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文里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重新導向自 杨威利)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楊文里
Yang Wen-li
暱稱 「艾爾·法西爾英雄」、「魔術師楊」、「奇蹟的楊」
出生 宇宙曆767年,帝國曆458年4月4日
自由行星同盟
逝世 宇宙曆800年,新帝國曆002年6月1日
銀河帝國 伊謝爾倫迴廊
效命
  • 自由行星同盟(至宇宙曆799年6月)
  • 艾爾·法西爾革命政府(至宇宙曆800年6月)
服役年份 宇宙曆787年–宇宙曆800年
軍階 伊謝爾倫要塞司令官及駐留機動艦隊司令官
親屬 菲列特利加·格林希爾(妻子)
尤里安·敏茲(養子)
官職介歷
  • 同盟軍第13艦隊司令官(宇宙曆796年5月)
  • 伊謝爾倫要塞司令官暨駐留機動艦隊司令官
    同盟軍最高幕僚會議議員
    (宇宙曆796年11月)
  • 艾爾·法西爾革命預備軍司令官(宇宙曆799年12月)
軍職介歷
  • 進入國防軍事學校戰史研究系
    (宇宙曆782年)
  • 轉至戰略研究系
    (宇宙曆784年)
  • 國防軍事學校畢業,任統合作戰本部記録計畫室少尉
    (宇宙曆787年)
  • 艾爾·法西爾星域部隊中尉幕僚
    (宇宙曆788年5月)
  • 升任上尉、少校
    (宇宙曆788年9月)
  • 任第8艦隊司令部作戰課少校
    (宇宙曆789年3月)
  • 任中校參謀,參與第五次伊謝爾倫要塞攻略戰
    (宇宙曆792年)
  • 任上校參謀,參與第六次伊謝爾倫要塞攻略戰
    (宇宙曆794年10月)
  • 被派往第2艦隊,參與第四次迪亞馬特星域會戰,升任准將
    (宇宙曆795年9月)
  • 任第2艦隊次席幕僚,參與亞斯提星域會戰,為代指揮
    (宇宙曆796年1月)
  • 任第13艦隊少將司令官,參與第七次伊謝爾倫要塞攻略戰,奪取要塞
    (宇宙曆796年5月)
  • 任第13艦隊中將司令官,參與進攻帝國領
    (宇宙曆796年8月)
    • 於阿凡海爾星域前哨戦上空,迎戰坎普艦隊
      於多維格星附近,遇上吉爾菲艾斯艦隊
      (宇宙曆796年9月)
  • 參與亞姆立札星域會戰
    (宇宙曆796年10月)
  • 任伊謝爾倫要塞上將司令官及駐留機動艦隊司令官
    (宇宙曆796年11月)
  • 參與德奧里亞星域會戰
    (宇宙曆797年5月)
  • 參與第八次伊謝爾倫要塞攻略戰
    (宇宙曆798年4月-5月)
  • 參與第九次伊謝爾倫要塞攻略戰
    (宇宙曆798年11月-799年1月)
  • 升任元帥,參與萊加爾、特利布拉和達希利星域三連戰
    (宇宙曆799年2月-3月)
  • 參與巴米利恩星域會戰
    (宇宙曆799年4月-5月)
  • 退役
    (宇宙曆799年6月)
  • 逃離海尼森,組成「楊文里獨立艦隊(楊自稱為非正規隊,帝國稱其為流亡之集團)」
    (宇宙曆799年7月)
  • 任艾爾·法西爾革命預備軍司令官。
    (宇宙曆799年12月)
  • 發動第十次伊謝爾倫要塞攻略戰,重奪要塞。
    (宇宙曆800年1月)
  • 參與第十一次伊謝爾倫要塞攻略戰「迴廊之戰」
    (宇宙曆800年4月-5月)
  • 遭地球教徒行刺身亡
    (宇宙曆800年6月)

楊文里日語ヤン・ウェンリー英語:Yang Wen-li,宇宙曆767年4月4日至-800年6月1日)[gin 1],又譯「楊威利」[註 1]、「楊文理」[註 2]、「楊溫利」[註 3]、「羅坤力」[註 4]田中芳樹科幻小說銀河英雄傳說》及《銀河英雄傳說外傳》主角之一,自由行星同盟元帥。

與宿敵萊因哈特·馮·羅嚴克拉姆惺惺相惜,戰爭才華不分伯仲,但在戰術上,楊文里智謀則略勝萊因哈特一籌。原立志成為歷史學者,對於權力、政治及軍隊本身感到厭惡,卻陰錯陽差成了同盟的英雄。具有安定的人格魅力與包容力,獲得了下屬一致的信賴與敬愛。

姓名採E(EASTERN=東方)式表記,姓氏放在名字之前。作者命名靈感來自「楊萬里」,漢字寫法是「楊文里」[註 5][註 6]

生平[編輯]

出身[編輯]

767年(宇宙曆,下同)4月4日,楊文里生於自由行星同盟,收藏家、商人楊泰隆ヤン・タイロン之子。772年6月30日,其母卡多麗奴·R·楊カトリーヌ・R・ヤン過世[gin 2][註 7];而在783年3月27日,其父因船上核融合反應爐意外身故後,不僅所有權得抵押債務、無法承繼公司,遺留的除萬曆紅釉彩壺万暦赤絵の壷外都是贗品導致身無分文,為研習歷史而於783年進入國防軍事學校,就讀戰史研究系[1]。兩年後(785年)廢系,轉至戰略研究系。二十歲畢業為少尉,任職統合作戰本部記錄計畫室[1]。一年後,升任中尉,赴艾爾·法西爾星域任部隊幕僚[gin 3]

