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陵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1]

英仙座βA/B/C
Position Beta Per.png
大陵五的位置
觀測資料
曆元 J2000
星座 英仙座
星官 胃宿 大陵
赤經 03h 08m 10.1315s
赤緯 +40° 57′ 20.332″
視星等(V) 2.12
特性
光谱分类 B8V/K02IV/A5V
U−B 色指数 -0.37
B−V 色指数 -0.05
变星类型 食雙星
天体测定
径向速度 (Rv) 3.7 km/s
自行 (μ) 赤经:2.39 mas/yr
赤纬:-1.44 mas/yr
视差 (π) 35.14 ± 0.90 mas
距离 93 ± 2 ly
(28.5 ± 0.7 pc)
绝对星等 (MV) -0.65/+2.8/+1.94
詳細資料
質量 3.8/0.82/1.8 M
半徑 2.88/3.54/1.7 R
亮度 155/6.5/14.1 L
溫度 12,000/4,900/8,500 K
金屬量 Not available
自轉 65 km/s.
年齡 < 3 × 108
其他命名
Algol, Gorgona, Gorgonea Prima, Demon Star, El Ghoul, 26 Per, GJ 9110, HR 936, BD +40°673, HD 19356, GCTP 646.00, SAO 38592, FK5 111, Wo 9110, ADS 2362, WDS 03082+4057A, HIP 14576.

大陵五(英仙座β)是英仙座內一顆明亮的恆星,也是一對著名的食雙星。他不僅是被發現的第一對食雙星,更是第一顆被發現的非超新星變星。大陵五的視星等很規律的在2天20小時又49分的週期內在2.1~3.4等之間變化。另外,在研究恆星演化的過程中,發現大陵五較小質量的伴星較先演變,與較大恆星生命週期較短的理論不符,這就是“大陵五佯謬”的問題。

歷史[编辑]

大陵五的英文"Algol" 意思為"惡魔之星"(源自阿拉伯文الغول al-ghūl, "the ghoul"),大概是因為他奇怪的行為才給他如此的名稱。[2]英仙座的神話故事中,他是蛇髮魔女梅杜莎的頭,或是共用眼睛與牙齒的三位戈耳工女妖中的那顆眼睛[3]

中國稱之為大陵五是因為它是代表王陵的第五顆星。

占星學,被認為是天空中最不幸的恆星,在中世紀,他是15顆Behenian stars之一,並與鑽石結合作為kabbalistic的標誌。

大陵五的變光記載最早是在1667年由傑米尼亞諾·蒙坦雷(Geminiano Montanari)提出的,但是很可能在這之前許久他就已經被注意到了。第一個提出這顆變星的變光機制的是英國業餘天文學家约翰·古德利克。在1783年5月,他將研究結果提交給皇家學會,建議週期性的變化是有個黑暗的物體通過前方造成的(或是恆星本身有個黑暗的區域朝向地球的方向)。由於這篇報告,他被授予科普利獎章[4]

哈佛的天文學家愛德華·皮克林在1881年提出大陵五是食雙星的明確證據[5]。在被証實之後數年的1889年,德國北方小城Potsdam的天文學家赫爾曼·卡爾·沃格爾發現大陵五的光譜有週期性的都卜勒位移,推論是由雙星的徑向速度變化造成的[6],因此大陵五成為最先被確認的光譜雙星

恆星系[编辑]

大陵五是一個食雙星

大陵五實際上是兩顆在接近的軌道上互繞的恆星。由於軌道平面正巧被包含在地球的視線方向上,因此每一個週期內較暗的星 (大陵五 B) 都會經過較亮的星 (大陵五 A) 前面,這時抵達地球的光度就會暫時減少。更精確地說,大陵五實際上是一組三合星:成對的食雙星分隔的距離只有0.062AU,第三顆星 (大陵五 C) 與食雙星對的平均距離是2.69AU,共同的軌道週期是681天 (1.86年)。系統的總質量大約是5.8太陽質量,三顆星的質量比A:B:C是4.5 :1 :2。

