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大商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坐标25°01′31″N 121°31′45″E / 25.025369°N 121.529227°E / 25.025369; 121.529227

师大商圈(师大夜市)
地点  中华民国台湾台北市师大路(和平东路至罗斯福路段)左右两侧,及龙泉街(云和街以北商业段)为主(云和街以南争议频仍的住三段为辅);古亭站台电大楼站之间。

师大商圈,因位于台湾台北市台湾师范大学旁而得名,是北台湾地区1990年代兴起的商圈,后一度扩张成所谓的师大夜市,旋因住宅区居民诉诸居住正义、对油烟与噪音等公害的群起抗争,而摆脱以餐饮为主的典型夜市样态;近年服饰、美容店家,实已远多于餐饮店,而原夜市内较优质的餐饮店家,则北迁至合法巷弄较多的永康街商圈、或南迁一站之隔的公馆夜市

师大商圈普遍被认为系因官商的不当观光行销,而导致变质之商圈;其发展极盛期与座落位置,又恰为台湾房地产飙涨巅峰期之“蛋黄区”,遂成为住商分离理想下之居住正义的最典型案例。近年在台湾社会对于城乡社区发展的相关讨论上,亦被视为台湾许多市中心因汲汲于观光利益,而使得社区民生机能与居住品质失调之缩影,遂占有高度聚焦的一席之地。

师大商圈的涵盖范围,约为师大路和平东路罗斯福路段)左右两侧,及龙泉街(云和街以北合法商业段,与云和街以南争议住宅段)巷内的各式店家,原为服务地方之社区型商圈,后因媒体宣传与房仲业炒作店租,造成平价服饰店聚集,并逐渐扩大商圈范围至泰顺街静巷一带,竟一跃成为观传局向国际宣传之观光亮点,反造成原服务地方与师大师生的特色店家,在店租哄抬之下一一被逐出,失去原有商圈魅力,成为附近居民、学生、观光客频感扼腕之夕阳商圈。台北市政府在2011年4月曾借由将原本公车站名“师大一”改为“师大夜市”,欲正式承认师大夜市的存在,随即引爆师大商圈三里(古庄、古风、龙泉)居民激烈的抗议。后因服饰店不断入侵外围住宅区一楼住宅,致使当地住户于2011年底发起反对夜市文化侵入住宅区的抗议活动,原公车站名则在和平东路两侧的锦安里与龙泉里居民票选下,依民意正名为“师大综合大楼”;目前虽调整至以师大路周边合法商家为主的文化功能型商圈,但服饰、美容店家的密度与台湾各地方商圈相较,仍旧偏高许多,而复有五分埔之称。

历史[编辑]

早期[编辑]

主要地理位置位于日治时期来台日人之住宅区发展而成的聚落,古亭町(现和平东路师大路龙泉街浦城街泰顺街一带)、水道町(现泰顺街云和街水源路罗斯福路三段温州街龙泉街之一部分均在町内一带)等住宅区。夜市发展可追溯至随国民党来台的中下阶层移民于1960年代,划地占用前述日人开辟之防空空地为违建市集,全盛期范围包括今金山南路(昔金山街)、和平东路至师大路前段(昔称龙泉街小吃,或龙泉夜市。尚未开通师大路前,主要道路为龙泉街)。

1967年,政府驱离违建,金山街违建户移入南机场用地、龙泉街露店部分移至中华商场龙泉街拆除改建,开通为师大路。随后,出现少数摊贩聚集于师大路前段(现在师大公园,近和平东路口)。

1987年,台北市长黄大洲因应城市规划以及在地居民要求,扫荡摊贩,并将该空地改建为公园,摊贩绝迹。留下师大路龙泉街上的合法店家,少部分摊贩移入巷内店面,亦转以店面形式经营,供应在地居民与师大师生生活日用品,商家普遍不认为是夜市。现师大路三十九巷左侧,营业模式虽类似摊贩,其开通师大路前皆为店面,政府征收部分道路用地,这排店家仍要求保留门牌继续营业。

1990年代起,因邻近1956年成立的师大语言中心,加上在地居民文化背景,该区陆续出现简餐店、艺文咖啡店与多国美食商店,呈现美食文化的面貌。1999年,开通邻近古亭国小的台北捷运台电大楼站,捷运站与商店聚集的龙泉里有一定之距离,商店仍集中在和平东路口,台电大楼捷运站周遭的商店多为传统商店。


