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女性主義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黑人女性主義英語:black feminism)是一個認為性別主義(英語:sexism)、階級壓迫、性別認同與種族主義是緊密聯繫在一起的學派。[1]這些概念之間的關係被稱為交集英語intersectionality。一九八九年,法學者柏莉‧坎秀英語Kimberlé Crenshaw首次創造交集理論(intersectionality theory)這個術語。[2]坎秀在她的著作中論述了黑人女性主義,主張做為一個黑人女性的經驗,不能單以做為一個黑人,或一個女人的角度來理解。每一個概念被視為獨立的,同時包括經常增強彼此的交互作用,並且母職也是非常重要的。[3]女性主義的核心是廢除女性面對的不平等的運動。1974年,康巴夕河團體英語Combahee River Collective主張黑人女性的解放伴隨所有人的自由,因為它將要求結束種族主義、性別主義與階級壓迫。翠希‧羅斯(Tracey Rose)說「電視銀幕單頻道視頻安裝開啟它的面,黑與白,聲音,維度變數」。[4][5]

六零年代,黑人女性主義開始流行,回應對人權運動中的性別主義與女性主義運動英語feminist movement中的種族主義的回應。自七零年代到八零年代,黑人女性主義者組織了各種團體,指出黑人女性在黑人國族主義英語black nationalism同志解放英語gay liberation,與第二波女性主義(second-wave feminism)中的角色。九零年代,安妮塔‧希爾論戰英語Anita Hill controversy使黑人女性主義被放在主流鎂光燈下。二零一零年代,在社群媒體擁護之下,黑人女性主義理論觸及更廣泛的受眾。[6]


黑人女性主義支持者認為黑人女性根本上被置於與白人女性不同的權力結構中。黑人女性主義的特徵產生於「白人女性主義者」這個嘲弄的標籤,用於批判不承認交集(intersectionality)的問題的女性主義者。[7]黑人女性主義批評種族分化弱化了整體女性主義運動的力量。[8]

在黑人女性主義運動之外進化的理論有愛麗絲·華克女人主義英語womanism與增加關注於黑人女性的歷史修正主義[9][10]安吉拉·戴維斯貝爾‧胡克斯英語Bell Hooks金柏莉‧威廉斯‧坎秀英語Kimberlé Williams Crenshaw派翠卡‧希爾‧柯林斯英語Patricia Hill Collins脫穎而出為黑人女性主義的領導性學者,與此同時,黑人名人,特別是碧昂絲鼓勵主流討論黑人女性主義。[11][12]

歷史[編輯]

二十世紀晚期[編輯]

在二十世紀下半葉,1960到1970年代之間,黑人女性主義做為一個政治與經濟運動,發展自黑人女性對人權運動與女性主義運動兩者的不滿。

黑人女性主義的基礎文本之一是瑪麗‧安‧威德斯(Mary Ann Weathers)於1969年出版,收錄於Cell 16英語Cell 16的基進女性主義雜誌〈停止胡說八道:女性解放的日誌〉(No More Fun and Games: A Journal of Female Liberation)的《主張黑人女性的解放做為一支革命力量》(An Argument for Black Women's Liberation as a Revolutionary Force)。[13]威德斯陳述她的信仰是「女性的解放應該做為一種最終與包括女人、男人與兒童的整體的革命運動聯合在一起的策略」,但她斷定「女性必須開始讓這件事轉動」[13]因為

所有女性遭受壓迫,即使白人女性,特定的貧窮白人女性,與特別是印第安、墨西哥、波多黎各、東方與壓迫是上述任一者的三倍的黑人美國女性。但我們確實擁有女性們的共同壓迫。這意味著我們可以開始與其他女性談論這個公因數並開始與她們建立聯繫,並因而建立與轉化我們現在開始收集的革命力量。[13]

在1970年,第三世界女性們的同盟英語Third World Women's Alliance出版了黑人女性們的宣言(Black Women’s Manifesto),主張黑人女性受到特殊的壓迫。由蓋兒‧琳琪(Gayle Lynch)、依連那‧荷姆斯‧諾頓英語Eleanor Holmes Norton,麥克辛‧威廉斯(Maxine Williams)、佛蘭西斯‧貝爾英語Frances M Beale與琳達‧拉‧如(Linda La Rue)連署,這份宣言,反對種族主義資本主義,聲明:

黑人女性要求一套新的女性定義,承認她做為一個公民、夥伴與知己,不是一個母系惡家長或一個蹲式嬰兒製造馬桶。角色融合(integration)擁護對男性與女性的互相補充式的承認,不是同樣競爭式的承認。[14]

黑人女性與人權運動[編輯]

第二波女性主義[編輯]

二十一世紀[編輯]

黑人女性主義者認同政治與安全空間[編輯]

黑人女性主義組織[編輯]

黑人女性主義文學[編輯]

認同的重要性[編輯]

黑人出版[編輯]

例子[編輯]

參見[編輯]

參考[編輯]

  1. ^ Defining Black Feminist Thought. [May 31, 2007]. 
  2. ^ Crenshaw, Kimberle. Demarginalizing the Intersection of Race and Sex: A Black Feminist Critique of Antidiscrimination Doctrine, Feminist Theory and Antiracist Politics.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Legal Forum. January 1, 1989, 140: 139–167. 
  3. ^ Intersectionality: The Double Bind of Race and Gender (PDF). 
  4. ^ N'Gone, Fall. global feminisms. Merrell. : 72. 
  5. ^ Combahee River Collective: A Black Feminist Statement – 1974. [May 31, 2007]. 
  6. ^ Jamilah, Lemieux. Black Feminism Goes Viral. March 3, 2014 [August 12, 2015]. 
  7. ^ Blay, Zeba; Gray, Emma. Why We Need To Talk About White Feminism. The Huffington Post. August 10, 2015 [August 12, 2015]. 
  8. ^ Epstein, Barbara. What Happened to the Women’s Movement?. Monthly Review. [August 12, 2015]. 
  9. ^ Williams, Sherley Anne, "Some implications of womanist theory", Callaloo (1986): 303-308.
  10. ^ James, Joy. Transcending the Talented Tenth: Black Leaders and American Intellectuals. Routledge. 2014. 
  11. ^ Hare, Breeanna. Beyonce opens up on feminism, fame and marriage. CNN. December 12, 2014 [August 12, 2015]. 
  12. ^ Tinsley, Omise』eke Natasha. Black Feminism Lite? More Like Beyoncé Has Taught Us Black Feminism Light. The Huffington Post. November 7, 2014 [August 12, 2015]. 
  13. ^ 13.0 13.1 13.2 Weathers, Mary Ann. "An Argument For Black Women's Liberation As a Revolutionary Force", No More Fun and Games: A Journal of Female Liberation, Cambridge, Mass, by Cell 16 vol. 1, no. 2 (February 1969).
  14. ^ Black Women's Manifesto. Duke Digital Collections. [23 March 2016]. 

延伸閱讀[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