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州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日军站立在通州城墙上

通州事件,又称通州大屠殺,是日方称中國抗日戰爭時期冀東防共自治政府下属通州保安隊的中國士兵于1937年7月29日轉向攻擊冀東防共自治政府之時进行的“屠杀”。

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华北中国军队和日军发生全面交火。7月29日北平附近,駐守通州(今通州区)的通州保安隊對該地的日軍守備隊和特務機關發動攻擊,通州保安隊搗毀了日軍機關,俘虜了殷汝耕(通州保安隊撤退时殷汝耕逃走)。在此次事件,日方称通州保安隊更對居留當地的日本僑民進行襲擊,百餘名日本僑民(据称多數是老弱婦孺)被搶劫、強姦、凌辱和殺戮。根据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日方證言,中國士兵殺死約235個日本官兵、僑民、顧問和日韓浪人。

背景

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华北中国军队和日军发生全面交火。1937年7月27日,日军向驻通州附近的中国部队二十九军發出通牒並進行轟炸。駐紮在通州旧城南门外的通州保安队未执行日军的部署,按兵不动。日军轟炸機因分不清楚冀察冀東的分界線,誤炸了靠近寶通寺軍營的冀東保安隊幹部訓練所,導致發生數名保安隊員死亡的事件。接到誤炸的報告後,細木特務機關長直接前往冀東防共自治政府殷汝耕長官致歉,並親自前往現場視察,慰問死者家屬。次日28日,細木召集了保安隊教導總隊的幹部,解釋了誤炸的原因,並表示會處理善後。张庆餘等保安队领导人則早在1935年12月就與29軍長宋哲元見面,預謀起兵叛變,不再接受日军和亲日的冀東防共自治政府的领导,而投奔当时驻扎在附近的中国军队。

经过

7月27日北平附近,驻守通州(今通州区)的中國保安队因聽信南京電臺(中國國民政府的官方電臺)對外宣傳了“盧溝橋29軍大敗日軍,中國軍隊已經陸續奪回豐台廊坊,中央政府將陸續向華北派遣野戰軍,殲滅日軍指日可待。”的謠言,而事實正好相反。南京政府最後還宣稱“軍事會議決定,蔣委員長命令附近的29軍大舉進攻冀東,血洗偽都通州,並血祭漢奸殷汝耕的決議”的決定。聽了廣播後,通州的中國保安隊於是誤判情勢,於7月29日開始對該地的日軍守備隊和特務機關發動攻擊,當時,通州的日本留守部隊為藤尾小隊的40人,山田自動車中隊的50人,連憲兵、兵站(從事補給)、兵器部等其他部門在內一共110人的薄弱兵力。張慶餘張研田率領的兩支保安部隊看準日方部隊力量單薄的時候,開始對日本軍民進行襲擊。中國保安隊趁著夜色襲擊了長官公署並俘虜了殷汝耕,中國保安隊的主力則攻擊日本軍守備隊。日方雖然只有極少的部隊,但是依然進行抵抗。日本守備隊除了輕機槍步槍手榴彈以外,沒有任何的重武器。守備隊冒著敵方的密集火力,死傷不斷增加的情況下開始撤退,日本僑民的住處和特務機關最後也挺不住。通州日本特務機關遭到了相當於一個中隊的保安隊的襲擊,終於全員陣亡,特務機關被全部消滅。日方称大量的日本僑民(多數是老弱婦孺)被搶劫、強姦、凌辱和殺戮。至於此事件的責任者以及日本僑民是否為"平民"仍存在爭議。

日方有關指證中國士兵罪行之證詞

通州事件的日本幸存者

在遠東國際軍事法庭的審訊中,一些日方證人被傳喚,就通州事件所見所聞作證。

證人萱嵨高

『城內慘不忍睹,所到之處,儘是日本僑民的屍體,幾乎所有屍體的脖子都被綁上繩子。屍體中有不知人間世故的兒童婦女慘遭殺害。』 『由於這一事件至今尚沒有記錄,因此,我只能根據記憶陳述我所目擊的事情。不過,這一事件實在太殘酷了!我一輩子也忘不了這深印腦海中的慘狀。』

