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犬八公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忠犬八公
Hachiko.JPG
八公的相片
基本信息
物種
品種秋田犬
性别雄性
出生(1923-11-10)1923年11月10日
 大日本帝國秋田縣北秋田郡二井田村(今 大館市近郊)
死亡1935年3月8日(1935歲-03-08)(11歲)
 大日本帝國東京府東京市澀谷區(今 東京都澀谷區)
主人上野英三郎
外貌主要為金色毛,臉上部微帶白色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忠犬ハチ公
假名ちゅうけんはちこう
平文式罗马字Chūken Hachikō

忠犬八公(日语:忠犬ハチ公,1923年11月10日-1935年3月8日),為日本历史上一条具有传奇色彩的忠犬。其知名的事蹟,為生前习惯去东京涩谷车站迎接其主人上野英三郎教授归来,甚至在主人死后也一直等待了约10年,令世人對其忠誠感到動容。其品种为秋田县大馆市秋田犬。原名是阿八(ハチ),随后也成为忠犬八公的爱称。涩谷站前面设有一座铜像,这座铜像为纪念忠犬八公所造,随即成為世界著名的旅游景点[1]

事蹟[编辑]

1924年,东京帝国大学(现东京大学)农学部教授上野英三郎开始饲养该犬,并取名为“小八”[2][3][4]。每天八公都会在家門口目送上野教授上班,並且在傍晚的时候到澀谷站去迎接主人下班。1925年5月,上野因腦溢血猝然去世,然而八公依然每天到澀谷站去等候主人的归来。直到最后死去,一共等了十年。1935年3月,八公因患癌症與丝虫性象皮病而死亡。[5][6][7]死后尸体被制作成标本,保存在国立科学博物馆,內臟則保存於東京大學

2010年,東京大學中山裕之教授提出八公應是死於癌症的說法[8][9]

八公過世當日
上野國立科學博物館展出的八公標本

八公的生平[编辑]

诞生[编辑]

1923年(大正12年)11月10日,在秋田县北秋田郡二井田村(现在的大馆市)的齐藤义一家,八公与其八个兄弟诞生(这也是八公名字的由来)。父犬的名字是「大子内」(オシナイ),母犬是只名叫「芝麻」的红发小狗。

在上野家的生活[编辑]

东京帝国大学农学部教授的上野英三郎想要养一只秋田犬幼犬,所以八公由一个叫“世间濑”的中介商送来了上野。八公当时的价格是30日元 ,出生后不久的1924年(大正13年)1月14日被藏於米俵(裝米的米袋)內,从大馆车站乘坐特快列车出发,20小時後、到達上野英三郎教授家[10]

上野家的住宅位于东京府丰多摩郡涉谷町中大向834号(现在在涩谷区松涛一丁目附近),八公和另外名叫“约翰(ジョン)”和“ 小s(エス)”的两只狗一起被饲养。其中,约翰被指很关照刚到来的八公。长大的八公总是在门口或大门前目送主人上野,有时还送他到最近的涩谷站。

上野教授死后[编辑]

1925年(大正14年)5月21日,主人上野英三郎在农学部教授会议结束后,因脑溢血而猝死[11]。八公因未等到主人歸來,三日三夜從未進食過。据悉,25日举行了已故主人上野的守夜仪式时,当天八公也和约翰、小S 一起到涩谷站迎接上野。

此后,八公被安置在上野夫人在八重的亲戚高桥所开张的和服店,但由于性格格外亲切,因此只要有顾客光顾,就会扑向客人,进而和服店越发变得没有生意可做。因此,八公被转移到位于浅草的友人,高桥家里。但可能是因八公缅怀上野教授的缘故,有时在散步时会发生往涩谷站的方向奔跑的事情[12]。后来因八公的事,高桥和邻居之间发生了纠纷,于是八公又被送回涩谷的上野家。

1927年秋:移居至富之谷(上野太太友人小林的家)[13]。每逢於上野博士下课回家的時間,八公都會獨自前往澀谷車站,像是等候主人回來;並且在途中經過上野故居時也會做出向屋內張望的動作。然而,當時的車站員工與周邊民眾並不歡迎八公,因此不時發生打罵、欺負八公的狀況。此外,個性老實的八公也時常被捕狗隊抓捕,還賴車站駐警認識之故才未遭到撲殺[14]

被称“忠犬八公”[编辑]

1932年,日本犬保存會的齋藤弘吉把八公在澀谷車站等候主人一事撰寫成文並寄稿至《東京朝日新聞》,以「惹人憐愛的老犬故事(いとしや老犬物語)」為題刊登於報章上。八公因而成名,及後被稱為「忠犬八公(ハチ公)」,車站員工與居民對牠的態度也轉趨友善[15]。此后许多人为八公带来食物,因牠受欢迎,车站也允许八公在车站过夜。在拍摄八公晚年的照片中,左耳垂下,但这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被流浪犬咬伤时的后遗症[16]

