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民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台灣新民報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臺灣民報
昭和二年之臺灣民報第157號封面 Cover of The Taiwan MinPao in 1927.jpg
臺灣民報第157號
表記
漢字 臺灣民報
白話字 Tâi-oân Bîn-pò
臺羅拼音 Tâi-uân Bin-pò

臺灣民報》,是臺灣日治時期臺灣人所創辦影響力最大的報紙。前身為《臺灣青年》月刊(1920年創辦)、《臺灣》月刊。

歷史[编辑]

東京時期[编辑]

1923年(大正12年)4月15日,《臺灣民報》創刊於日本東京,全部為漢文版(在此之前的《臺灣青年》雜誌、《臺灣》雜誌為漢、日文各半),號稱「台灣人唯一的言論機構」。《台灣民報》原先是半月刊,10月15日改為旬刊(每十天發行一次),並併入日文版。1925年(大正14年)7月12日起再改為週刊(每週日發行),增設台北支社,社長為王敏川

遷台[编辑]

在《臺灣民報》發刊前,就有不少人主張將發行地遷回台灣,但由於台灣總督府的關係,該計畫一直不能實行。直到第三任文官總督伊澤多喜男上任後,遷台之事才有了轉機。1927年(昭和2年)8月1日,《台灣民報》以增加日文版的條件下遷入台灣,仍以週刊形式出現。1930年(昭和5年)3月增資改組,並易名為《台灣新民報》。1932年(昭和7年)4月15日,正式獲准發行日刊。廣受台灣民眾喜愛。而為了使台灣民眾能避開日本警察的騷擾,台灣文化協會也在各地成立讀報社,方便民眾閱讀。

內容[编辑]

1939年《臺灣新民報》社所出版陳逢源著《新支那素描》

《臺灣民報》橫跨1920至30年代,可說是台灣各種社會運動的機關報,同時也是研究1920至30年代台灣不可或缺的史料。《台灣民報》對自臺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以來的政治、社會運動均熱烈支持,積極鼓吹農民、勞工、婦女爭取權益,亦支持學生運動、文化啟蒙運動、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也呼應要求台灣自治及抨擊台灣總督府。而對新文藝鼓吹及提倡白話文也有不少貢獻,更是台灣新文學的重要園地。此外還引進對新知識、新思想的介紹,也經常報導中國政情及世界新知,諸如中國軍閥混戰、對立等。發行量更突破一萬份,足以與和人創立的《臺灣日日新報》相提並論。在編輯群方面,更是高手如雲,如新文學旗手張我軍、醫生兼小說家賴和、文學家楊雲萍、台灣第一位醫學博士杜聰明等人。而對總督府施政的批評與諷刺也使《台灣民報》在新聞檢查方面遭到百般刁難,最久一次還被扣押了44天。

1927年臺灣文化協會在台中醉月樓召開第一次全島代表大會,通過議程第14點「《台灣民報》拒買同盟之組織」[1]之後,《南瀛新報》亦出現許多批判《台灣新民報》的言論,如〈台灣新民報馬脚露現 批評大講演會將開催 定舊曆五月十三日夜於大眾講座〉及〈暴露欺騙民眾的台灣新民報告親愛同胞檄〉(《南瀛新報》1932年6月17日24版)。《南瀛新報》1932年6月25日14版、1932年7月9日13、14版、1932年7月16日13版、1932年7月23日13版、1932年9月10日13版、1933年6月17日23版,均曾出現批判《台灣新民報》的記載。[2]

沒落[编辑]

隨著日本軍國主義抬頭,《台灣新民報》所受到的壓力也越來越大。在另外3個日報同業(《台南新報》、《台灣日日新報》、《台灣新聞》)壓力下,1937年4月1日,《台灣新民報》漢文欄減半。1937年(昭和12年)6月1日,《台灣新民報》被迫廢止漢文版,仍可刊漢詩。台日語言雖不同,日人使用綴讀法,仍能閱讀漢詩,且日本政府並未正式下令禁止漢文。1937年6月1日之後,仍可看到《風月》(《南方》)、《孔教報》、《崇聖道德報》、《詩報》、《南國文藝》等漢文雜誌、《韮菜花》、《白香山之研究》等漢文書籍刊行。

1941年(昭和16年)2月,在《臺灣新民報》常務董事兼總經理羅萬陣及主筆兼編輯局長林呈祿讓步下,將《台灣新民報》改名為《興南新聞》,但言論風格已大不如前。1944年(昭和19年)4月,日本政府由東京派員來台,將台灣島上較具規模的6家報紙《興南新聞》、《台灣日日新報》(台北)、《台灣新聞》(台中)、《台灣日報》(台南)、《東台灣新聞》(花蓮)、《高雄新報》(高雄)合併為《台灣新報》;《台灣新民報》於次日發表《停刊之辭》,結束自《台灣青年》以來25年的歷史。1945年10月25日,《台灣新報》由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接收,改名為《台灣新生報》,但已不如以前《臺灣民報》為民喉舌的特質。

太平洋戰爭後,部份原屬臺灣民報社的新聞從業人員,在台灣新生報社成立前曾自立門戶創辦了《民報》,然而1947年二二八事件後,《民報》於當年3月8日被迫停刊,社長林茂生失蹤被害。民報社與戰前的台灣民報社有相當淵源,但以報社沿革的角度來看,並無延續關係。[3]

