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柔长堤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坐标1°27′09.98″N 103°46′08.95″E / 1.4527722°N 103.7691528°E / 1.4527722; 103.7691528

新柔长堤
Tambak Johor(柔佛长堤)
Singapore-Johor Causeway.jpg
官方名称 新柔长堤
承载 机动车
一条铁路轨道
跨越 柔佛海峡
地点  马来西亚柔佛州新山
 新加坡兀兰
维护单位  马来西亚
PLUS有限公司
链接马来西亚有限公司

 新加坡
陆路交通管理局(陆交局)
设计师  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政府
马来西亚公路管理局
联合工程马来西亚有限公司(UEM)

 新加坡
新加坡政府
陆路交通管理局 (陆交局)
类型 箱梁桥
施工单位 联合工程马来西亚有限公司(UEM)
开通日期 1923年

新柔长堤 (马来语Tambak Johor,意为柔佛长堤),长达1056米,跨越柔佛海峡,连接马来西亚新山市与新加坡兀兰城镇。长堤用来成为连接两岸公路、铁路的通道,其中也有马来西亚通往新加坡的水管道。

长堤连接马来西亚柔佛州新山的苏丹依斯干达大厦(出入境检验检疫大厅)。新的关卡于2008年12月16日取代了长堤关卡。该大厅通往新山的内环路。在新加坡这边,长堤通往兀兰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关卡。此关卡于1998年取代了旧的兀兰关卡,因而使关卡连接武吉知马高速公路。

长堤一天平均承载6万车辆,公共假期前夕会出现特别严重的交通拥堵。

历史[编辑]

1942年,日军侵占前夕摧毁的长堤。

新柔长堤花了四年兴建,设计者为惠斯民斯德之固德、费兹英里士、威尔逊、米捷尔等工程师,由伦敦托樊有限公司(Topham, Jones & Railton)承包[1],于1919年底开始动工,1923年完工。建筑费估计一千七百万元,马来联邦政府承担七十三巴仙、柔佛政府承担十九巴仙,海峡殖民地政府承担八巴仙[2][3][4][5][6][7][8][9]

第二次世界大战,长堤在1942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时被英军工兵在中央炸开缺口,以防已占领马来半岛的日军征服新加坡。然而,日军征服新加坡之后,就命人把炸毁的部分修补。1964年种族暴乱的时候,长堤于1964年7月22日至26日关闭。

柔佛-新加坡长堤是西马新加坡之间的第一个陆地通道。第二个陆地通道,称为马来西亚-新加坡第二通道,于1998年完工。

部分建设于填海土地的新兀兰关卡,1999年开通,这是为了应付不断增加的交通流量,以及长久以来烟尘笼罩着旧的海关大厦。通往长堤的旧路将改道。建设于1970年代早期的旧海关大厦,兀兰路和兀兰中心路的交界处在新关卡于1999年7月开通后关闭,虽然摩托车通道早晨的时候依然开通,直至2001年为止。新的兀兰关卡也设立了入境新加坡的火车乘客的通关设施(兀兰火车关卡),先前设立在丹戎巴葛火车总站。把火车的出入境设施搬迁至兀兰,引起两国之间的纠纷。

2008年12月1日,马来西亚首相阿都拉·巴达威正式为苏丹依斯干达大厦开幕。新的海关大厦在2008年12月16日凌晨12时整,全面投入运作,旧的海关大厦就此关闭。

试图更换长堤[编辑]

穿越柔佛海峡的新柔长堤,面向新加坡
同样的长堤,面向新山

有马来西亚人几度呼吁移除长堤。第一次发生在柔佛州立法议会,议长称长堤“比什么都碍眼”,新山应该建立港口,以振兴新山这个城市的经济。柔佛州目前已发展各港口,包括巴西古当和丹戎帕拉帕斯。

第二次是在1986年,以色列总统哈伊姆·赫尔佐克(Chaim Herzog)来访新加坡。当时,马来西亚政治家以及媒体批评新加坡政府允许他到访(更有趣的是,大卫·马绍尔,新加坡的开国元勋之一是犹太人,而该岛与以色列有很大的关联)。