1933年(昭和8年)11月,八公受到世界爱犬团体“爱犬波季”(ポチクラブ)的表彰荣誉。

当时正面拍摄的八公照片被住在上野家附近的一位女士保存下来,2017年捐赠给白根纪念涩谷区乡土博物馆•文学馆。在2019年2月至3月举行的新收藏资料展上公开[17]

1934年4月:八公像在澀谷車站前建立,揭幕儀式有300位名人參加。同年,八公参演了由山本嘉次郎导演的电影《飞天大将》,扮演其中的秋田犬。这也是一部将八公生前的样子拍成影像的作品。

在日本呆了几年的德國知名建筑师布鲁诺·陶特Bruno Julius Florian Taut)曾在日记中提到在1934年10月31日的涩谷站看到过忠犬八公。记载着有人们温柔地抚摸着八公的毛发,这时旁边已经放置了基座和雕像。陶特还为八公拍过照。

与主人团聚[编辑]

在其主人上野去世近10年后的1935年(昭和10年)3月8日上午6点左右,八公被人发现横跨涩谷川的稻荷桥附近、泷泽酒店北侧胡同的入口(现时涉谷流动停车场入口附近),死去,享年11岁。此处是涩谷站的对面,是八公平时不去的地方。

八公死后,于同月12日在涩谷车站举行了八公的遗体告别式,上野夫人八重和曾收养过八公的小林夫妇、富之谷和周围的人等都参加了告别式。此外,涉谷宫益坂的妙佑寺僧人等16人为八公诵经,八公死后收到了25个花环、200个插花、装有帛金的信件和电报(180日元、200日元),其后为其举行了葬礼[18]

八公同主人上野英三郎被安葬在青山灵园,于四米见方的竹篱笆后面,有一块刻有“东京帝国大学教授 上野英三郎农学博士”的墓碑,在其右边是一个小小的祠堂,这是八公的坟墓。它的尸体在于东京帝国大学进行病理解剖后,于3月10日被送到东京科学博物馆(现在的国立科学博物馆)分馆的木工部工作室,在那里由坂本喜一和弟子本田晋剥制成标本,目前藏于在东京上野国立科学博物馆内,多次在媒体上亮相,不過同時保留的骨骼標本則在東京大轟炸中燒毀。

剥制[编辑]

八公的尸体在东京帝国大学进行病理解剖后,于3月10日被送到东京科学博物馆(现在的东京大学国立科学博物馆)分馆的木工部工作室,在那里被坂本喜一和内弟本田晋成了标本。

剥制者[编辑]

制作八公标本者一般被认为是坂本喜一。坂本喜一是坂本福治的儿子,据说是日本標本剥制的鼻祖,他创造了“坂本标本剥制法”。但是当接到制作八公标本的委托时,由于坂本已经年事已高,因此实际的标本制作由弟子本田晋负责。斋藤弘吉在自己的书《日本的狗和狼》中写道,坂本和本田在剥制完工之前,不让其他人进入工作室,只有自己能偶尔进入房间观察。

剥制的制作[编辑]

刚送到东京科学博物馆的八公尸体脏污,首先进行了仔细的清洗。因为八公生前患有丝虫病,所以先由兽医进行了部分遗体治疗(驱离丝虫)。在其完成的剥制上,某些被剃掉毛发部位是从其他部分移植过来的。八公垂下的左耳在内侧软骨部位被咬掉,在胃部发现还存有尚未消化的日式烤鸡串[19](根据东京大学的解剖记录,胃里甚至有几个叉子,但没有刺入胃壁)。制作方法是先用石膏制作精密的塑像,再在上面盖上毛皮的方法,这被称之为“坂本式剥制法”。骨架都被移除了,剩下的只有指甲和指骨。标本剥制工作于6月13日完成,收录在本田晋制作的案例中,两天后的15日在东京科学博物馆举行开馆仪式后向公众开放。[20]

剥製展示[编辑]

八公的剥製标本在国立科学博物馆上野本馆日本馆二楼北翼展出。2019年5月,大馆市政府为了观光交流设施“秋田犬里”的开馆,曾暂时租借了这里[21][22]

八公的死因[编辑]

2010年,東京大學的中山裕之教授在某一天,為八公的內臟更換福爾馬林時,突發奇想透過顯微鏡觀察這些標本的組織,意外有了驚人的發現,為了慎重起見他還以核磁共振攝影(MRI),仔細的檢查肺和心臟的斷面,結果發現,八公的心臟和肺臟出現了惡性腫瘤。故推論八公應是死於癌症,而非寄生蟲病。

銅像"初代"忠犬ハチ公像。
澀谷站(※1936年3月8日)
八公與上野教授合葬的墓地
澀谷站八公像(2015年9月15日撮影)

相關作品[编辑]

  • 八公犬物語》(ハチ公物語):1987年8月1日上映的日本電影,由仲代達矢柳葉敏郎等影星參與演出,票房收入超过20亿日元
  • 忠犬八公的故事》(Hachiko: A Dog's Story):由《ハチ公物語》為基礎所翻拍的英文版美國電影,2009年8月8日於日本市場上映,2010年1月7日及8日分別於香港及臺灣上映,臺灣譯名為《忠犬小八》。該片保留原作的故事大綱,但將故事背景由東京搬至一個位於美國東岸的大學城,其中教授的角色是由李察·基爾所飾演。[23]

