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堡奇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高堡奇人》(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是科幻小說作家菲利普·迪克於1962年所寫的架空歷史小說。故事發生於1962年的美國,設定15年前軸心國第二次世界大戰擊敗了同盟國,美國向納粹德國日本帝國投降。

《高堡奇人》雖不是第一本架空歷史小說,但該小說確立了這種故事形式為一種文學類型。它獲得著名的雨果獎,而且使得菲利普·迪克在科幻小說圈中聞名。它是菲利普·迪克所著小說中結構最緊密、角色最清晰者之一,而且用了最少的標準科幻小說題材,例如科技創新和行星間旅行。

情節[编辑]

故事背景[编辑]

《高堡奇人》書中的世界與真實歷史的分歧點,在於1933年美國總統小羅斯褔被刺殺一事。在書中,他的繼任人是副總統約翰·南斯·迦納,其後由约翰·W·布萊克(John W. Bricker)所取代。兩人皆無法使美國從經濟大蕭條中復甦過來,而對即將到來的戰爭仍墨守孤立主義

由於美國經濟不景氣以及實行孤立主義,英國歐洲其餘地區落入軸心國手中。蘇聯在1941年崩潰及被納粹佔領,多數斯拉夫人被滅絕。戰爭中倖存的斯拉夫人被限制在一個類似保留區的封閉區域中。日本猛攻珍珠港,完全摧毀美國的太平洋艦隊。由於日本軍力擴張,日軍在1940年代初期攻佔了夏威夷澳洲新西蘭及西南太平洋。在此以後,美國落入軸心國之手,許多重要城市受到嚴重損毀。

小說中描述的世界

1947年,同盟國向軸心國投降。美國東岸被德國控制,加州及其餘西部各州由日本管治。美國南部各州以一種假獨立形式存在,猶如維希法國之類的傀儡政權。洛磯山脈各州及中西部大部分地區維持自治,因為德日雙方認為它們不重要,也可作為緩衝區。英國領導人及將領在戰後被送上法庭接受戰爭罪行審訊(例如對德國城市實施地氈式轟炸)。

希特勒梅毒而喪失行為能力後,納粹黨黨務部長馬丁·鮑曼成為領導德國的人。納粹創造了一個殖民帝國,繼續大肆屠殺那些被他們認為是低等種族的人民,屠殺在他們控制區內的猶太人,並在非洲展開大量種族滅絕屠殺。日本人與納粹不同,他們沒有打算清除佔領區內「不需要的」種族。

納粹德國繼續其火箭計劃,到1962年,他們已有用於洲際旅行的商業火箭,並發射火箭上月球及火星,進行太空探索。小說也提到電視已在德國使用。

在同一時間,日本在大部分亞洲和大平洋的領土上繼續較和平但不民主的管治。像現實中在二次大戰後的美國和蘇聯一樣,日本和德國互不信任,雙方皆擁有核武及陷入冷戰

在小說中,鮑曼死後,其他納粹黨人如戈培爾海德里希爭奪帝國總理一職。不同的納粹派系有的欲與日本開戰,有的對太陽系殖民更感興趣。

故事情節[编辑]

本作品沒有一個中心情節,而是圍繞幾個有點關聯的故事情節:

