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文虎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胡文虎爵士
Hu Wenhu.jpg
出生1882年12月
 英属印度缅甸仰光
逝世1954年9月4日(1954岁-09-04)(71岁)
 美国檀香山
职业企业家
知名于万金油大王、报业大王
配偶郑炳凤
陈金枝
黄玉谢
邱秀英
儿女胡蛟(儿)
胡山(儿)
胡好(儿)
胡一虎(儿)
胡二虎(儿)
胡三虎(儿)
胡四虎(儿)
胡仙(女)
胡星(女)
父母胡子钦(父)李金碧(母)
亲属胡文龙(兄)
胡文豹(弟)
胡美三(孙女)[1]
阿爽 (侄孙女)[2]

胡文虎OBE(1882年12月-1954年9月4日),东南亚华侨商人,生于英属印度缅甸,籍贯大清福建省永定县中川村(今龙岩市永定区)。父亲胡子钦,原名胡诞钦,是一名“草药郎中”,于十九世纪中后期由永定只身到缅甸仰光谋生[3]。早年与弟胡文豹合创虎标万金油、八卦丹、头疼粉、清快水、止痛散等。另曾经创办过东南亚一带的星报系列的报纸,计有《星洲日报》、《星岛日报》、《英文星报》、《星暹日报》与《星槟日报》(今《光明日报》前身)。

生平[编辑]

胡文虎出生于缅甸,当时缅甸为英属印度的一个省。1908年,胡文虎父亲病故,他与弟胡文豹继承父业。随后他环游中国、日本、暹逻(今泰国),考察中西药的经营概况,随后回仰光延聘医师、药剂师,制成万金油、八卦丹、头痛粉、清快水等成药;其中以万金油最为畅销,印度新加坡马来亚,乃至中国华南各地,几乎家家必备,兄弟二人因而发达致富。

虎标万金油广告 星洲周刊 1951

1923年,胡文虎将永安堂总行迁到新加坡,由弟胡文豹留守仰光主管缅甸业务。

1932年,胡文虎再将总行从新加坡迁移至香港

1937年胡氏永安堂在广州市的厂房落成,是胡文虎在中国大陆生产经销“虎标”万金油的主要场所,初建时是广州市第二高的楼宇。原永安堂厂房在今沿江路长堤大马路交界处,现在是广州少年儿童图书馆

1941年12月25日,日军占领香港,胡文虎被软禁于香港大酒店。胡文虎获释后,即出资救济滞港的香港大学南洋学生。1943年他以港商身份赴东京,曾向东条英机抗议香港总督部的施政,指证财政部长中西有三严重渎职贪污受贿。及时香港饥荒漫延,又组中侨公司,以成平价廉卖万金油筹得资金,多次从广东省及南洋籴米捐赠东华三院、保良局等慈善机构。抗战胜利后,1946年秋,胡在新加坡发起组织“福建经济建设服务有限公司”,亲自担任筹备委员会主任,准备经营金融、交通、工业、矿产以及茶叶、水果等土特产。

1949年10月15日,香港《星岛日报》以“广州天亮了”的大标题,报导广州政权易手。同年,《星闽日报》改名为《新闽日报》继续出版。至1950年初,《星岛日报》的立场仍保持“中间偏左”。

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攻陷广州后便占据永安堂店楼,作为临时支援前线作战之用。

1950年,中共发行“人民胜利折实公债”(胜利公债),凡工商界(指为资本家)都要“定额认购”,中间偏左的胡文虎是一个大目标。由于“定额”过高,胡氏无法全部“认购”,这就触怒了当局,将胡氏在中国的产业全部没收。胡被指为“汉奸”,故广州永安堂被列为“敌产”充公,成为广东省总工会的所在地。[4]同年7月起,永安堂药物及星系报纸,一律禁止内销,从此,童叟皆知的虎标万金油在中华大地销声匿迹,后来更有《星岛日报》记者在中国被定罪。[5]同年10月,《新闽日报》及其余三份在中国大陆出版的报纸均被当局要求停刊。

1951年起,香港《星岛日报》和东南亚其他星系报纸开始反共。1953年,胡文虎访问台湾。1954年,胡文虎在美国波士顿接受《环球报》记者访问,宣称“对共产党决难妥协”。

1954年9月,胡文虎因胃病去美国做手术,在返回香港时途径檀香山,因心脏病发作于9月4日逝世。

胡文虎在新加坡香港均建有称为虎豹别墅的物业,其中新加坡的虎豹别墅园内建有以中国神话传说为主题的雕塑及建筑,至今作为公园开放。其第三子胡好是香港星岛体育会创办人,养女胡仙曾是中国全国政协委员。