『下面是我在一家叫「旭軒」的餐廳發現的。我看到七、八名被強姦的婦女,這些婦女的年齡從四十歲到十七、八歲的都有,有的全身赤裸、陰部外露遭到射殺。其中有四、五名婦女的陰戶還被插入刺刀。(略)屋內的傢俱、棉被、衣物等全被搜括殆盡。其它日本人的房屋狀態幾乎都如此。』

『錦水樓這家旅館也慘狀萬分。該處是通州日本人避險的聚集地,竟然遭到大肆屠殺。(略)據說錦水樓的老闆娘和女服務生等,就像串珠似地被串在一起,手腳被綁,遭受姦淫之後被斬首。』

證人桂鎮雄

『一到錦水樓的門口,我看到面目全非的慘狀,十分吃驚,同時,屍體散發出來的惡臭令人作嘔。(略)接著,我進入帳房、廚房。裡面橫躺著一男二女,有的趴倒,有的仰躺,我不知道女屍是否遭到強姦,不過,有明顯打鬥的痕跡,一個男屍的眼睛被挖掉了,上半身的傷痕猶如蜂巢。』

『我來到一年前去過的咖啡館,開門一看,店內一片零亂,心想沒什麼大礙,往前走時,發現箱子裡面有一具全裸的女屍。她是被繩子勒死的。咖啡館的後面有日本人的住家,父子二人同樣遭受殺害。孩子的手指被整整砍斷了……』 『南城門附近有一家日本人開設的商店』有個類似老闆的人被拉出去處死,屍體被丟在路邊。肋骨暴露,內臟破流。』

證人櫻井文雄

『一出守備隊駐守的東門』間隔不遠的距離就可以看見一些男女僑民慘死的屍體,我們真是悲憤到了極點。由於沒有發現敵兵,直到半夜,我們都在找尋倖存者的下落。我們一邊連喚:「有日本人在嗎?」一邊挨家挨戶調查』鼻子像牛般被穿上鐵絲的兒童、被砍斷手臂的老嫗、腹部被插上刺刀的孕婦等,陸續從滿是塵埃的箱櫃裡、壕溝內、牆角暗處爬了出來。』

『在一家餐廳內,我目擊了一家人悉數被砍斷頭顱與雙手的慘狀。這裡所說的婦女,就是指十四、五歲以上的女子,全遭強姦,令人不忍卒睹。』 『我來到一家叫「旭軒」的餐廳,看見七、八名全身赤裸、被強姦(刺死)的女性,有的陰部硬被塞入掃帚、有的嘴裡硬被塞入沙土,有的腹部被直劃劈開,使人怵目驚心。』

『還有目擊者指出,東門邊的朝鮮人商店附近有一個池塘,池內有一家六口顯然是繩索套頭、雙手被綁,而且被穿上八號鐵絲,屍體彈痕纍纍,池水全被血染紅了。』 ....

其他觀點

有觀點認為,[1] 一,日本的居留民不應該被認為是一般意義上的平民。無論是九一八事變還是一二八事變,日本的居留民都是持有武器,和日本軍隊共同作戰的。日本方面也承認當時的 “居留民”都持有槍支武器,事實上後來的華北僞軍很多都是日本“居留民”中的預備役軍人訓練的。手持武器作戰,又要求別人把自己當作平民對待,是一種採取雙重標準的行為。 二,通州事件中,施暴的並非中國政府所屬的軍隊。張慶余張硯田所部,正是日軍入侵中國過程中建立並指揮的僞軍。此事件中日本人未能適當管理下屬偽軍,因此最終的責任者應是日本人自身。

结果及影响

這次的攻擊導致“冀东防共自治政府”威信受創。但是由于通州保安队没有得到华北的29军宋哲元部的配合,因此沒有能夠改變華北戰局。

通州事件之後,冀东政府和日本政府雙方一起驗屍,冀东防共自治政府最後向日方賠償了約120万日元。[2]

参考文献

脚注
  1. ^ 交通事故水準的「大屠殺」 -- 談談通州事件
  2. ^ 「通州事件」への視点 - ゆうのページ
书目
  • 中村粲:『大東亜戦争への道』 ISBN 4-88656-062-8
  • 黃文雄:《日中戰爭 -中國八年抗戰掩蔽的真相- 》蕭志強 譯,前衛出版社,2002年
  • 東中野修道:《徹底檢證「南京大屠殺」》邱振瑞 譯,前衛出版社,2001年

外部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