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16世纪Flemish绘律师画像。当时的律师类似公众司法官,但是不主动起诉人。

律师是指受当事人委托或法院指定,依法协助当事人进行诉讼,出庭辩护,以及处理有关法律事务的专业人员。现代律师一般而言是指学习法律、通过特定考试、加入地方公会,被允许接受他人委托。

律师作为复数的概念,意味着律师职业和行为,以及由从事律师职业的所有职业人员构成的职业群体。在实行法律职业一元化的国家,律师(lawyer)也可以作为所有法律职业的统称。

汉语中,律师原是指佛教中精通律藏的出家僧人,即佛教律师,或者道教中精通戒律的道士(故台湾律师界,喜欢戏称同业为道长)。代理进行法律诉讼的人则称讼师受民初翻译家林纾等人借词翻译影响[来源请求],遂取代讼师一词,反客为主约定俗成。

律师职业的特征[编辑]

律师职业的基本特征是。

  • 具备必须的法律专业知识。
  • 以提供法律服务为职能。
  • 律师是经过国家考试并取得职业执业资格的人,律师并受国家保护和管理。[1]
  • 律师以保障人权、实现社会正义及促进民主法治为使命。
  • 律师应基于前项使命,本于自律自治之精神,诚实执行职务,维护社会秩序及改善法律制度。

律师制度源起[编辑]

律师工作形态[编辑]

在过去,律师的工作主要是在法院为当事人(原告或被告)进行诉讼,开庭时穿着黑色镶白边法袍,在诉讼案件中担任辩护人自诉代理人告诉代理人,现在这些工作仍然是律师工作的大部分,此外,也有些律师接受法院的指派,成为破产财团遗产财团的管理人。[2][3][4]

由于现在社会分工越来越细密,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经常与法律有关,因此律师此一行业已渐渐不再限于进出法院,有许多律师们从事相当具有商业性质的活动,但基本上仍与法律相关,例如商标权专利权知识产权的维护、一般的不良债权处理等等,也有一些律师积极热心于公益,为许多政策研究、立法游说乃至社会运动提供相当多的实质帮助。

律师制度[编辑]

中华民国[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取得中华民国律师资格,需具有大专院校(法律相关科目)以上学历,并参加考试院考选部所举办每年一度之专门职业技术人员考试(律师类科),录取后通过为期一个月的律师职前训练(通称律训)及五个月的实务训练(即实习律师),且需加入律师公会并在任一法院登录有案始能执行律师业务。

中华民国的律师考试采笔试的方式进行,第一试为选择题,应试科目包括:综合法学(一)(含宪法、行政法、刑法、刑事诉讼法、国际公法、国际私法、法律伦理)、综合法学(二)(含民法、民事诉讼法、公司法、保险法、票据法、海商法、证券交易法、法学英文);第二试为申论题,应试科目包括:宪法与行政法、民事法(含民法、民事诉讼法)、刑事法(含刑法、刑事诉讼法)、商事法(含公司法、保险法、票据法、证券交易法)、国文(含国学知识、公文、作文)。[5]

中华人民共和国[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律师制度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及相关的法律法规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二条对律师的界定是:“本法所称的律师,是指依法取得律师执业证书,接受委托或者指定,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的执业人员。”要获得律师执业资格必须先通过由司法部组织的国家司法考试,考试的通过者必须先在合法的律师事务所中实习一年,然后向司法行政部门申请律师执业证书后,才可以成为一名律师。

香港[编辑]

香港行使英国所用的普通法系,律师分为大律师事务律师两类。

在香港,大律师一般以个人独资形式经营,自负盈亏,但为了减省开支及更有效利用资源,大律师一般都会群集开设办事处,共同分担包括设立图书馆等费用。

事务律师(又称律师)一般以个人独资或合伙形式以律师事务所(又称律师行)名义经营,大部分在香港的事务律师都是由律师行聘用,而律师事务所大部分是以商业形式运作。

除此处外,另可参见香港法例第159章《法律执业者条例》。

英国[编辑]

英国的律师制度分为两类:

  1. 大律师 (barrister),受Bar Council管理。
  2. 事务律师 (solicitor),受Law Society管理。

两者的资格取得、训练、执业范围以及所受到的管制均有所不同。传统上两者能够处理的事务范围泾渭分明,只有讼务律师可以代表当事人出庭,事务律师仅能向客户提供法律意见。但由于法律事务的日趋复杂,两者处理的事务时常所重叠,再加上此种区分方式造成对当事人的不便以及费用,自1980年代起,对于英国律师制度的改革呼声逐渐出现,目前事务律师也可以在某些法院代表当事人出庭。

相关改革的法律包括1990年The Courts and Legal Services Act 1990,1999年的The Access to Justice Act 1999。其后,David Clementi所提改革方向,主张1.放松对于律师执业的限制,以促进其竞争力,但2.改善对于律师的管理制度,以避免服务品质下降,也得到英国政府的支持。

英国律师的养成,约可分为三个阶段:academic stage, vocational stage,pupillage/training contract。详细的资料以及统计均可在Bar Council以及Law Society找到。

律师文化[编辑]

律师文化理应建基于当地对法律、公义的尊重,但由于律师在不同国家的执业方式与政治地位的迥异,影响了不同的地域有着不同的律师文化。

正面[编辑]

在律师参与政治程度较高的地区(例如香港),律师被认为是体面而有影响力的职业,他们会关心及参与社会政策的制定上及讨论,作出正面的影响。

负面[编辑]

不同地区,因为律师的质素参差不齐,出现了许多针对律师的笑话与讽刺文化,集中在律师的见利忘义,没有原则以及高收费上。在司法体制尚不完善,律师职业起步较晚的地区,人们往往只关注律师的收入与付出是否合理,而并不关心律师本身参与社会政策制定上的作用。

参考文献[编辑]

  1. ^ Walter O. Reyrauch, The Personality of Lawyers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64), 27.
  2. ^ Jon T. Johnsen, "The Professionalization of Legal Counseling in Norway," in Lawyers in Society: The Civil Law World, vol. 2, eds. Richard L. Abel and Philip S.C. Lewis, 54-123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88), 91.
  3. ^ Kahei Rokumoto, "The Present State of Japanese Practicing Attorneys: On the Way to Full Professionalization?" in Lawyers in Society: The Civil Law World, vol. 2, eds. Richard L. Abel and Philip S.C. Lewis, 160-199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88), 164.
  4. ^ Merryman, 105.
  5. ^ 考试院审议通过司法官及律师二项考试规则,将于民国100年实施新制考试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