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克和海尔谋杀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威廉伯克和威廉海尔,肖像画于案件审判期间
伯克
海尔

伯克和海尔谋杀案发生在1828年的苏格兰著名城市爱丁堡,此连环杀人案包括16起谋杀,持续约10个月。凶手威廉·伯克和威廉·海尔将尸体卖给外科医生解剖学家动物学家罗伯特·诺克斯博士,后者将这些尸体用于课堂解剖。

19世纪早期,爱丁堡的解剖学在全欧洲领先,居中心地位,因此合法的尸体供应已经不能满足研究需求。苏格兰法律规定,只有那些在牢狱死去的犯人、自杀者或弃婴孤儿的遗体才可用于医学研究。尸体短缺导致更多的盗墓行为,这些人当时被叫做“盗墓人”。人们采取措施防止盗墓使尸体短缺的状况恶化。有一次,威廉·海尔家的一名房客去世,海尔便找好友威廉·伯克商量,二人决定将房客遗体卖给罗伯特·诺克斯。这次交易,他们得到了7英镑10便士的回报,相当于现今560英镑,约合5000人民币。两个多月后,海尔担心家里发烧的房客妨碍别人入住,于是和伯克一起谋杀了这位女房客,再次把尸体卖给诺克斯。此后二人持续着这种谋杀行为,并且很可能是在各自妻子知情的情况下。直到其余房客发现最后一名受害者玛格丽特·多彻蒂并报警,他们的罪行才被揭露。

伯克的遗体面具(又叫死亡面具)(左)和海尔的面具(生前制)(右)
伯克的遗体面具(又叫死亡面具)(左)和海尔的面具(生前制)(右)

多彻蒂的尸检报告显示死因可能是窒息,但无法证明。尽管警方认为二人是其它几起谋杀的嫌犯,但缺少能采取行动的证据。警方承诺如果海尔给出证据检举同谋者伯克,就撤销对其起诉。海尔提供了谋杀多彻蒂的细节证据,并承认了所有16起谋杀。由此,警方以三起谋杀正式起诉伯克和他的妻子。后续审判当中,伯克被认定对一起谋杀负有罪责,并判处死刑。对其妻子的指控没有得以证实,苏格兰合法判决释放嫌犯但不称其无罪。之后不久,伯克被施绞刑,尸体被解剖,骨架被陈列在爱丁堡大学医学院的解剖学博物馆。据悉,直至2018年,仍在陈列。

这起连环谋杀案件使公众意识到医学研究对人体的需求,也促成了1832年英国解剖法的通过。 这一事件也被用于文学创作、搬到大屏幕,或被大幅改编或变成了小说创作的灵感来源。

背景[编辑]

威廉·伯克和威廉·海尔[编辑]

威廉·伯克出生在1792年爱尔兰蒂龙郡, 中产阶级家庭,有一个兄弟。伯克和他的兄弟康斯坦丁受过良好的教养,又在青少年时期一同参军。伯克在多尼戈民兵组织服役,直到遇到一个来自梅奥郡的姑娘结了婚,梅奥郡也是后来两人的安家之地。这段婚姻很短暂,1818年,伯克和妻子的父亲为土地所有权发生争执,于是抛弃了妻子和家庭,移居苏格兰,在联合运河做劳力。伯克住在福尔柯克郡附近的Maddiston小村庄,并与海伦·麦克杜格尔组建了家庭。几年后,运河竣工,伯克夫妇搬到爱丁堡Tanner's Close,那是在1827年11月。他们在街头售卖二手服装给贫穷的当地人。接着伯克做了鞋匠,生意小有成就,每周可以赚到将近1英镑。他在当地小有名声,被认为勤勉、有幽默感,常常在客户家门前一边做生意一边唱歌、跳舞来取悦客户。尽管伯克从小信天主教,但他在爱丁堡青草市场定期去长老教会做礼拜。人们说,他手里几乎总是拿着一本圣经

威廉·海尔的出生地可能是阿马郡伦敦德里郡纽里,出身年份不详。1828年被逮捕时,他称自己21岁,但有资料显示他出生在1792和1804年之间。尽管他移居英国之前可能在爱尔兰务农,但关于他早年经历的信息依旧不足。他在联合运河打工七年,在19世纪20年代中期移居爱丁堡,给一个运煤人打下手。他住在Tanner's Close,寄居在一个叫洛格的人家里,女主人叫玛格丽特·莱尔德。1826年男主人去世,海尔可能娶了玛格丽特。据现在的资料,布莱恩·贝利在关于杀人犯历史的著作中这样描述海尔,“没受过教育且粗鲁,清瘦、好争论、暴力且不讲道德,头和眉毛处还有旧伤疤”。贝利还描述了同样是爱尔兰移民的玛格丽特,说她是“一个容貌粗陋、淫荡的悍妇”。

1827年,伯克和妻子麦克杜格尔去中洛锡安郡收庄稼时遇到了海尔。两个男人成了朋友,当伯克夫妇返回爱丁堡时,他们搬进了海尔的客栈,两对夫妇不久就被传出酗酒、喧闹的名声。

1827年11月至1828年11月案件[编辑]

