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华人社团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马来西亚华人社团是指马来西亚华人民间所组成的非政府组织,简称为华团。华团连同华文教育华文报章合称为马来西亚华人社群(简称为华社)的三大支柱。估计目前在马来西亚约有9000个华人社团。依据现有的组织结构和现今的政治格局,华团并不直接参于政治活动;但作为华人社群的代表,华团往往在重大相关课题上试图影响政府决策。[1]

华团的由来[编辑]

清末民初时期,由于中国内部政局动荡不安,迫使部分当时在中国南方省份的人民远赴南洋谋生。华人初到侨居地时,基于当时人们的封建社会思想,对于地方以及血缘的凝聚力,促使当时的人民结集成同乡会馆宗亲会馆,以便彼此照应。陆续来到的人们为了得到人脉与经济上的方便,纷纷加入会馆寻求协助与庇护。会馆提供会员经济、住宿和谋生技能上的援助,也因此迅速发展。

早期的社团多半为秘密结社组织而成,这些社团负责管理寺庙义山,为社员举办祭祀活动,同时藉着“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的观念,在不惊动政府的情况下,执行制裁和调解纠纷的工作。社团领导人物透过复杂的关系网络支配社员,社员必须经由领导人物接触外部讯息,也间接地切断社员的自主能力。早期的社团纯属自愿组织,但英国殖民政府逐渐加强对社团的管制,1920年代开始,要求社团循合法程序注册成立正式组织,早期的秘密结社则受到司法机构的扫荡,转移到地下活动。

为适应环境变化,并顾及全体华人的具体需要,华人社会在各个不同时期作出相对应的调整,由于社会经济发展的多元化以及教育的普及化,又衍生出了工会商会校友会公益组织宗教团体等不同类型的组织。如今选择加入社团的会员不再是为了谋生目的,更希望能在文化、乡谊、商业之间得到进一步的联系。[1]

在马来西亚较具规模的华人社团有:华总商联会董教总[2]

“华社三大支柱”[编辑]

自18世纪起至20世纪初华人南来马来西亚以来,华人认定华人社团华文教育华文报刊是传承中华文化并凝聚华人民间力量的重要工具,三者合称为华社三大支柱华社三大资产华社三大臂膀[3]。这已是马来西亚华人社会的普遍共识,并经常由华人各界所引用[1][2]

马来西亚执政当局长期坚持单一语文和文化的政策[3][失效链接]。对于中华文化在马来西亚的延续,华人社会普遍上须靠本身的努力。通过马来西亚华人各界的多年努力,马来西亚华人三大支柱也渐渐为海外华人世界重视及报道。由于执政党认识到三大支柱对华人社会的钜大影响力,长久以来试图取得华文报章的经营权,以宣扬国家政策。这可从两起政党收购华文报章事件来了解。

1990年代,在执政联盟国民阵线的成员党之中,代表马来民族利益的巫统与代表华人的马华公会,分别入主由香港知名作家金庸创办的《新明日报》与《马来亚通报》。然而,这种试图透过强大商业财力来控制华文报章,以便主导华人社会的舆论与走向,并为政党服务的作法,最终因华人社会察觉和排斥而失败。《新明日报》与《马来亚通报》也因此走进历史 [4][5]

然而,马华公会对90年代《马来亚通报》的失败却仍然不死心,再度于2001年动用马币2亿3000万令吉向丰隆集团收购当时销量第二大的《中国报》,以及销量第三大且已创办78年的《南洋商报》。马华公会收购这两家华文报的消息经证实后,华人社团的反应非常激烈,除了500个华团公开表态反对之外,活跃的评论人及专栏作者也集体停止供稿给《南洋商报》及《中国报》。[6]

自1969年五一三事件后,马来西亚执政党以国家利益为由,压制媒体自由。然而,随着互连网的成长,马来西亚执政当局面临无法对付自由言论的窘境,就致力丑化互连网的信息。根据当今大马的描述:”不是将冠以外国利益代理的罪名,便是打上破坏族群和谐的标签。这背后其实是简化问题、排外反殖的建国(nation-building)论述,以政府作为民族国家的保护者,以国际社会为外患,以国内异议者为内奸。这种论述乃是所有钳制性媒体法律的自我辩护合理性依据”[7]

各籍贯的乡亲会馆[编辑]

七大乡团协调委员会由马来西亚七大会馆组成:

  • 福建社团联合会(福联会)
  • 客家公会联合会(客联会)
  • 潮州公会联合会(潮联会)
  • 广东会馆联合会(广联会)
  • 海南会馆联合会(海南联会)
  • 广西总会
  • 三江总会

还有其他的乡亲会馆位于玻璃市州、吉打州、槟城州、霹雳州、雪兰莪州、吉隆坡、森美兰州、马六甲州、柔佛州、吉兰丹州、登嘉楼州、彭亨州、沙巴州、

砂拉越州。

华团的类别[编辑]

