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提尔皮茨号战列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Tirpitz-2.jpg
美国海军绘制的提尔皮茨号识别图
历史
纳粹德国
艦名出處 阿爾弗雷德·馮·鐵必制
建造者 威廉港战争海军造船厂
動工 1936年11月2日
下水 1939年4月1日
服役 1941年2月25日
结局 1944年11月12日由英国皇家空军轰炸机击沉
技术数据
艦級 俾斯麦级战列舰
排水量
  • 标准:42900公吨
  • 满载:52600公吨
全長
全寬 36米
吃水 9.30米[a]
動力輸出
  • 12台瓦格纳式过热锅炉;
  • 3台齿轮传动轮机;
  • 3具三叶螺旋桨[1]
動力來源 163026千瓦
速度 30节[1]
續航距離 8870海里以19节[1]
乘員
  • 103名军官
  • 1,962名士兵[b]
传感与
处理系统
FuMO 23型搜索雷达
武器裝備
装甲
  • 装甲带:320毫米
  • 炮塔:360毫米
  • 主甲板:100至120毫米
  • 上甲板:50毫米
艦載機 4 × Ar 196水上侦察浮筒机英语Floatplane[1]
飞行设施 1副双头弹射器[1]

提尔皮茨号战列舰(德語:Tirpitz)是纳粹德国战争海军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所建造的两艘俾斯麦级战列舰的第二艘舰,它以原德意志帝国海军的缔造者、海军元帅阿爾弗雷德·馮·鐵必制命名。该舰于1936年11月在威廉港战争海军造船厂船厂进行龙骨架设德语Kiellegung,并于两年半后下水德语Stapellauf。全部工程是在1941年2月完成,并随即投入德国舰队服役。如同其姊妹舰俾斯麦号一样,提尔皮茨号的主炮英语Main battery装备有分布在四座双联装炮塔中的380毫米C/34型舰炮英语38 cm SK C/34 naval gun。经过一系列的战时修改,提尔皮茨号比俾斯麦号更重2000公吨,这使它成为了欧洲海军有史以来所建造的最重型战列舰[3]

在1941年初完成海上试航英语sea trial后,提尔皮茨号曾简要担当纳粹波罗的海舰队的核心装饰,旨在防止苏联波罗的海舰队试图逃脱的可能。一年后,该舰航行至挪威,为针对同盟国的入侵起到威慑作用。尽管驻扎在挪威,提尔皮茨号也被用于拦截前往苏联的盟军护航船队,并于1942年执行了两次这样的任务未遂。这是它唯一可行的角色,因为自圣纳泽尔突袭英语St Nazaire Raid以来,针对大西洋护航线路的行动太过危险。提尔皮茨号作为存在舰队,迫使英国皇家海军在该地区留存了包括战列舰在内的重要海军力量。[4]

在1943年9月,提尔皮茨号连同沙恩霍斯特号战列舰一起炮击了斯匹次卑尔根岛的盟军战略要地,这是它唯一一次使用自身主炮攻击敌方的表面目标。此后不久,该舰因受到英国微型潜艇的袭击英语Operation Source而受损,并在接下来遭到了一系列的大规模空袭。1944年11月12日,装备有12,000英磅(5,400公斤)高脚柜炸弹的英国兰开斯特轰炸机在空袭中取得两次直接命中和一次近距脱靶,导致舰只迅速倾覆英语Capsizing。甲板的火势蔓延至其中一座主炮塔的弹药库,引发了大爆炸。舰上阵亡人数估计为950至1204人。1948年至1957年间,挪威与德国对提尔皮茨号进行了联合打捞,起获的船只残骸被拆解出售。

建造及特点[编辑]

提尔皮茨号战列舰是根据“G”号合同,以“替代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号”(Ersatz Schleswig-Holstein)作为临时代号进行订购[c],以取代已淘汰的前无畏舰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号[1]。建造合同被授予威廉港战争海军造船厂,其中龙骨是在1936年10月20日安放[6]。舰体于1939年4月1日下水德语Stapellauf,在精心制作的下水典礼上,伊尔莎·冯·哈塞尔(Ilse von Hassel)作为舰名出处、海军元帅阿爾弗雷德·馮·鐵必制的女儿主持为舰只命名[7]。而前德意志帝国海军阿道夫·馮·特羅塔上将则发表了下水演说,阿道夫·希特勒亦有出席观礼[8]舾装英语Fitting-out工作于下水后展开,至1941年2月完成[7]。英国轰炸机曾反复袭击造舰的港口,虽无炸弹命中提尔皮茨号,但袭击拖慢了工程的进度[9]。提尔皮茨号于2月25日投入舰队服役[7],随即于波罗的海进行海上试航英语sea trial[2]

