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遲迥之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尉迟迥之乱
日期 580年六月十日至十月二十六日
地点 四川、中原
结果 杨坚大获全胜,为称帝铺平道路
参战方
北周 北周叛军
指挥官和领导者
杨坚
韦孝宽
杨素
高颎
梁睿
尉迟迥
王谦
司马消难
兵力
最少20万 最少23万
伤亡与损失
不詳 不详

尉遲迥之亂指的是北周大象二年(580年)尉遲迥等北周老臣因不满杨坚夺权而发动的军事行动。[1]

背景[编辑]

大象二年五月十一乙未日(580年6月8日)北周宣帝去世,近臣刘昉郑译等和杨坚有旧,矫诏引杨坚辅政。杨坚担任右大丞相夺取军政权,清理完北周诸王后,怕前朝旧臣叛乱,于5月27日派韦孝宽取代尉迟迥担任相州总管。此举激起尉迟迥的不满,处斩了朝廷的使臣后于六月十二日召集文武士庶誓师造反。[2]当时赵王宇文招已入朝,幼子留在赵国,尉迟迥奉宇文招幼子为主。

过程[编辑]

群起响应[编辑]

尉迟迥权力的地理中心正处于华北平原的心脏,他在那里能够动用惊人的资源,并且在地方强大的氏族中还有一批强有力的潜在的追随者[3]。他们在看到了尉迟迥的号召后,纷纷响应。迥所管相、卫、黎、毛、洺、贝、赵、冀、瀛、沧,尉迟迥弟子勤所统青、胶、光、莒诸州,一起叛乱,人数达到数十万。

进入七月,叛乱规模越来越大。荥州刺史邵公宇文胄申州刺史李惠、东楚州刺史费也利进、东潼州刺史曹孝达,各据州以应迥。迥又北结高宝宁以通突厥;南连陈朝,许割江、淮之地。七月二十五日,郧州(今湖北省安陆市)总管司马消难以其管辖的七州叛变投降陈朝。八月七日,益州总管王谦又以其管辖十八州响应尉迟迥[4]。而北周荆、襄、豫境内诸蛮也造反,“焚烧村落,攻略郡县”[5]

但也有不响应尉迟迥的地方总管。幽州总管于翼拒绝起兵响应尉迟迥,并倒向杨坚,截断了尉迟迥与北部少数民族联系。徐州总管源雄不理尉迟迥号召,并出兵击退陈朝毕义绪、曹孝达等部进攻。毫州总管贺若谊出兵出兵消灭了叛乱的申州刺史李惠,分隔尉迟迥和司马消难所部的联系[6]。利州总管豆卢勣死守本州,挡住王谦北进[7],为杨坚大军进入四川提供敞开门道。

讨灭尉迟迥[编辑]

敦煌壁画中的北周士兵作战图

六月十日,朝廷派韦孝宽行军元帅,讨伐尉迟迥。六月二十六日,任命老将梁睿为益州总管,但王谦在益州叛乱而改任行军元帅讨伐王谦。七月十六日,命令杨素领兵讨伐宇文胄。七月二十五日,派王谊领兵讨伐司马消难,又任命韦世康绛州总管,保卫关中安全。韦孝宽所部开至武陟(今河南省武陟县),与盘踞武德郡的尉迟迥之子尉迟惇所部十万人隔着沁河对峙[8]

此时,韦孝宽长史李询秘密启丞相杨坚言:“梁士彦、宇文忻、崔弘度并受尉迟迥饷金,军中慅慅,人情大异。”杨坚感到十分忧虑,与内史上大夫郑译密谋派人取代这三人,李德林反对说:“公与诸将,皆国家贵臣,未相服从,今正以挟令之威控御之耳。前所遣者,疑其乖异,后所遣者,又安知其能尽腹心邪!又,取金之事,虚实难用,今一旦代之,或惧罪逃逸;若加縻絷,则自郧公以下,莫不惊疑。且临敌易将,此燕、赵之所以败也。如愚所见,但遣公一腹心,明于智略,素为诸将所信服者,速至军所,使观其情伪。纵有异意,必不敢动,动亦能制之矣。”坚大悟,说:“公不发此言,几败大事。”乃命少内史崔仲方往监诸军,为之节度。又派高颎前往前线。 高颎至军中,在沁水上搭建桥梁。尉迟惇见阵,在沁河上游纵火筏想用它们烧掉桥,高颎则命人填土以阻火筏。惇布阵二十余里,想等孝宽军半渡而击之;不料,孝宽却将军队略作后退,然后鸣鼓齐进。军队一过河,颎命令焚烧桥,以绝士卒后退之心。因此,士兵作战时一往无前,惇兵大败,单骑逃亡。孝宽乘胜进击,追至[9]

八月十七日,尉迟迥与尉迟惇及弟西都公祐,集结十三万部队于邺城南,迥统帅万人,皆着绿巾、锦袄,号“黄龙兵”。迥弟勤统帅士卒五万,自青州增援而来,派三千骑先投入战场。尉迟迥麾下兵皆关中人,作战勇猛,孝宽军作战不利只能后退。鄴中士民观战者达数万人,韦孝宽军行军总管宇文忻说:“事急矣!吾当以诡道破之。”于是先射围观民众,围观民众四散逃亡,冲散了尉迟迥军的阵形,又惊叫之声震天动地,场面十分混乱。忻又传令士兵大呼:“贼败矣!”孝宽军士气复振,趁着对方大乱猛烈攻击。迥军大败,退保鄴城,孝宽纵兵围之。又孝宽手下梁士彦所部率先打破北门进城,尉迟迥见大势已去自杀身亡。尉迟迥死后,其子尉遲惇亦被追兵所杀,山东各地叛乱相继被镇压[10]