规模扩大[编辑]

2007年,该区出现精品店店家,偶有零星服饰摊贩。同年,韩良露于浦城街成立南村落,推广饮食文化与生活风格,引发将师大一带巷弄改为南村落的命名风波。

2008年,韩良露打造康青龙生活街区概念、旅游节目介绍,媒体大量曝光师大一带特色美食、龙泉里举办“第一届师大店家正妹暨优质商店票选”,吸引外来游客。

2010年1月,龙泉里与商业处及市场管理处接触,争取将师大夜市列入台北市政府的辅导重点,计划由市府辅导夜市自治会,并预定街道招牌、消防安全通道、环境清洁规划、入口意象等计划。隔年因居民抗议,部分预定工作暂停。

2010年3月19日,龙泉里办公室设立师大夜市facebook,进行网络行销。

2010年,商业处将该商圈列入北市枢纽商圈,搭配相关宣传活动;地方区里报名参加牛肉面节、优质商圈认证,并举办“第三届师大店家正妹暨优质商店票选”等活动,逐渐成为新兴观光景点。

2010年12月,交通部观光局与南村落公司推出“北区国际光点计划”,行销一系列国际观光活动,吸引背包客与旅行团。

2011年4月,商业处辅导下,龙泉里办协助成立“师大商圈发展促进协会”;同年5月,龙泉里办于花博期间向商业处申请经费,假师大围墙挂上“欢迎莅临师大商圈”等看板;6月,龙泉里办向公运处要求将原公车站牌“师大一”,以“反映当地特色”提案改名为“师大夜市”,并于捷运台电大楼站地图上加注“师大夜市”指标,确立“师大夜市”之名,引发龙泉里、古风里、古庄里、锦安里四里居民强烈反弹,发起“还我站牌”运动。

2011年9月,文建会举办第二届台湾国际文化创业产业博览会,将“师大巷弄散步道”列为重点。

2011年底,商业处举办台北市优质商圈评选人气商圈,师大商圈为人气票选第一名,知名度推至最高峰。

同时商店与摊贩蓬勃成长,向龙泉街后段、云和街、泰顺街等住宅区延伸,两年内由两百多家商家,增至七百多家,商业区范围外大规模溢散,观光人潮、油烟、噪音、脏乱..等造成周遭住宅区环境急速恶化。

2011年10月26日因环境争议,商店进占住宅区,位于古风里之泰顺街五十巷居民发起公听会,要求台北市政府依法行政取缔违法商店,除古风里外,龙泉里居民亦踊跃加入,后与古庄里零星特定居民,共同组织师大社区三里里民自救会。

台北市政府介入[编辑]

2012年1月台北市政府针对位于古庄里的地方饮食老街浦城街13巷开罚,误罚由在地居民长期经营的商业聚落以及水准书局等地区型店家,当中多间商店曾为台北市观光传播局的宣传亮点,导致反弹声浪此起彼落,更让以古风里与龙泉里居民为主的师大三里里民自救会分裂。同年2月,部分商家组织守护师大商圈联盟起而抗争,发起绑黄丝带、静站、下跪、熄灯三十分钟等一系列抗议活动,表达对台北市政府过于粗糙的行政作为的不满。

2012年2月间,临师大路卅九巷的师大围墙的入口意象“欢迎莅临师大商圈”看板接连遭窃。

2012年3月5日,公车站牌“师大夜市”以问卷经龙泉里和锦安里里民票选后,更名为“师大综合大楼”。

2012年3月11日,台北市政府举办三场“师大社区未来发展座谈会”,让居民与商家各诉心声。

2012年4月2日,台北市订定“师大社区违反城市规划法第七十九条优先裁处作业原则”,建立违反土管的营业行为的裁罚准则。

2013年2月22日,大安区公所行文师大路上两间便利商店,要求业者于夜间禁卖酒类商品,遭业者以无法配合为由拒绝。

2013年7月25日,民间不同的持续声音涌入,台北市政府颁布“台北市各项违反城市规划法案件通案处理原则”,以处理违建的方式,宽松看待违反土管的营业行为,当中由于师大案为专案处理,故不列入通案处理原则之对象内。

争议[编辑]

住商争议[编辑]