提尔皮茨号在下水时被推出滑道

提尔皮茨号的标准排水量为42900公吨,满载排水量则达52600公吨,并有251米的全长、36米的舷宽英语Beam (nautical)和10.60米的最大吃水深度[d]。它由3台勃朗-包维利齿轮传动蒸汽轮机和12台燃油过热水管锅炉英语Water-tube boiler驱动,总输出功率可达163023千瓦特,在速度实验中曾达到30.8節(57.0公里每小時)的最高速度[1]。其标准乘员编制为103名军官及1962名士兵;在战争期间则还增加至108名军官及2500名士兵[2]。竣工时,提尔皮茨号配备有三组分别安装在前部、前桅楼和后部测向仪英语Rangefinder上的FuMO 23型搜索雷达[e]。它们后来被27型和26型雷达所取代,并具有大型的天线阵列英语Antenna array。代号为“霍恩特维尔德语Hohentwiel (Radar)”的30型雷达被安装至顶桅上,而其舰艉的105毫米高射炮测向仪上则加装了213型“维尔茨堡英语Würzburg (Radar)”火控雷达。[12]

提尔皮茨号在四座双联装炮塔中装备有八门380毫米C/34型舰炮英语38 cm SK C/34 naval gun[f]:两座背负式炮塔英语superfiring在前——即“安东”及“布鲁诺”,以及两座在后——“采撒”及“朵拉”[g]。其副炮包括十二门150毫米C/28 L/55型速射炮德语15-cm-SK C/28 L/55,十六门105毫米38型高射炮德语10,5-cm-Flak 38、十六门37毫米C/30型速射炮德语3.7 cm SK C/30和最初的十二门20毫米30型高射炮。20毫米炮的数量最终增加至58门。1942年以后,八门533毫米水上鱼雷发射管被安装在两座四联装炮架上,其中舰身的每侧各一座。[2]舰只的主装甲带有320毫米厚,分别由一对50毫米厚的上甲板和100至120毫米厚的正甲板所覆盖。380毫米炮塔在正面和侧面的装甲厚度则分别有360毫米和220毫米厚。[1]

服役历史[编辑]

完成海上试航后,提尔皮茨号驻扎在基尔,并于波罗的海进行紧密的训练。当舰只处于基尔的时候,德国入侵了苏联。为了防止总部设在列宁格勒苏联舰队可能脱逃,战争海军临时组建了“波罗的海舰队(Baltenflotte)”。它由装甲舰舍尔海军上将号轻巡洋舰科隆号英语German cruiser Köln纽伦堡号莱比锡号埃姆登号英语German cruiser Emden,几艘驱逐舰以及两个扫雷艇区舰队组成,提尔皮茨号则短暂担任分舰队的旗舰[9]在1941年9月23日至26日,由海军中将奥托·齐里亚克斯英语Otto Ciliax指挥[8]的波罗的海舰队于奥兰群岛巡逻,在此之后,该部队被解散,而提尔皮茨号则恢复训练日程[14]。在训练期间,提尔皮茨号向前无畏舰黑森号(已被改造为无线电控制的靶舰英语Target ship[15])施射,以测试其主炮英语Main battery副炮系统英语Battleship secondary armament[16]英国皇家空军则继续对提尔皮茨号进驻的基尔进行轰炸,但都无功而返[17]

部署至挪威[编辑]

提尔皮茨号伪装于费滕峡湾

海军元帅埃里希·雷德尔作为战争海军总司令,于11月13日提出将提尔皮茨号部署至挪威。该舰将能够袭击前往苏联的护航船队,也可以作为存在舰队牵制英国海军力量,并防止盟军入侵挪威。在损失了俾斯麦号后而禁止一切大西洋出击英语Sortie活动的希特勒,同意了这一建议。提尔皮茨号遂被拖至船坞进行部署修改。舰只的防空武器得到强化,同时位于舰艛建筑英语Superstructure弹射器旁的105毫米炮被移至舷外以增加射界英语Field of fire (weaponry)。在这次改装期间,还安装了两座四联装的533毫米水上鱼雷管炮架。[18]提尔皮茨号舰长、海军上校卡尔·托普英语Karl Topp[19]于1942年1月10日宣布舰只已为作战运用准备就绪[17]。翌日,提尔皮茨号离开威廉港,这是为了隐藏其实际目的而杜撰的。[18]