其余战事[编辑]

八月二十七日,尉迟迥被杀十天后。叛军郧州总管司马消难连夜南逃,投降南朝。杨素攻克荣州,宇文胄逃亡,被追兵所杀。十月,朝廷军的梁睿率领步骑二十万进讨王谦,谦分命诸将据险而守,梁睿连战连克,势不可挡。又王谦遣其将达奚惎、高阿那肱、乙弗虔等带领十万军进攻利州,掘开江水以灌城。利州城中战士不过二千,总管豆卢勣昼夜督战,成功抵抗四十天;等到梁睿军至,叛军退兵,梁睿军自剑阁入四川,进逼成都。谦命令令手下达奚惎、乙弗虔城守,亲率精兵五万,背城结陈。睿军与之作战,叛军战败,惎、虔打开城门投降。谦带着麾下三十骑逃往新都,但被新都令王宝捉住。十月二十八日,睿斩谦及高阿那肱,四川平定。至此,叛乱平息,历六十八天。

评价[编辑]

《剑桥中国隋唐史》认为杨坚在这次战役有几个有利条件成就了胜利:1.他的关中平原根据地长期以来是远征的跳板,只要他有取得胜利的迹象,他就能得到从北周继承下来的强大的战争机器的效忠;2.他还掌握着统一领导和各个击破分散敌人的优势;何况后者只有地方的追随者,各怀私心异志,缺乏协调的战略。3.杨坚得力于高颎,而他的敌人又缺乏想象力和个人魅力,所以他继续走运。[11]

复旦大学教授韩升认为这次叛乱既得不到官僚阶层的支持,也得不到民众的支持。而且北周经历宣帝的暴政之后,已经失去了过去的号召力和凝聚力,而中原百姓也对新征服者无特殊感情[12]。所以,尉迟迥的失败是无可避免的。

一般认为,北周时汉人大量进入军队,至其末期北周的将领更是以汉人占多数;政治实权也转移到汉人手中;杨坚得到这两批汉人文武官员支持是其成功代周的关键[13][14]。而平镇这次叛乱之后代表一个时代的结束,隋朝登上历史舞台。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剑桥中国隋唐史》第二章 隋朝 <开国者隋文帝>:“远为严重的是,宇文家族的党羽在北方的许多地方公开进行军事对抗。六月,宇文氏的党羽尉迟迥在原齐国国都邺城公开向其部队首先宣称,他作为宇文氏的亲戚和忠仆,将从有野心的杨坚手中拯救王朝。”
  2. ^ 《周书》卷二十一 列传第十三 <尉迟迥>:“今欲与卿等纠合义勇,匡国庇人,进可以享荣名,退可以终臣节。卿等以为何如?”
  3. ^ 《剑桥中国隋唐史》第二章 隋朝 <开国者隋文帝>
  4. ^ 《周书》卷二十一 <王谦传>:“以世受国恩,将图匡复,遂举兵。”
  5. ^ 《周书》卷八 <静帝纪>
  6. ^ 《隋书》卷三十九 <贺若谊>:"西遏司马消难,东拒尉迥。"
  7. ^ 《隋书》卷三十九 <豆卢勣>:"高祖为丞相,益州总管王谦作乱。勣婴城固守,谦遣其将达奚念、高阿那肱、乙弗虔等众十万攻之,起土山,凿城为七十余穴,堰江水以灌之。勣时战士不过二千,昼夜相拒。经四旬,势渐迫。勣于是出奇兵击之,斩数千级,降二千人。梁睿军且至,贼因而解去。"
  8.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七十四:“尉迟迥遣其子魏安公惇帅众十万入武德,军于沁东。会沁水涨,孝宽与迥隔水相持不进。”
  9.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七十四
  10.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七十四:“韦孝宽分兵讨关东叛者,悉平之。”
  11. ^ 《剑桥中国隋唐史》第二章 隋朝 <开国者隋文帝>
  12. ^ 《隋文帝传》,第四章 政变建隋 <平定三方> 105页,人民出版社,1998年
  13. ^ 傅乐成《中国通史 隋唐五代史》隋的建立与统一,第八页,九州出版社,2009年
  14. ^ 江增庆《中国通史纲要》第四篇 隋至明朝,第244页

书籍[编辑]

  • [唐]魏征隋书》<列传第十三 杨素弟约 从父文思> <卷三十九 列传第四 豆卢勣传> <卷一 帝纪第一 高祖上> <卷三十九 列传第四 贺若谊>
  • [北宋]司马光资治通鉴》<卷一百七十四>
  • [唐]令狐德棻周书》<卷八 帝纪第八 静帝纪> <卷二十一 列传第十三 王谦传> <卷二十一 列传第十三 尉迟迥传>
  • 韩升. 《隋文帝传》. 人民出版社. 1998年. ISBN 7010028176 (中文(简体)‎). 
  • 崔瑞德等. 《剑桥中国隋唐史》.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0年. ISBN 7500405618 (中文(简体)‎). 
  • 江增庆. 《中国通史纲要》. 
  • 傅乐成. 《中国通史 隋唐五代史》. 九州出版社. 2009年. ISBN 9787510800603 (中文(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