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痙攣療法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電痙攣療法
治疗法
ICD-10 Procedure Coding System英语ICD-10-PCS GZB
ICD-9-CM Volume_3 94.27
MeSH D004565
OPS-301英语OPS-301 編碼 8-630

電痙攣療法(英語:Electroconvulsive therapy,簡稱ECT),又稱電療法。是經由電擊腦部的方式来誘發痙孿,以治療精神疾患的方式。乃精神科用來治療嚴重憂鬱症雙極性情感疾患精神分裂症物理治療法,尤其當所有藥物和心理療法都無效時。它起源於1930年代,現代在麻醉肌肉鬆弛劑的使用下,已相當安全。並成為患有精神病患的懷孕婦女之較安全的療法(因為抗精神病藥物可能對胎兒造成傷害和畸胎,而電療法只作用在腦部,因而相對較安全)。早年則因沒有麻醉因而易有抽搐造成的骨折牙齒斷裂的併發症。

醫師和患者認為它會造成心智功能的傷害。

目前的電療法因先須麻醉和肌肉鬆弛,因此病患在治療過程不會感覺到痛苦和不適。相對地,若未經由麻醉和肌肉鬆弛,則稱為直接電療,在大部份國家被認為是非法的,但在少數未開化國家仍被用來對付不合作的精神病患。

電擊型式[编辑]

電療的型式大致可區分為雙側和單側電療,雙側電療又可再細分為雙側顳葉和雙側額葉電痙攣療法。在雙顳葉電療,電流經由通過雙側大腦顳葉達到療效,電擊放置在頭部兩側。單側療法多將電擊放置在右側顳葉。

經由多次的大型臨床研究,單側電療造成長時期記憶喪失的機率較高。[1][2]然而,大部分的臨床醫師發現單側電療法較沒效力且效果較慢,尤其是對重症的憂鬱症及躁症患者特別無效。

在雙側電療法中,一旦誘發出痙攣後即可有療效,再多的電流都是多餘的而且會造成較多的副作用。但在單側電療法中,只有造成痙攣是不夠的,還必須往上加強電量才可產生療效。

雙側額葉電療法是雙側顳葉電療法的改進方式,它將兩個導極放在兩個眼窩的上外側,它比較沒有記憶喪失的副作用,而且它可促進大腦額葉的血液循環。[3]

副作用[编辑]

大部份的副作用是因為全身麻醉所造成的,最常見的是電療後的短暫意識混淆和回溯性記憶喪失,此外還有因為肌肉抽搐造成的肌肉痠痛和頭痛,但多可由藥物解除這些不適。早年電療法造成的骨折已不復見。

禁忌症[编辑]

雖然有些精神科醫師認為電療法並沒有特別的禁忌症。但一般認為在腦壓過高的病患,最近曾有腦中風、或腦腫瘤的的病患為電痙攣療法的禁忌症。因為在電療中有可能因腦壓偏高而造成這些疾患形成腦脫疝的風險。

療效[编辑]

很多臨床研究肯定了電療法的成效。它對重度憂鬱症和一些其他的精神疾患特別有效。目前研究顯示並沒有其他治療方式比電療法療效更佳。有的研究更發現它亦對藥物成癮、焦慮症、和人格疾患有效。這些研究報告是幾十年來科學家、臨床醫師和受治療者統計歸納後得到的結論。

雖然平均對療效有反應者只有約百分之60~70。但電療法的效果顯著比藥物的作用快,因此在有嚴重憂鬱症,試圖自殺的病患,電療法相當適合。但它並不能提供長期的自殺預防。每次的電療可以提供短時期的治療,因此要達到長效控制仍必須搭配藥物治療。長期的電療法一般以間隔數星期的週期給予治療,因為有觀點認為在每次療程後大腦需要數星期的恢復期。 在電療後會有短暫的欣快感,因此要達到長效必須長期而間斷地給予治療。但亦有頑固難治療的精神病患須要每週一次的電療。

同意書[编辑]

同意書是電痙攣療法實施之前必備的文書。執行的醫師(大部份是精神科醫師)必須和病患及其家人朋友討論病情所需,療效,可能的副作用,和可能的替代療法後,再簽署同意書。

非自願電療[编辑]

世界衛生組織於2005年出版的刊物中,特別強調電痙孿療法必須有同意書才有執行。在世界上大部分的國家,非自願電療是不允許的,即使家屬和醫療人員同意,但病患本人不同意即不可以執行。但有特例,即若病患會有立即的生命危險時,立即電療是合法的( 如有嚴重精神分裂症的病患,出現不吃不喝反抗治療的狀況時)。