舰只实际于1月14日23:00离开威廉港驶往特隆赫姆[18]。有能力解密德国海军恩尼格玛信息的英国军事情报部门,已检出舰只离开,但英国的恶劣天气却阻碍了皇家空军出动[20]。英国本土舰队总司令、海军上将约翰·托维英语John Tovey, 1st Baron Tovey则没有意识到提尔皮茨号的活动,使舰只于1月17日安然抵达挪威[21]。1月16日,英国通过空中侦察定位了身处特隆赫姆的舰只。提尔皮茨号遂转移至特隆赫姆以北的费滕峡湾英语Fættenfjord[22]这项转移的代号定为“极夜行动(Polarnacht)”;战列舰在行程中受到驱逐舰Z4理夏德·拜岑号英语German destroyer Z4 Richard BeitzenZ5保罗·雅各比号英语German destroyer Z5 Paul JacobiZ8布鲁诺·海涅曼号英语German destroyer Z8 Bruno HeinemannZ29号英语German destroyer Z29的护卫[23]挪威抵抗运动组织英语Norwegian resistance movement则将移动的方位发送至伦敦[24]。它停泊在悬崖附近,藉此保护舰只免受来自西南方向的袭击。船员们砍伐树木并安放在提尔皮茨号舰上进行伪装[22]。额外的防空炮台被安装在峡湾周围,防鱼雷网英语Torpedo net和重型拦障也布置于锚地英语Anchorage (shipping)入口处[25]。在部署至挪威期间,提尔皮茨号的船员生活非常单调。频繁的燃料短缺削减了训练次数,并将战列舰及其护航舰隔绝在它们的保护网之后。船员主要负责维护舰只并不断配备防空人员。为了保持船员的身心健康,舰上会不定期举办体育活动。[26]

针对盟军护航队的行动[编辑]

有几个因素限制了提尔皮茨号在挪威行动的自由。最紧迫的是燃料短缺以及海军撤出驱逐舰兵力以支持刻耳柏洛斯行动英语Channel Dash——即协助战列舰沙恩霍斯特号格奈森瑙号和重巡洋舰欧根亲王号猛冲穿越英吉利海峡的调动。这些因素导致了原计划于1月底对出国的PQ8号护航队英语Convoy PQ 8发动的袭击被迫放弃。[27]而英国计划于1月底以四发重型轰炸机发动的空袭则受到目标周边的恶劣天气困扰,这妨碍了飞机找到舰只[28]。2月初,提尔皮茨号参加了在刻耳柏洛斯行动前期、为分散英国人注意力而进行的战略欺骗行为。这些行为包括驶出峡湾,并佯装准备出击至北海[29]当月下旬,该舰得到了重巡洋舰舍尔海军上将号、欧根亲王号和几艘驱逐舰的增援。欧根亲王号则在费滕峡湾的入口处遭到英国潜艇袭击,因此需要暂时撤出行动。[30]

提尔皮茨号的舰艏

1942年3月,作为体育宫行动英语Operation Sportpalast的一部分,提尔皮茨号和舍尔海军上将号连同驱逐舰Z14腓特烈·因号英语German destroyer Z14 Friedrich Ihn、Z5保罗·雅各比号、Z7赫尔曼·舍曼号英语German destroyer Z7 Hermann SchoemannZ25号英语German destroyer Z25以及两艘鱼雷艇[23],意欲袭击归国的QP8号护航队和出国的PQ12号护航队英语Convoy PQ 12[27][31]。但由于舍尔海军上将号的设计速度仅为26節(48公里每小時)[27],这与提尔皮茨号共同行事显得过慢[32],因此连同驱逐舰保罗·雅各比号一起被留在了港口[27]。两艘鱼雷艇也从行动中被解除[23]。3月5日,纳粹空军的侦察机在扬马延岛附近发现了PQ12,侦察却未能注意到战列舰约克公爵号或战列巡洋舰声望号英语HMS Renown (1916),这两者连同四艘驱逐舰都在为船队护航。德国人不知道的是,托维上将还以战列舰乔治五世国王号英语HMS King George V (41)航空母舰胜利号英语HMS Victorious (R38)、重巡洋舰贝里克号英语HMS Berwick (65)和六艘驱逐舰对护航队提供远程支持。恩尼格玛密码机的截听再度向英国人发布了提尔皮茨号的袭击预警,这使他们能够为船队制定新的路线。托维上将试图在3月9日追击提尔皮茨号[27],但作为德国分舰队指挥官的奥托·齐里亚克斯上将决定在前一天晚上回港。空袭于9日上午发动;12架青花魚式魚雷轟炸機分三组袭击舰只,但提尔皮茨号成功避开了鱼雷,只有3人在袭击中受伤。[33]提尔皮茨号的高射炮手则击落了两架敌机[34]。在袭击终结后,提尔皮茨号驶向费斯特峡湾英语Vestfjorden,再从那里前往特隆赫姆,于3月13日傍晚抵达[35]。3月30日,33架哈利法克斯轟炸機袭击了舰只,它们没有取得命中,并有5架飞机被击落[36]。皇家空军于4月下旬发动了两次不成功的攻击。其中在4月27日-28日夜间,是由31架哈利法克斯和12架兰开斯特组成,5架轰炸机被击落。第二天晚上,23架哈利法克斯和11架兰开斯特组成了另一次突袭,再有2架轰炸机被德国的防空武器击落。[37]