2009年8月4日,在義美食品贊助下,台灣英文新聞Taiwan News)重新刊印《台灣民報》1925年新年特刊號,義美食品總經理高志明主持在「義美大樓」(台北市信義路二段88號)舉辦的「重刊發表會」,蔣渭水的長子蔣松耀總統府秘書長詹春柏監察委員黃煌雄文建會副主任委員洪慶峰台北市政府文化局副局長陳冠甫台灣綠黨創黨主席高成炎親自出席重刊發表會。[4][5]

文學[编辑]

在台灣作家新詩作品的刊載上,「1930年《臺灣民報》推出「曙光」欄,刊載新詩,一時之間,也使新詩人輩出,如賴和楊守愚楊雲萍楊華等優秀詩人的作品,因此和同時期的日文新詩相互較勁,蔚為大觀」[6]

在台灣作家、政治運動等人士散文作品的刊載上,較為人知的有蔣渭水的〈獄中隨筆〉,該文刊載在《臺灣民報》第59~62號。

賴和張我軍楊守愚楊雲萍蔡秋桐朱點人陳虛谷郭秋生等習慣使用中國白話文的作家,常在《臺灣民報》及其改名後的《臺灣新民報》發表短篇小說作品。

《臺灣民報》是日治時期台灣文學相當重要的論述發表園地,張我軍一系列批判舊文學的論文,如〈致台灣青年的一封信〉(1924年臺灣民報)、〈新文學運動的意義〉(1924年臺灣民報)、〈糟糕的台灣文學界〉(1924年臺灣民報)、〈為台灣的文學界一哭〉(1924年臺灣民報)、〈請合力折下這座敗草叢下的破舊殿堂〉(1925年臺灣民報)、〈絕無僅有的擊缽吟的意義〉(1925年臺灣民報)、〈文藝上的諸意義〉(1925年臺灣民報)等,絕大多數發表在該報。此外,許乃昌的〈中國新文學運動的過去、現在和將來〉(1923年臺灣民報)、蔡培火〈台灣新文學運動與羅馬字〉(1923年臺灣民報)、蘇維霖〈二十年來的中國古文學及文學革命的略述〉(1924年臺灣民報)、半新舊〈『新文學之商榷』的商榷〉(1925年臺灣民報)、蔡孝乾〈中國新文學概觀〉(1925年臺灣民報)等引介中國新文學運動的文章,也在大量刊載在該報。

除了刊載介紹、評論中國新文學運動或是抨擊舊文學的文章,《臺灣民報》也曾經轉載不少重要的中國新文學作品,例如:1923年臺灣民報轉載了胡適的〈終身大事〉;1924年轉載胡適的〈新式標點符號的種類和用法〉一文;1925年則轉載魯迅的〈鴨的喜劇〉、〈故鄉〉、〈狂人日記〉、〈阿Q正傳〉等小說作品,以及冰心的〈超人〉與郭沫若的〈詩;仰望〉等作品。

相似報刊[编辑]

《台灣民報》報導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於1956年2月28日(二二八革命第九周年紀念日)成立,公布獨立宣言,廖文毅博士獲推選就任大統領

台灣民報》(THE TAIWAN-MINPO)於1953年創刊,由劉吶明主編。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成立後為其機關報。

相關研究[编辑]

博碩士論文[编辑]

使用「台灣博碩士論文知識加值系統」查詢,到2011年10月10日為止,已知的有:

  • 鄧慧恩,〈日據時期外來思潮的譯介研究:以賴和楊逵張我軍為中心〉,清華大學台灣文學所碩士論文,2006年。有一本碩士論文是在談論台灣日治時期外來思潮的譯介,論文是以那些主要發行在台灣本島或是以台灣人為活動主體的11種文學雜誌作為檢視的對象,而《臺灣青年》、《臺灣》、《臺灣民報》是其中的三種。

單篇論文[编辑]

以《臺灣新民報》刊載的文學作品為對象的研究,有:

  • 柳書琴,〈《臺灣新民報》向右轉:賴慶與新民報日刊初期摩登化的文藝欄〉,該文刊載在台大台文所發行的《臺灣文學研究雧刊》,2012年8月第12期。[7]
  • 柳書琴,〈滿洲內在化與島都書寫:林煇焜《命運難違》的滿洲匿影及其潛話語〉,該文刊載在成大台文所發行的《台灣文學研究》,2012年6月號。[8]

註釋[编辑]

  1. ^ 王乃信等譯,《台灣社會運動史‧文化運動》(原《台灣總督府警察沿革誌第二篇·領台以後的治安狀況(中卷)》,台北:創造出版社,1989),頁282。
  2. ^ 翁聖峰,〈八四課程標準高中《國文》賴和教材試論〉國立彰化師範大學國文學系暨臺灣文學研究所「2007年彰化文學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2007年6月9日。
  3. ^ 《民報》──台灣戰後初期最珍貴的史料國立台中圖書館
  4. ^ 馬推崇抗日英雄蔣渭水 攻綠營票倉中評社
  5. ^ 台灣民報重刊號 特別加印當年廣告大紀元時報
  6. ^ 向陽,〈三種語言交響的詩篇〉,《文學@台灣》,台南市:國立台灣文學館,2008年,頁103-104。
  7. ^ 該文電子檔已放在清大台文所教師個人網頁,網址: http://www.tl.nthu.edu.tw/people/writing_journal.php?Sn=144
  8. ^ 該文電子檔已放在清大台文所教師個人網頁,網址:http://www.tl.nthu.edu.tw/people/writing_journal.php?Sn=4。

參考文獻[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