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日君再来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1937年周璇演唱

播放此文件时有问题?请参阅媒体帮助

何日君再来》华语经典歌曲,是1937年的电影三星伴月》的插曲,黄嘉谟作词,刘雪庵作曲,周璇在电影中演唱并灌成唱片,由上海百代唱片发行。1939年1月日本籍李香兰录制了《何日君再来》唱片并分别在中国和日本发行,她仅唱了原始版本的头两段歌词,却也让这首歌曲红遍全中国并流行于日本,同时她也为此曲录制日文版本。1978年邓丽君重新翻唱《何日君再来》,她保留了原始版本的头尾两段和口白部分,并推出了中、日文版本,成为此曲当代最流行版本。

歌曲的由来[编辑]

三星伴月》是上海中国化学工业社的创办人,被业界称为化工大王、国货大王方液仙,为宣传自己国产的“三星牌”日用化工系列产品而资助拍摄。方液仙(一八九三年至一九四0年),宁波镇海人,祖上业商。早年曾师从德籍化学师专攻化学工业。民国初年,创办中国化学工业社,设厂于上海,制造化妆品、调味品、家用药品、蚊香及工业原料等,均以“三星”为商标,风行一时,后又创设永盛薄荷厂,生产薄荷精、薄荷脑,与日货竞争获胜。后又集资开办造酸公司。日本侵华期间,方液仙为提倡国货抵制日货,在上海开设中国国货公司,任董事长兼总经理;随后在全国20多个城市开设中国国货公司[1],为推广国货,发展民族工商业不遗余力。

一九三七年二月,上海艺华影业公司受方液仙“中化社”资助,拍摄故事片《三星伴月》,这部电影讲述实业救国、开办化工厂的实业家与女歌星的相爱故事,导演方沛霖请刘雪庵写片中插曲,刘就将五年前创作的曲子交给了导演,并由编剧黄嘉谟填词,于是就有了《何日君再来》。

词曲者[编辑]

《何日君再来》的词曲者有很多说法,其中“作词/作曲”有记为“沈华/不明”、“晏如/贝林”或“贝林/晏如”,甚至指出词曲都不明的说法都有。中薗英助的著作《何日君再来物语》(河出书房新社出版)一书曾对此问题作了深入的查证探讨,并访问相关人士,其结论认为黄嘉谟作词、刘雪庵作曲。1930年代,黄嘉谟活跃于上海的编剧界,是《三星伴月》的编剧,而刘雪庵当时是上海国立音乐专科学校学生,他后来当上北京艺术师范学院(即现在中国音乐学院前身)的教授。他们两人分别使用贝林和晏如作为笔名。但是在《何日君再来物语》里面,相关人物提供的说法颇不一致。(例如有个说法,说刘雪庵本人说他自己包办曲词,只是刘雪庵在中薗写书时过世,所以这个说法无法证实。)另外一个版本是黄嘉谟后人的说法:《何日君再来》的歌曲原来是一首不起名的歌曲,黄嘉谟取了《何日君再来》的曲调,填了新词,这新词就是今天大家熟悉的歌词。后来作曲家提出投诉,为了避免争议,黄嘉谟低调处理,没有强调自己是填词人,过了几年渐渐被人忘记原作者是谁。刘雪庵的好友潘孑农回忆道,这首曲子原本是1936年刘雪庵毕业时即兴创作的一首无名探戈舞曲。1937年《三星伴月》导演方沛霖邀请刘雪庵谱写探戈舞曲,刘提供了一首现成的,方事先并未征求刘雪庵同意,就让编剧黄嘉谟为这首舞曲填写了歌词。刘雪庵曾因此事私下对潘表示不满,但是碍于情面,没有公开表示什么[2]。1939年,日语版本则由长田恒雄作词。

被禁[编辑]

《何日君再来》曾经被国民党政府、共产党政府及日本方面列为“禁歌”。国民党政府认定这首歌是召唤共产党返回上海,故而一度禁止播放;而共产党方面则把这首歌看成是上海堕落生活方式的写照,1957年作曲家刘雪庵更因《何日君再来》被划为“右派”[3],1982年,中国大陆当局又把这首歌视为“不正确的歌曲,带有半封建、半殖民地色彩的东西”、“黄色歌曲”,同时亦以防止对民众造成精神污染为由禁止输入及播放;至于日本方面,则认为《何日君再来》是一首抗日歌曲,意味着“何日国军再回来”,曾演唱过这首歌的李香兰更被指控为国民党或共产党的间谍。[4]

歌词[编辑]

好花不常开 好景不常在
愁堆解笑眉 泪洒相思带
今宵离别后 何日君再来
喝完了这杯 请进点小菜
人生难得几回醉 不欢更何待
(来来来 喝完这杯再说吧)
今宵离别后 何日君再来
晓露湿中院 沉香飘户外
寒鸦依树栖 明月照高台
今宵离别后 何日君再来
喝完了这杯 请进点小菜
人生难得几回醉 不欢更何待
(来来来 再敬你一杯)
今宵离别后 何日君再来
玉漏频相催 良辰去不回
一刻千金价 痛饮莫徘徊
 今宵离别后 何日君再来
 喝完了这杯 请进点小菜
人生难得几回醉
不欢更何待
(来来来 再敬你一杯)
今宵离别后 何日君再来
停唱阳关叠 重擎白玉杯
慇勤频致语 牢牢抚君怀
今宵离别后 何日君再来
喝完了这杯 请进点小菜
人生难得几回醉
不欢更何待
(嘿 最后一杯 干了吧)
今宵离别后 何日君再来