提尔皮茨号及其护卫驱逐舰在3月的行动中共消耗了8230公吨重油,从而极大减少了可用燃料的供应。为了试图拦截两个盟军护航队,德国人花了三个月时间补充燃料。在马跳行动英语Operation Rösselsprung (1942)Unternehmen Rösselsprung)期间[38]PQ17号护航队于6月27日离开冰岛驶往苏联,它成为了提尔皮茨号和其余驻扎在挪威的德国舰队的下一个袭击目标[35]。为船队提供护送的是战列舰约克公爵号、华盛顿号以及航空母舰胜利号[35]。提尔皮茨号、希佩尔海军上将号和六艘驱逐舰从特隆赫姆出击,而由吕措号、舍尔海军上将号和六艘驱逐舰组成的第二特混编队则从纳尔维克伯根峡湾英语Bogen, Evenes驶出[39]。吕措号和三艘驱逐舰在前往集结地的途中撞上了未经探明的岩礁,并不得不返回港口。提尔皮茨号离开挪威不久后,苏联潜艇K-21号英语Soviet submarine K-21便向舰只发射了两枚或四枚鱼雷,但全部射失[40][41]。苏联人则宣称有两枚命中[42]。与此同时,瑞典情报机关将德国人出港的消息报告至英国海军部,后者遂下令船队分散。当意识到自己被发现后,德国人中止了这一行动,将袭击任务移交至U型潜艇和空军。分散的船只不再受到护航队的保护,因此德国人得以击沉34艘孤立运输船中的21艘。提尔皮茨号则经由罗弗敦群岛返回阿尔塔峡湾英语Altafjord[40]

提尔皮茨号在几艘驱逐舰的护卫下驶向伯根峡湾(1942年10月)

在马跳行动后,德国人将提尔皮茨号转移至纳尔维克附近的伯根峡湾。在这个时候,舰只需要大修。希特勒禁止该舰冒险返回德国,因此大修工作在特隆赫姆进行。10月23日,舰只离开伯根峡湾,回到特隆赫姆外围的费滕峡湾。其锚地的防御得到进一步加强;除了加装高射炮外,还在舰只周边竖立了双层防鱼雷网。维修是在受限的阶段中进行,因此提尔皮茨号在大部分的大修期间都维持部分运作。在舰艉周边还建造有一座大型沉箱英语Caisson (engineering),以便更换舰只的方向舵。[40]在维修过程中,英国人曾试图以两枚战车英语Chariot manned torpedo载人鱼雷英语Human torpedo袭击战列舰,但在发射之前,汹涌的海面已导致人操鱼雷从拖曳它们的渔船中脱离[43]。至12月28日,大修已经完成,提尔皮茨号开始了海上试航。它于1943年1月4日在特隆赫姆峡湾进行射击试验。[44]2月21日,托普获晋升为海军少将,其舰长职位由海军上校汉斯·卡尔·梅耶德语Hans Karl Meyer接任;战列舰沙恩霍斯特号于五天后受命增援驻挪威舰队。海军中将奧斯卡·庫梅茲被任命为驻挪威军舰的总司令。[45]

1943年3月,当沙恩霍斯特号抵达挪威时,前往苏联的盟军护航队已经暂时停止。为了让舰只有机会合作共事,在1942年12月31日的巴伦支海海战后取代雷德尔出任海军总司令的海军上将卡尔·邓尼茨下令,对设有英国气象站和补料基地的冷岸群岛发动攻击。[44]冷岸群岛的几处村落和哨站是由挪威流亡武装部队英语Free Norwegian forces的152名官兵驻守[46]。两艘战列舰,在十艘驱逐舰的护卫下,于9月6日离港;翌日,提尔皮茨号施以诡道越过白船旗接近岛屿[47]。在这次炮击中,提尔皮茨号共发射了52枚主炮和82枚副炮炮弹[48]。这也是该舰首次及唯一一次以主炮攻击敌方的表面目标[44]。一支突击部队摧毁了岸上设施并俘获74人[46][49]。至11:00,战列舰在摧毁了预定目标后返回挪威驻地[44]

英国对提尔皮茨号的袭击[编辑]

水源行动[编辑]

提尔皮茨号于伯根峡湾

英国人决心击垮提尔皮茨号,并消除对盟军北极联络线所带来的威胁。继屡次轰炸袭击无效和1942年10月的战车载人鱼雷袭击失败后,英国人转向了新设计的X级微型潛艇[44]为此所策划的水源行动英语Operation Source,旨在袭击提尔皮茨号、沙恩霍斯特号和吕措号等目标。[50]X级潜艇在由大型潜艇拖曳至目的地后,它们可以滑过防鱼雷网下方,并各自在目标底部的海床上放置两枚2吨重的强效水雷。有十艘潜艇被委派至定于1943年9月20-25日的行动中。而在9月22日早些时候,仅有八艘抵达挪威发动袭击。[44]三艘潜艇,X5、X6和X7号成功突破提尔皮茨号的防御,其中X6和X7号设法布下了它们的水雷。X5号则在过网后约200米处被发现,并在炮火和深水炸弹的双重打击中而沉没。[51]

