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名用戶在惡人谷長大。

User:Xtctjames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Villainc.svg這個用戶堅信惡意推定
尊重隱私這個用戶基於隱私的理由而不喜歡有人看他的用戶貢獻。
破壞工作小組

維基小惡魔
WikiVampires.JPG这个用户享受咬新手和破坏者

請別觀看[编辑]

本人的用戶頁和對話頁只用於自言自語,並不擬供任何人觀看,自重者就請別觀看本人的用戶頁和對話頁了。

請勿重建本人的討論頁,違者必遭嚴重的人身攻擊。

管理員如要在我人身攻擊後封禁這帳戶也不用事前警告、提示了,直接封禁就行了,否則,必遭更嚴重的人身攻擊!

如果你有事而跑來這個用戶頁找我算帳,那省省力氣吧,本用戶性格乖張暴戾,最喜歡鬥爭 :D

騎劫[编辑]

前個月跟某個神秘組織的會員去酒吧喝東西時,東拉西扯的不覺聊到維基,席間有人提到:「中文維基已經被一群年青、有空、衝動、愛搞事、不成熟、自我膨脹,且經驗、學歷、文筆均不到水準的小朋友騎劫了,香港年會搞得一塌糊塗,讓維基尷尬。」

我聽了後默然,沒回應。

不過回到這裡後,每件際遇都無法不讓我反思那番話。

另外有一位前輩說:「一大堆所謂的計劃、小組、團體就是少數一兩個熱血人士起頭,然後接著一群湊熱鬧的人去簽名,然後不了了之、幹不出實事的地方。你會發現,真正有貢獻、很會編寫條目的編者,幾乎都不會出現在這些簽名團裡。會去簽名的,就是上述那些人。

前輩雖沒點名,不過我確實遇過一些圓桌會維基天使導師計劃,或者反破壞工作小組成員,在做著他們聲稱絕對不會做的事情,或者做著維基惡魔破壞工作小組聲稱要做的事情。

誰才是魔?誰更酷?

廢物[编辑]

小便[编辑]

  • 自然界裡,野生動物小便標識領土,宣示主權;在上,「文明人」用別的方法來「小便」。
  • 自認為自己是在維基工作」的人有兩種,一種是去改善條目的,一種是成天跑去追著人家屁股嗅呀嗅的。
  • 無法在人家地頭小便但又不吐不快的,通常會移師客棧,一把鼻涕地跟多啦A夢哭著說自己被欺負了,於是能看見他丟人現眼的人也就更多:D

大便[编辑]

  • 大便後洗手和擦屁股,豈能由別人代勞?
  • 憑一人之力,豈能為天下人擦屁股
  • 即使你願意代人擦屁股,天下間豈有喜歡被別人擦自己屁股的人?
  • 即使你手藝再好,擦人家屁股是一件絕對得不到感謝的行為
  • 那些一屁股大便的人,還是寧願掛著一屁股大便地跑來跑去(還到處揩)。

P.S.:怪不得大英百科全書總編輯維基就像公廁一樣(詳見「這裡」)

小雞雞[编辑]

下面這一行是特別為滿足58.152.194.166暴露狂而裝裱起來的:

  1. REDIRECT 陰莖

懦夫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卻當縮頭來我這裡出示你那根小磨菇既然喜歡現,我就幫你剪存風乾還裝裱起來示眾,遺願已達(每個人都看到你那根小磨菇了),一定很興奮很神氣了吧?看我對多好,要不要我裱埋老母?:D

答問:「這算是人身攻擊嗎?」[编辑]

如果有人特地找上你來罵你,且罵得沒道理,這是人身攻擊。

如果罵得有道理,即使是人家特地找上你來罵,也不能太算是人身攻擊的了。

如果人家不找你,只是在自己屁股貼上了罵人字句,你卻因為整天追著人家屁股嗅,所以才看到這些字句,覺得受傷……坦白說,你除了該死得很外,也智障得很。

技術上,不追著我屁股嗅,是不會找到那麼多讓自己生氣的題材的,所以成天追著人家屁股嗅且吼叫的人,實在該死得要命,而我也會繼續用我過去一直沿用的做法來對待這些人。

勸你最好別嘗試了,省得最後像上次那個智障一樣跑到客棧一把鼻涕的哭著說被欺負了,那就不好看啦:D

工具書[编辑]

百科全書本來是一種內容比辭書更周詳仔細的工具書,那麼,兩種工具書的撰寫人有甚麼分別?

辭書[编辑]

撰寫辭書者,會做攷證工夫,也能憑個人學問判斷資料對錯,對攷證得來的資料予以取捨,然後寫在辭書告訴人們,也能判斷其他辭書內容的真偽對錯和適用性(如果百科全書尚且錯漏百出,我們憑甚麼認為所有辭書寫的都是金科玉律?)

