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薛西弗斯的神話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薛西弗斯的神話
原名Le Mythe de Sisyphe
作者卡繆
類型文學作品[*]
系列Absurd cycle[*]
語言法文
主題存在主義
荒謬主義
發行情況
出版機構伽利瑪出版社, 哈米什·漢密爾頓[*]
出版時間
出版地法國

薛西弗斯的神話》(法語:Le Mythe de Sisyphe;英語:The Myth of Sisyphus)是卡繆的哲學隨筆,於1942年完成。全書分為四章,分別探討荒謬的概念,荒謬的生活,荒謬的創造和薛西弗斯的神話的寓意。其中第一章占據了主要的篇幅。

書中,卡繆以荒謬為出發點,重點探討生活的意義,其間也包含著他對實在,自我,自由等觀念的理解和論述。卡繆認為,人渴望尋求一切的意義,統一和清晰,世界卻充滿著不可理解,這種人與世界的對立就是荒謬。卡繆提出的問題是:荒謬在怎樣的程度上導致了人的自殺?人能否帶著荒謬義無反顧地生活?卡繆首先論證荒謬和荒謬生活的原則,然後以征服者,唐璜,演員為例探討荒謬的三種生活,再以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說為例探討最荒謬的創造,最後以薛西弗斯隱喻荒謬的人。希臘神話中,薛西弗斯被懲罰將一塊巨石推上山,而石頭到山頂後會翻滾回原處,他將永遠重複著推石頭的行為。卡繆認為,薛西弗斯深知推石頭的無意義,但他堅持著,薛西弗斯在反抗中是絕望而充實幸福的。

內容[編輯]

第一章:荒謬的推論[編輯]

加繆在第一章討論了作為哲學問題的自殺,以及自殺映射出生活中的荒謬。

卡繆認為,真正嚴肅的哲學問題只有一個:自殺。自殺意味著,生活是不值得過的,任何人必須活著的深刻意義是不存在的。人日復一日地生活,突然他停下來產生「為什麼」的疑問,這就是荒謬的開端。

人期待著明天,卻不真正意識到死亡的靠近;人希望理性解釋一切,卻遇到不可理解的悖論;科學想解釋一切,卻建立在不可證的假設之上。卡繆認為這些都是荒謬的體現,一個誠實的人不會接受不可證的假設,一旦他企圖理解一切,就會發現世界的非理性和他理性的有限。人的渴望,世界的非理性,以及連接這兩者的荒謬,就是卡繆三位一體的本體論

然後,卡繆為了更好的理解荒謬,他考察一些哲學家是如何從理性出發,最終發現荒謬並做出回應的。卡繆聲稱,所有這些都是通過得出與原始荒謬立場相矛盾的結論來實現「哲學自殺」。或者是通過放棄理性並轉向上帝,如克爾凱郭爾和謝斯托夫的情況,或者是通過提升理性並最終達到無處不在的柏拉圖式形式和抽象,如胡塞爾的情形。

對於承認荒謬並遵循其原則的加繆而言,這些「飛躍」無法令人信服。承認荒謬意味著承認人的理性慾望與不合理世界之間的矛盾。那麼,自殺也必須被拒絕:沒有人,荒謬就不能存在。產生荒謬的矛盾必須存在,且矛盾的任一方都不能被削減。這裡沒有希望,只有不斷的拒絕。

雖然荒謬的人對形上學意義上的自由問題失去了興趣,但他卻在一個非常具體的意義上獲得了自由:不再希望擁有更美好的未來或永恆,不需要追求生命的目的或創造意義的自由。 擁抱荒謬意味著擁抱非理性世界所提供的一切。「重要的不是最好的生活,而是最活躍,最多的生活。」

因此,加繆從完全承認荒謬,得出了三個原則:反抗,自由和激情的原則。荒謬的人就此帶著荒謬繼續生活。

「......在此不需要跳躍,生活的平衡與激情的理解相遇,荒謬的世界在其光輝中重生。」[1]

二章:荒誕者[編輯]

卡繆在此探討荒謬的人應該如何生活?卡繆認為沒有道德規則適用,因為它們都是代表某種價值和意義判斷。「誠信不需要規則。'一切都被允許'不是一種解脫或歡樂的爆發,而是一種對事實的痛苦承認。」

然後加繆展示三種荒誕生活的情況。唐璜是窮盡生活的人,他不相信深刻的意義,他追求的不是完美的愛情,而是更多的愛情。「沒有高尚的愛情,但這種愛情本身就是短暫的和特殊的。」

舞台上的演員不斷體驗著死亡的人。他知道他所表演的生活是虛假的,而他無數次地體驗了他人的生活。「他展示了出現在什麼程度上創造了存在。在這三個小時裡,他走過了觀眾中一生需要覆蓋的死路徑的整個過程。」

而征服者是放棄所有永恆承諾的戰士,他知道自己終將死去,而希望參與和影響人類的歷史。他選擇行動而非沉思。他知道到任何事情都無法永遠持續,勝利也不是最終的。

第三章:荒誕作品[編輯]

在這裡,加繆探索了荒誕的創作者或藝術家。由於解釋是不可能的,荒謬的藝術僅限於描述世界上無數的經歷。「如果世界變得清晰,藝術就不會存在。」 當然,荒謬的創造也必須避免評判,甚至避免暗指即使是最微小的希望陰影。

然後,他以荒謬的哲學分析了杜斯妥也夫斯基的作品,特別是《作家日記》、《群魔》和《卡拉馬佐夫兄弟》。所有這些作品都從荒謬的位置開始,前兩個探索哲學自殺的主題。然而,「日記」和他的上一部小說「卡拉馬佐夫兄弟 」最終都找到了通往希望和信仰的道路,因此失敗了,因為它們真正荒謬。

第四章:薛西弗斯的神話[編輯]

Painting of Sisyphus by Titian
薛西弗斯,提齊安諾·維伽略1549年畫

在最後一章中,加繆概述了薛西弗斯的傳說。薛西弗斯因惹怒宙斯而遭責罰。但他在下地獄前逃離到人間,並盡情地體驗美好的事物。最終他被捕獲,被眾神處以永遠的懲罰:薛西弗斯必須把一塊石頭推上山,到石頭達頂部時,將再次滾回山下,薛西弗斯又重新開始。加繆認為薛西弗斯是一個荒誕的英雄,他熱愛並窮盡一切方法讓生活充實,討厭死亡,反抗諸神。當他承認他任務的無意義和命運的確定性時,他意識到自己處境的荒謬,但他直視這種荒謬,並藉由反抗荒謬而感到充實。「應該認為,薛西弗斯是幸福的。」

參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腳註[編輯]

  1. ^ [法]卡繆 著 杜小真 譯. 《西西弗神话》. 北京王府井大街36號: 商務印書館出版社. 2018年11月第1版: 123. ISBN 978-7-100-16407-8. 

書籍[編輯]

  • 《薛西弗斯的神話》,阿爾貝·卡繆,嚴慧瑩 2017,ISBN 9789862138144
  • The Plague, The Fall, Exile and the Kingdom, and Selected Essays, 阿爾貝·卡繆, Alfred A. Knopf英語Alfred A. Knopf 2004, ISBN 1-4000-4255-0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