輪弓兵互射後,蘭開斯特軍的箭矢無法射進約克軍的行列,激起蘭開斯特軍放棄防禦點。接踵而至的肉搏戰持續了多個小時,令戰士筋疲力盡。Norfolk部隊的到來令約克軍再度振作,在愛德華的鼓勵下,他們擊潰敵人。大量蘭開斯特軍在逃跑之際被殺,一些踩過其他兵,一些在河中淹死。數個俘虜被處死。

蘭卡斯特家族的力量在此戰後大幅縮減。亨利逃離英國,他強大的支持者多數被殺或流亡,令愛德華能連續地統治英格蘭九年,直到亨利短暫的復辟。後人對此戰的認識為莎士比亞對亨利傳奇一生的改寫—亨利六世,第三部份,第三幕,第五景。在1929年,陶頓十字被豎立在戰場上來紀念此事。數個世紀後,不同關於此戰的考古學遺址及萬人坑在附近被發現。

背景[编辑]

英格蘭地圖,顯示了城鎮和戰役的位置。陶顿战役在北方,約克郡的西南方。
陶顿
Wakefield
北安普顿
Mortimer's Cross
聖奧爾本斯
倫敦
約克郡
Locations:
Battle icon active (crossed swords).svg – 陶顿战役; Battle icon (crossed swords).svg – 其他戰役; Steel pog.svg – 其他地方

1461年,英格蘭正處於玫瑰戰爭(一場約克家族和蘭開斯特家族對英國王位的爭奪戰)的第六年。蘭開斯特軍支持英王亨利六世的統治,但他優柔寡斷,精神病又偶爾發作。[4]約克家族的領袖一開始是約克公爵,他相信亨利正將國家帶向毀滅,因他過分偏愛宮廷中的無能的蘭開斯特家族成員。在兩個家族重要支持者的競爭下,約克派嘗試趕走受寵的蘭開斯特弄臣的行動演變成完全的衝突。[4][5]當在1460年的北安普顿戰役捉到亨利六世後,有王家血脈的公爵宣佈封王。連貴族中約克公爵的親密支持者也不情願去篡奪已確立的亨利六世。反之,貴族們通過一項法案,規定公爵和他的繼承人在亨利死後可以繼位。[6][7]

英國王后安茹的玛格丽特拒絕接受這個讓她兒子(威斯敏斯特的爱德华)失去與生俱來的權利的安排。當約克軍在北安普顿戰役戰勝後,她逃去蘇格蘭,並組織軍隊,向她的支持者保證可以在向南攻打英格蘭時掠奪。她蘭開斯特家族的支持者也在北英格蘭聚集,準備她的到來。約克公爵和他的軍隊一同進軍去對抗這危機,但他被引誘進在Wakefield的陷阱,被殺害。公爵和他第二個兒子(埃德蒙)被蘭開斯特軍斬首,頭顱被尖鐵刺穿,懸掛在Micklegate Bar,一間約克城的警衛室。[8]約克家族的領導變成公爵的繼承人,爱德华四世[9]


約克軍向北移動,接近陶顿,在3月28日參與Ferrybridge之役,並同日到達Sherburn-in-Elmet。蘭開斯特軍向南移到達Tadcaster。雙方都在3月29日到達陶顿。
約克軍(白)及蘭開斯特軍(紅)正向陶顿移動。

部隊組成[编辑]

caocaocaocacoacoacooacoac

部署[编辑]

戰鬥[编辑]

餘波[编辑]

文學[编辑]

遺址[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Sadler, J., Towton: The Battle of Palm Sunday Field, Barnsley 2011, p.78
  2. ^ Gravett 2003, p. 7.
  3. ^ Wolffe, Bertram Percy. Henry VI. New Haven, Conn: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1. ISBN 0-300-08926-0. 
  4. ^ 4.0 4.1 Wolffe 2001, p. 289.
  5. ^ Ross 1997, pp. 11–18.
  6. ^ Carpenter 2002, p. 147.
  7. ^ Hicks 2002, p. 211.
  8. ^ Wolffe 2001, pp. 324–327.
  9. ^ Ross 1997, pp. 7,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