  • 贝尼斯(Baynes):表面上是一位瑞典貿易商人,實質是德國反間諜機關Abwehr的特務。他旅行到舊金山,與當地日本商業委員會的首領田上信介商談。但是他必須拖延,以完成真正的任務,同時也要避免被捕,直到神袐的谷田部先生(真实身份是 Tedeki 将军)的到來。
  • 田上信介 (Tagomi):日本驻旧金山的贸易代表,奉命接待贝尼斯。他對當代日本德國社會的核心原則的正當性及自己的佛教信仰出現動搖。
  • 罗伯特·奇尔丹(Robert Childan):舊金山一間商店的東主,售賣日本人感興趣的美國古物和文化工藝品。在迎合佔領者時試圖保持榮譽與尊嚴。雖然經常對他們奉承,卻與自己對戰爭及佔領者的感覺有矛盾(同時憎恨和尊敬他們),奇尔丹最終找到一種文化自豪感。在日本人對“真正”美國文物的興趣提升時,他也調查古物市場中廣泛出現的贗品。
  • 弗兰克·弗林科(Frank Frink):與朋友艾德·麦卡锡(Ed McCarthy)開始做首饰制作生意。他们在自创门户前在维德汉姆-马松(Wyndham-Matson)的公司制作仿造的美國收藏品。他們自己设计制作的首饰作品對於见過的美國人和日本人有异常的影響力。弗林科試圖向當地警方隱藏他的猶太人血統,因为企圖破壞维德汉姆-马松的生意而被捕,但由于日德的冲突而田上信介指令其被释放。
  • 朱丽安娜·弗林科(Juliana Frink):弗兰克的前妻,住在科羅拉多州,與一個自稱是大戰中義大利老兵的卡車司機乔伊(Joe)發展關係。乔伊想去見有「高堡奇人」稱號的豪索尔尼·阿本德森,那人是《沉重的蚂蚱》的作者。朱丽安娜和他一起旅行,卻發現乔伊其實是一個德國党卫队刺客,奉命去刺杀该作家。朱丽安娜嘗試逃走,被乔伊阻止。朱丽安娜用刮鬍刀片切開乔伊的喉嚨,然後獨自繼續旅程,終於見到阿本德森。

书中书[编辑]

《高堡奇人》中幾個角色讀過一本雖然在纳粹地区被禁止但卻仍相當流行的小說,名字是《沉重的蚂蚱》(The Grasshopper Lies Heavy),作者豪索尔尼·阿本德森(Hawthorne Abendsen)。这是一部书中书,描述一個軸心國戰败的架空歷史,儘管这个歷史和《高堡奇人》中的历史相比,与現實歷史更为相似。

在阿本德森的小說中,美國總統富蘭克林·德拉諾·羅斯福在暗殺中倖存下來,並在做了两届总统之后,于1940年放弃競選連任,以示对乔治·华盛顿做两届总统先例的尊重。下屆總統雷克斯福德·特格韋爾(真人,但在現實中並未當過總統)命令美國太平洋艦隊驶离港口,使得珍珠港轟炸損失減少,所以美國加入大戰時有更多海軍艦隊武力。

在小說中,英國對勝利做出的貢獻比歷史記載的多,而美國和蘇聯則較少。大戰扭轉點是英國在非洲戰勝德國將軍埃爾溫·隆美爾所率領的納粹軍隊,英國前鋒穿過高加索山脈和蘇聯剩餘軍隊協調,指导苏军在史達林格勒勝利。義大利反水加入同盟国對抗軸心國。英國、苏联在戰爭最後攻占柏林

戰爭過後,仍然由邱吉爾領導的英國並沒失去它的帝國,而美國与由蔣介石統治的中國建立的广泛的贸易关系。當美國1950年解決了造成緊張關係的兩大族群的種族爭議時,大英帝國仍維持種族主義。民主的美國挑戰集权的英國,然而英國最終克服美國成為世界上唯一的霸权。

《高堡奇人》中,一般民众傳言《沉重的蚂蚱》的作者阿本德森住在一個高度戒備的堡壘中,其綽號就叫「高堡奇人」。这正是《高堡奇人》名稱的由來。

相關資訊[编辑]

引用《易經》[编辑]

作者迪克聲稱他寫高堡奇人時,用了古代中國的哲學書《易經》來決定情節發展。他甚至在一次訪問中不高興地抱怨《易經》使得情節太詳細瑣碎了。[來源請求]