英國,只要是精神科醫師評估病情嚴重符合適應症的病患,即可不須同意書實施電痙攣療法。估計在英國一年約有二千名病患接受非自願電療。

在2006年,國際心智失能人權組織(Mental Disability Rights International)公布他們在土耳其的調查,表示在土耳其非自願電療常是在沒有麻醉的非人道狀態下執行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山东精神病医生杨永信在没有任何麻醉的情况下,用抽搐型电疗来强制“治疗”其自行定义的所谓“网瘾患者”,这种治疗方法在医学上称为“电刺激厌恶治疗”,是一种通过刺激性惩罚,令“患者”对其不良行为和刺激惩罚建立条件反射,以期消除“不良行为”的治疗方法,“患者”中,既有12岁的未成年人,也有30多岁的成年人。“网瘾”患者(不一定是未成年人)通常被家长或者杨永信的“家长同盟委员会”下药、诱骗或者强行架到杨永信的精神病院。他们首先会被送到“13号室”施以被指“生不如死”脑部电击以便“循循善诱”,让他们“愿意”留下戒网瘾。若“患者”坚持不承认有网瘾、不愿意留下或“挑战杨叔模式”等等,还可能会被电手。“患者”不承认“错误”,“治疗”则不会停止。有孩子皮肤被烤焦,还有孩子跳楼跳出精神病院后,发了四次心脏病(房颤)。有一名寇姓大学男生曾是名激烈的反抗者,他被8名“接待”按在床上电得小便失禁。最后“彻底服了”,甚至成为“接待”中的一员。而家长看到叛逆的小孩电完就会变乖,甚至跪倒在父母面前,父母有时会主动申请电自己的孩子,并尊称杨永信为“杨叔”。但杨永信的治疗不仅仅是电击,还有强制服药以及“跪拜操”等,而面对跪倒他脚下的“患者”,杨永信表示“很值”,他说他觉得的付出有了回报。杨永信自称超过3000名青少年得到了他的治疗。2009年7月,由于电击疗法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禁止用于戒网瘾,杨永信宣布停用电击。而改用带铁片并且会在“患者”人中处扎针的“低频脉冲疗法”(有出院“患者”表示比电击还痛苦),继续治疗“网瘾”。

歷史[编辑]

電痙攣療法產生於1930年代。1934年,由L. Von Meduna在匈牙利首次運用于臨床。L. Von Meduna觀察到兩位同時患有癲癇的精神病患者,在癲癇大發作之後,精神病症狀有明顯的好轉;於是採用一種叫cardiazol的藥物人工引發癲癇大發作治療精神病。但是由於cardiazol的毒副作用,這項技術很快被放棄。1938年義大利神經科醫師和他的助手繼承了前人的經驗,並改進了技術,採用電流引發癲癇大發作,並用於精神疾病的治療上,取得較好的療效[4]。 當電療法開始被使用時,它是直接用在清醒的病患身上,而沒有麻醉或經由肌肉鬆弛,病患經由電流的作用和陷入昏迷,而且會經歷強大的肌肉收縮力量。因此大部份的病患害怕接受這項治療,也因而它常被當時的精神科用來懲罰不合作的精神病患。 近半世紀以來,因為抗精神病藥物的一一發明問世,電痙孿療法的需求因而降低,但它並沒有消失。它仍被保留給藥物治療無效的病患。尤其1970年代一系列的研究表明,電痙攣療法在治療憂鬱症上有顯著的療效[5]。隨著科技的進步,它的副作用已愈來愈低,目前使用正弦波短時間的有效電波,僅為當年發明時所使用電量的三分之一,如此可減少短期記憶的喪失和電療後的精神混亂狀態。經由併用"極短時間"、"高頻率"′和"長效刺激"的方式,已使電療法更為有效並使副作用降到最低。

爭議[编辑]

電療法仍然有爭議,而且有少數的精神科醫師反對它。有很多民眾認為它是不人道和原始、甚至可說是野蠻的治療方式。反對者宣稱它的治療方式乃是經由殺死腦細胞,但很多接受過電療法的病患認為他們自己的心智狀態因而變得更好,但也有的病患覺得更糟。在斯洛維尼亞,更有團體在推動禁止這項治療方式。

之前反電療法的團體認為大部份病患沒有被告知治療的好處與壞度。因此目前在治療前,都需經由病患的同意並簽署同意書。

科幻小說中的電療法[编辑]

電療法在小說、歌曲及電影中經常出現,而且大部份都是負面的表現。 大部份反對電療法的觀點多是受到1975年的電影《飛越瘋人院》(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st)之影響,這是一部翻拍自Ken Kesey的小說,而這位作者在小說中的描述,多是他在1960年代參觀精神病院的片面經驗所集結虛構的情節。這電影中主要強調醫護人員用電療法來懲罰不合作的精神病患。 在電影《移魂女郎》(Girl,interrupted)一片中,安潔莉娜·裘莉(Angelina Jolie)飾演的角色因為害怕將被電療而逃離精神病院。

大部分小說和電影中對電療法都是抱持負面的看法,但在伊利莎白.弗洛克(Elizabeth Flock)的小說『But Inside I'm Screaming』中,書中的主角伊莎貝爾一開始並不願接受電療以治療她的重度憂鬱症,但書中也提到電痙孿療法是她復原相當重要的因素。

参见条目[编辑]

杨永信电击治网瘾

外部連結[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Horne R, Pettinati H, Sugerman A, Varga E. Comparing bilateral to unilateral electroconvulsive therapy in a randomized study with EEG monitoring.. Arch Gen Psychiatry. 1985, 42 (11): 1087–92. PMID 3901956. 
  2. ^ NIH Consensus Conference (1985); Rudorfer et al. (1997)
  3. ^ Blumenfeld et al. (2003)
  4. ^ 《La place de l'électroconvulsivothérapie dans le traitement des schizophrènes》 H.Fablet-Vergnaux.
  5. ^ (Review) Tharyan P, Adams CE, Electroconvulsive therapy for schizophrenia,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05 Apr 18;(2):CD000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