罗伯特•诺克斯博士

1827年11月29日,海尔家的一名房客,唐纳德,在拿到季度军队补贴还清4英镑房费之前死于水肿。海尔向伯克抱怨他的损失,于是二人决定将唐纳德的尸体卖给当地一名解剖学家。一名木匠为逝者造了棺材,费用应由教会承担。木匠走后,二人开馆把尸体搬出来,藏到了床下,又把树皮填到棺材里,封了口。下葬那天,天黑之后二人把尸体带到爱丁堡大学,想要找到愿意买的人。根据伯克之后的证词,他们问了找门罗教授的路,但一个学生把他们带去了Surgeon's Square广场的诺克斯办公室。尽管二人与大学生讨论了能否卖掉尸体,最后还是诺克斯赶了过来,以7镑10便士成交。海尔得到4镑5便士,伯克拿了3镑5便士;海尔那部分更多是为了弥补唐纳德未付的房租。根据伯克的官方供词,他和海尔离开学校时,诺克斯的一名助手告诉他们这些解剖学家们“很乐意看到他们再带着要处理的尸体过来”。

对于案件发生顺序,没有一致意见。伯克两次供认,但信息不同。第一次的是官方供词,于1829年1月3日由警长地方检察官和警长文员助手在场记录。第二次供认是爱丁堡报纸做的采访,在1829年2月7日刊登。这些与海尔的证词不同,尽管二人在谋杀案的很多细节说法相同。现今的报告也与二人给出的证词不同。更近的消息来源,包括布莱恩·贝利、莉莎·罗斯娜和欧文·爱德华写的报道,或选择采取史料中的一个,或给出他们推测的案件发生顺序。

海尔家(谋杀发生地)

多数信息来源一致认为第一起谋杀发生在1828年1-2月,受害人不是住在海尔家,名为约瑟夫的磨坊主,就是盐贩阿比盖尔·辛普森。历史学家莉莎·罗斯娜认为约瑟夫更有可能是第一名受害者,被用枕头闷至窒息死亡,而后面的受害人是被手捂住鼻子和嘴谋害的。小说作家沃尔特·斯科特先生对这一案件十分感兴趣。他同样认为磨坊主约瑟夫更有可能是第一个受害人,并且强调“使他们达成一致谋害房客的还有另外一个动机”,约瑟夫当时发烧、精神昏迷,海尔和妻子担心这样一个有感染风险的房客可能对生意影响不好。于是海尔又找了伯克商量,给约瑟夫喝了威士忌,海尔将其闷死,而伯克压在其身体上半部分,防止乱动。他们再次把尸体带给了诺克斯,这次拿到了10英镑的回报。罗斯娜认为二人杀人的方式十分聪明,伯克的重量能阻止受害人动弹,也就无法发出声音,同时还防止胸腔扩大,以免任何空气漏出。在她看来,这种谋杀办法在有了现代法庭科学取证之前,是无法被检测出来的。

接下来的两起谋杀顺序仍旧不能确定。罗斯娜认为阿比盖尔·辛普森是第二个受害者,其后是一名来自英国柴郡的男房客。而贝利和爱德华认为凶手先谋害了男房客。姓名不详的男房客四处游走,售卖火柴和火绒,他住在海尔家期间患了黄疸。就像当时约瑟夫生病一样,海尔依然担心病客耽误生意,于是和伯克再次用相同的手段杀死了这名房客:海尔使其窒息,伯克压住受害人不让其动弹、发出声响。辛普森住在附近村庄,靠养老金生活,来爱丁堡是为了卖盐补贴己用。1828年2月12日,伯克供词里说的同一天,她被邀请住到了海尔家,海尔一家给她喝了足量的酒来保证她醉得无法回家。谋害了辛普森之后,伯克和海尔把尸体放在茶叶箱里,卖给了诺克斯。每具尸体为二人带来了10镑收入。伯克后来关于这次谋杀供认说“诺克斯博士同意那具尸体还是新的,但他什么也没问”。同年的二月还是三月,一个老妇人被玛格丽特·海尔邀请到了家中,灌了威士忌醉倒,等海尔下午回到家中,他拿褥套捂住酣睡的老妇人的嘴和鼻子后离开了房间。到天黑时,老妇人已经没了呼吸,于是伯克又过来一起把尸体带给诺克斯,又拿到10英镑。

伯克和海尔一共谋杀了16个人,伯克后来称,谋杀期间,他和海尔基本都处在醉酒状态,他每晚睡前一定要在床边放一瓶威士忌,点一支两分钱的蜡烛,点一整晚。半夜醒来时,他总是就着瓶子喝几口酒,有时候一喝半瓶,那会让他睡着。他还吸鸦片来麻痹自己的良心。

案件对立法的影响[编辑]

在伯克和海尔谋杀案发生之前,英国哲学家杰里米·边沁就曾提出科研所需的尸体供应问题。1828年,谋杀案被发现的六个月前,英国议会特别委员会起草了一条法案“防止非法挖掘遗体”“规范解剖学院”。这份法案于1829年被英国议会上议院否决。伯克和海尔谋杀案引起了公众对于医学研究需要遗体的关注,同时也让大家意识到医生一直以来与盗墓者和杀人犯有勾当。东伦敦区发生的一起14岁小男孩谋杀案,嫌犯事后还试图将尸体贩卖给伦敦国王学院医学院。针对这些“伦敦伯克和海尔”展开了调查,他们原本是盗墓人,然后为了拿到尸体变成了谋杀犯。1831年12月,二人被施以绞刑。一项法案迅速出现在议院,并终于在9个月后获得了皇家同意,那就是后来的1832年解剖法案。这一法案允许济贫所48小时内没有人认领的尸体用于解剖研究。由此,解剖也不再是死刑惩戒的谋杀行为。

来源[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Template:Edinburg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