發跡[編輯]

是年(788年),帝國軍大舉入侵艾爾·法西爾星域,指揮官林曲少將一戰而敗,後又不戰而逃。楊文里利用林曲少將的逃亡艦隊為誘餌,協助300萬艾爾·法西爾平民安全逃亡至後方而聲名大噪,被稱為「艾爾·法西爾」英雄

因連昇兩級是紀念戰死軍士的方式,為了避諱而改成單日兩次晉升,9月19日上午10時25分升為上尉;下午4時30分升為少校[gin 3]

此後在第五、第六次伊謝爾倫要塞攻防戰中,以參謀本部格林希爾上將的幕僚身分參戰,貢獻不少奇策使同盟軍在戰鬥中避免過多的犧牲與全線潰敗,累計軍功晉升准將。第四次提亞馬特會戰中以次席慕僚的身分進入第二艦隊,不過因為過於年輕加上過去的實績皆是以智略為主缺乏實戰經歷,因此意見時常不受到長官重視。

796年,在「亞斯提星域會戰」中任第二艦隊次席幕僚。因同盟軍4,065,900兵力未完成包圍網,使第四艦隊12,000艘及第六艦隊13,000艘艦艇被銀河帝國一級上將萊因哈特·馮·羅嚴克拉姆以2,448,600兵力、20,000餘艘艦艇各個擊破;第二艦隊司令官派特中將於戰中負傷,楊准將遂接下指揮權,以帝國軍的攻勢順勢使第二艦隊從後方咬住萊因哈特的艦隊,雙方相互追逐後形成對帝國方無戰略意義的消耗戰,迫使萊因哈特放棄擊破同盟軍第二艦隊而撤退,此戰雖以和局收場但兩個艦隊被大破,第二艦隊的損傷也來到五成。同盟軍1,508,900人戰死,22,600餘艘艦艇損毀;帝國軍153,400人戰死,2,200餘艘艦艇損毀。在三路大軍兩路覆滅下保持不敗,被稱為「不敗楊」,累計軍功晉升少將。[gin 4]

立功[編輯]

796年4月27日,統合作戰本部破格提拔,讓楊文里以少將身分成為艦隊司令。楊少將踏上征途,發動第七次伊謝爾倫要塞攻略戰,率領由倖存者與新兵組成之第十三艦隊(楊艦隊)[gin 5],以6,400艘艦艇、70萬士兵,不流血奪取了擁有15,000艘艦艇之帝國軍事要塞伊謝爾倫,遂有「奇蹟楊」、「魔術師楊」等稱號。

當時楊在想︰可以以死來彌補敗戰之罪,但是帝國軍伊謝爾倫要塞駐留艦隊司令官漢斯·迪特裡希·馮·傑克特上將為何不自行了斷?為何要強制部下陪自己走上絕路?就是有這種人在,戰爭才會綿延不斷[gin 6]

機變[編輯]

8月6日,同盟最高評議會會議考慮到低落的市民支持率以及下一次的選舉在即,決定採用安德魯·霍克准將的提案攻打帝國。統合作戰本部無力反對出征,因此駁回楊之退職申請,晉升他為中將,期望其智略能使同盟軍的傷亡降低[gin 7]

當時,楊從亞列克斯·卡介倫那裡聽到,三個月後有統一選舉。戰爭使經濟、社會、民生等問題惡化,常有不祥之事發生。為了贏得選舉,將市民注意力引到外面,就有此次遠征。

統合作戰本部長西德尼·席特列元帥也對楊說,因為楊瞭解歷史,有時會輕蔑權力或武力。但不管任何國家組織,都不可能沒有這兩種東西。與其讓無能而腐敗之人掌權,不如交給有理性良心之人。軍人本不該介入政治[gin 8]。最初一個月,超過二百個以上恆星系落入同盟軍帝國領域遠征軍手中。撤兵論被否決後,楊和第十艦隊司令官伍蘭夫中將通信,提出放棄佔領地而撤軍。

10月10日16時7分,伍蘭夫中將與敵作戰。5分鐘後,楊和帝國軍艦隊司令官坎普交戰,以半月陣躲過攻勢,從左右兩翼交互攻擊坎普艦隊。坎普決定讓艦隊緩緩後退重新布陣。楊認為這場戰鬥求勝不如求生。即使打贏了,最後仍會遭到圍攻。所以應趁敵後退時,盡可能離去。楊遂下令全艦隊逃跑。楊被帝國軍齊格飛·吉爾菲艾斯中將以四倍兵力不停攻擊。楊決定讓出宇宙空域,將敵誘入U字陣內,趁其隊形和補給拉長時反擊。在強攻下,楊將艦隊重編成U字陣,接到伊謝爾倫總司令部命令轉進,到亞姆立札恆星集結。在撤退中,犧牲數倍於前[gin 9]

10月14日,同盟軍於亞姆力札星域會戰中敗退,楊斷後掩護,抵擋帝國軍10萬多艘戰艦追擊,不但英勇作戰、官兵還有七成生還率。敗退歸途上,楊對副官菲列特利加·格林希爾中尉說,社會有兩種思潮。一說真理比生命重要,一說生命比任何事都重要。當人類要發動戰爭,會以前者為藉口;要結束戰爭,又拿後者作理由。千百年來,一直都如此重覆……[gin 10]戰後,任伊謝爾倫要塞司令官、駐留機動艦隊(楊艦隊)司令官兼同盟軍最高幕僚會議議員[gin 11]