布下的水雷对舰只造成了广泛破坏;第一次是与采撒炮塔并排爆炸,第二次则是在距舰艏左舷45-55米开外引爆[52]。一个燃料舱破裂、船壳板英语Shell plating被撕开,舰只底部形成巨大的凹痕,而双层船底英语Double bottom内的舱壁则弯曲。约1430公吨海水灌入舰只的燃料舱和左舷侧双层船底的空隙,导致了1至2度的横倾,这在右舷侧对称注水后恢复平衡。淹水损坏了2号发电机舱内的全部涡轮发电机,并且除1号发电机舱内的一台发电机外,其余所有发电机都因蒸汽管线或多条电力电缆受损而失效。朵拉炮塔从其轴承中抛出,无法旋转;这是尤为重要的,因为在挪威没有足够强劲的重型起重机可以提升炮塔并将其放回轴承内。[53]舰载的两架阿拉多Ar196水上侦察机被爆炸的震荡抛离并完全损毁。维修由维修船诺伊马尔克号英语German auxiliary cruiser Widder负责;海军历史学家威廉·贾志科和罗伯特·杜林指出,成功的维修工作是“二战最为艰巨的海军工程壮举之一”[54]。维修一直持续至1944年4月2日,它便立即安排翌日于阿尔塔峡湾进行全速试航。[55]

钨素行动[编辑]

提尔皮茨号于1944年4月3日遭英国舰载机袭击

英国人意识到,当诺伊马尔克号和维修人员在3月离开,意味着提尔皮茨号已接近可用状态[55]。一项涉及舰队航母胜利号、暴怒号英语HMS Furious (47)护卫航母皇帝号英语HMS Emperor (D98)击剑者号英语HMS Fencer (D64)追赶者号英语HMS Pursuer (D73)搜索者号英语HMS Searcher (D40)的主要空袭——钨素行动英语Operation Tungsten,定于1944年4月4日展开[56];但在前一天,当恩尼格玛的解译显示提尔皮茨号已于4月3日05:29离港进行海上试航后,行动日期被重新安排提前[55]。这次袭击由40架携带1,600英磅(730公斤)穿甲弹的梭魚式魚雷轟炸機和两波40架次的护航战斗机组成,共取得了15次直接命中和2次近距脱靶[56][57]。袭击十分意外,第一波仅失去了一架飞机;因为提尔皮茨号的防空火炮需要12至14分钟才能全部完成人员配备。第一波袭击发生于05:29,当时一艘拖船正在准备协助战列舰离开系泊。第二波于一小时后、即06:30后不久到达目标上空;尽管德国的防空炮手有所警觉,但亦只有另一架轰炸机被击落。[58]

空袭没有穿透主装甲带,但对舰只的艛楼建筑造成显著破坏,并使之遭受了严重伤亡。贾志科和杜林的报告指出,袭击共导致122人阵亡、316人受伤[58];而希尔德布兰、洛尔和施泰因梅茨(Hildebrand, Röhr, & Steinmetz)的报告则认为有132人阵亡及270负伤,其中包括舰长汉斯·梅耶上校[59]。两座150毫米炮塔被炸弹摧毁,两家Ar196水上侦察机也被摧毁。几次炸弹命中还造成了舰上发生严重的火灾。震荡冲击使得右舷涡轮发动机失效,而用于灭火的盐水则侵入锅炉并污染了给水。大约2000公吨海水灌入舰内,这主要是通过近距脱靶时的弹壳碎片在舷侧外板造成的两个穿孔而入。用于灭火的水也促成了淹浸。[60]邓尼茨下令不计成本也要修复舰只,尽管他明白由于缺乏战斗机的支持,提尔皮茨号已再无法用于水面行动的事实。维修工作于5月初开始;驱逐舰在三天时间内将重要设备和工人从基尔运送至阿尔塔峡湾。至6月2日,舰只能够再次自行驱动,并有可能在该月底进行射击试验。在维修过程中,150毫米炮进行修改以使其能够对抗飞机,并提供了特制引信的380毫米炮用于防空火炮的齐射式攻击。[61]

行星、膂力、虎爪、福神及古德伍德行动[编辑]

