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承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孙承宗
孙承宗

《明人肖像集》之孙文忠像


大明兵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
籍贯 北直隶高阳县
族裔 汉族
字号 字稚绳,号恺阳
谥号 文忠(明)
忠定(清)
出生 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
直隶高阳县
逝世 崇祯十一年(1638年)
直隶高阳县
出身
  • 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甲午科举人
  • 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甲辰科进士及第

孙承宗(1563年-1638年),稚绳恺阳直隶高阳县西庄村(今属河北省)人。明朝政治、军事人物,榜眼及第,官至兵部尚书东阁大学士。致仕后与清军战斗殉国。谥文忠,清朝改谥忠定[1]

生平[编辑]

承宗少时相貌奇伟,“铁面剑眉,须髯戟张”。万历六年(1578年),中秀才,年仅16岁。而后,孙承宗曾先后在大理寺右丞姜璧和兵备道房守士等朝廷官员的家中,做家庭教师,并逐渐接触官场。

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孙承宗到北京,入国子监读书;次年中举人。万历二十六年,因房守士升任都察院右副都御使兼巡抚大同地方赞理军务,孙承宗前往大同教授其子弟。大同是当时明朝的边城重镇,承宗喜欢跟老将及退役兵卒究问险要边情[2],史称“伏剑游塞下,历亭障,穷厄塞”,因而“晓畅边事”[3]

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进士第二名(榜眼),授翰林院编修,入翰林十年。万历四十二年任詹事府右春坊左中允,万历四十七年任詹事府左春坊左谕德,兼翰林院侍读,辅导当时的皇太子朱常洛学习,即后来的明光宗[原创研究?]万历四十八年,矫旨遗诏废矿税、发内帑。任詹事府左春坊左庶子兼翰林院侍读,预计成为朱由校的日讲官,不料光宗继位仅一个月即驾崩,年仅16岁的皇长子来不急册为太子即仓促继位,即明熹宗,孙承宗继而做了熹宗的老师。这样,年近花甲的孙承宗,依借帝师的地位,逐渐地进入了明朝后期政治权力的中心。

天启二年(1622年)孙承宗升任为礼部右侍郎。天启帝以孙承宗为兵部尚书东阁大学士,至辽东勘查,据说与经略王在晋争执,天启帝将在晋改任南京兵部尚书,以承宗为辽东经略,以为“迩年兵多不练,饷多不核。以将用兵,而以文官招练;以将监阵,而以文官拨发;以武略备边,而日增置文官于幕;以边任经、抚,而日问战守于朝。此极弊也。今天下当重将权。择一沉雄有气略者,授之节钺,得自辟置偏裨以下,勿使文吏用小见沾沾陵其上。边疆小胜小败,皆不足问,要使守关无阑入,而徐为恢复计。”[4]期间大胆起用袁崇焕孙元化鹿善继茅元仪等人,修复宁远等大城九座、堡四十五座、练兵十一万,拓地四百里、屯田五千顷,“自承宗出镇,关门息警,中朝宴然,不复以边事为虑矣。”[5]后金当时与察哈尔部交战,并未进攻明朝。

天启五年,魏忠贤太监刘应坤山海关,以帑金十万犒军,为承宗所鄙视[6],天启五年(1625年)八月,发生柳河之役[7]马世龙因冒进兵败[8][9],忠贤以承宗不附已,借口马世龙损失马匹六百七十匹、甲胄等军用物资,参劾承宗[10]。十五日,熹宗批准孙承宗回籍养病,后以高第代为经略[11]

崇祯二年(1629年),第一次入长城,进大安口遵化,思宗复用承宗。袁崇焕被执下狱后,承宗力保祖大寿,复用承宗为督师,移镇山海关,修建入海长城之“老龙头”,且于建后由内阁大学士杨嗣昌题字“宁海城”于“老龙头”城楼上,辽左得以粗安。

崇祯三年(1630年),祖大寿、马世龙等诸将克复永平遵化迁安滦州四城,明人史称“遵永大捷”。崇祯四年八月(1631年),军攻大凌河,祖大寿坚守城池,命宋伟吴襄救援,二将阵前不和,张春的援军也被击溃,祖大寿被逼杀何可纲而降。明思宗因此罢孙承宗官。家居七年。