平叛[編輯]

797年2月19日,楊上將與帝國軍吉爾菲艾斯一級上將簽訂俘虜交換證書[gin 12]

3月30日,同盟統合作戰本部長庫布斯裡上將,於統合作戰本部休息室遭預備役准將霍克暗殺未遂。

4月3日,部份軍人以武力發動叛變佔領行星聶普帝斯。4月8日,叛亂勢力佔領行星帕爾梅倫多。4月10日,武裝叛亂份子控制行星香普爾。4月18日,代理統合作戰本部長德森上將,請楊率領艦隊,將聶普帝斯、卡佛、帕爾梅倫多及香普爾等地之叛亂,速速弭平。同日,救國軍事會議於同盟首都海尼森發動政變

4月20日,楊任命伊謝爾倫要塞事務總監卡介倫少將為要塞臨時代理司令官,自己則親率艦隊出擊,目的地為海尼森。同盟建國270年以來第一次內戰正式爆發[gin 13]。4月26日,楊艦隊開始進攻行星香普爾,經過三天戰鬥,叛亂部隊投降[gin 14]

5月18日,楊艦隊於德奧里亞星域會戰全殲第11艦隊,救國軍事會議失去所有宇宙戰力。

8月,以冰塊摧毀同盟首都行星海尼森「女神的首飾」防禦系統,推翻政變。同時,帝國軍維利伯爾·由希姆·梅爾卡茲一級上將及其副官貝倫哈特·馮·舒奈德中校抵達伊謝爾倫要塞歸附楊[gin 15]

轉進[編輯]

798年1月22日,楊艦隊擊退一千餘艘帝國軍軍艦[gin 16]

3月9日,同盟政府召楊回到海尼森出席審查會[gin 17]。3月17日,帝國軍禿鷹之城要塞出征伊謝爾倫要塞[gin 18]

4月14日至4月15日,帝國軍發動第八次伊謝爾倫要塞攻略戰「要塞對要塞」。

5月,楊乘坐巡航艦瑞達Ⅱ號,率5,500艘艦艇,與伊謝爾倫要塞駐留機動艦隊,合力擊毀禿鷹之城要塞及進攻之帝國軍。帝國軍1,800,000官兵陣亡,16,000艘艦艇只剩下700餘艘[gin 19]。11月8日,帝國元帥萊因哈特發動「諸神的黃昏」作戰。11月20日,帝國軍奧斯卡·馮·羅嚴塔爾一級上將發動第九次伊謝爾倫要塞攻略戰,與克湼利斯·魯茲上將及菲爾姆特·連列肯普上將率30,000艘艦艇進迫伊謝爾倫要塞,至12月9日撤退[gin 20]。渥佛根·米達麥亞一級上將率30,000艘艦艇,於24日佔領費沙[gin 21],攻擊同盟[gin 20],並於「蘭提馬利歐星域」遇上同盟主力艦隊,展開決戰[gin 22]

799年1月18日,楊主動放棄伊謝爾倫要塞[gin 23]

2月9日和亞歷山大·比克古上將32,900艘艦艇會合,卻錯過了2月8日13時45分開始之第一次「蘭堤馬利歐星域會戰」[gin 22]。2月13日,與被監護人尤里安·敏茲於海尼森重逢。同盟政府為確保艦隊行動自由,晉昇楊為元帥[gin 24]

惡鬥[編輯]

799年2月底,楊艦隊開始蠢動[gin 24],以各個擊破方式進行游擊戰,消耗帝國軍力。

3月1日,楊艦隊遇上帝國軍卡爾·羅伯特·舒坦梅茲上將艦隊。3月2日5時30分,楊元帥以「中央突破,背面展開」戰法,將其一半消滅於黑洞,使其剩下兩成兵力;同日13時,逼退連列肯普上將艦隊[gin 25]

4月6日,楊朝帝國軍根據地干達爾星域出動。4月10日,被楊召來當顧問之「銀河帝國正統政府」軍務尚書梅爾卡茲一級上將來到楊身邊。4月11日,楊讓官兵於魯德米拉行星休假半天,並向副官菲列特利加·格林希爾少校求婚成功。4月24日14時20分,「巴米利恩星域會戰」正式展開,萊因哈特以「機動性縱深防禦」戰法迎撃[gin 26]。當時帝國軍擁有艦艇18,860艘,士兵2,295,400名;同盟軍則有艦艇16,420艘,士兵1,907,600名。4月27日,楊艦隊突破帝國軍第一層橫列陣。至4月29日,楊艦隊突破第八層橫列陣。突破第九層橫列陣後,楊艦隊於4月30日後退80萬公里,躲進小行星羣。帝國軍進入楊艦隊口袋陣,被包圍。

5月2日,繆拉上將率8,000艘艦艇增援帝國軍。5月5日22時40分,楊艦隊把萊因哈特之旗艦伯倫希爾納入砲列射程範圍;同時,因帝國軍壓境自由行星同盟首都海尼森,最高評議會議長優布·特留尼西特下令無條件停戰,會戰結束[gin 27]

驟變[編輯]