演唱者[编辑]

周璇[编辑]

周璇于1937年在其主演的电影三星伴月》中演唱了《何日君再来》,让这首歌在上海及周边地区风行一时,而嵌入片名中的“三星”产品名(三星牙膏、三星花露水、三星蚊香等等)也深入人心,成为绝妙广告。当时人们一听到此歌,也就会想起“三星”系列产品。[5]周璇所唱的版本共有四段歌词,歌曲长度近5分半。

李香兰[编辑]

周璇为这首歌曲在中国打开了知名度,但真正将这首歌曲唱红的却是李香兰(山口淑子),《夜来香》也是由她原唱和唱红的,李香兰于1938年底在满洲国灌唱成唱片,1939年1月由百乐唱片及帝蓄唱片分别在中国和日本发行,结果比周璇原版更风行。李香兰回日本后,在1952年又唱一次,由哥伦比亚唱片在日本发行。

邓丽君[编辑]

有不少歌迷以为《何日君再来》的原主唱是邓丽君,事实上这首歌的歌龄比邓丽君的年纪还大上16岁。1937年问世的《何日君再来》原本共有四段歌词,周璇发表它、李香兰唱红它,但因为当时的大环境使然,这首歌曲无端被抹黑了,几十年来它一直是“禁歌”,在中国大陆是如此,搬迁来台的国民党政府处于戒严时期,因此台湾方面也是如此。《何日君再来》就这样被两岸禁了将近30年,只是由于时过境迁,到后来多数人都不知道这首歌曲被禁唱的理由。在1980年代之前,由于这首歌曲身份特殊,所以也没有多少华语歌手有意愿碰触它,而就在两岸对这首歌曲冷处理的时候,没想到两岸之外的第三地竟然有电影公司相中它。1966年,香港邵氏公司拍了一部名叫“何日君再来”的电影,同名歌曲也出现在影片中,其中有趣的是,邵氏公司一直都不知道这首歌曲在台湾有禁令,而更有意思的是,台湾新闻局也并未禁播这部香港电影。

1967年时,邓丽君就曾用《何日君再来》的原曲重新填词,以《几时你回来》的歌名来发表,1970年代末期时,台湾政府对许多禁令逐渐松绑,多首曾遭冷冻的歌曲逐渐浮上台面。1978年时,邓丽君挑选了《何日君再来》重新诠释,她将原本四段的歌词舍弃了其中第二和第三段,只保留了头尾以及口白的部分,让原本冗长的歌词修剪的精简适中,让歌迷们更容易记住。歌曲一推出,邓丽君取代了周璇、李香兰她们赋予这首歌曲的时代意义,毕竟1930年代那个时期的歌星唱腔和录音效果,已不可同今日而语。《何日君再来》在被禁30年之后,因邓丽君的重新翻唱又再度走红,甚至成为她个人的招牌歌曲。而邓丽君本人对这首歌也是喜爱倍加,1978年还推出了《何日君再来》这首歌曲的印尼版本,歌名为《Cinta Suci》。除了1967年个人首张专辑的翻唱以及1978年传遍中华神州的翻唱版本外,她还在1984年和1993年分别录制了中文日文的版本,也经常在演唱会和电视节目中选唱这首歌,可谓是贯穿邓丽君整个歌唱生涯的名曲了。

1980年代初期,港台两地的华语流行歌曲开始进入中国大陆,邓丽君的歌声如熊熊野火般迅速蔓延开来,中共官方为了打压这个现象,将她的歌曲包括《何日君再来》和《夜来香》在内定义为“靡靡之音”,并指责她的歌曲会对国人造成精神上的污染,使毎个人思想沉沦以及行为堕落,《何日君再来》因此在大陆第二度被禁唱,两次禁唱时间相隔约卅年。当时也因为两岸的敏感政治问题,《何日君再来》被中共解读成是台湾的反共歌曲,其中“君”暗喻“军”,意指国民政府军将会解救大陆同胞,这首歌曲再度被抹黑。其实,《何日君再来》在华语流行音乐史中早已占有一席之地,禁它也只是为它多舛的命运再增添一笔莫须有的罪名罢了。直至邓丽君去世,她的名字首次上了央视,邓丽君这三个字对于中共官方已不再是个禁忌,在传播媒体上,她的歌曲处处可见。但令人遗憾的一点,即使在小邓逝世20年之后,《何日君再来》这首拥有高知名度歌曲的传唱度总是不高,在小邓其它作品竞相被翻唱的同时,对于一首优美如诗、艺术价值极高的经典歌曲,甚是可惜。[原创研究?]

其他演唱者[编辑]

1939年6月在香港制作的电影《孤岛天堂》中,作为插曲由黎莉莉主唱。《何日君再来》这首歌后来再由白光潘迪华奚秀兰胡美芳松平晃渡边滨子夏目芙美子翁倩玉等先后翻唱录成唱片,恰克与飞鸟在巡回亚洲演唱会时亦曾演唱。1978年台湾歌手邓丽君翻唱时(收录于专辑《一封情书》1978),在台湾和中国大陆再度掀起热潮。华语歌手甄妮于八十年代香港个人演唱会中亦曾选唱。台湾的台语天后江蕙也唱过台语版的《何日君再来》,歌词经过重新填写,收录在她专辑《感情放一边》中,虽然是台语歌曲,但最后一句“何日君再来”,江蕙特地改唱回国语。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