  1. 近两年范围由合法商业区(约一公顷)过度扩张至邻近原日治时期发展出之纯住宅区内,地理位置的扩展广及十八公顷,店家数由两百家,暴增至将近七百家,进占历史悠久之住宅环境,影响所及,影响邻近的学区环境,包括,龙安国小(1929年成立,日治时期专收日人子弟,时名锦寻常小学校)、新民小学(1952年成立幼稚园)、古亭国小(1952年成立)、宝血幼稚园(1964年成立),夜市与商店大举侵入住宅区的现象,被视为损害将近百年的住宅文化。
  2. 用电量大量增加,邻近纯住宅区用电量激增,原供电系统频繁跳电,变电箱随店家数量,逐年递增,老旧电路不堪过度使用,公共安全问题浮现。
  3. 大量商店营业与人潮,造成噪音与垃圾问题。
  4. 服饰店占用防火巷营业,成为公共安全隐忧。
  5. 过大的招牌和遮雨棚,消防车与救护车,皆难以进入。
  6. 霓虹灯等光害,造成住户夜难成眠。
  7. 一楼庭院住宅穿墙凿壁,敲掉主结构墙面与梁柱,改装为店面,影响建筑结构,建物不堪地震灾害。


师大三里里民自救会争议[编辑]

随居民抗议成立的师大三里里民自救会官方部落格(网址:shidaarea.pixnet.net),于2011年10月份成立,成为抗议居民汇集地,传达抗议居民诉求,成为动员抗议利器,并于两个月后依据居民建议更名为“还我优质师大生活圈”,多次借由网络版面发酵议题,并于2012年1月9日发表“师大怎么了--老店未死,是被排挤”一文燃起舆论对商圈扩张议题的公共讨论能量,宣示抗议初始的理性成员不同于师大三里里民自救会路线,成为居民最重要的公共论坛空间。而后,师大三里里民自救会偏离原本居民路线,另行成立部落格(网址:shidahood.pixnet.net),针对师大路、师大路39巷、浦城街13巷等存在已久老店恶意检举,导致风波不断,引发消灭师大夜市质疑,加上该会会长刘振伟住处附近花店、影印店与出版社等低污染行业,透过师大三里专案小组成为台北市政府优先裁罚对象;随后炒作师大捡尸公园议题,导致师大路上老店地下社会成为师大三里专案小组密集稽查对象,爆发滥权专制争议,原参与抗议商圈扩张之居民纷纷脱离师大三里里民自救会,指责该会黑箱作业,试图消灭原生商业行为,无端浪费行政资源,引发社会动荡,最终商圈扩张问题仍未获解决。师大三里里民自救会陆续爆发多起争议,成为舆论公敌,并于2013年转型为师大三里社区发展协会,多次陷入抢夺社区资源之争议事件中。

2011年12月28日,师大教授夏学理公布师大路封街以舒缓人潮的研究成果,造成师大三里里民自救会不满,展开动员行动,师大校方接获众多抗议电话,而师大三里里民自救会刘振伟会长向媒体攻击该名教授“自闭”、“白目”等谩骂言论,引发双方网络对战。

2012年2月27日,师大三里里民自救会以住户求助无门为由,于部落格中公布三十多名记者之服务单位、姓名和手机等隐私资讯,并提供大安分局副分局长、侦查队长及和平东路派出所长手机电话,鼓励居民利用直达警政主管之联络方式报案。媒体记者陷入恐慌,向警方备案,部分遭侵犯个资之记者表示不排除采取法律行动。

2012年5月11日,联合报转引师大三里里民自救会部落格文章与资料,报导“捡尸公园”,掀起轩然大波。师大三里里民自救会成立后,因未立案,却仍持续影响台北市政府施政,固定每双周与专案小组共同开会,造成各种争议,包括利用师大公园事件,针对地下社会、JR. CAFE、红馆等未违反城市规划法第79条之商店进行大动作攻击,引发广泛讨论,当中甚有师大三里里民自救会成员去信报社阐述创会时之理念:...师大自救会初期由婆婆妈妈组成,初衷单纯希望社区回归宁静,多数人温和不极端,更不反商,早期共识是“不要检举商一特区及合法区域内店家”...文中并反应师大三里里民自救会内部沟通不足、流于个人主观喜好:自救会后续作法太“专制、赶尽杀绝”,少数2、3人杀红了眼,要铲除全部商家,手段“既不透明、不公开也不讨论”,用粗暴方式解决不喜欢的店家。该投书除透露师大三里里民自救会内部运作弊病,并点出对立与冲突皆为刻意营造,并非基于公共利益。知名评论人张铁志亦针对师大三里里民自救会将战场延伸至公共空间,以个人喜好影响政府方向等书其意见。[1]