5月5日,楊下令全軍後退[gin 28]。帝國軍士兵3,323,100名,1,594,400名戰死,753,700名受傷;同盟軍士兵1,907,600名,898,200名戰死,506,900名受傷;帝國軍艦艇26,940艘,14,820艘被毀,8,660艘受損;同盟軍艦艇16,420艘,7,140艘被毀,6260艘受損。楊也提供8艘戰艦、4艘航空母艦、9艘巡航艦、15艘驅逐艦、22艘武裝運輸艦、2艘工作艦,交付「薔薇騎士」連隊長卡斯巴·林茲上校、舒奈德中校、奧利比·波布蘭中校與梅爾卡茲提督逃亡(對外聲稱在該役陣亡),保存了11,820名陸戰員及戰鬥艇員。

5月6日23時,楊與萊因哈特會面。5月25日,巴拉特和約成立,同盟領土隸屬銀河帝國;帝國於海尼森設置高等辦事府,高等事務官為連列肯普一級上將[gin 29]

退隱[編輯]

戰後,婉拒萊因哈特延攬,定居同盟並辦理退役。6月10日,與副官菲列特利加·格林希爾少校結婚,過了一段平靜生活。這被同僚認為是楊畢生最大戰績[gin 30]

復出[編輯]

7月16日,快將解體之1,000艘同盟軍艦艇被梅爾卡茲提督脅裏4,000士兵奪取。受帝國軍務尚書巴爾·馮·奧貝斯坦元帥授意,連列肯普於7月20日勸告同盟政府逮捕楊。7月22日,楊被同盟中央檢察廳拘留。退役少校菲列特利加(楊夫人)遂聯絡退役中將華爾特·馮·先寇布[gin 31]、退役中將逹斯提·亞典波羅及「薔薇騎士」連隊代理隊長萊納·布魯姆哈爾特中校,率「薔薇騎士」連隊脅持同盟最高評議會議長姜·列貝羅。7月23日,楊被救出。5時40分,「薔薇騎士」穿過通信線路專用地下通道,由電梯專用修補洞,佔領了帝國高等事務官府「香格里拉飯店」14樓,於15樓綁架了連列肯普。連列肯普上吊自盡[gin 32]。列貝羅獲釋。7月25日晚,楊與夫人、先寇布、艦長亞典波羅等搭乘巡航艦瑞逹Ⅱ號逃離海尼森[gin 33],並與率領獨立艦隊藏匿於被廢棄之塔揚汗基地之梅爾卡茲提督會合,組成「楊文里獨立艦隊(楊自稱為非正規隊,帝國則稱其為流亡之集團)」。萊茵哈特皇帝也公開承認他的任命有誤導致楊離開海尼森, 但如果楊願意投降, 他可以原諒並不追究楊的責任, 而且願意讓他擔任要職。楊聽到之後只微笑地對幕僚說「那皇帝要提供多少保證金?」而受到大家的白眼。

轉進[編輯]

8月13日,艾爾·法西爾星域脫離同盟獨立。12月9日,楊宣布脫離同盟政府約束,抵達艾爾·法西爾加入獨立政府,成立革命預備軍,任司令官。12月11日,與尤里安·敏茲重逢[gin 34]。同時,於萊因哈特發動「大親征作戰」二次進軍同盟時,座鎮艾爾·法西爾,發動第十次伊謝爾倫要塞攻略戰,用埋伏癱瘓伊謝爾倫防衛機能,於800年1月14日0時52分重奪伊謝爾倫[gin 35]。2月20日,萊因哈特統一宇宙後[gin 36],便意圖消滅楊艦隊。至4月20日,楊艦隊共有艦艇28,840艘,士兵2,547,400名[gin 37]

勇戰[編輯]

帝國軍耶爾涅斯特·梅克林格一級上將率15,900艘艦艇,由伊謝爾倫迴廊帝國方出入口,入侵迴廊。楊集結超過20,000艘艦艇迎戰,迫退梅克林格;旋即回兵至舊同盟出入口與畢典菲爾特一級上將及法倫海特一級上將對峙。4月29日,第十一次伊謝爾倫要塞攻略戰「迴廊之戰」開始,畢典菲爾特及法倫海特率艦隊進攻迴廊。

5月1日,萊因哈特進攻伊謝爾倫迴廊。
5月2日,畢典菲爾特艦隊及法倫海特艦隊與萊因哈特會合。畢典菲爾特艦隊15,900艘,損失6,220艘;士兵1,908,000名,695,700名喪生。法倫海特艦隊15,200艘,損失8,490艘;士兵1,857,600名,1,095,200喪生。法倫海特陣亡[gin 38]
5月3日6時30分,帝國軍96,500艘、兵員16,200,000人進入伊謝爾倫迴廊;21時,與楊艦隊接觸。5月4日2時20分,帝國軍主力進入迴廊;12時0分,萊因哈特進入迴廊;20時15分,米達麥亞由總旗艦伯倫希爾換乘到自己旗艦「人狼」,親抵最前線。
5月6日11時50分,帝國軍第一任幕僚總監舒坦梅茲一級上將陣亡;13時,帝國軍撤退,楊艦隊返回伊謝爾倫要塞。
5月7日23時,楊艦隊回到迴廊。5月8日,楊艦隊遇上繆拉艦隊。5月11日6時45分,繆拉艦隊撤退。
5月12日12時45分,艾齊納哈艦隊進攻迴廊,至5月13日撤退。米達麥亞部屬進攻迴廊,至14日23時撤退。
5月15日4時40分,畢典菲爾特及原法倫海特艦隊進攻迴廊,使楊艦隊副司令亞頓·費雪中將於17時45分陣亡;19時20分,畢典菲爾特撤退。
5月16日,萊因哈特病倒。5月17日,帝國軍在損失2,000,000名士兵及24,400艘艦艇下,離開伊謝爾倫迴廊。
5月18日,萊因哈特提出停戰會談[gin 39]