华团的数目约有9000个,基本上可归类成六个主要系统

  1. 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总会(简称:华总) - 华总是一个综合性的组织,处于核心领导地位,主要成员包括马来西亚13州的中华大会堂华团联合会
  2. 马来西亚中华工商联合会(简称:商联会) - 商联会的主要活动范围是工商业领域,主要的成员包括各地区的中华工商总会
  3. 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简称:董总)及马来西亚华校教师会总会(简称:教总) - 董总和教总合称为董教总 ,主要活动范围是教育领域,成员包括各地区的华校董事联合会华校教师公会
  4. 宗乡组织联合会 - 包括各地区的地缘性组织联合会及血缘性组织联合会;
  5. 学缘性组织联合会 - 包括马来西亚留台校友会联合总会马来亚南洋大学校友会马来亚大学中文系毕业生协会马来西亚华校校友会联合会总会等;
  6. 全国性文化、青年、宗教等组织 - 包括马来西亚华人文化协会马来西亚佛教青年总会(简称:佛青)、马来西亚青年运动(简称:青运)、马来西亚青年团结运动(简称青团运)、华人同乡会馆联合会青年团(简称:乡联青)、马来西亚佛教总会(简称:佛总)、马来西亚道教总会(简称:道总)等。

华团对华人社群的建设[编辑]

代表民间与政府对话[编辑]

华团除了为本身的会员提供协助之外,对于涉及华族利益的教育与经济课题,也会适时对外发表联合声明,并与相关政府机构进行交流,为华族争取最大的利益。[4][5][6]

支持华文教育[编辑]

华人由中国南来之初,就已经意识到教育是传承中华文化和民族精神的重要部分,因此早在19世纪即设立私塾,后逐渐扩充为现代华文教育体系。目前尽管受到教育法令的限制,华社依然全力支持全国各地近1200所华文小学、60所独立中学,以及拉曼大学南方学院新纪元学院韩江学院等四所大专学院。在现有的教育法令下,华文学校无法获得政府单位的全面资助,华校唯有通过华团设立筹募基金会募集基金;同时对于贫穷家庭的学子,地方上的社团也设有贷学金来帮助他们深造。[7][8][9]

推广文化事业[编辑]

在推广中华文化方面,由华总主催,并由各州中华大会堂轮流主办的全国华人文化节自1984年起举办,至今已迈入了第24届,在对于其他民族推广中华文化的贡献有目共睹。于1985年成立的华社资料研究中心(1996年改名为华社研究中心)设有资料馆以保存华社的重要资料,并且不定期出版研究书籍和举办座谈会。各地方的社团也为会员开办书法绘画舞蹈等文艺班。

华团的困局[编辑]

华团缺乏互动与合作,内部纷争不断,主要原因如下:

  1. 华团数量众多,缺乏一个足以代表全体华团的总机构,以致于华团凝聚力不足。
  2. 由于部分社团的章程条文不周全,引发纠纷而对簿公堂
  3. 领导者各自理念不同,最终导致社团分裂。
  4. 华团领袖为了私己的利益与政党勾结。[1]

另见[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引用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刘崇汉. 马来西亚华团组织的困局与展望. 孝恩文化. 2001-12-21 [2008-04-20] (中文(繁体)‎). [失效链接]
  2. ^ 2001年12月21日,孝恩文化《马来西亚华团组织的困局与展望》[失效链接]
  3. ^ 北京市侨办外宣处:《发挥海外华文传媒优势宣传“新北京、新奥运”》[失效链接]
    2005年1月12日;地平线月刊报道:林兆枢:华人社团、中文学校、华文媒体是海外华人社会三大支柱[失效链接]
  4. ^ 董总资讯局整理. 英文教数理(次阶段)事件演变 (PDF). 董教总. 2006-01-18 [2008-04-20].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08-11-20) (中文(简体)‎). 
  5. ^ 华商指阻碍经济特区发展 要求开放土地限制. 星洲日报. 2007-11-26 [2008-04-20] (中文(繁体)‎). 
  6. ^ 对《2006-2010年教育发展大蓝图》总体意见书 (PDF). 董教总. 2007-06-12 [2008-04-20].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08-09-20) (中文(简体)‎). 
  7. ^ 许子根:5大支柱扶持 民办华校比公立学校出色. 星洲日报. 2007-10-26 [2008-04-20] (中文(繁体)‎). 
  8. ^ 筹槟州独中教育基金工委会启动 设3活动拟筹150万. 星洲日报. 2007-11-06 [2008-04-20] (中文(繁体)‎). 
  9. ^ 慈联总提供免息贷学金 清寒生读日新独中不是梦!. 星洲日报. 2007-11-28 [2008-04-20] (中文(繁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