报业[编辑]

星洲日报》的刊头标题,由中华民国总统蒋中正题写

胡文虎于1918年集股创办《仰光日报》。1919年(民国十八年)开始独资办报,在新加坡创办《星洲日报》。1931年(民国二十年)在广东汕头创办《星华日报》,1935年(民国廿四年)在福建厦门创办《星光日报》;同年在新加坡再创办《星中晚报》。后来,他派陈梦因到广州筹办《星粤日报》,已投资兴建印刷厂,并已一再试版,万事俱备,后以局势动荡,前途难测,以致择吉出版之《星粤日报》不得不停止发刊。而香港《星岛日报》则是1938年(民国廿七年)8月1日正式出版。后来因日本局势不稳将办报中心移到东南亚。1938年12月,在马来亚槟榔屿出版《星槟日报》,又计划在缅甸办《星仰日报》,在荷属东印度办《星巴日报》,都因太平洋战争爆发,战火烧至东南亚,半途而废。1939年2月,全盘承顶《总汇新报》(后改用原旧名《总汇报》)。1941年3月20日,成立Sin Poh Amalgamated Limted,以管理属下各报。[6]

1945年(民国卅四年)抗战胜利,1947年10月胡文虎在福州创办《星闽日报》,在上海筹办《星沪日报》。1949年3月,在香港创办英文《虎报》。1950年7月3日,在新加坡增刊英文《虎报》。1951年元旦在泰国创办《星暹日报》和《星暹晚报》,至此,星系报业成为华人最大的报业集团。

另外还有夭折的《重庆星渝》和短暂经营的砂拉越《先锋日报》。胡文虎亦曾有意在湖南办报,但失败。其他曾出资赞助的有雅加达《天声日报》;此外还有日本占领时期的广州《公正报》(社长胡山);他也有计划过在北平(今北京)、汉口沈阳台湾办报。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政后,《星闽日报》被改名《新闽日报》继续出版。1950年10月因胡文虎被中共视为“汉奸”,及当局开始禁止私人办报(报禁)等原因而停刊。其他的广西《星西日报》、云南《星南日报》、上海《星沪日报》也因相同原因被关闭。

1952年11月1日,《前锋日报》创刊,是东马来西亚砂拉越古晋一家已在1974年8月29日被当局勒令停刊的华文报。《前锋日报》之所以有别其他星系报而未冠“星”字一节,是因策划人吴兆祥先生(胡文虎智囊)当时为虎标药品婆罗洲及泰国总经销,有鉴于当地(古晋)华人人口不多,创办华文报势必面对许多难题,于是刻意邀请当地领袖之中华总商会会长陈木林,广惠肇会馆主席李永桐象征性入股,出任副董事长及社长要职,协助发展业务。故此,星系报最高当局同意不按传统冠“星”字,而以《前锋日报》面世,以表合作诚意。其实,《前锋日报》与承印者“星越印务公司”是两位一体。[7]

慈善[编辑]

1932年,淞沪抗战期间,胡文虎捐款支援英勇抗敌的国民革命军第十九路军将士。蔡廷锴将军曾说:“本军在沪抗日,胡君援助最力,急难同仇,令人感奋。”

胡文虎自称对政治无兴趣,只热衷于文化教育和医药慈善事业。他在外国经商致富后,奉行“取之社会,用之社会”的宗旨,决定以经商获利的60%为慈善公益专款。他除了在新加坡捐建10多所义务学校和中小学外,在中国也先后捐助过上海大夏大学、广州中山大学岭南大学、福州福建学院以及广州仲恺农工学校、上海两江女子体育师范专门学校、汕头市立第一中学、私立迥澜中学、海口琼崖中学、厦门市大同中学、厦门中学、双十中学、中华中学、群惠中学等院校,还在上述院校中建有诸如“虎豹堂”、“虎豹楼”、“虎豹图书馆”、“虎豹亭”等纪念性建筑。在1935年,他还拟定捐款1000万元国币在全国兴建100所医院,捐款350万元国币在各省市镇办1000家小学。后日本侵华,战争爆发,在建了部分学校后他仍将余款认购了“抗日救国公债”。抗战胜利后,国统区通货膨胀,货币贬值,这笔巨款变成不值钱。[8]由于他与侨领陈嘉庚的竞争关系,因此他对抗日战争的捐助不经过陈嘉庚主导的中国救济基金会,而是独立进行。七七事变爆发后,他创办的《星洲日报》募款11万8千美元就于当年10月直接捐给南京。[9]