逝世[編輯]

5月25日12時,楊搭乘巡航艦「瑞達Ⅱ號」與萊因哈特會面。途中,於6月1日2時40分遭地球教徒行刺,於2時55分身亡,享年三十三歲。[gin 40]

評論[編輯]

一直認為「有做得到的事,也有做不到的事。」對於命運,他比萊因哈特更被動、包容。總覺得難以融入戰爭,一直渴望捨棄軍人地位,終生退隱,卻無法如願。[gin 1]

外表[編輯]

英雄功績,思想異端,言行受到排拒。像未萌芽之青年學者,仔細小心[gin 41]。曾被軍官學校校長西德尼·席特列元帥說過在校不求上進,表情溫和,但言語鋒利[gin 5]。嚴格來說身材微瘦。黑髮微曲,有些過長。前面頭髮常落在額頭上,頭髮必須常撥回去。雙眼漆黑,有時柔和,有時好像發呆。後世稱「帶著知性溫柔,蘊藏著溫柔知性」,未給人感覺誇大。相貌「極為普通英俊」。比起相貌和五官,給人感覺不像一名軍人,更為人描述和傳頌。[gin 42]

資質[編輯]

資質傾向於亂世和非常時期。若在和平時代,很可能不見經傳、終生默默無聞,充其量也只是一位二流歷史學家。在亂世中,因為時代造就才能,成為重要人物。人類所有能力中,軍事才能非常奇特,在不同時代或環境下,它對社會毫無價值。和平時,也有人懷才不遇、抱憾而終;他們不像學人或藝術家,在身後還有作品可以遺芳後世;也沒有人再談論他們。[gin 43]

理想[編輯]

曾說過如果必須為下一代留下遺產,和平就是最好禮物。如果每一代人都能夠牢記把和平維持下去,是對下一代之責任,那大概就能保持長期和平。因此,先寇布認為楊太正直,要不然可說是自魯道夫大帝以來最偉大詭辯家[gin 6]

一直認為「有做得到的事,也有做不到的事。」對於命運,他比萊因哈特更被動、包容。總覺得難以融入戰爭[gin 1]。不只一次想從軍隊退隱,但始終無法如願[gin 12]。原本希望成為一名歷史學家,不甘情願地當上了軍人[gin 42]。之所以進入軍官學校,是為了不必繳付學費而攻讀歷史,最後雖然身穿軍服,但也不斷找尋辭退機會[gin 30]。厭惡政治、軍事及權力,卻獲得晉升而置身權力鬥爭中;理想與現實之矛盾,使自己抱著懷疑。

如果和亞雷·海尼森生在同一個時代,或許生涯會比較單純、明快。他對海尼森的思想和人格有著無可置疑的忠誠,如果只在軍事上背後輔佐指導者,或許更能使他振奮。楊有不想做第一人而寧願屈居第二的心理傾向[gin 44]

生活[編輯]

對物質享受不很在意。雖然常到高級軍官餐廳吃飯,卻是為了享受與他人自由談話樂趣[gin 45]。私生活惰懶,部下調侃為「長眠不起之青年司令官」;平日嗜飲添加白蘭地之紅茶,被養子尤里安斥其飲酒過量[gin 12][1]

國防觀[編輯]

楊著手準備著述歷史論及國家論:鞏固國防之途有二。軍備比敵國更強,或利用和平手段與敵國相安無事。前者單純,後者因權力者不同而有異。但擴充軍備與發展經濟互為反比,則為近世以來不變。各國偏重軍備競賽,使經濟發展及社會畸型,崩壞國家。因此歷史上「國防」使國家滅亡,是諷刺之普遍。常言許多國家因外敵入侵而亡,但更多卻因反擊侵略、財富不均、權力腐敗、國民不滿言論控制等內因而亡。坐視社會嚴重不公正,對內鎮壓,對外征戰。近代以來,不法侵略終必自食其果。站在道義立場,不應侵略他國[gin 17]

先寇布曾說,楊充滿矛盾,比任何人都討厭戰爭,清楚戰爭帶來什麼壞影響,認為戰爭是一種愚蠢行為,但很難找到人打仗比他更厲害;認為楊如果和萊茵哈特有同樣條件,打起仗來,戰術上會更勝一籌。但楊認為這種假設毫無意義;戰爭除了戰術,其它原素也同樣重要,如果排除戰略問題,單以戰術來論勝敗,實際戰爭根本不可能。所謂戰術,是指在戰場中,如何調度兵馬以贏得勝利;而戰略則是如何讓戰術能夠完全有效發揮效能。先寇布之假定,完全無視戰略,因此等於沒有意義[gin 13]

價值觀[編輯]

楊文里之價值觀承襲自他父親。同盟人民一談到魯道夫·馮·高登巴姆,總以「邪惡獨裁者」來形容他,楊聽在耳裡,心裡奇怪——如果魯道夫真是惡魔,為什麼人們還會支持他、給他權力呢? 他父親說:「因為人民都好逸惡勞!」「這樣說好了,一般人碰到問題時,都不願靠自己精力心思去解決,他們只期望超人或聖賢出現,為他們承擔所有痛苦、困難和義務。魯道夫就抓住這個人性弱點,伺機而動,一舉成名。你要好好記住:讓獨裁者有機可乘者,要負比獨裁者本人更多責任!雖然沉默旁觀者沒有支持他,但沉默旁觀其實與支持同罪……」[gin 3]

