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書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轉到: 導覽搜尋
漢字
字體風格
古文 · 陶文 · 甲骨文 · 金文
籀文 · 石鼓文 · 鳥蟲書
篆書大篆 · 小篆
隸書 · 楷書 · 行書 · 草書 · 書法
印刷字體風格(雕版 · 活字
仿宋體 · 明體 · 黑體
字形
構成要素
筆畫 · 筆順 · 偏旁 · 六書 · 部首
漢字結構
合體 · 獨體
漢字標準
本字 · 石經 · 康熙字典體(舊字形)
新字形 · 通用規範漢字表
國字標準字體 · 常用字字形表
漢字文化圈
中國 ·  ·  ·  ·  · 朝韓 ·  · 琉球
方言字
吳語字 · 粵語字 · 台閩字 · 四川方言字
中文漢字簡化爭論 · 繁簡轉換
正體字 · 簡化字 · 漢字簡化方案  · 二簡字
簡筆字 · 異體字
日本國語國字問題
舊字體 · 新字體 · 擴張新字體
當用漢字 · 常用漢字 · 同音漢字書寫規則
派生文字
則天文字 · 喃字 · 口訣 · 吏讀 · 鄉札

假名萬葉 ·  ·  · 注音符號
合文 · 女書 · 古壯字 · 僰文
方塊侗字 · 岱喃字 · 傈僳竹書
契丹文大字 · 小字
女真文大字 · 小字 · 西夏文

資訊科技
統一碼 · 中文輸入技術 · 中文輸入法
多音字 · 通假字 · 隸定字 · 古今字 · 生僻字 · 錯別字 · 提筆忘字 · 廢除漢字 · 漢字復活
檢‎·論‎·
注意:本條目可能有部分字元無法顯示,若遇此情況請參看Wikipedia:Unicode擴展漢字

漢代的學者把漢字的構成和使用方式歸納成六種類型,總稱六書[1]。六書說是最早的關於漢字構造的系統理論[2]。漢字的形體構造分為內部結構和外形結構兩部分。內部結構指漢字的構造方法,或稱造字方法,傳統叫做六書:

其中象形、指事是「造字法」,會意、形聲是「組字法」,轉注、假借是「用字法」。

六書的歷史[編輯]

「六書」這一名稱,最早見於《周禮》:「保氏掌諫王惡,而養國子以道,乃教之六藝:一曰五禮;二曰六樂;三曰五射;四曰五馭;五曰六書;六曰九數。」[3],由此可知六書學說的出現不會遲於戰國末年[4]。但六書何所指,《周禮》並無說明。

到了漢代,《漢書》首先談到"六書"的具體名稱:「古者八歲入小學,故周官保氏掌管國子,教之六書,象形、象事、象意、象聲、轉注、假借,造字之本也。」[5]其後鄭眾、許慎都分別根據劉歆的學說,具體說明了六書的所指。潘重規指出:「班固漢書藝文志是用劉歆七略做底本的;漢志的說法,可能就是用七略的原文。鄭眾是鄭興的兒子,鄭興是劉歆的學生;許慎是賈逵的學生,賈逵的父親賈徽也是劉歆的學生,所以許的說法也都是本於劉歆的。」[6]


{{See| 其實早有質疑:「視而可識則近於象形,察而見意則近於會意」[7],唐蘭甚至認為索性取消象形與指事的分別:「(指事字中)這種記號引用到文字裡,它們所取的也是圖畫文字的形式,所以依然是圖畫文字的一類,也就是象形文字。」[8]

會意[編輯]

六書的現代意義[編輯]

六書所言的造字方法與用字方法可謂對漢字的構形影響深遠,使後世能以既有的一套文字作溝通。中國幅員遼闊,方言總多,漢字就具備了溝通不同方言的作用,可見其重要性。而六書的構字方式亦對後世學習漢字起了很大的作用。