2012年7月3日,艺人欧阳靖在其脸书中指控师大三里里民自救会片段曲解其脸书文章,痛批师大三里里民自救会为“天龙人之耻”,报导中指出地下社会位在第一种类商业区,并未违反城市规划法,强调师大三里里民自救会不当检举。

2012年7月,由师大居民自行架设之网站“不要杀了师大路”质疑未经过立案的师大三里里民自救会成立师大三里社区发展协会动机乃在取得文化局社区营造标案,期待师大三里社区发展协会抛开师大三里里民自救会包袱、深入社区,随后网络舆论认为饱受争议之师大三里里民自救会的社造团队倘若取得公部门资源,将影响社区多元发展。

2012年8月19日,JR. CAFE店主凌威于其网志中撰写“Jr.Cafe致邻里公开信”反驳师大三里里民自救会公开指控其为无照商家,师大三里里民自救会随即移除部落格文章,并于隔日发布文章“误会一定要说清楚”公开道歉。

2012年11月15日,师大三里社区发展协会因不满未获得文化局标案而发布声明稿,认为其比其他社造团队更有资格,声明稿中表示:“我们输了,输得心不甘、情不愿...我们(师大三里社区发展协会,下称“协会”)也愿意借着这个机会,利用可用的资源,整合社区共同意识,试着寻找出一个社区安居、和谐的渐进方案,与台北市政府的目的相符...”。

2012年12月21日,原为师大三里里民自救会官方部落格的“还我优质师大生活圈”部落格,在师大三里里民自救会丧失民意基础后,转型为“还我优质师大生活圈”,并揭露师大三里社区发展协会网站上,出现多起替商家招揽观光之宣传文章,包括:“(XXX服饰店)离捷运站也更近,方便采购后带着战利品回家,如果来师大路不妨来XXX服饰店逛逛走走,体验不同于一般服饰店的...”,事后在师大三里居民连番抗议下,师大三里社区发展协会仅删除不当文章,未有正式回应。

2013年6月23日,师大三里社区发展协会正式揭牌,宣示师大三里自救会转型社区发展协会,透过推动协助三里社区居民成立个别的公寓大厦(楼)管理委员会,为社区居民维护权利,建立更扎实基础。

2013年7月28日,师大三里社区发展协会再度于电子报中表明不满社区中成长于师大三里之青年居民组成之文史工作团队,编撰社区内部刊物的计划取得文化局补助,引发排挤社区内部居民自主团体资源,并有意窄化社区发展路线之争议。

2013年11月,师大三里里民自救会于部落格中坦承师大三里社区发展协会违反城市规划法第七十九条,受当地居民举报违法而即将迁移,12月11日由在地青年居民组成的社区报“云和小生活”亦证明此事。由于师大三里里民自救会暨其社区发展协会为当地坚持落实都市市计划法第七十九条的团体,而后又遭民众检举其知法犯法,而显其宗旨分外讽刺。

2014年6月,师大三里里民自救会派发名为“师大三里里民自救会会讯”传单,内容载明该团体暨相关组织“师大三里社区发展协会”欲共同举办“里民大会”,号召古风、龙泉、古庄三里居民与会,由台北市议员李新担任主持人,会议内容包括协助两名李新办公室助理参选古庄里与龙泉里长等,遭质疑为巧立名目违规助选。另,依据地方制度法第60条以及台北市里民大会及基层建设座谈会实施自治条例等规范,里民大会须报区公所与民政局,仅能由各里办公室主办,由里长任主席,师大三里里民自救会私自举办之里民大会涉嫌违法。

参见[编辑]

相关评论[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还有一个必须被挑战的观念:师大附近居民买下了这些房子,但不代表他们就拥有定义这个社区的权利。这个社区,也是师大学生的生活地区,也累积了十数年的青年文化。彼此应该寻找共存、彼此尊重之道,而不是去强迫政府公车站牌(把师大夜市的夜市拿掉),让师大公园成为无烟公园,或者赶出所有他们不喜欢的商家。这些真的太超过了。.张铁志 facebook.2012-07-19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