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岸英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毛岸英
Mao Anying.jpg
毛岸英
岸英
出生 (1922-10-24)1922年10月24日
中華民國湖南省長沙湘雅醫院
逝世 1950年11月25日(1950-11-25)(28歲)
 北韓平安北道昌城郡東倉面大榆洞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部駐地
死因 韓戰
墓地  北韓平安南道檜倉郡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陵園
紀念建築 毛澤東故居
國籍  中華人民共和國
籍貫 湖南湘潭
民族 漢族
語言 漢語普通話、湘潭話、俄語、英語
教育程度 大學
母校 伏龍芝軍事學院
職業 軍人、機要秘書、俄語翻譯
組織 蘇聯紅軍
中國人民志願軍
研究領域 軍事
政黨 中國共產黨 中國共產黨
運動 韓戰
配偶 劉思齊(1949年-1950年結婚)
父母 父親毛澤東
母親楊開慧
親屬 同父同母兄弟毛岸青毛岸龍

毛岸英(1922年10月24日-1950年11月25日 ),譜名遠仁,字岸英[1]以字行,曾化名楊永福[2]。祖籍湖南湘潭,生於湖南長沙,是毛澤東與其第二位妻子楊開慧的長子。韓戰時任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部機要秘書俄語翻譯,1950年11月25日在朝鮮平安北道昌城郡東倉面大榆洞(現在的東倉郡大榆勞動者區)的志願軍司令部遭空襲陣亡。

生平[編輯]

1922年10月24日,毛岸英生於湖南長沙湘雅醫院。1927年,何鍵在湖南開始清黨,楊開慧帶着3個兒子到板倉鄉下躲避。1930年,楊開慧被殺後,毛岸英兄弟被保釋出獄,並帶到上海進入中共地下黨所辦的「大同幼稚園」。1932年寄養在被稱為「王牧師」的董健吾家中。據師哲回憶,毛岸英後來告訴他,他們經常要做家務,並常挨打。[2]1933年,中共中央遷往江西省瑞金經濟資助中斷,毛岸英和弟弟毛岸青流落街頭。

劉松林與毛岸英合影

1937年,因董健吾的關係,奉系領導人張學良派部下李杜帶兄弟倆到法國馬賽,並由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團副團長康生帶往莫斯科,進入「國際第二兒童院」(又稱為「莫尼諾兒童院」)。毛永福取俄語名為「塞爾蓋伊」(Сергей),中文名叫「岸英」。1942年,蘇德戰爭爆發後,他參加蘇聯紅軍。1943年加入蘇聯共產黨(布爾什維克),並進入伏龍芝軍事學院深造,畢業後任坦克連指導員,參加蘇軍解放波蘭的戰鬥。1946年1月,乘飛機回到延安。1947年春,國軍進攻延安時,康生帶他去山西臨縣發動土改。進北京後出任中共中央社會部部長李克農的秘書兼翻譯。1949年10月與劉松林結婚。1950年8月中旬,任北京機器總廠黨總支副書記。

韓戰[編輯]

1950年6月25日,朝鮮戰爭爆發。10月下旬,毛岸英隨中國人民志願軍越過鴨綠江入朝作戰,任志願軍司令部俄語翻譯和機要秘書。毛岸英在朝鮮隱姓埋名,被稱作劉秘書,只有少數人知曉其真實身份[3]。據劉思齊轉述趙南起的描述當時毛岸英和他們一樣都是吃沒去殼的高粱米和干炒麵[4]。楊迪和成普都提到了毛岸英曾經插嘴作戰佈置,而出乎眾人意料的彭德懷很溫和一事。根據38軍軍長梁興初之子梁曉源回憶,毛岸英曾經向梁興初要求到38軍帶兵,梁興初說必須得到彭德懷同意,毛岸英便表示要去找彭德懷談[5]

1950年11月24日下午,兩架綽號「黑寡婦」的美軍P-61戰鬥機機在大榆洞的志願軍司令部上空盤旋了1個多小時進行偵察,志願軍首長因此規定:明晨4時前開飯完畢,除值班者外,其他人在天亮前全部進防空洞。[6]1950年11月25日上午11時,聯合國軍四架南非B—26轟炸機英語Douglas A-26 Invader轟炸了大榆洞[7][8] ,投下的凝固汽油彈擊中茅屋(司令部作戰室)而燃燒,毛岸英未能及時逃出,當場死亡,屍體無法辨認,靠他生前戴的蘇聯手錶殘骸才確認,年僅28歲。當彭德懷得知毛岸英有危險時,急得立即想跑去,被警衛員抱住,他說「再不放手我斃了你」,警衛員說「你斃了我也不放手」。[9]毛澤東決定不把毛岸英的遺體運回國。[2]毛岸英後被葬於朝鮮平安南道檜倉郡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陵園,墓碑上題字為「毛岸英同志之墓」。