大陵五系統的軌道元素
星體 半長軸 橢率 週期 軌道傾角
A—B[7] 0.00218″ 0.00 2.87 天 97.69°
(AB)—C[8] 0.09461″ 0.225 680.05 天 83.98°

對大陵五的研究在恆星演化的理論上造成了大陵五佯謬:聯星中的兩顆星在同時形成,質量大的恆星演化得比質量小的快,但是觀察所見的卻是質量較大的大陵五A還在主序帶上,而質量小的大陵五B已經是稍後階段的次巨星。這種矛盾能夠以質量傳輸來解釋:當質量較大的恆星演化成次巨星時,它充滿了洛希瓣,因此許多的質量傳輸給另一顆仍然是主序星的恆星。許多像大陵五這樣的聯星,確實能夠觀察到氣體的流動[9]

這個系統在X射線無線電閃焰的活動上也顯示出變動,這些被認為是AB兩星的磁場與質量傳輸間的交互作用造成的[10]。無線電輻射的形成也許與造成黑子的磁場循環有關,但是環繞這些恆星的磁場強度比太陽的強十餘倍,使得這些無線電閃焰更為強大與持久[11]

大陵五與地球的距離是92.8光年,然而在730萬年前以9.8光年的距離經過地球附近時,它的視星等大約是−2.5等,比現在的天狼星還要亮。因為這個系統的總質量是太陽的5.8倍,儘管在最接近時還是有相當大的距離,仍然會對太陽系歐特雲造成輕微的攝動,使進入內太陽系的彗星數量增加。然而,在對隕坑實際數量增加的淨效應上,被認為還是很微小的[12]

參考資料[编辑]

  1. ^ Kim,H.I. Astrophysical Journal. July 15,1989,. vol.342: p.1061–1067. 
  2. ^ Allen, Richard Hinckley. Star Names: Their Lore and Meaning (revised edition). Dover. 1963. ISBN 0-486-21079-0. 
  3. ^ 譯註:在神話中有些混亂(矛盾),有說梅杜莎是三位戈耳工女妖之ㄧ。
  4. ^ John Goodricke, The Discovery of the Occultating Variable Stars. 2003-08-06 [2006-07-31] (英文). 
  5. ^ Pickering, Edward C. Dimensions of the Fixed Stars, with especial reference to Binaries and Variables of the Algol type. Astronomical register. 1881: 253–256. 
  6. ^ A. H. Batten. Two Centuries of Study of Algol Systems. Space Science Reviews. 1989, 50 (1/2): 1–8. 
  7. ^ L. A. Molnar, R. L. Mutel. Dynamical Evolution of the Algol Triple System. Bulletin of the American Astronomical Society. 1996, 28: 921. 
  8. ^ W.I. Hartkopf, B.D. Mason. Sixth Catalog of Orbits of Visual Binary Stars. U.S. Naval Observatory. 2006-07-30 [2006-07-31] (英文). 
  9. ^ Pustylnik, Izold. On Accretion Component of the Flare Activity in Algol. Baltic Astronomy. 1995, 4: 64–78. 
  10. ^ M.J. Sarna, S.K. Yerli, A.G. Muslimov. Magnetic activity and evolution of Algol-type stars - II. Monthly Notices of the Royal Astronomical Society. 1998, 297 (3): 760–768. 
  11. ^ Blue, Charles E. Binary Stars "Flare" With Predictable Cycles, Analysis of Radio Observations Reveals. National Radio Astronomy Observatory. 2002-06-03 [2006-07-31] (英文). 
  12. ^ J. García-Sánchez, R.A. Preston, D.L. Jones, P.R. Weissman. Stellar Encounters with the Oort Cloud Based on Hipparcos Data. The Astronomical Journal. 1999, 117: 1042–1055.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