縱有許多缺點,卻有一個優點不能挑剔。他深信民主國家軍隊是以保護人民生命為要,而且奉行不渝,不讓平民犧牲[gin 46]

楊文里有一句話對政治腐敗有深刻見解:「政治腐敗並不是指政治家收取賄賂之事,那是個人腐敗而已。政治家收取賄賂,卻沒有人能加以批判,這就是政治腐敗。」[gin 15]

命運觀[編輯]

楊深感命運就像一個又醜又老之魔女,恣意地為所欲為。命運要是有人性,也會抗議上帝竟安排它如此作弄人。但這是不可能。其實命運不過是偶然地積集了無數個人的意識所產生的結果,並非一種超然的存在。一個人在遇到該做決定卻難以下決定時,如果可以就此不做決定,那有多好。但這是不被允許。他認為人類能力有限,但也可盡量發揮潛能,挑戰命運。其實,他並不深謀遠慮,可是大部份人卻這麼認為。他不知道這究竟是禍是福[gin 13]

角色評價[編輯]

同盟方[編輯]

  • 華爾特·馮·先寇布

對狀況有正確的判斷,處事冷靜,運氣也好。 智略上比那個人更敏銳的軍人,在宇宙哪裡找得到?有的話也只有帝國的羅嚴克拉姆侯爵而已。 如果您是一個只以勝利為目的單純職業軍人,或者是一個不知自己幾兩重而光想掌握權力的凡俗野心家,我的煽動可能還會奏效。再甚者,如果您是一個深信自己正義使命而有不可動搖信念和責任感的人,多少也會受別人唆使。但您卻是一個即使在戰況最激烈的時候,也不完全相信自己是站在正義那一方的人。 亞歷克斯·卡介倫 那傢伙自頸部以下全部是多餘的! 總之耐心的被他餵吧。雖然是各方面脫離了常軌的傢伙,但並不是說沒有前途的。(對尤里安)

  • 尤里安·敏茲

別人問我為什麼不養寵物時,我回答『我家已經養了一隻大的了。』 我說得出來的,大概就是楊提督不同於普通軍人而已。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可以這麼說,提督的頭腦的確是優秀軍人所該擁有的,但靈魂卻不是。 我覺得楊提督的腦細胞經常象望遠鏡一樣,只看得到遠方的時間與空間,就在身邊的事反而無法進入他的視界之中。有些人會認為這種人是怪胎,但我認為有一些象提督這樣的人也很好。當然太多的話會很頭痛就是了。 而且,我不會變魔法。所以昨晚將寫日記寫到睡著的我抱到床上去的,除了楊提督之外不會有別人。我今天就把加在紅茶中白蘭地份量增加一點以表示謝意。看到提督的表情,就知道他了解了。提督就是這麼一個人。

  • 菲列特利加·格林希爾

他從未怠忽過只有他才負得起的責任。 楊提督當時還是個中尉,戴著一頂黑色軍扁帽,看起來的感覺就像是一個初出茅廬的小伙子。我那時一直在留意他。在那種無助、孤獨的情況下,晝夜不分地忙著指揮撤走的各項工作,睡覺時衣服也不脫就倒在沙發上,早上起來也不洗臉,默默咽下沒有塗奶油的土司,這樣的男人如果我不去喜歡的話,恐怕也沒有別人會喜歡他了。 說實在的,我覺得民主主義什麼的沒了也好,整個宇宙還原成原子也無所謂,只要他能在我身旁半睡半醒地看書就好了…… 我真的是失去了你了。不過,如果我的生命中從一開始就沒有你,而不要到後來再失去你的話,相形之下,現在我的幸福多了。你或許間接殺了幾千幾萬的人,但至少你讓我得到了幸福。 謝謝你,謝謝你豐富了我的生命。

  • 奧利比·波布蘭

技術就交給我們的元帥去想好啦,因為他只有這個特長而已。 那個呆子在談戀愛方面是零分,不過,若論起戰略和戰術來,比他優秀的人倒是沒有。 你以為我會願意屈居除了楊威利以外的司令官之下嗎?他的能力強度大概就是象亞歷山大·比克古爺爺那樣,但這對我來說還是委屈了一點,會覺得有點大材小用的顧慮。在楊威利之下,就不會有這種感覺。我很樂意在楊提督的麾下,這裡是我自己所選擇要待的地方。 [2]

  • 姆萊

楊提督是一個同時具有指揮官的資質,以及作為一個參謀所必須之才能的稀有人才。如果說,他需要參謀的 話,那也只是想知道別人是怎麼想的,然後作為自己作戰的參考而已。 卡特羅捷·馮·克勞歇爾(卡琳) 原來楊提督不但是"伊謝爾倫式精神"的出發港,而且還是它的母校。雖然所有的人遲早都必須畢業,但是卻仍然想要讓過去的歡樂再多停留一會兒。 說真的,楊提督還活著的時候,我根本就沒想到過他是這麼樣偉大的一個人,現在他死了,我才感覺有些明白。我們現在依然可以直接感受到提督的氣息,而以後時間過得愈久,他的氣息也會變得愈強,終有一天會將歷史吹得改變方向吧——