提尔皮茨号繫泊于廓峡湾;烟雾是人为制造,用于隐藏舰只

皇家海军的一系列舰载攻击计划在接下来的三个月进行,但恶劣天气迫使其纷纷返航:作为钨素行动的翻版,代号为行星行动(Operation Planet)的袭击定于4月24日发动;由来自航空母舰胜利号、暴怒号英语HMS Furious (47)的27架轰炸机和36架战斗机组成的膂力行动(Operation Brawn)于5月15日进行,而虎爪行动(Operation Tiger Claw)则拟定于5月28日。胜利号、暴怒号还与不倦号航空母舰英语HMS Indefatigable (R10)一同参加了福神行动英语Operation Mascot,这是在7月17日由它们所搭载的62架轰炸机和30架战斗机实施。天气在8月下旬终于好转,古德伍德系列行动英语Operation Goodwood因此得以开展。古德伍德I号和II号行动于8月22日发起,由舰队航母暴怒号、不倦号、可畏号英语HMS Formidable (67)以及护卫航母印度长官号英语HMS Nabob (D77)小号手号英语HMS Trumpeter (D09)所组成的航母力量在两波袭击中共计起飞了38架次的轰炸机和43架次的护卫战斗机。这些袭击没有对提尔皮茨号造成任何伤害[56],却有3架飞机被击落。[61]古德伍德III号行动紧接着于8月24日进行,它仅由舰队航母承载的飞机组成。48架轰炸机和29架战斗机袭击了舰只,取得了两次命中并引致轻微损害。[56]其中一枚1600磅的炸弹穿透了上层及下层装甲甲板并至配电舱停下来。它的引信已经受损,炸弹并未爆炸。另一枚是500英磅(230公斤)重的炸弹,虽然引爆但仅造成表面的破坏。有6架飞机在袭击中被击落。[62][63]古德伍德IV号随后发生于29日,34架轰炸机和25架战斗机分别从可畏号和不倦号起飞,但重雾阻碍了它们取得任何命中[56]。一架萤火虫英语Fairey Firefly和一架海盜式戰鬥機被击落。战列舰则合共发射了54发主炮和161发150毫米炮——其中两成为轻型防空弹。[64]

扫雷器及消除行动[编辑]

由于舰队航空兵英语Fleet Air Arm发动的绝大多数袭击都不起作用,导致提尔皮茨号的破坏任务在1944年中期被转移至皇家空军第5轰炸联队英语No. 5 Group RAF负责。空军利用兰开斯特轰炸机携带6短噸(5.4公噸)重的新式高脚柜炸弹来穿透舰只的重装甲。[65]第一次袭击,即扫雷器行动英语Operation Paravane,于1944年9月15日发动。它由从苏联雅戈德尼克英语Yagodnik前沿基地起飞的23架兰开斯特(其中17架携带高脚柜炸弹和6架携带深水炸弹)执行,于舰艏取得一次命中。高脚柜炸弹完全穿透了舰只,它离开龙骨后在峡湾底部爆炸。约800至1000吨海水灌入舰体并造成严重的艏倾。[56]舰只已呈现出不适航性,速度被限制在8~10節(15~19公里每小時)。震荡冲击还对火控设备造成了严重破坏。损坏的程度促使海军下令舰只仅以浮动炮台的标准进行修复。维修工作预计需时九个月,但弹孔的修补可以在数周内完成,这允许提尔皮茨号得以进一步向南移动至特罗姆瑟。10月15日,该舰以自己的动力航行200海里(370公里)前往特罗姆瑟,这是它服役生涯中的最后一次航行。[66]

10月29日,当提尔皮茨号系泊于特罗姆瑟外围的霍科亚岛英语Håkøya时,皇家空军进行了第二次尝试。32架兰开斯特在消除行动英语Operation Obviate期间以高脚柜炸弹袭击了舰只。[56]与扫雷器行动一样,是次行动也由第9中队英语No. 9 Squadron RAF第617中队英语No. 617 Squadron RAF共同执行,但仅达成一次近距脱靶[66]——部分原因是受到目标周边的恶劣天气所影响[67]。近距脱靶的水下爆炸损坏了左舵和驱动轴,并造成一些淹水。提尔皮茨号的380毫米破片弹被证明在打击高空轰炸机时无效;仅1架飞机被陆基高射炮击伤。[66]袭击发生后,舰只的锚地得到显著强化。一座大型沙坝被建于舰只的下方和周围以防止其倾覆,并安装有防鱼雷网。提尔皮茨号在早前的损坏中维持了1度的左倾,这并没有通过对称注水来纠正,为的是尽可能保留更大的浮力。舰只还为担任浮动炮台做好了准备:燃料仅限于为涡轮发电机提供必要的动力,而船员也被裁减至1600名官兵。[68]

教义问答行动[编辑]

关于袭击提尔皮茨号的环球新闻短片英语Universal Newsreel

英国人最后一次袭击提尔皮茨号的教义问答行动英语Operation Catechism发生于1944年11月12日[56]。舰只再次使用380毫米炮迎战轰炸机,后者已于09:35接近;提尔皮茨号的主炮迫使轰炸机暂时分散,但无法终止袭击[69]。来自第9和第617中队的32架兰开斯特共向舰只投掷了29枚高脚柜炸弹,取得两记直接命中和一记近距脱靶[56]。另有数枚炸弹落在防鱼雷网的屏障以内,导致海底形成显著的弹坑;并因此除掉了大部分为防止舰只倾覆而建的沙洲。一枚炸弹穿透了安东和布鲁诺炮塔之间的舰只甲板,但没有爆炸。第二枚则命中飞机弹射器和烟囱之间,并造成严重破坏。一个非常大的洞被吹入舰只侧面和底部;整个装甲带部分随着炸弹的命中被彻底摧毁。第三枚炸弹可能击中了采撒炮塔的左侧。[69]舰舯遇袭造成重大淹水,并迅速将左倾幅度提升至15-20度之间。在十分钟时间内,倾斜已提升为30至40度;舰长下达了弃舰的命令。连续的浸水致使舰只的侧倾于09:50达到60度,尽管这似乎暂时稳定下来。八分钟后,一场大爆炸震动了采撒炮塔。炮塔顶部和部分旋转结构被抛至25米开外的空中,再落入一组正游向岸边的人群,把他们压倒。提尔皮茨号迅速翻转,并将其艛楼建筑埋入海底。[70]