重庆新华日报》1941年2月2日曾载文盛赞胡文虎“捐资抗战达数千余万之巨”,“付资于义捐及公债者达数百万元”。在1949年中共建政之际,胡文虎又三次致函当时的中南军政委员会,带头认购2万份人民政府发行的“胜利公债”。据粗略统计,胡文虎生前捐赠给中国国内慈善事业的款项达2000万美元。

由于胡文虎慷慨捐助,英皇在1950年特授予他圣约翰勋章[10]香港大学也于1951年初设立“胡文虎妇产科病系奖学金”。他晚年在香港祝寿时,常施舍食品、日用品,或赠送现金,济助穷苦老人和孤儿。

“汉奸”疑云[编辑]

抗日战争期间,胡文虎曾被选为国民政府参政会华侨代表。1941年秋,他到重庆出席参政会议,受到蒋中正接见。在他返回香港时,正值太平洋战争爆发,在日军占领香港后,胡文虎曾被软禁三天,在获释后仍留在香港。1943年,胡文虎曾多次去上海会见南京国民政府(汪精卫政权)主席汪精卫,还曾去日本拜会日本首相东条英机,以港商身份陈说日本香督(日本在香港的总督称香督)及其财务部长对华侨商人的暴敛[11]。1944年,胡文虎被推选为香港华人协会主席[12][13]据闻他曾说过:“作为一个亚洲人,当竭尽全力为大东亚共荣圈而同日本合作。”[来源请求]

1992年,厦门洪卜仁先生几经周折,终于在日本东京大学的战史研究室秘密档案中,找到当年胡文虎在东京与东条英机的谈话记录。原始记录表明:尽管东条英机提出了种种要求,但胡文虎却回答说很难办,没有答应,并提出要日本政府停止战争的建议。整个谈话记录未见有卑躬屈膝的言行。[14]

其他[编辑]

钟声慈善社胡陈金枝中学

位于香港新界屯门钟声慈善社胡陈金枝中学就是以胡文虎的妻子胡陈金枝命名。

物业[编辑]

1984年5月,福建省人民政府宣布将胡文虎在福建的遗产归还给胡氏家属。胡仙后将中川虎豹别墅修葺一新,捐给当局作胡文虎纪念馆。1994年9月18日,她专程回乡参加了胡文虎纪念馆开馆暨胡文虎基金会成立庆典大会。

1994年,广东省人民政府决定将广州永安堂产权归还胡文虎之女胡仙,她把大楼捐给广州市人民政府,辟为广州第一间少年儿童图书馆(即上文所述广州少年儿童图书馆)。

参考文献[编辑]

  1. ^ 会过去的   胡美三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壹周刊
  2. ^ 事业爱情友谊皆受考验 Sammi论是非燥火攻心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苹果日报
  3. ^ 《虎豹家族——起落兴衰的探索和思考》,P.31,郑宏泰著,中华书局(香港),2018年12月14日初版,ISBN 978-988-8571-85-7
  4. ^ 少儿图书馆与永安堂. 南方都市报. 2008-08-27 [2012-09-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7-31). 
  5. ^ 胡文虎請中共介紹報館總編輯 胡文虎產業被共產黨全部沒收. 明报月刊. 2011年8月 [2012-09-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7-31). 
  6. ^ 胡文虎請中共介紹報館總編輯 胡文虎創辦星系報紙回饋社會. 明报月刊. 2011年8月 [2012-09-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7-31). 
  7. ^ 星系报业董事长胡文虎创办之《前锋日报》何以没有冠“星”字?. 国际时报. 2006年8月 [2012-09-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23). 
  8. ^ 一代奇商胡文虎 自己办药厂中药变“西药”. 东南快报. 2012年2月2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16). 
  9. ^ Seng, Pang Wing. The 'Double-Seventh' Incident, 1937: Singapore Chinese Response to the Outbreak of the Sino-Japanese War. Journal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1973, 4 (2): 282. JSTOR 20070052. 
  10. ^ Jianli Huang; Lysa Hong. Chinese Diasporic Culture and National Identity: The Taming of the Tiger Balm Gardens in Singapore. Modern Asian Studies. 2007, 41 (1): 52. JSTOR 4132344. 
  11. ^ 《星岛日报》1954年9月6日《胡先生近年言论录》
  12. ^ 云飞飞. 紅色客家. 右灰文化传播: 162 –通过Google Books. 
  13. ^ 王力坚. 新加坡客家会馆与文化研究. Global Publishing: 26. 2012年5月1日 –通过Google Books. 
  14. ^ 麦群忠. “万金油大王”胡文虎名誉平反始末需要付费订阅. 《文史春秋》. 2005年, (第1期). ISSN 1005-9563.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