  • 亞歷山大·比克古&邱吾權

「楊威利縱然有許多缺點,可是,他卻有一個任何人都不能加以挑剔的優點。那就是他一直深信民主國家的軍隊存在的意義,是以保護人民的生命為前提的。而且,他也一直奉行不渝。」 「沒錯,你說得一點都沒錯。」比克古衰老的臉上浮現夕陽般的微笑光彩。「艾爾·法西爾也是這樣,放棄伊謝爾倫要塞時也是這樣,他絕對不讓平民成為犧牲品。」 歷史或許會將楊記載為一個與萊因哈特·馮·羅嚴克拉姆匹敵,甚或超越其上的戰爭藝術家。然而,他還有些事情是必須讓後世知道的。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如果楊失敗了,那並不是因為萊因哈特·馮·羅嚴克拉姆的偉大天才所致……」或許是因為楊執著於自己的理想的緣故。在巴米利恩會戰的時候,他應該置政府的命令於不顧的。這是一件不能說清楚的事,但是,為了他自己,他應該那樣做的……

  • 普通士兵們

:與其說楊的聲音充滿自信,不如說他只是在淡然地說明事實而已,同時,將勝利已垂手可得的想法根植於部下的心中。楊威利被稱作魔術師,是因為他所給予人的依賴感,至死也不會消失.他的部下們藉用古人的小對話,對他們的司令官開了個玩笑。 「你認為提督最佳的作戰是什麼?」 「就是下一次的作戰!」

帝國方[編輯]

  • 他不像萊因哈特那種風華絕代美貌貴公子,也不像以前敗死在他手裡的卡爾·古斯達夫·坎普一般有著硬漢型個人風格,也不是冷酷銳利的秀才型,當然也不是貧相外露的小農民類型。依個人審美觀點不同,他似乎還多少稱得上英俊——對菲列特利加·格林希爾來說就是,整體看來,或許說他像一個眼看著就可以爬上副教授寶座,卻由於政治能力遠較學識不足,以致於只能停留在講師職位的青年學者還比較恰當。乍看之下有二七、八歲,本來是中等身材,但由於這段時間連日戰鬥,使得他顯得有些削瘦,雜亂頭髮從軍用扁帽下方露出來,怎麼看都不像軍人。總之,他的外表絕不像他所締造的戰績一樣,予人那麼強烈的印象。
  • 萊因哈特

朕自己在戰術上也始終贏不過楊威利,朕覺得這是一件很遺憾的事,但是,朕並不覺得羞恥。(聽到楊的死訊)朕曾從你這兒聽到過無數次的噩耗,這次最令朕難以接受。是誰允許你有讓朕如此失望的權利?

  • 沃爾夫岡·米達麥亞

吾等可以征服宇宙,卻無法征服一個人。 他可說是民主共和政治最強而有力的擁護者,同時也是近五個世紀以來,除了一個人之外,最強最偉大的軍人。 不知怎地,總覺得大半個宇宙好像變得空虛了。對吾皇以及帝國來說,楊威利應該是一個令人憎惡的傢伙,不過他確實也是一個偉大的用兵家,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就像白晝時總是艷陽高照,所以人們才需要有柔和的夜晚,對於我軍來說,有楊威利這名男子確實是必須的,是嗎?

  • 奧斯卡·馮·羅嚴塔爾

如果可以用武力強取豪奪的話,伊謝爾倫要塞主權的所有人,至少應該會變個五、六次才對。然而,目前唯一膽敢搶走它的,就只有現在坐在伊謝爾倫的那個騙子。 楊威利所受的身心煎熬是多麼地苛烈,現在我總算是明白了,那是一種真正的偉大啊!

  • 繆拉

(對菲列特利加)您的丈夫,對我軍來說是最強、而且是最好的敵人。

  • 梅克林格

楊威利真正偉大的地方,不在於他預測的準確度,而在於他使帝國軍的行動或選擇,完全操縱在他預測的範圍內.也就是說,銀河帝國身經百戰的名將們,總是在他所預先設計好的舞台上行動.

  • 除了他們兩位,還有卡爾·古斯塔夫·坎普、菲爾姆特·雷內肯普這樣一流的將帥們,都是死在一個敵人的手裡。就是那個人、就是楊威利。但是當得知他的死訊時,帝國軍將帥們的悲哀卻更加地深刻。他們對這一位如果還活著的話,就可能會令他們喪命的敵將,高高地舉起了悼念的酒杯。

歷史學家[編輯]

  • 多彩多姿,充滿矛盾和勝利的短暫人生。
  • 同樣都是支撐同盟末期的名將之死,但是亞歷山大·比克古的死和楊威利的死,代表著不同的意義。比克古的死,代表著自由行星同盟這個國家所象徵的民主共和政治的結束,而楊的死,則代表民主共和政治之精神的再生,而不受這個叫作同盟的國家的範圍所束縛。
  • 像萊因哈特·馮·羅嚴克拉姆一樣同時兼具長遠廣闊的眼界、豐富的構思、以及對前後方優越組織能力的戰略家,只有楊威利一人。而像楊這般具備深徹的洞察力、正確的判斷力及隨機應變力,同時又深得軍心的戰術家,也只有萊因哈特。他們是常勝與不敗之間的對決。在另一方面,兩人也有共通的地方,那就是他們都厭惡魯道夫大帝以來統治人類長達五世紀的高登巴姆王朝。無論是萊因哈特或楊威利,都深惡痛絕門閥貴族支配體制,並致力消弭財富獨占的不平等。他們都期望廢除『高登巴姆式的社會制度』,改革桎梏人類、侮辱人性尊嚴邪惡秩序。政治的目的不外乎消除不公正,並尊重個人選擇的自由,關於這點,兩人的立場完全一致。當時,大概沒有像他們這般彼此尊敬對方的人。 [2]

配音[編輯]