崇祯十一年(1638年),清兵第四次入长城,犯保定,攻高阳。孙承宗年已75岁,率领全家子孙拒守,高阳城墙低矮,城破,一家四十余口皆壮烈战死。孙承宗被俘,望阙叩头,投缳而死。明思宗闻讯,追复其故官,给予祭葬。南明弘光帝时,予谥文忠清朝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予专谥忠定[12]

著作[编辑]

2014年,经李红权辑录、点校,出版了《孙承宗集》三册,四十二卷,一百五十万余字。主要内容包括《高阳集》、《孙文正公诗稿》、《阅关奏稿》、《督师奏疏》、《启祯臣节录》、《车营叩答合编》。

后代[编辑]

评价[编辑]

  • 朱由检:“汉则孔明,唐则裴度。”“旧辅孙承宗前劳难泯,死义更烈。”
  • 夏允彝:“自有辽事,所用人,鲜能有胜任者。当时所望成功,惟熊廷弼、袁崇焕、孙承宗为庶几;而武臣如刘𬘩、杜松、满桂、祖大寿、吴三桂,其最着也。”(《幸存录》)
  • 钱谦益:“惟公之立人本朝,志在于正朝廷,清宫府,杜私门,破朋党。譬诸青天白昼,横目四足,皆仰其清明,而秋霜夏日,善人君子,亦惮其凛烈。小夫壬人,不寒而栗,视以为骨仇血怨,生挤而死排之,固其宜也。”(《初学集·卷四十七下》 )
  • 张廷玉:“承宗以宰相再视师,皆粗有成效矣,奄竖斗筲,后先𬺈扼,卒屏诸田野,至阖门膏斧钅质,而恤典不加。国是如此,求无危,安可得也。夫攻不足者守有余,度彼之才,恢复固未易言,令专任之,犹足以慎固封守;而廷论纷呶,亟行翦除。盖天眷有德,气运将更,有莫之为而为者夫。”
  • 汪荣宝:“明自用兵以来,督师者如熊廷弼袁崇焕、孙承宗辈,皆以盖世之才,能称其职;而诸将委身许国,效死不屈者亦前后相望。”(《清史讲义选录》)
  • 蔡东藩:“熊廷弼、孙承宗二人,为明季良将,令久于其位,何患乎满洲?廷弼可杀,承宗可罢,镇辽无人,满军自乘间而入。明之祸,满洲之福也。虽曰天命,宁非人事?”

参考文献[编辑]

  1. ^ 钦定胜朝殉节诸臣录》卷一
  2. ^ 张岱:《石匮书后集·孙承宗传》,卷8
  3. ^ 明史·孙承宗传》,卷250
  4. ^ 《明熹宗实录》,卷14
  5. ^ 《三朝野纪》
  6. ^ 《明史·孙承宗传》,卷250
  7. ^ 《明史》记为9月,《国榷》载为9月21日
  8. ^ 《三朝辽事实录》卷十四“按陆兵可以程计,水兵不可以日计,水陆约期于二十七日举事,水兵并无消息。世龙料理如此,焉得不败。”
  9. ^ 《明熹宗实录》卷六十三“辽东总兵马世龙遣副总兵鲁之甲等谋袭锦(耀)州,渡河败殁。先是,降虏生员刘伯镪自虏中归,声言四王子见住锦(耀)。兵不满三百。如我师渡河,辽民即杀四王子,歼其众以归。马世龙信之。遂托言东哨接济难民,调前锋营副总兵鲁之甲,参将李承先领兵渡河。而所调水兵游击金冠等大船不至,济以鱼船,往返不能多载,喧竞于河者四昼夜。奴酋已觉,伏兵掩击,我军败北。二将死焉。”
  10. ^ 《明熹宗实录》,卷58
  11. ^ 《明熹宗实录》,卷59
  12. ^ 《钦定胜朝殉节诸臣录》卷一
范阳三杰
高阳 孙承宗 - 定兴 鹿善继 - 容城 孙奇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