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瑞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阿瑞斯
位於意大利哈德良別莊的阿瑞斯雕像
位於意大利哈德良別莊的阿瑞斯雕像
战神
住所 奥林匹斯山色雷斯马其顿尼亚底比斯斯巴达玛尼半岛
聖物 矛、盔、犬、战车、野猪
配偶 阿佛洛狄忒
父母 宙斯赫拉
兄妹 厄里斯雅典娜阿波罗阿耳忒弥斯阿佛洛狄忒狄俄倪索斯赫柏赫尔墨斯赫拉克勒斯海伦赫菲斯托斯珀尔修斯米诺斯缪斯卡里忒斯厄倪俄厄勒梯亚
子女 厄洛特斯厄洛斯安特柔斯)、福波斯得摩斯弗勒古阿斯哈耳摩尼亚阿德剌斯忒亚
在羅馬神話 玛尔斯

阿瑞斯古希腊语Ἀρης)一譯阿雷斯,是古希腊神话中的戰神,希臘奧林匹斯十二主神之一,宙斯赫拉的兒子,另一说它是朱诺(赫拉的罗马名)吞下一条暴眼大蛇之后生下来的。他是力量與權力的象徵,嗜殺、血腥,人類禍災的化身。

羅馬神話中稱為玛尔斯拉丁语Mars)。拉丁文火星源於他的羅馬名字;“星期二”(英文 Tuesday)之名則來自其在北歐神話的對應神祇提爾

神話[编辑]

荷马在《伊利亚特》中把他说成是英雄时代的一名百战不厌的战士。他肝火旺盛,尚武好斗,一听到战鼓声就手舞足蹈,一闻到血腥气就心醉神迷。戕戮厮杀是他的家常便饭。哪里有鏖战,他就立即冲向那里,不问青红皂白就砍杀起来。他穿上战服时雄姿勃勃,头戴插翎的盔甲,臂上套着皮护袖,手持的铜矛咄咄逼人。他得天独厚,威严、敏捷、久战不倦、孔武有力、魁梧壮伟。至今,他还是智慧的大敌,人类的祸灾。他通常是徒步与对手交战,有时候也从一辆四马战车上挥戈(那四匹马是北风和一位复仇女神的后裔)。随从他奔赴疆场的有他的儿子:恐怖战栗惊慌畏惧,还有他的姐妹不和女神厄里斯(纷争女神的母亲)、妻子毁城女神厄倪俄和一群嗜血成性的魔鬼。胜败乃兵常事,阿瑞斯自然也有败北的时候。在攻打特洛伊城的战斗中,雅典娜赫拉就曾多次把他打得丢盔卸甲。他向宙斯告状,反而被侮骂为逃兵,深为众神所不齿。他所宠爱的情妇竟偏巧是美神阿佛洛狄忒,在她的怀抱里,这位戰士得到了安宁。他俩生的女儿叫哈耳摩尼亚,日后成为战火连绵的底比斯王朝的开国女祖。据荷马说,阿瑞斯最喜欢去的地方是北部的地势坎坷的色雷斯。他佩带的徽记是长矛和燃烧着的火炬;他的爱畜是兀鹰猎犬,两种战场上的常客。
罗马时期,阿瑞斯与罗马的马尔斯混同。马尔斯在罗马是位非常受崇敬的神,与主神朱庇特并列,并且作为罗马奠基者罗慕卢斯和瑞穆斯的父亲而成为罗马人的始祖。马尔斯起初可能与农业有关,与阿瑞斯混同后便单纯作为战神继续受到崇拜。他是惟一一位曾经不得不屈于部下威力的神。有一次,由于缺乏机智与正确判断使他蒙受羞辱。他和两个巨人决斗,发现自己不能抵挡。他自动放下武器,被铐上铁链关了起来,最后他被老练的赫尔墨斯救出来,但在此之前,他已饱尝了受侮辱的滋味。
他做事不加思考,就像他的残暴一样典型。波塞冬的一个儿子企图诱拐他的女儿,弄得战神非常不悦。于是,他毫不留情地把他干掉了。为了替儿子报仇,波塞冬拉着阿瑞斯到雅典法官面前要求审判战神。审判是在城外的一座小山上开庭的,阿瑞斯叙述了案情,最后被判无罪。从那以后,这座山就称作雅典的最高法院,即“阿瑞斯之山”;而出审的法官们被称作雅典最高法院的法官。
阿瑞斯又称格拉狄奥斯(意为众军之首)和阿洛普罗萨洛斯。他的四匹战马,相传为阿瑞斯与一复仇女神所生,分别称为:埃通(意即「燃烧」)、科纳玻斯(意即「暴乱」)、弗洛吉奥斯(意即「火焰」)、福波斯(意即「恐怖」)。阿瑞斯的形象通常为—威武强悍、相貌非凡、身披甲胄的戰士。其表征为:长矛、火炬、猎犬和鹰鹫。据说,他可发出震耳的凄惨之声,犹如千百戰士在哭嚎;他一旦受伤倒地,硕大身躯竟占地7公顷。
最初,在色雷斯地区,阿瑞斯被奉为冥世之神,后演化为战神。阿瑞斯虽为战神,却败绩累累,并屡次为智慧女神雅典娜所胜。在特洛伊战争中,他帮助特洛伊人,却为狄奥墨得斯所伤。诸神文战时。他妄图暗算女神雅典娜,反被雅典娜用一巨石击倒。在雅典娜的襄助下,赫拉克勒斯杀死其子基克诺斯。阿洛阿代将他生擒,并置于铜罐中达13个月之久,后为赫尔墨斯所救。阿瑞斯风流韵事颇多。相传,他与火神赫菲斯托斯之妻美神阿佛洛狄忒私通,两者幽会时,让夜神阿勒克特律翁“望风”。不料,后者一觉睡到天明,竟让太阳神赫利奥斯窥见,并告知赫菲斯托斯,赫菲斯托斯制作—面无形之网,将偷情者双双捉扶。让他们当众出丑。阿瑞斯一气之下将夜神阿勒克特律翁变成一只牡鸡,命其司晨。古希腊剧作家索福克勒斯称阿瑞斯为“可鄙之神”。在其剧作中,阿瑞斯屡为宙斯、阿波罗、阿尔忒弥斯和巴克科斯的弓箭、闪电和烈火所伤。在荷马的叙事诗中,他则是—个狂暴而多情的风流之神。人们常将这样一些词语用于阿瑞斯:硕大、强健、迅猛、狂乱、违约、凶残、嗜血,毁国。甚至在其子女的身上也不乏桀骛不驯,野蛮和残酷的特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