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美杜莎之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美杜莎之筏
法文:Le Radeau de la Méduse
艺术家 西奥多·杰利柯
年代 1818年-1819年
类型 油画
大小 491 厘米 × 716 厘米(193.3 英寸 × 282.3 英寸)
藏于 巴黎卢浮宫

美杜莎之筏(法语:Le Radeau de La Méduse英语:The Raft of the Medusa)是法国浪漫主义画家西奥多·杰利柯(1791─1824)在1818年─1819年间画的油画。这幅画是在他27岁时画的,之后成为法国浪漫主义的标志。这幅画的尺寸是491厘米×716厘米[1]。这幅画描绘了法国海军巡防舰美杜莎号英语French frigate Méduse (1810)沉没之后生还者的求生场面。这场海难发生于1816年7月5日毛里塔尼亚附近的海域,海难当时至少有147人生还,起先是在一只自制的木筏上面漂流,但是13日后被救起时仅有15人幸存,期间他们缺少食物和饮水,甚至有人吃尸体来维持生命。导致这场海难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美杜莎号的船长失职无能,而这位船长是法国复辟王朝任命的,因此这一事件后来变成国际丑闻。不过实际上,任命贵族做船长是法国海军内部的惯例,当时的路易十八无权任命船长,也并无直接参与入这一事件。

在选题上,画家之所以选择这个发生了没有几年的著名悲剧,是想引发大众舆论关注,来发展他的绘画事业[2]。在正式成画前,他做了大量对这次海难的调查,同时在绘画前亦画了多次草稿。他采访了其中两个幸存者,复制了木筏的精细模型,前往医院、太平间,去观察死尸的色泽、纹理同埋人死时的样子。正如画家所料,这幅画在1819年在巴黎展览第一次展出时,就引起了很大关注,褒贬不一。尽管如此,这幅画仍搏得国际名声,今日被认为是法国绘画史上早期浪漫主义的开路先锋。

虽然《美杜莎之筏》有传统历史画的元素,不过其选题引人关注、画风戏剧,这都打破了当时新古典主义的教条约束。这幅画在第一次亮相后几乎立即为画家赢得广泛注意,之后这幅画在伦敦展出。其影响可以在之后的欧仁·德拉克罗瓦约瑟夫·玛罗德·威廉·特纳居斯塔夫·库尔贝爱德华·马奈等的画作中明显见到。在画家32岁死后,这幅画成为卢浮宫的收藏品。

背景[编辑]

美杜莎号,让·哲罗姆·奥吉厄斯作品

1816年,即拿破仑被英军及其同盟打败的滑铁卢战役的第二年,英国人为了表示支持波旁家族在法国复辟,将英国先前夺得的塞内加尔的西非港口圣路易归还给法国。这个商港是欧洲到好望角之间的理想中途港,十分重要[3]。为了接手这个港口,法国新政府准备了一支船队前往这个港口,派任新的塞内加尔总督以及随行官员、军队。肖马雷子爵被任命为美杜莎号船长。然而,他对于这一职位并不熟悉,甚至过去20多年几乎没有过航海经验[4][5],甚至未试过指挥一艘船[3]。实际上他之前是个海关文官。任命他的理由很简单,因为他是个绝对忠诚的保皇党人。1795年时他加入英军去抵制法国大革命。1814年,路易十八重返王位,肖马雷亦都从中出了不少力。因为海军是掌控法国势力的重要部分,路易十八很需要令海军“保皇化”。因此,虽然肖马雷对航海一无所知,性格又自负,他仍被认为是美杜莎号船长的合适人选。这个任命使得他的属下军官失望。这班军官多数是原先追随拿破仑同英国作战的,看不起无能的肖马雷,于是他们同肖马雷之间的关系十分紧张。

《美杜莎之筏》的草图,图中美杜莎之筏是按当时的水手获救时的情形复原的[6]