象形字是以圖象摹擬事物外貌,字形本身反映了詞義,因為它能見字知義,學習漢字時能減少寫錯別字的機會,亦有助理解字的意思。此外亦可窺見古代中國文化的一些現象,如「衣」字,甲骨文象交襟的上衣形狀,有領、袖和襟,有助了解古時的衣著文化。其次,指示字用以表達抽象的概念,以任意的符號表達,故此學習時要經過觀察分析,了解其特點,才能準確知道其意義,否則很容易混淆字義。不過若果能了解字形的結構亦有助我們認字,加深對文字意義的認識。再者,會意字是由兩個或兩個以上的獨立符號結合而成的新字,它可表示描寫對象的特徵、性質、狀態等,甚至是一些抽象的概念。故此,除了有助理解字義外,亦有助辨析古今字義的分別。

形聲字是由聲符和形符組成,見形可以知音辨義,方便了認讀。因字的形符能有助推敲字義,聲符亦有助辨識讀音。此外,字的形符絕大部分是字形的部首,這亦有助字典的查考,對學習有很大的幫助。不過除著漢字的發展,及語音系統的分化,會出現讀音的差異及異體字,增加認字的困難。同時,假借字是本無其字,以同音字代替,故此出現同音、同形而多義的情況,這雖然能增加文字記載功能,但同時亦出現字義混淆的情況。不過,假借字在現行的簡化字上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很多簡化字有著假借字精神,如「檯」、「颱」的簡化字是「台」,是一種文字的復古,故假借字仍有其存在意義。而且轉注字是以一個字根創製相類屬字,有著同源的關係,有助學習新字及推敲字義。

「六書」不足之處[編輯]

許慎的「六書說」被認為是最早較有系統地解釋漢字造字的方法。後來學者認為「六書」必能概括所有漢字的造字方法,為了彌補許氏說法之不足,有的重申解釋「六書說」,如戴震提出的「四體二用說」,有的擴展六書的種類,如鄭樵把六書擴展為十二類。雖然這些學者對六書不斷加以修訂,希望解釋漢字的構形原則,但是仍未能解決一些例外字。漢字的構造實在十分複雜,而且「六書」只是許慎根據東漢時9000多個小篆漢字的結構歸納出來的六種條例,只能夠代表最典型漢字,一些例外字或東漢以後才出現的字便無法以此方法分析。[來源請求]

許氏的「六書」有些條例定義不清,難以解釋,例如轉注,「建類一首,同義相授,考、老是也。」便超過20多種不同解釋;「合體象形」與「會意」的界限亦十分模糊,而且亦有一些字同時兼具兩種造字法,如「返」便是形聲兼會意。若把「六書」視為漢字唯一的構成方法,實容易造成問題,故對於古漢字認識不深的人容易造成誤解。[來源請求]

許慎的「六書說」只能夠代表最典型漢字[來源請求],一些例外字或東漢以後才出現的字便無法以此方法分析。惟對於漢字如何形成,許慎「六書說」的分析卻有助解構漢字,對文字的認讀及字義的理解亦有幫助。就以「孫」字為例,根據許慎「六書結構」,「孫」字在小篆中的結構,屬於「會意」。許慎指出:「會意,比類合誼,以見指撝,武、信是也。」[9]「孫」字這組成的份子,不包含聲符,而是組成後成為一個代表語言的聲符。這字會合了「子」部件及「系」部件,左邊表示小孩,右邊是表示繩索,有系聯的意思。整個字指子孫連綿不斷。從漢字構形理論,「孫」字在小篆中的結構,屬於表形構件的結構模式,是會形合成字。左面的「子」是小兒形狀,屬表形構件;右面的「系」是繩索形狀,亦屬表形構件,繩索有繫聯的意思,表示子孫連續不斷。簡單的兩個部件便能清晰的帶出「孫」字的字義!因此,許填的「六書說」雖有不足,但在漢字研究的專題上,確是貢獻良多。[來源請求]

參考文獻[編輯]

  1. ^ 張政烺《中國大百科智慧藏》六書條
  2. ^ 裘錫圭《文字學概論》p.98
  3. ^ 《周禮·地官·保氏》
  4. ^ 唐蘭《中國文字學》,1949,p.67
  5. ^ 《漢書.藝文志》
  6. ^ 《中國文字學》,1983, p.36
  7. ^ 王筠《說文釋例》
  8. ^ 唐蘭《中國文字學》
  9. ^ 許慎《說文解字.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