與毛澤東之關係[編輯]

彭德懷等官員都不同意毛岸英赴朝鮮戰鬥,毛回答:「誰叫他是毛澤東的兒子!」毛岸英陣亡當天,彭德懷向中央軍委專門電告此事,周恩來將電報暫時擱下,直到1951年1月2日才把電報送給毛澤東、江青。1951年1月2日第三次戰役結束後,毛要秘書葉子龍把毛岸英調回中國,葉子龍等人才向毛報告毛岸英死亡的消息,毛抽起香煙,沉思許久,才說:「打仗嘛,總難免要有犧牲。」[10]

李銳稱毛澤東後來還是表現了情緒,說:「『始作俑者,其無後乎』;我無後乎?中國的習慣,男孩叫有後,女孩不算;我一個兒子打死了(毛岸英),一個兒子瘋了(毛岸青),我看是沒有後的。」[11]

毛澤東送子學農[編輯]

1945年,毛岸英從蘇聯回來後,為讓毛岸英了解中國實際,決定把毛岸英送到當時的勞動英雄吳滿有處鍛煉。送毛岸英的戰士回來講了個笑話:毛岸英看馬既馱得他,又得馱糧食,生怕把它累壞,非要把一斗小米背自己身上。戰士向他解釋,這樣馬馱得一般多,他才搞明白。大家聽了可笑了一陣子。[12]

身亡原因[編輯]

毛岸英遇難時在作戰室裏的情況,有多種不同的說法。軍事科學院軍史科學研究員王天成在《北緯三十八度:彭德懷與韓戰》中描述,美軍當時已大致發現志願軍指揮部位置並多次派間諜實地用「發報機或信號燈指示目標」,在一次空襲中毛岸英和高瑞欣「因昨晚睡的晚了,早飯未來得及吃」,「正在圍着火爐熱飯吃」,「未來得及跑出,不幸犧牲」[13]。原志願軍司令部作戰處副處長、司令部辦公室副主任楊迪在1998年出版的回憶錄《在志願軍司令部的歲月里——鮮為人知的真實情況》透露,當天拂曉前(轟炸發生在拂曉後),毛岸英、高瑞欣和成普三人違反必須進入防空洞的防空紀律,在彭德懷辦公室中炒米飯[14];本書分別於2003和2008年出版的第2版和第3版增加了用雞蛋炒米飯的細節[15][16]

對於蛋炒飯一說,存在一些反對意見。北京電視台《檔案》節目的《毛岸英死亡真相:禍起蛋炒飯?》呈現當年毛岸英在朝鮮工作生活,指當年目擊者說毛岸英做蛋炒飯被轟炸身亡的描述不正確[4]。成普就毛岸英犧牲情況給出的書面描述駁斥蛋炒飯說法稱其為「天大的謊言」,並稱當時志司並無雞蛋,無法製作蛋炒飯,自己也並未和任何人提到過該說法,並且解釋稱當時毛岸英和高瑞欣為了二次戰役的事在堅守崗位[4][17]。成普生前口述、由成曦整理身後發表的文章描述了當時毛岸英在烤蘋果皮[18];該文授權發表於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的版本刪去了烤蘋果皮的細節[19]。成都軍區政治部編研室研究員元江根據時任志願軍司令部作戰處處長丁甘如的文稿及訪談錄所整理的文章描述,毛岸英因連日工作而十分疲倦,當天凌晨從食堂打回飯後先睡了一個多小時,之後用火爐加熱冷透的饅頭和稀飯,正端起碗吃時轟炸就發生了[20]

有一種說法是:根據南非國家檔案館1950年11月25日南非空軍出勤記錄,炸死毛岸英的應為從平壤機場起飛的南非空軍波蘭裔飛行員利波夫斯基(G. B. Lipawsky)上尉。利波夫斯基生於1919年,在二戰和朝鮮累計飛行超過120,00小時。利波夫斯基上尉所在第18戰鬥轟炸大隊的飛機,主要機型是P-51野馬式戰鬥機。他與Theron中校於11月19日進行了南非空軍在韓戰的首次實戰出擊。[21][22][23]