《易經》貫穿整部《高堡奇人》。书中描述,在日本佔領美国之後,《易經》的影響力穿過了大洋洲。許多書中角色,包括日本人和美國人,都用它卜卦來做重要決定。书中的作家阿本德森用易經來寫《沉重的蚂蚱》。书中朱丽安娜在最后用《易經》卜卦,询问为什么《易經》要写《沉重的蚂蚱》,人们可以从中领悟什么,得到的卦象是中孚,表示诚信,即《沉重的蚂蚱》中的情节轴心国战败是真实的,而《高堡奇人》中的世界是虚幻的。

話題討論[编辑]

《高堡奇人》最突出的話題,就是真實的現實進入虛假的現實穿透深度的問題。這可以從小說中幾個方面看到:

  • 罗伯特·奇尔丹發現他的許多古物都是假的,然而假冒的收藏品可以满足制造者、商家、收藏者的需要,甚至比原物更合用。
  • 书中一些角色是間諜,或者是使用假名。
  • 雖然沒有描述現實歷史,小說裡的小說《沉重的蚂蚱》描寫的歷史,比《高堡奇人》作品本身更接近於真實歷史。
  • 弗林科和麦卡锡做的首饰,更像是現實1960年代美國通俗作品,而不像日本或德國的工藝品。這情節和更深處的真實集合間的連結本身通過影響這些片斷影響了許多角色。
  • 《沉重的蚂蚱》,實質上就是《高堡奇人》互相對應的錯亂歷史。對於存在小說世界的人,《沉重的蚂蚱》的世界就是一部小說。這暗示穿透兩個虛假現實,意味著甚至連兩個真實現實或一真一假的現實的觀念意見都是不真實的,但這又加倍真實。
  • 書名《高堡奇人》源于《沉重的蚂蚱》的作者阿本德森居住的地方,但實際上阿本德森住在正常標準的房子。
  • 故事的結尾,暗示有幾個角色通過《易經》的交談,發現他們的世界是虛構的。
  • 田上信介這個角色,似乎短暫變成真實世界所熟悉知道的。在對包含“悟”(一種隱晦的事實的外表)的小釘經過深思熟慮之後,他發現自己在那個讀者生活和熟知的真實世界。

透過這些話題,迪克暗示這個問題,誰或者什麼是造成這種現實裡層穿透的原因?為什麼這原因要將我們所熟知的現實變成欺騙?這些話題在迪克後來幾部小說中提出。

高堡奇人也有關於正義與不正義(通過弗林科對納粹迫害的感覺),性別與權力(通過朱丽安娜和乔伊的關係),差恥心與身分(通過奇尔丹對美國文化的新的自信心与從前有限的对美国文物的懷舊和著迷的对比),和文化上法西斯主義和種族主義的影響(通過小說,尤其是在處理納粹統治世界後,尾隨而來生存價值的缺乏,和種族優越主義和種族歧視,在日本人、美國人和德國人這幾個角色中都能看到)等話題。

納粹德國贏得第二世界大戰這個構想,在其他作品包含小說《Fatherland》和《Star Trek: The Original Series (The City on the Edge of Forever)》的一小節中,也有探究討論。

軼事[编辑]

  • 在錯亂世界的舊金山,一種可以改變心情的大麻香煙叫「天堂音樂」(Heavenly Music)。而歌手Brian EnoRobert Fripp即以此來命名專輯《No Pussyfooting》中的歌曲:《The Heavenly Music Corporation》。

續集[编辑]

迪克在1967年訪問[1]中表示:「計畫要寫高堡奇人的續集。所以在高堡奇人沒有真正的結局。我想要把它當作是開放式結局,將會繼續到日後的續集。」他明白指出自己他將數次開始來寫續集,但是從沒有持續很長,因為他太心煩於原先對高堡奇人的探究,而且沒有辦法堅持回頭再讀一次納粹。

他也暗示那被提議的續集要找其他作者一起合作:「有人必須來到而且幫助我制作高堡奇人的續集。有人要有能忍受從一堆線去找出它們的源頭的體力;例如,假如你要開始寫關於萊因哈德·特里斯坦·尤根·海德里希的故事,你必須要進入他的思維。你可以想像進入海德里希的思維嗎?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