較次者,看了辭書才知道對錯,也肯遇每事都主動去翻書,懂得分析取捨

再次者,不會遇每事都主動去翻辭書,即使他翻閱了,他也不知所擇

最次者,拒絕動手找資料,然後在全世界都知道的事情上貼上「來源請求」面板:D

雜貨攤──凳子燒杯迴紋針桌碟杯碗……[编辑]

有些人喜歡為很少人知道的事物條目;更多人多喜歡為沒有人不知道的事物條目。那些杯碗碟桌的雜貨攤條目寫得比辭典長,但並不寫得比辭典好(比如說「凳子原來是用來坐的,沒有靠背,把你的兩半屁股全都平穩地放上去,別放漏,注意重心,否則會跌痛屁屁……」那種,他不說還真沒有人知道:D)。要是有人不知道甚麼叫「杯」甚麼叫「碗」(如果當真有這種人)想查清楚時,你說讓他翻辭典好還是翻維基好?

雜貨攤大師[编辑]

  • 喜歡為很少人知道的事物建條目的人也分兩種:懂得那種事物的,和根本不懂那種事物的
  • 根本不懂那種事物的人還分兩種:會做研究、攷證的,和不會的
  • 精神和工夫追看人家的編修紀錄,不如把這副精神和心思用在改善條目
  • 我的編修紀錄如果誰看著不喜歡(保證你不會喜歡),就別去追看好了,不追看就不會看到了(也不用告訴我)

維基人[编辑]

種類[编辑]

如果只能選擇其中一項,你會挑哪一樣?

  1. 權力
  2. 學問
  3. 自由

選「權力」[编辑]

選1的人通常會在維基裡玩政治遊戲,聯群糾黨,用人數(票數)和聲浪,代替邏輯、理據和成文的規則,以增加自己對表決和任免的操控力度。

他們對較深入的條目上的學術問題,通常沒興趣,或者無能為力(更多時候是兩者皆是,因為「無能為力」正是他沒興趣的原因),很少涉足改善條目工作(極其量把沒價值保留的條目由49字擴充至51字,或者專門處理動漫電動影音視娛樂那類沒營養的條目,或者雜貨攤),更完全不會去處理繁重的維基的積壓工作,因為那些工作太沉悶、不夠拉風。

「權力」對他們來說並不是用來達到「目的」的「工具」,這是因為,他們通常漫無目的,「權力」本身已經是他們僅知道的「目的」。他們只享受得到權力和使用權力的過程,並不知道「權力」除了可以用來阻撓其他人建設,也可以用來讓自己對維基進行建設。

不過由於下意識的空虛感,讓他們隱隱感到自己的無能(為力),所以他們很熱衷利用自己在維基的日子(輩分 :D)和對規條的熟悉度,去干預有學問但不熟悉維基規則的新人改善或擴充條目。他們通常會像秃鷲等待屍體那樣盯緊新人和新條目,對任何他們不認識的東西作出「虛構」、「無關注度」的指控,以增強自己的存在感,並以此為樂,沾沾自喜,藉此安慰自己說自己也是個對維基很有貢獻的人,沒有自己,維基就會變得亂七八糟。而不知道這過程正不斷地曝露著自己的內涵和學養,還不以為恥。

選「學問」[编辑]

選2的,你會做的事情,跟選1的人相好相反就是了。只要你保持低調,步伐緩慢而不惹眼,基本上可以跟上面那類人完全沒交雜。

不過人生無常,好好地在路上走,卻「無故被無聊的無賴槓上」這種不幸事情,偶爾還是會發生的 ^^"

選「自由」[编辑]

選3的……你還留在這裡幹嘛? :D

好為人師跟默默耕耘的分別[编辑]

有位前輩跟我說過,愛到人家用戶頁撒野的,都不是想來研究如何改善條目的,而是想讓大家都看到他如何如何英明了得,如果不相信、想驗證的話,叫那廝發e-mail到你的郵箱再談試試看,如果他見他撒的尿撒不到你的地方,放的大家都嗅不到,他就連如何改善條目都不想再談了,那就是不打自招了。

我聽了一直半信半疑,某天真的遇上個這種人(看太多黑幫電影,中毒了,滿口「維基事,維基了」那種),遂一試,然!拍案叫絕!:D

蠢人一向比壞人危險,又蠢又壞的最危險 :)

這種人還有一個辨別方法──耕耘者是整天在條目頁面裡忙的,這種人卻是整天在Wikipedia頁、talk頁裡忙的,充其量以每分鐘處理六七個條目的速度,在每個條目作不經細察的蜻蜓點水式的回退(有沒有退錯自己都不知道),然後對自己的「貢獻」沾沾自喜。