但是此說法是錯誤的,根據上述的當日出動紀錄,他們轟炸的地區座標是BV6731,這個地點在清川江邊,位於熙川與新興洞之間,距離當天志願軍司令部所在地的大榆洞尚有數十公里之遠,所以不可能是此三人。要找出到底是誰轟炸了大榆洞,並不是件簡單的事。當時聯合國空軍每日出動架次平均達350餘架次,除非能夠確定是哪一型飛機轟炸,否則很難確定是哪一個單位,也就很難去找到戰鬥紀錄。

中國中央電視台播出的電視劇《毛岸英》與《東方》採用了因跑回作戰室取文件處理電報而犧牲的說法。

注釋[編輯]

  1. ^ 一說為向國潭
  2. ^ 嗣父為向國源。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金恩輝、陳玉紅、賀達. 吉林省圖書館館藏韶山毛氏族譜概述. 高校圖書館工作. 2001, (4) [2014-08-29]. 
  2. ^ 2.0 2.1 2.2 「毛澤東和他的愛子岸青和岸英」. 《毛澤東的翻譯師哲眼中的高層人物》. 人民出版社. 2005年. 
  3. ^ 作家楊大群的說法http://club.china.com/data/thread/1011/2719/21/41/1_1.html
  4. ^ 4.0 4.1 4.2 毛岸英死亡真相:禍起蛋炒飯?. 檔案. 北京電視台. 2012-02-07. 
  5. ^ 梁曉源 講述. 梁興初38軍抗美援朝獲無價嘉獎 毛岸英要求帶兵. 北京青年報 (新華網). 2010年10月23日. 
  6. ^ 張樹德. 彭德懷被誣陷有意害死毛岸英 連續失眠產生幻覺. 《毛澤東與彭德懷》 (中國青年出版社). 2010年10月22日. 
  7. ^ 武立金. 美機轟炸大榆洞 毛岸英犧牲手錶辨遺體. 《毛岸英在朝鮮戰場》 (作家出版社). 2006年9月. 
  8. ^ China gorges on the forbidden fruit with Korean War TV series. 2016-06-11. (英文)
  9. ^ http://homemy.jyumzsf.com/wskj/200806/3880.html
  10. ^ 武立金. 第七章 遲到的噩耗. 毛岸英在朝鮮戰場. 作家出版社. 2006年. ISBN 978-7-5063-3717-5. 
  11. ^ 李銳:《毛澤東的早年與晚年》,第172頁。
  12. ^ 《往事難忘主席》,惠金賢,《文史資料 第47輯》,北京市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第17-18頁
  13. ^ 楊鳳安、王天成. 北緯三十八度線——彭德懷與朝鮮戰爭. 中央文獻出版社. ISBN 9787506538411. 
  14. ^ 楊迪. 在志願軍司令部的歲月里——鮮為人知的真實情況. 北京: 解放軍出版社. 1998年9月: 292–293. ISBN 7506535629. 
  15. ^ 楊迪. 在志願軍司令部的歲月里——鮮為人知的真實情況 第2版. 北京: 解放軍出版社. 2003年7月: 337–338. ISBN 7506535629. 
  16. ^ 楊迪. 在志願軍司令部的歲月里——鮮為人知的真實情況 第3版. 北京: 解放軍出版社. 2008年9月: 309–310. ISBN 9787506556927. 
  17. ^ 黃衛. 我的和毛岸英一起犧牲的父親. 中國新聞周刊. 2010, (42): 78–80 [2013-07-20]. 
  18. ^ 成普(口述); 成曦、密巍(整理). 現場目擊者見證 毛岸英犧牲真相. 文史參考. 2011年12月, (23): 40–43 [2013-07-20]. 
  19. ^ 現場目擊者見證 毛岸英犧牲真相.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11-12-31 [2013-07-20]. 
  20. ^ 元江. 彭德懷脫險與毛岸英遇難 (PDF). 軍事歷史. 1997, (5): 19–23 [2014-02-08]. 
  21. ^ 青島24小時. 是誰對毛岸英投下了那枚燃燒彈. 新浪微博. 2015-11-27 [2017-03-28]. 
  22. ^ 66年前的今天:波蘭裔南非飛行員殺害毛岸英. 網易新聞. 2016-11-25 [2017-03-22]. 
  23. ^ Korean War – 62nd Anniversary. SAAF Museum (英語). 

來源[編輯]

書籍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