提尔皮茨号倾覆

在袭击之后,被困在倾覆舰体上的82人通过锯开底部的船体板而获救[56]。死亡人数从950人至1204人不等[h]。1945年1月,大约200名沉没时的幸存者被转移至重巡洋舰吕措号[73]

损失了提尔皮茨号后,纳粹空军在防卫时的表现受到严厉批评。海因里希·埃尔勒英语Heinrich Ehrler少校作为第5战斗机联队的指挥官,因空军未能及时拦截英国轰炸机而被谴责。他在奥斯陆遭军法审判,并受到死刑的威胁。有证据显示,其部队在战争海军要求时未能提供帮助。他被判处三年监禁,但于一个月后释放、降级,并重新发配至德国的一个Me 262戰鬥機联队。[74]埃勒斯在进一步调查后被免罪,因为得出的结论是战争海军与纳粹空军之间缺乏有效沟通才造成了惨败[75];空勤人员甚至没有被告知,提尔皮茨号于袭击发生前两周已经转移至霍科亚岛[76]

提尔皮茨号的残骸留存在原处直至战后,当德国与挪威开始进行联合打捞行动。工作从1948年一直持续至1957年[2];舰只碎片仍由一家挪威公司出售。[19]卢多维奇·肯尼迪英语Ludovic Kennedy在他所著的舰船史中形容提尔皮茨号为“如病人般存在,如瘸子般消亡”[77]

注释[编辑]

脚注

  1. ^ 提尔皮茨号在满载时的吃水为10.60米。[1]
  2. ^ 船员可扩编至108名军官及2500名士兵。[2]
  3. ^ 所有德国舰船在订购时都会被赋予临时代号;其中新增编入舰队的使用字母代号,而用于替换旧舰的则使用“替代(旧舰名)”。[5].
  4. ^ 根据海军历史学家格哈德·科普(Gerhard Koop)和克劳斯-彼得·施莫克(Klaus-Peter Schmolke)的说法,提尔皮茨号于1944年的满载的排水量为53500公吨。[10]
  5. ^ FuMO的全称为Funkmessortungsgerät(无线电测向设备)。[11]
  6. ^ SK表示舰炮(Schiffskanone),C/34表示制造年份(Construktionsjahr)为1934年,而L/52则表示炮管的长度(Länge),即52倍径[13]
  7. ^ 炮塔是由艏至艉按字母顺序(根据德语无线电字母表)被分别称为安东(Anton)、布鲁诺(Bruno)、采撒(Cesare)及朵拉(Dora)。[2]
  8. ^ 约翰·斯威曼指出,1900名船员中共有1000人死亡[71];而尼克拉斯·策特林和米夏埃尔·塔梅兰德亦估计有近千人死亡[72]。西弗里德·布雷耶和埃里希·格勒纳认为有1204人阵亡[2][56];戈登·威廉姆森给出的死亡人数则是971人[19]。威廉·杜林和罗伯特·杜林所判断的死亡人数约为950人[70]