其他[编辑]

東京澀谷區八公犬公車

参考文献[编辑]

  1. ^ 「PLAY! DIVERSITY SHIBUYA」一般財団法人 渋谷区観光協会. 一般財団法人 渋谷区観光協会. [2021-03-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18) (日语). 
  2. ^ ハチ公について知りたい - 渋谷区立図書館. web.archive.org. 2018-09-22 [2021-03-19]. 
  3. ^ 幸せハチ公. web.archive.org. 2017-05-17 [2021-03-19]. 
  4. ^ web.archive.org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71219183834/http://www.touyoko-ensen.com/syasen/sibuyaku/ht-txt/sibuyaku06.html. [2021-03-19].  缺少或|title=为空 (帮助)
  5. ^ 林宜靜. 痴痴等待主人歸來!「忠犬小八」珍貴照曝光. 中時電子報. 2015-10-24 [2018-02-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6) (中文(台灣)). 
  6. ^ 「忠犬八公」左耳下垂 癡等主人10年…背後真相太催淚. ETtoday新聞雲. 2016-10-14 [2018-02-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4) (中文(台灣)). 
  7. ^ 林翠儀. 忠犬八公過世80年 和主人「團聚」. 自由時報電子報. 2015-03-09 [2018-02-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9). 
  8. ^ ハチ公は「がん」だった 76年ぶり新たな死因判明 東大研究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2-08-13.
  9. ^ 新たに判明し忠犬ハチ公の死因ついて(東京大学大学院 農学生命科学研究科 獣医病理学教室)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2-02-03.>
  10. ^ 1. 鉄道ピクトリアル. 鉄道ピクトリアル (電気車研究会). 2009, (813号): 78. 
  11. ^ 東京にふる里をつくる会 (编), 渋谷区の歴史, 東京ふる里文庫11, 名著出版: 260-2, 1978-09-30 
  12. ^ 東京にふる里をつくる会 (编), 渋谷区の歴史, 東京ふる里文庫11, 名著出版: 260-2, 1978-09-30 
  13. ^ 東京にふる里をつくる会 (编), 渋谷区の歴史, 東京ふる里文庫11, 名著出版: 260-2, 1978-09-30 
  14. ^ フジテレビトリビア普及委員会. トリビアの泉〜へぇの本〜 6. 講談社. 2004. 
  15. ^ 東京にふる里をつくる会 (编), 渋谷区の歴史, 東京ふる里文庫11, 名著出版: 260-2, 1978-09-30 
  16. ^ 椎名仙卓. 忠犬ハチ公の剥製は僕がつくった. 大正博物館秘話. 論創社. 2002.  已忽略未知参数|month=(建议使用|date=) (帮助)
  17. ^ 「ハチ公が笑ってる 渋谷区郷土博物館で写真公開」『東京新聞』夕刊2019年2月2日(1面)
  18. ^ 歴史雑学探偵団 (编), 発見!意外に知らない昭和史―誰かに話したくなるあの日の出来事194, 2007  已忽略未知参数|month=(建议使用|date=) (帮助)
  19. ^ 林正春. ハチ公文献集. 1991. (自費出版、非売品で全国主要図書館に寄贈された)
  20. ^ 椎名仙卓. 忠犬ハチ公の剥製は僕がつくった. 大正博物館秘話. 論創社. 2002.  已忽略未知参数|month=(建议使用|date=) (帮助)
  21. ^ 秋田犬(ハチ)の剥製貸出について(2019年3月6日)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国立科学博物館
  22. ^ 秋田犬の里イベントカレンダー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秋田犬の里(大館市役所)
  23. ^ 忠犬小八(奇摩電影). [2009-10-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11). 
  24. ^ hShibuya Community Bus-"Hachiko Bus". 渋谷區官方網站. 2008 [2012-06-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4). (英文)
  • Mayumi Itoh (2013) Hachi: The Truth of the Life and Legend of the Most Famous Dog in Japan (伊東真弓著 『八公 日本的最有名的狗的生涯与伝説的真実』) http://www.amazon.com/dp/B00BNBWDQ4
  • 目擊者敘說日本史決定的瞬間(目撃者が語る日本史の決定的瞬間)別冊歷史讀本 新人物往來社 ISBN 978-4-404-03601-8
  • 遠藤秀紀 『解剖男』講談社現代文庫、2006年 ISBN 4-06-149828-2
  • 宮脇俊三『時刻表昭和史』増補版 角川書店 1997年 ISBN 978-4-04-883481-0
  • 林正春『八公文獻集(ハチ公文献集)』自費出版(非賣品)1991年 全國主要圖書館贈送
  • 桑井稻著「老奶奶的智囊袋(おばあさんの知恵袋)」忠犬八公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