維基文化[编辑]

死亡筆記[编辑]

死亡筆記故事裡,L很早就說過奇拿是個好勝且幼稚的人,人家問如何得知,說:「因為也是這種人」

倒公道,比很多人更有勇氣:)

有理由相信,《死亡筆記作者的創作靈感來自網路文化

口聆筆閱[编辑]

按常理,聆聽要用耳朵閱讀要用眼睛(假設你的耳朵眼睛有連接著你的^_^),但更多時候,你會發覺討論頁裡的「討論」,看官沒細閱已經忙不迭要發飇了(多數是因為只看了1%,就加上99%自己的情緒、預設,遮掩了眼睛,就連都沒看到,把幻想出來的都當成你寫的了),情緒主導,筆桿比(甚至大腦)更快,這種情況下,聆聽根本沒機會發生,遑論對話,可能連吵架都算不上,只是兩個人(或以上)在掩耳閉目喊口號,比比誰嗓門大(然後雙方都說「是我贏了」:D)。

我管這種情況叫「口聆筆閱」──用咀巴聆聽,用筆桿閱讀

最初以為是自己原創,後來想想,Simon & Garfunkel早在"The Sound of Silence"的歌詞裡表述過類似的觀念了

People talking without speaking
People hearing without listening

劣幣驅逐良幣[编辑]

傳統作家袁瓊瓊在《九十一年小說選》的中說到台灣大部分的網路小說作者水準普遍不足,有「劣幣驅逐良幣」的趨勢

(上文摘自「網絡作家」「網路小說」條目)

其實網絡作家的問題豈止在於網路小說維基不也是另一個驅逐良幣的場所嗎?

民主表決[编辑]

雅典政治家阿里斯提德(Aristeides)就曾在放逐投票時,被一個目不識丁的公民請求代寫上阿氏自己的姓名投入票櫃,阿里斯提德問那人何以要放逐他,那人答道:「不為什麼,我甚至還不認識這個人;但是到處都稱呼他為『公正』,我實在聽煩了」。

(上文摘自「陶片放逐制」條目)

投票的當天,有一個不識字的市民走到面前,要求他在片上寫下「阿里斯提德」的名字。他照辦了,然後問那個市民為什麼要放逐這個人,他有什麼做錯的地方。那個市民回答:「他沒有做錯什麼,我甚至不認識他。不過我討厭到處聽到人們稱讚他『正義』」。

(上文摘自「阿里斯提德」條目)

善意推定[编辑]

黃舒駿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已經為善意推定作了很好的詮釋:

《傷心小鎮》

作詞:黃舒駿
作曲:黃舒駿

他說這裡 是個傷心小鎮
因為每個人都…
因為每個人都對他如此友善
包括他的敵人……

……

他說這裡 是個傷心小鎮 因為每個人都忘了傷心是什麼

包括他本人

就是說,心裡想「你這白目明明是在搞破壞!」,咀上就要說成「根據善意推定,我假定你這只是無心之失,或者對指引不太了解……」。

我也快被「和諧」到忘了傷心是什麼了 :D

謝絕種票[编辑]

謝絕種票(甚麼勞什子星章……甚麼甚麼的),也請別邀我參與哪項討論或到哪裡投票,我要討論或投票的話我自己會決定。

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编辑]

「意見和異見」[编辑]

「意見和異見」←這是卡塔爾半島電視台總部入口大堂裡所展示的口號

人遇上異見,通常會有兩種反應:

  1. 啟動對敵機制、進入對戰模式(正常丫,動物本能嘛:D)
  2. 先想想有沒有道理(恭喜,你進化了:))

驗證一下[编辑]

  • 如果你看了本頁後感到生氣,朋友,上面說的正是你,而你的生氣,正是你自己用行動證明你正是上面所說的某種「東西」(這類「東西」,再來一百次或者來再一百個,我還是一樣的方法炮製)
  • 如果你看了後打嘿嘿乾笑說「我不生氣」(夜行人的口哨:D),你仍然是自己用行動證明你是上面所說的某種東西(同法炮製:D)
  • 如果你看了後決定要對本頁做破壞性改動……詳見這裡
  • 如果你看後了以後完全沒情緒波動,不感興趣,沒放在心上,過後也記不起,朋友,上面罵的的確不是你,請讓我為我的出言不遜跟你致歉:)

如果你已經看到這句了……[编辑]

如果你已經看到這句了……朋友,上面都跟你說了自重的就別看了,你還看到底?不沾你,你卻巴巴的跑來專程踩一踩,事後你的腳沾了還來怪我?跟我大嗓門粗脖子?你沒病吧?: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