1816年6月17日,由四艘船组成的法国海军船队从罗什福尔起行,出发去圣路易。这四艘船分别是巡防舰美杜莎号(Méduse)、战斗舰卢瓦尔号(Loire)、双桅横帆船阿耳戈斯号(Argus)、护卫舰回声号(Écho)。为了趁天气好时行船,美杜莎号先于其他船出发,不过由于定位错了,其偏离船队161公里。很快事故发生了,7月2日,美杜莎号在今日毛里塔尼亚一带的西非海岸沙礁搁浅,开始慢慢下沉。搁浅的原因很大程度上由肖马雷负责,其既无能力又无经验,明明流亡国外,而又封了爵,只是因为其贵族身份才被任命为船长[6][7][8]。有人试图使美杜莎号离开礁石,但是未能成功。肖马雷决定弃船,同他的亲信一齐讨论紧急方案,船上的水手没有参与。讨论的结果是,众人可以坐美杜莎号的六只救生艇去97公里开外的非洲西海岸。虽然美杜莎号载了400人,其中有160个水手,但是其救生艇只能搭载250个人,显然无法救援所有人,有人立即提出建议,让“重要”的船员坐救生艇先行,至于其他水手,就让他们自己制作一只木筏,在救生艇后面拖着。最后有146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由临时搭的木筏搭载[9]

救生船上人越少,船上每个人分得的应急粮就更多,而船上面坐的很多是权贵、官员。救生艇拉着木筏向陆地航行,整个木筏只分到一袋饼干,第一天就被分食,原本有两桶水、六桶酒,不过在一次争斗中落入了大海。很快,木筏上面的人就开始抱怨这种安排的不公和卑鄙。有人抓住机会准备爬上救生艇[10]。肖马雷看到这种情况,十分慌乱,立即命令割断木筏和救生艇之间的缆绳,任由木筏他们在海中漂流。筏上的人陷入了绝望和慌乱,他们见到救生艇慢慢从视线中消失,而他们还在远离陆地的海中漂流,又饿又口渴,绝望到无法入睡,人也越来越狂躁,开始自相残杀。

在海上漂流了13日后,1816年7月17日,木筏被阿耳戈斯号(Argus)救起,而实际上阿耳戈斯号并不是在专门搜救他们,而是无意遇到的[6][11]。直到被救起时,木筏上仅余15人生还,其他人或者被杀、扔进大海,或者被饿死,或者因为绝望投海自杀。有四到五个人在被阿耳戈斯号救起之后不治身亡。其他救生艇的情形各有不同,尽管大部分到达塞内加尔的圣路易斯岛上,仍有人被饿死或热死;留在美杜莎号上的17人在42日后被其他船救起时仅有3人生还。这件事变成波旁王朝君主制的最大丑闻之一,是同1815年拿破仑战败、波旁复辟相当的大事[12]

画面[编辑]

悬挂于卢浮宫展厅中的《美杜莎之筏》,注意本画和观众在尺寸上的对比

《美杜莎之筏》描写的是在木筏被人抛弃、在海上漂流的13日中,最后幸存的15人试图向远方船只求救的绝望场面。有研究认为,这幅画所画的美杜莎之筏已经到了接近散架的阶段[13]。画面尺寸非常之大,达491厘米×716厘米(约35平方米),所以整幅画面显得十分真实。画中人的尺寸接近真人[14],前景的几具尸体甚至大过真人一倍。离这幅画越近,细节就会看得更多更清,对观众的感染力就越强[15]

一个拉着自己孩子尸体的老人。可以见到海浪正在拍打木筏

这只自制的木筏无法承受大浪。一位老人跪着拉住他的孩子的尸体,绝望之中暗暗垂泪。画家在这幅画的近景画了多具尸体,有的尸体一半不在筏上,而海浪在木筏上扫上扫下,木筏上的人好似随时都会被海浪冲下木筏。画中有个十分显眼的黑人在挥动手巾,这个名叫让·查理的非洲水手[16]想通过这一方式吸引路过船只注意,而他右下面亦有人同他一齐求救[17]:224。周围的人亦都在呼救,唯有这位老人意志麻木、神绪怅然,在对比之中显示出求生意志坚强不屈、然而希望渺茫的悲怆,以及意志磨灭、木然无触而放弃求生的沉痛。这种对比亦显示了他们的凄凉困境——如果所做一切都是徒劳,面对这样的困境,很难没有求死之心。