  • 富山敬(OVA第一期~第三期及劇場版)
  • 鄉田穗積(劇場版《千億的星辰、千億的光芒》,OVA外傳《螺旋迷宮》、《第三次迪亞馬特會戰·前篇》)
  • 原康義(劇場版《黃金之翼》)
  • 鈴村健一 (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

舞台劇[編輯]

註釋[編輯]

  1. ^ 臺港盜版時期即有的動畫版譯名沿用至今。可參照時任尖端版小說校審者唐先智在知乎答覆
  2. ^ 坊間「楊文里」的訛傳。
  3. ^ 台灣過去動漫刊物《神奇地帶》對於當時常見譯名「楊威利」的修正意見。
  4. ^ 香港亞洲電視播出的銀英動畫版譯名。
  5. ^ 楊威利Jr, 《銀英傳》人物名字的由來, 解讀銀英·七:你所不知道的銀英傳──談銀英迷們的一些誤會和軼聞(下), 方墨ACG, 20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3年8月7日) 
  6. ^ パーフェクトQ&A 銀英伝・田中芳樹のすべてがわかる. SFアドベンチャー増刊 銀河英雄伝説特集号. 德間書店. 1988-01-20. 漢字で書くなら”楊文里”となります。中国の明の時代に楊万里(ヤンワンリー)という人がいまして、それをちょっともじりました。  
  7. ^ 《螺旋迷宮》動畫版原創攀關係的母親堂弟亨利·雷克勒アンリ・ルクレール,Henri Leclerc),讓日本愛好者普遍以為原作名字當中的「R」指「ルクレール」,此乃日式英語 r、l 音不分的緣故。

參考資料[編輯]

  1. ^ 1.0 1.1 1.2 6月1日緬懷楊威利!魔術師一去不復返. 2009-06-01 [2013-12-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3-04) (中文(中國大陸)‎). 
  2. ^ 河村隆一 銀英伝ヤン・ウェンリー3度目公演熱演!ラインハルト間宮を褒める. 芸能ニュースラウンジ. 2013年11月28日 [2013-12-03] (日語). 
  • 田中芳樹《銀河英雄傳說》:
  1. ^ 1.0 1.1 1.2 黎明篇,序章·銀河系史概略
  2. ^ 《外傳:螺旋迷宮》第二章·往過去的光輝之旅
  3. ^ 3.0 3.1 3.2 黎明篇,第一章·永恆的夜
  4. ^ 黎明篇,第二章·亞斯提會戰
  5. ^ 5.0 5.1 黎明篇,第四章·第十三艦隊誕生
  6. ^ 6.0 6.1 黎明篇,第五章·伊謝爾倫攻略戰
  7. ^ 黎明篇,第六章·繁星點點
  8. ^ 黎明篇,第七章·中場的滑稽劇
  9. ^ 黎明篇,第八章·死線
  10. ^ 黎明篇,第九章·亞姆立札恆星
  11. ^ 黎明篇,第十章·另一個序章
  12. ^ 12.0 12.1 12.2 野望篇,第一章·暴風雨前的寧靜
  13. ^ 13.0 13.1 13.2 野望篇,第三章·楊艦隊出擊
  14. ^ 野望篇,第五章·德奧里亞星域會戰
  15. ^ 15.0 15.1 野望篇,第七章·屬於何人的勝利
  16. ^ 雌伏篇,第一章·首度出擊
  17. ^ 17.0 17.1 雌伏篇,第五章·審查會
  18. ^ 雌伏篇,第四章·逝去的一切
  19. ^ 雌伏篇,第八章·歸來
  20. ^ 20.0 20.1 策謀篇,第八章·安魂曲的邀宴
  21. ^ 雌伏篇,第九章·占領費沙
  22. ^ 22.0 22.1 風雲篇,第四章·雙頭蛇
  23. ^ 風雲篇,第二章·楊提督的方舟隊
  24. ^ 24.0 24.1 風雲篇,第五章·黎明前的黑暗
  25. ^ 風雲篇,第六章·連戰
  26. ^ 風雲篇,第七章·巴米利恩
  27. ^ 風雲篇,第八章·死鬥
  28. ^ 風雲篇,第九章·驟變
  29. ^ 風雲篇,第十章·皇帝萬歲
  30. ^ 30.0 30.1 飛翔篇,第二章·一個退役生活者的肖像
  31. ^ 飛翔篇,第五章·混亂、錯亂、惑亂
  32. ^ 飛翔篇,第七章·戰鬥開啟
  33. ^ 飛翔篇,第八章·無止盡的休假
  34. ^ 怒濤篇,第四章·解放、革命、謀略及其他
  35. ^ 怒濤篇,第五章·流浪兒回家
  36. ^ 怒濤篇,第七章·冬薔薇園的勅令
  37. ^ 亂離篇,第二章·春天的風暴
  38. ^ 亂離篇,第三章·常勝與不敗
  39. ^ 亂離篇,第四章·萬花筒
  40. ^ 亂離篇,第五章·魔術師、一去不回
  41. ^ 《外傳:擊碎星辰之人》第七章·敵人、友方、敵人、敵人、敵人……
  42. ^ 42.0 42.1 策謀篇,第四章·銀河帝國正統政府
  43. ^ 雌伏篇,第三章·一根細弦
  44. ^ 怒濤篇,第二章·背棄一切旗幟
  45. ^ 策謀篇,第五章·一次出發
  46. ^ 怒濤篇,第三章·「諸神的黃昏」再現

相關條目[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