在先前马哈迪政府之下,马国政府计划在新山火车站附近的山顶上建立新的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以桥连接新的海关大厦和城市广场。此工程被政府称为“南部整合式闸道”(Gerbang Selatan Bersepadu)。这个项目承包给建筑公司Gerbang Perdana。建筑过程中,旧海关大厦尾端的两个隧道的其中一个受阻挡。来自旧海关大厦的道路都被转移了。马国方面,提议通往新加坡的新桥的完工,设计了交通流量的重定向。而所有这一切,以提议的新桥更换长堤此事一直都没有和新加坡政府达成协议。

提议以新桥梁更换旧长堤导致2000年代两国之间的政治裂痕。马来西亚政府预想,新加坡不同意参与此项目,将导致马来西亚水面的弯桥,新加坡方面只剩一半的长堤。然而,新加坡暗示,如果她的空军部队获准使用柔佛空域的一部分,新加坡也许会同意建造桥梁。马来西亚拒绝这个建议,据说协商仍在进行中。[10]

2006年1月,马来西亚单方面宣布,马方正在继续建造新的桥梁,现在称作桥景区[11]这座桥的打桩工程已完成后,马来西亚方面于2006年3月10日正式建造此桥。[12]不过2006年4月12日,马哈迪的继任者阿都拉·巴达威停止以及作废建筑工作,是因为双方无法达成协议(马来西亚人民以国家主权为由,强烈抗议新加坡设下的条件),以及新加坡的法律事项的关系。[13]9月巴达威说,“日后新马之间不会只有一个或两个桥衔接。” [14]11月初,柔佛苏丹呼吁把新柔长堤拆毁,原因是长堤危害国家经济。[15][16]

南部整合式闸道[编辑]

马来语:Gerbang Selatan Bersepadu

交通[编辑]

前往新加坡,会看到几条车道,一条用于汽车,一条用于摩托车。第三条是巴士车道,第四条车道则用于载货汽车。同样的,前往马来西亚方面,两条车道是用于汽车摩托车。第三条是载货汽车车道。考虑到2010年针对欧洲的恐怖袭击计划,基于安全原因,关卡是不允许摄像或摄影的。若发现罪行,需将影片交由移民与关卡局处置,或从数码相机里将相关图片删除。通道也设有高度限制,,而双层巴士是没有办法通过的,虽然公共巴士包括160号、170号、950号、AC7、CW1、CW2及CW5都经过这条通道。

入境新加坡[编辑]

车辆从柔佛入境新加坡

在新加坡(入境)方面,LED荧幕指向四条车道,而四条车道都通往口岸。有几个柜台被分配检查乘客的护照。这一关称为“第一级通关”(primary clearance)。

摩托车被指引至一条通道。巴士入境新加坡也一样必须以另一个独立的通道入关。承载着应税货物的车辆被指向到红色通道申报货物,在附近的柜台付账。没有承载任何应税货物的车辆可前往绿色通道,而车辆前往海关人员检查中心受检是强制性的。这一关是“第二级通关”(secondary clearance)。

这需要至少一名乘客下车。海关为这些车辆提供了停车位。如果通关,车子将前往海关人员检查中心受检。负责人员有权搜索乘用车内的货物。可疑人物将被指引开车到附近的站让狗检验车上是否有走私货物或是毒品,同时,也有安全检查,需取下所有的物品接受检验。

一旦通过,车辆可开往武吉知马高速公路或兀兰中心路。

出境新加坡[编辑]

新加坡法律规定所有新加坡注册车辆离开新加坡时,油箱必须装满四分之三的燃油,因为新加坡政府要打消新加坡人越境到柔佛州纯粹只是购买便宜燃油的念头,即使过去半桶汽油已足够。外国注册车辆不必遵守这个规定。

所有车子可选择从武吉知马高速公路或兀兰中心路通往海关。从兀兰中心路进入的乘用车被指引到四个车道。在武吉知马高速公路行驶的车子在开车时可能会有些困难,因为车子在两条车道行驶会把车开到指向关卡之路的高架桥