两个金字塔的构图。其中黄点是远方的船只的位置

这幅画的画面主要是以两个金字塔来构图。帆、桅杆及其周边是第一个金字塔。这个金字塔的底部包括几具尸体和坐着人,桅杆撑起了金字塔的顶。站在木桶上面呼救的黑人是第二个金字塔的顶,这个金字塔的底部基本同第一个金字塔的底部重叠,这个黑人周边的人的手伸向他,引导观众视线集中到这个黑人身上,黑人挥巾求救的部分令画面情绪达到顶峰,表达出一种悲剧感。

在色彩上,杰利柯运用了颜色对比,尸体的肤色比较苍白,而在活人的衣服、云彩、海的色彩总体比较阴暗[18]。总体而言,这幅画画面偏暗,主要运用了棕色等深色,从而表现出悲剧感和苦痛[19]:180。这幅画的光线安排属于卡拉瓦乔[20],亦即意大利画家经常用到的幽暗风格(tenebroso)──这种风格有种极其强烈的明暗对比。虽然杰利柯未将海水作为重点画的东西,不过他将海水画成深绿色,而不是是蓝色,就是为了可以同木筏和木筏上的人构成对比[17]:225-226

展出及反响[编辑]

《美杜莎之筏》在1819年的巴黎画展第一次展出,当时用的标题叫做《沉船场景(法语:Scène de Naufrage)》,不过当时的人一看就知道这幅画画的是几年前美杜莎号的海难[21]。这幅画当时是巴黎画展的明星(“它吸引着每个观众前来围观”)。路易十八在展览开幕前三日就来看过,并表示这幅画不只是一幅画这样简单,意思是这幅画政治意味重,会有很强的社会影响[22][23]。评论家对此分为两派意见:一派认为他画的东西极恐怖,但又蕴含一种激越;另一派以古典主义信徒、学院派为主,形容这幅画是“成堆咸鱼”,认为这幅画内容不宜,而绘画艺术应该是尽量表现“理想美”,当年画展得奖的作品即完美诠释了这一派的偏好。杰利柯的画体现了一个艺术悖论:令人惊骇的主题,如何画出受人赞赏的画?艺术和现实如何平衡?同杰利柯同时代的一位法国画家玛希-菲腊·古班·地·拉·古皮英语Marie-Philippe Coupin de la Couperie就说:“杰利柯是错的。他应该画的是能够从我们内心到感观都可以觉得称之为“美”的东西,而不是用令人感到恐怖的东西哗众取宠。”不过这幅画亦有很多人欣赏,其中包括当时著名的作家、艺术评论家奥古斯特·雅尔英语Auguste Jal,作为激进的反君主制的人,他十分欣赏这幅画自由主义的政治立场、作为艺术先锋的地位。而史学家儒勒·米什莱则借这幅画发挥,对当时社会发出严重警告:“我们整个社会每个人都正在这只美杜莎之筏中[2]。”

影响[编辑]

杰利柯受到米开朗基罗的《最后的审判》的启发,画出船上悲痛灵魂。在法国大革命的期间,杰利柯的老师雅克-路易·大卫画了一幅《马拉之死》,讲述一宗著名的谋杀案。杰利柯受此影响,藉《梅杜萨之筏》来表达对时事之讽刺。

后来,同为大卫学生的德拉克罗瓦受到好友杰利柯影响,画了著名的《自由引导人民》来纪念法国七月革命。另外,《梅杜萨之筏》在1820年于伦敦展览时,英国画家透纳曾经观赏过。[24]其后他创作过很多幅以海洋灾难为题的浪漫主义作品,例如《奴隶船》。

