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君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黄君汉(581年-632年),字景云东郡胙城(今河南新乡市延津县)人,初大将,历任怀州剌史、潞州刺史,爵封虢国公

生平[编辑]

黄君汉出身乡豪,隋文帝开皇元年时出生。隋炀帝大业八年(612年)远征高句丽,黄君汉被招募从军,以先登之功获得封赏,授立信县尉。后被选补为越骑校尉、本府司马。

瓦岗军首领翟让任东都法曹时,因坐事当斩,黄君汉时为狱吏,见其骁勇,暗中将他放走,翟让遂亡命于瓦岗,成为瓦岗军首领。

隋末农民起事,在李密成为瓦岗军的首领后,黄君汉率众归附,被授上柱国、河内总管,封为汾阴公,据守在柏崖城(今在河南孟津县,临黄河)。

武德元年(618年),王世充击破李密,李密西逃长安,投奔李渊。黄君汉在崔义玄的游说下,也归附李渊,黄君汉被授上柱国、使持节、总管怀州诸军事、怀州剌史,封东郡开国公,食邑三千户,崔义玄为怀州司马。仍旧驻守柏崖。

洛阳、虎牢之战[编辑]

武德三年(620年)夏四月,黄君汉以怀州总管率军大破王世充太子王玄应于西济州(今河南济源市)。

七月李渊命李世民率军东征王世充,王世充获知唐军来攻,急从各州镇调选骁勇至洛阳,分守坚城;加强襄阳(今属湖北)、虎牢、怀州(治河内,今河南沁阳)等地守御,自率步骑3万准备迎战唐军。但由于唐军势大,只好退守洛阳。李世民决定先扫清外围,然后攻城。于是令行军总管史万宝宜阳(今宜阳西)进据龙门(今洛阳南),潞州行军总管刘德威自太行进围河内,右武卫将军王君廓至洛口(今巩县东北)断敌粮道,怀州总管黄君汉自河阴(今孟津东北)袭破回洛城(今偃师北),自率主力屯于北邙山(今洛阳北),连营进逼洛阳,待机攻城。

八月黄君汉遣校尉张夜义,夜里以水军从孝水河而下,攻克回洛城。武德四年(621年)五月初二,李世民击破窦建德10万大军,窦建德被俘,初九王世充在洛阳出降。黄君汉以功拜使持节总管怀、陟、恭、西济四州诸军事,怀州剌史,封虢国公,食邑三千户。赐黄金百两,杂綵千余段。

灭辅公袥之战[编辑]

武德六年(623年)八月,舒国公辅公祏在丹阳(今江苏南京)起兵反唐,自称宋帝,年号天明,攻占海州(今江苏连云港)等地。时北方已定,八月廿一,唐高祖以赵郡王李孝恭为行军元帅,永康县公李靖为副元帅,李世勣任瑰张镇州、黄君汉、卢祖尚等七总管并受节度。李孝恭率水军自江州(今江西九江)、李靖自宣州(今安徽宣城),黄君汉自谯(今安徽亳州)以及李世勣自泗水,四路共同进军征讨。次月,又任命李世民为江州道行军元帅,总领四路大军。

辅公祏手下将领冯惠亮率水军三万驻守当涂(今安徽当涂县),陈正通、徐绍宗领步骑二万驻守青林山,又在梁山以铁锁横断长江水路,并筑起却月城,周长十余里,与惠亮为犄角之势。李孝恭在军议上认为唐军直接攻破丹阳(南京),则冯惠亮等人自然投降。李靖则认为丹阳石头城在辅公祏的防守下,极难攻克,唐军停留时间过长,会腹背受敌。应先出其不意攻破冯惠亮等人,再率轻兵直取丹阳。[1]

武德七年(624年),李靖率领黄君汉等在当涂苦战大破冯惠亮水陆二军,三月廿八,辅公祏弃丹阳而逃,率军向东去会稽投奔手下将领左游仙,在常州武康(今浙江武康)被擒获,江南平定。黄君汉以功拜使持节、都督潞、泽、盖、韩、辽五州诸军事、潞州刺史(今山西长治市)。后迁夔州都督(今重庆市奉节县东)。贞观六年(632年)在夔州官舍去世,春秋五十二。

家世[编辑]

  • 六世祖黄琚,东郡太守,南朝宋元嘉二十七年(450年)随宁朔将军王玄谟北伐,围攻滑台(今河南滑县东南)。自江夏迁徙到东郡胙城(今河南新乡市延津县)。
  • 曾祖黄颢,北魏散骑侍郎、平昌郡太守。
  • 祖父黄崇,太中大夫。
  • 父黄察(罗刹),北周时敕授乡豪大都督,隋汴州长史,赠汴州刺史、行军总管、上柱国、东郡开国公。(行军总管见于《金石录》,黄君汉在武德八年十月为其父立的“周黄罗刹碑”,唐秦王府学士虞世南撰)
  • 长子黄河寿,以父荫封骑都尉,袭虢国公,夏、灵二州都督,生子:黄承元、黄懿(第三子)
  • 第二子黄河上,以父荫封骑都尉,后除右卫将军、武昌郡开国公。生子:黄承绪
    • 孙:黄懿,字承休,起家高宗大帝挽郎,除定州参军,寻以母忧去职。服终,选授太子右司御率府胄曹,证圣元年遘疾,八月廿六日卒于旌善里,其年九月一日葬于邙山,春秋三十二(664-695),有兄承元,在湖北为官。
    • 孙:黄承绪,字安喜,解褐调补曹州参军事,再迁洪州都督府兵曹参军,开元八年九月九日卒于丰财里之第,年五十二(669-720),葬河南县梓泽乡之北原。嗣子黄中。

注釋[编辑]

  1. ^ 新唐书》李靖传:“靖曰:「公祏精锐,虽在水陆二军,然其自统之兵,亦皆劲勇。惠亮等城栅尚不可攻,公祏既保石头,岂应易拔?若我师至丹阳,留停旬月,进则公祏未平,退则惠亮为患,此便腹背受敌,恐非万全之计。惠亮、正通皆是百战余贼,必不惮于野战,止为公祏立计,令其持重,但欲不战,以老我师。今欲攻其城栅,乃是出其不意,灭贼之机,唯在此举。」”

相关条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