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法迪四会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塞法迪四会堂建筑群

塞法迪四会堂(Four Sephardic Synagogues)位于耶路撒冷旧城犹太区. 它们形成了一组建筑群,包括四个相邻的犹太会堂,分别建于不同的时期,以适应塞法迪犹太人的宗教需要, 每个会堂都采用不同的礼仪。

1589年,奥斯曼帝国的苏丹穆拉德三世下令关闭拉姆班会堂,在耶路撒冷便不再有犹太人的宗教场所,被迫在自己家中私下祈祷。其中许多犹太人都是在1492年被驱逐出西班牙后抵达这里的移民的后裔。17世纪初,他们建立了新的犹太会堂,约哈难本Zakai会堂。1835年,统治耶路撒冷埃及总督穆罕默德·阿里帕夏允许恢复犹太会堂。伊斯坦布尔会堂入口处有一个纪念这次恢复的牌匾。

1948年第一次中东战争期间,犹太区陷落后,这些犹太会堂被烧毁,亵渎,变成了马厩。六日战争之后,这些犹太会堂由建筑师丹·塔奈修复。

Solid lightblue.png 约哈难拉比会堂[编辑]

约哈难拉比会堂

据传说,约哈难拉比会堂, (Yochanan ben Zakai Synagogue,希伯来语בית הכנסת יוחנן בן זכאי),位于约哈难拉比的自修室原址。第二圣殿被毁后,他在亞夫內成立了猶太公會。现在的建筑物建于17世纪初。

该会堂选在一块低于街道水平面的土地,以便向当局隐瞒建设。但是,梅厄·本多夫认为低于街道水平面并不是刻意选择的结果,而是当时街道本身较低,犹太会堂高出街道。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该会堂周围的住宅被拆除,新房子在它们上面建造,而该会堂本身被保存。这个循环一直持续到今天,导致该会堂低于街道水平面以下。不过,应注意的是,如果建设确实是允许的,建筑物本身必须遵守穆斯林对齐米的宗教场所的限制:高度不得超过清真寺。[1] 它位于耶路撒冷犹太区,在1948年之后约旦占领的19年期间,与该区大部分犹太会堂一样,遭受同样的厄运。六日战争期间,以色列控制了耶路撒冷旧城之后,得到彻底修复。这项工程是由西墙的拉比梅厄·胡达·盖茨发起,他也恢复了Yeshivat haMekubalim昔日的辉煌。

G10.png 伊斯坦布尔会堂[编辑]

伊斯坦布尔会堂仿古钢雕刻,c.1825

耶路撒冷的塞法迪社区成长过程中,来自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大批移民,从1764年起使用相邻的建筑作为犹太会堂。随着时间的推移,伊斯坦布尔会堂(Istanbuli Synagogue,希伯来语בית הכנסת האיסטנבולי)吸引了来自东方的崇拜者,包括库尔德斯坦、北非和西非。伊斯坦布尔会堂现在由西班牙和葡萄牙犹太人使用,主要使用伦敦礼仪。

17世纪的圣所,来自意大利安科纳一座被毁的犹太会堂。特巴Teba 建于18世纪,来自意大利佩萨罗一座犹太会堂。该会堂重修于1836年。

以色列独立战争期间,会堂被阿拉伯人占领。六日战争期间,以色列控制耶路撒冷旧城后,会堂得到重修。

由于伊斯坦布尔会堂是四个会堂中最大的一座,它用于以色列塞法迪犹太人首席拉比的就职典礼。

Magenta-square.gif 先知以利亚会堂[编辑]

先知以利亚会堂

另一座犹太会堂建于16世纪,以以利亚命名。该会堂是四个犹太会堂中最古老的一座。先知以利亚会堂(Eliyahu Ha'navi Synagogue)主要是用作学习摩西五经的自修室。它只是用于节日的祈祷。据传说,会堂的名称发生在赎罪日一个事件之后,当一个人失踪,完成数点(minyan)需要祈祷。一名信徒所不认识的蓝衣男子出现,并开始祷告。结束祷告(Neilah)后,该男子又神秘消失。人们确信,该名男子非以利亚莫属。

Solid yellow.svg 中会堂[编辑]

中会堂

中会堂Emtsai Synagogue希伯来语בית הכנסת האמצעי),构成该建筑群的中央部分。它最初是一个庭院,可能是约哈难 Ben Zakai 会堂的女子部。在住棚节期间,它可以改为苏克棚。随着社区的发展,在18世纪中叶,决定给院子加上屋顶。于是它变成了今天所称的中会堂,因为它在其他三个犹太会堂的中间位置。

参考[编辑]

坐标31°46′28.11″N 35°13′53.95″E / 31.7744750°N 35.2316528°E / 31.7744750; 35.2316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