图片[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Berger, Klaus. Géricault and His Work. Lawrence: University of Kansas Press. 1955: 78. ISBN 9780878171989 (英语). 
  2. ^ 2.0 2.1 The Raft of the Medusa. Louvre. [2008-11-19] (英语). [失效链接]
  3. ^ 3.0 3.1 Phạm Việt Hưng. Chiếc bè của chiến thuyền Méduse. Vietsciences. 2010-07-21 [2016-08-10] (越南语). 
  4. ^ Zarzeczny, Matthew. "Theodore Géricault’s 'The Raft of the Méduse' Part I". Member’s Bulletin of The Napoleonic Society of America, 2001年秋.
  5. ^ Zarzeczny, Matthew. "Theodore Géricault’s 'The Raft of the Méduse' Part II". Member’s Bulletin of The Napoleonic Society of America, 2002年春.
  6. ^ 6.0 6.1 6.2 Grigsby, Darcy Grimaldo. Extremities: Painting Empire in Post-Revolutionary France.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2: 177. ISBN 0-300-08887-6. 
  7. ^ Trapp, Frank Anderson. "Gericault's 'Raft of the Medusa', by Lorenz Eitner. The Art Bulletin, Volume 58 No 1, March, 1976. 134–37
  8. ^ Eitner, Lorenz. 19th Century European Painting: David to Cézanne. Westview Press. 2002: 191–192. ISBN 0-8133-6570-8. 
  9. ^ Touboul, Adrien (Director) and Borias, Georges-Antoine. Géricault: The Raft of the 'Medusa (The Roland Collection of Films on Art). 事件发生在 2:19. 1968. 
  10. ^ Thư Ngân. Chúng ta đang trên chiếc bè Méduse. tuanvietnam.net. 2010-07-28 [2016-08-10] (越南语). 
  11. ^ Miles, Jonathan. Death and the masterpiece. The Times. 2007-03-24 [2008-11-20]. 
  12. ^ Brandt, Anthony. Swept Away: When Gericault Painted the Raft of the Medusa, He Immersed Himself in His Subject's Horrors. American Scholar. 
  13. ^ Noon, Patrick; Bann, Stephen. The Raft of the Medusa in Britain. Crossing the Channel: British and French Painting in the Age of Romanticism. London: Tate Publishing. 2003. ISBN 1-85437-513-X. 
  14. ^ Boime, Albert. Art in an Age of Counterrevolution 1815–1848.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04. ISBN 0-226-06337-2. 
  15. ^ Banham, Joanna. Shipwreck!. Times Educational Supplement. 2003-02-21 [2008-01-06]. 
  16. ^ Hagen, Rose-Marie; Hagen, Rainer. What Great Paintings Say 1 25. Taschen. 2007: 378. ISBN 3-8228-4790-9. 
  17. ^ 17.0 17.1 Muther, Richard. The History of Modern Painting 1. London: J.M. Dent. 1907. 
  18. ^ Wilkin, Karen. Romanticism at the Met. The New Criterion. 2003, 22 (4): 37. 
  19. ^ Miles, Jonathan. The Wreck of the Medusa: The Most Famous Sea Disaster of the Nineteenth Century. Atlantic Monthly Press. 2007. ISBN 978-0-87113-959-7. 
  20. ^ Novotny, Fritz. Painting and Sculpture in Europe, 1780 to 1880. Baltimore: Penguin Books. 1960. 
  21. ^ Christiansen, Rupert. The Victorian Visitors: Culture Shock in Nineteenth-Century Britain. New York Times. 2001-06-03 [2008-01-04]. 
  22. ^ Wrigley, Richard. The origins of French art criticism: from the Ancien Régime to the Restoration. Oxford: Clarendon Press. 1995: 76. ISBN 978-0-19-817409-7. 
  23. ^ Barnes, Julian. A history of the world in 10 1/2 chapters Paperback. London: Picador. 1990: 126. ISBN 0-330-31399-1. 
  24. ^ Crossing the Channel. Minneapolis Institute of the Arts. 2003 [2016-08-08]. 
  25. ^ Morse's Gallery of the Louvre: A Transatlantic Mission. Terra Foundation for American Art. [2009-05-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3-30).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