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莲娜·迪特里茜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瑪琳·黛德麗
Marlene Dietrich
Marlene Dietrich 1967.jpg
演员
本名 瑪琳·瑪德蓮娜·黛德麗
(Maria Magdalena Dietrich)
出生 1901年12月27日(1901-12-27)
 德意志帝国柏林
逝世 1992年5月6日(90歲)
 法国巴黎

瑪琳·黛德麗Marlene Dietrich,1901年12月27日-1992年5月6日),德裔美國演员兼歌手。1999年,她被美國電影學會選為百年來最偉大的女演員第9名[1]。瑪琳·黛德麗是少數於柏林發跡亦在好萊塢發展成功的女演員,由於德國納綷掌權時,瑪琳人在美國並歸化為美國公民,雖納粹提供優渥條件請求她回到祖國拍片而被拒;在美國加入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她隨盟軍至歐洲前線募款勞軍,因此被稱為「叛國女神」。[2]

生平[编辑]

出道[编辑]

瑪琳·黛德麗生于1901年的柏林,出生時名為瑪琳·瑪德蓮娜·黛德麗(Maria Magdalena Dietrich)。5歲時父亲逝世,而後她的母亲和名普鲁士军官结婚。1918年她在魏玛的音乐学院学小提琴,并于1921年在柏林展開演員生涯.

1923年演出第一個角色,同年與助理製作鲁道夫·任伯(Rudolf Sieber)结婚,並生下第一个女儿。1930年是迪特里茜事業起飛的開始,當年她在根据德國作家亨利希·曼的小说《垃圾教授》為藍本改编的电影《蓝天使》(Der blaue Engel)中飾演罗拉一角,其中演唱了歌曲《我从头到脚为爱而生》(Ich bin von Kopf bis Fuß auf Liebe eingestellt)而紅遍全球,然后同导演約瑟夫·馮·史坦堡(Josef von Sternberg)前往美国派拉蒙電影公司,陸續拍摄六部电影。1935年她结束與史坦堡的合作。

輝煌時期[编辑]

1936年纳粹德国宣传部长約瑟夫·戈培爾邀請她回到德国,并保证除了提供高薪之外,還給予她完全修改劇本与挑选合作伙伴的自由,但被迪特里茜拒绝。她留在在美国跟着多位導演包含亞弗列·希區考克恩斯特·劉別謙奧森·威爾斯(电影「公民凯恩」的导演)與比利·懷德合作电影。1937年的奥地利短暂之行后,她开始了常年的旅途。两年后她接受了美国国籍,尽管当时她的母亲还住在柏林。

在三十年代中期,她和凯瑟琳·赫本葛丽泰·嘉宝梅·蕙丝(Mae West)以及瓊·克勞馥等人同時成為「票房毒药」,因為觀眾不再喜歡她们「高艺术水准」的电影了。在这样的绝境下,电影《大骗局》(Destry Rides Again/The big bluff)的嶄新形象,挽救了她的事業。劇中她改變原本不可接近的女神形象,成為为命运奮鬥,嗓音低沉沙哑專唱淫词艳语的酒吧女郎。其後迪特里茜因歌声而更加出名。尽管她認為这根本稱不上唱歌,倒更像在说话。这其中最有名的就是《莉莉瑪蓮》。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她成为宣慰非洲与欧美军队藝人中最受欢迎的一位,为此她中断了自己的正职,一直积极参与并资助战时的避难和流亡者。战争结束前,她随着最早进入德国的美军部队重新回到了德国,并寻找自己的母亲与姐妹。而她的母亲於于1945年11月過世。

二次大戰後[编辑]

从50年代开始,她几乎只發展歌唱事業,並取得極高的成就,当时她的音乐指导是伯特·巴卡洛克(Burt Bacharach)。

在1960年一次欧洲巡回演出中,她再次回到德国柏林。和在波兰俄国以色列演出不同的是,在这里迎接她的不只是喜歡她的觀眾,还有另一群敌视她的人与媒體,他们视她为「叛国者」,甚至对她进行炸弹恐吓。1961年她拍摄最后一部大片《纽伦堡的判决》(Judgement at Nuremberg/Das Urteil von Nürnberg),这是一部关于法律工作者被卷入纳粹非法体系的电影。

後期至過世[编辑]

之後,她的酗酒问题越来越严重,1975年在澳大利亚一次登台演出中她股骨受伤,从此结束舞台生涯。在三年后,她出現在1979年的电影《漂亮的小白脸,可怜的小白脸》(Schöner Gigolo,armer Gigolo)。在本片中她的角色完全是在轮椅上完成的,這是她最後一次現身,拍摄完本片之後她選擇完全离开公众的视线,在巴黎蒙田大街公寓中度過餘生。

数年后,她接受了马克西米利安·谢尔(Maximilian Schell)的请求,在紀錄片《玛莲娜》中再次出现,但只有声音而沒有身影。谢尔用老电影片断与图片等製作出这部作品。在这部紀錄片中,谢尔与迪特里茜一直以德語和英語交替争论中,电影用迪特里茜的预言做為结束,本片後来获得奥斯卡最佳纪录片提名。

1962年,她的第一部自传《ABC》出版。1987年發行第二部自传《我是,谢天谢地,柏林人》。

1992年迪特里茜逝世于巴黎,官方發佈的死因是心脏問題与肾衰竭。但身為她秘书与女友讀诺玛波克却有不同说法,她认为真正死因很可能是迪特里茜在两天內第二次中风后,服用過量安眠药以结束自己生命。诺玛波克在迪特里茜的過世的數週前频繁的造訪她的住所,根据迪特里茜生前愿望,她被葬在柏林斯都本劳赫大街(Stubenrauchstrasse)43-45号市立墓园中一座朴素的墓中。

在她去逝后,仍伴随着有关「叛国者的争论」,因受到公眾信件抗議與演员爱沃琳·库内克(Evelyn Künneke)的公開谴责,最後原先计划好的纪念活动以「组织方面的原因」為理由而取消了。1996年,在柏林甚至发生了一件以她的名字來命名街道而延伸出的争议。

影響[编辑]

Tafel1 Marlene Dietrich.JPG

1997年,柏林市动物园城区將新建的波茨坦廣場,以及凯悦酒店和歌剧院及赌场间的區域命名为「玛莲娜·迪特里茜广场」。纪念词写道:「柏林的世界电影与音乐明星,为了自由与民主,为了柏林与德国」。2001年在她一百岁诞辰之际,柏林市正式对敌视她的過往提出道歉。2002年5月16日,她被追认为柏林的荣誉市民。

迪特里茜通过她中性的气质征服了公众,她支持男女平等且经常穿着男装,这在当时是非常受到争议的。但也因此,她成为了二两次世界大战中妇女运动的偶像。由於她是名雙性戀者,因此也成為同性恋的代表人物。

在政治与社会方面,她投身反对希特勒不人道的民族主义思想得到国际赞扬,这份赞扬明显的早于她在祖国德国所能受到的讚譽。在1947年,她获得了美国最高的公民奖「總統自由勳章」。1950年法国政府則授予她「法國榮譽軍團勳章」。

參考書目[编辑]

  1. ^ 美國電影學會評選 前十位百年來最偉大女演員. nownews. 2012-05-13 [2014-04-12] (中文). 
  2. ^ 陳思宏. 叛逆柏林. 健行文化出版. 2011 [9 June 2013]. ISBN 978-986-6798-43-6.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