移民与关卡局的人员会检查车上的人的护照。如果通过,车子会开向官员检查所有新加坡注册车子的汽油表的区域。车子然后就通过长堤。

入境马来西亚[编辑]

从新加坡入境马来西亚

出境马来西亚[编辑]

交通阻塞[编辑]

在高峰时段,兀兰中心路的堵车可长达1.5公里。通过武吉知马高速公路前往口岸的车辆也可能遇到这种情形。乘坐公共巴士越过长堤可花上30至45分钟,其他车辆则是1至2个小时。

通行费和车辆入境准证(VEP)费用[编辑]

车辆在长堤两岸都必须缴通行费,马来西亚方面由PLUS有限公司经营。在新加坡,使用10天免VEP的汽车与摩托车需支付VEP费用。

马来西亚通行费[编辑]

等级 车辆类型 离境收费 入境收费
0 摩托车
1 乘用汽车 RM6.80 RM9.70
2 轻型货车 RM10.20 RM14.70
3 重型货车 RM13.60 RM19.70
4 德士 RM3.40 RM4.80
5 巴士 RM5.50 RM7.80
注意:路费只能一触即通卡支付。现金付款不被接受。

新加坡通行费[编辑]

等级 车辆类型 离境收费 入境收费
0 摩托车
1 乘用汽车 S$3.80 S$2.70
2 轻型货车 S$5.80 [1] S$4.00
3 重型货车 S$7.70 S$5.30
4 德士 S$1.90 S$1.40
5 巴士 S$3.10 S$2.20

1.^ 轻型货车的定义是拥有两轴或者六个轮子以下的货车。[17]

新加坡车辆入境准证(VEP)费用[编辑]

VEP费用

  • 乘用车:每日新币35元
  • 摩托车:每日新币4元

巴士服务[编辑]

跨越长堤的公共巴士

巴士服务 起点 终点 备注
CAUSEWAY LINK
CW1 拉庆 兀兰路
CW2 拉庆 奎因街
CW5 苏丹伊斯甘达大厦 纽顿熟食中心
Advanced Coach Cross Border Service
AC-7 义顺 新山中央车站(循环)
新捷运
160 裕廊东 新山中央车站
170 奎因街 拉庆
170X 兀兰路(克兰芝地铁站 新山中央车站
SMRT巴士
950 兀兰 新山中央车站 Accessibility-directory.svg

另见[编辑]

参考[编辑]

  1. ^ The Causeway p.53.. Alfanso @ G. Alphonso. 2011. 
  2. ^ 今日柔佛海峡大道开通式之情形. 南洋商报. 1924年6月28日. 
  3. ^ Johore Annual Report 1920
  4. ^ Johore Annual Report 1921
  5. ^ Johore Annual Report 1922
  6. ^ Johore Annual Report 1923
  7. ^ Johore Annual Report 1924
  8. ^ Johore Annual Report 1925
  9. ^ Page 21. A Souvernir Commemorating The Diamond Jubilee of His Highness the Sultan of Johore (1885-1955), 1955.
  10. ^ Shahrir Samah Replies: Have I burnt my bridges?. New Straits Times. 9 February 2005.  (Posted on www.jeffooi.com)
  11. ^ Malaysian PM on 'Scenic Bridge' Go-ahead. The New Paper. 31 January 2006. 
  12. ^ 'Scenic bridge' to open in 2009. New Straits Times. 10 March 2006. 
  13. ^ M'sia Stops Construction Of Bridge To Replace Johor Causeway. Prime Minister's Office, Malaysia. 12 April 2006. 
  14. ^ 'Singapore. The Edge Malaysia. 11 September 2006. 
  15. ^ Malaysian sultan calls for scrapping of causeway to Singapore. Agence France-Pesse via The Nation. 3 November 2006. 
  16. ^ Malaysian sultan calls for scrapping of causeway to Singapore. Bernama. 5 November 2006. 
  17. ^ https://www.lta.gov.sg/content/ltaweb/en/roads-and-motoring/driving-in-and-out-of-singapore/vehicle-entry-permit-vep-fees-and-toll-charge.html

其他[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