引用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Gröner, p. 33.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Gröner, p. 35.
  3. ^ Garzke & Dulin, p. 203.
  4. ^ Kemp, p. 153.
  5. ^ Gröner, p. 56.
  6. ^ Sieche, p. 44.
  7. ^ 7.0 7.1 7.2 Williamson, p. 35.
  8. ^ 8.0 8.1 Hildebrand Röhr & Steinmetz, p. 239.
  9. ^ 9.0 9.1 Garzke & Dulin, p. 247.
  10. ^ Koop & Schmolke, p. 18.
  11. ^ Williamson, p. 42.
  12. ^ Williamson, p. 43.
  13. ^ Campbell, p. 219.
  14. ^ Garzke & Dulin, pp. 247–248.
  15. ^ Gröner, p. 20.
  16. ^ Sweetman, p. 11.
  17. ^ 17.0 17.1 Sweetman, p. 12.
  18. ^ 18.0 18.1 18.2 Garzke & Dulin, p. 248.
  19. ^ 19.0 19.1 19.2 Williamson, p. 40.
  20. ^ Sweetman, p. 16.
  21. ^ Sweetman, p. 17.
  22. ^ 22.0 22.1 Garzke & Dulin, pp. 248–250.
  23. ^ 23.0 23.1 23.2 Hildebrand Röhr & Steinmetz, p. 240.
  24. ^ Ottosen, pp. 39–41.
  25. ^ Sweetman, p. 19.
  26. ^ Zetterling & Tamelander, p. 207.
  27. ^ 27.0 27.1 27.2 27.3 27.4 Garzke & Dulin, p. 250.
  28. ^ Sweetman, pp. 23–24.
  29. ^ Sweetman, pp. 24–25.
  30. ^ Sweetman, pp. 25–26.
  31. ^ Sweetman, p. 27.
  32. ^ Gröner, p. 60.
  33. ^ Garzke & Dulin, pp. 250–251.
  34. ^ Rohwer, p. 149.
  35. ^ 35.0 35.1 35.2 Garzke & Dulin, p. 253.
  36. ^ Rohwer, p. 156.
  37. ^ Rohwer, p. 162.
  38. ^ Sweetman, p. 54.
  39. ^ Garzke & Dulin, pp. 253–255.
  40. ^ 40.0 40.1 40.2 Garzke & Dulin, p. 255.
  41. ^ Polmar & Noot, p. 115–116.
  42. ^ Blair, p. 644.
  43. ^ Bishop, pp. 165–172.
  44. ^ 44.0 44.1 44.2 44.3 44.4 44.5 Garzke & Dulin, p. 258.
  45. ^ Sweetman, pp. 73–74.
  46. ^ 46.0 46.1 Torkildsen, p. 221.
  47. ^ Sweetman, p. 76.
  48. ^ Sweetman, p. 77.
  49. ^ Sweetman, pp. 76–77.
  50. ^ Zetterling & Tamelander, pp. 195–196.
  51. ^ Garzke & Dulin, pp. 258–259.
  52. ^ Garzke & Dulin, p. 259.
  53. ^ Garzke & Dulin, pp. 259–261.
  54. ^ Garzke & Dulin, p. 262.
  55. ^ 55.0 55.1 55.2 Garzke & Dulin, p. 264.
  56. ^ 56.00 56.01 56.02 56.03 56.04 56.05 56.06 56.07 56.08 56.09 56.10 Breyer, p. 26.
  57. ^ Brown, Carrier Operations, pp. 25, 27.
  58. ^ 58.0 58.1 Garzke & Dulin, p. 265.
  59. ^ Hildebrand Röhr & Steinmetz, p. 243.
  60. ^ Garzke & Dulin, pp. 265–267.
  61. ^ 61.0 61.1 Garzke & Dulin, p. 267.
  62. ^ Garzke & Dulin, pp. 267–268.
  63. ^ Brown, Carrier Operations, p. 28.
  64. ^ Brown, Tirpitz, p. 39.
  65. ^ Sweetman, pp. 132–139.
  66. ^ 66.0 66.1 66.2 Garzke & Dulin, p. 268.
  67. ^ Sweetman, p. 193.
  68. ^ Garzke & Dulin, p. 270.
  69. ^ 69.0 69.1 Garzke & Dulin, p. 272.
  70. ^ 70.0 70.1 Garzke & Dulin, p. 273.
  71. ^ Sweetman, p. 248.
  72. ^ Zetterling & Tamelander, p. 327.
  73. ^ Prager, p. 287.
  74. ^ Morgan & Weal, p. 60.
  75. ^ Schuck, p. 177.
  76. ^ Hafsten, p. 221.
  77. ^ Van der Vat, p. 508.

参考资料[编辑]

  • Bishop, Patrick. Target Tirpitz. HarperPress. 2012. ISBN 978-0-00-731924-4. 
  • Blair, Clay. Hitler's U-Boat War. 1 The hunters, 1939–1942. New York, NY: Random House. 1996. ISBN 978-0-304-35260-9. OCLC 772497339. 
  • Breyer, Siegfried. Battleship "Tirpitz". West Chester, Pennsylvania: Schiffer Pub. 1989. ISBN 978-0-88740-184-8. 
  • Brown, David. Tirpitz: the floating fortress. Annapolis, Maryland: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77. ISBN 978-0-85368-341-4. 
  • Brown, J. D. Carrier Operations in World War II. Annapolis, Maryland: Naval Institute Press. 2009. ISBN 978-1-59114-108-2. 
  • Campbell, John. Naval Weapons of World War II. London, England: Conway Maritime Press. 1985. ISBN 978-0-87021-459-2. 
  • Garzke, William H.; Dulin, Robert O. Battleships: Axis and Neutral Battleships in World War II. Annapolis, Maryland: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85. ISBN 978-0-87021-101-0. 
  • Gröner, Erich. German Warships: 1815–1945. Annapolis: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90. ISBN 978-0-87021-790-6. OCLC 22101769. 
  • Hafsten, Bjørn. Flyalarm: Luftkrigen over Norge 1939–1945. Oslo: Sem & Stenersen. 1991. ISBN 82-7046-058-3. 
  • Hildebrand, Hans H.; Röhr, Albert; Steinmetz, Hans-Otto. Die Deutschen Kriegsschiffe (Volume 7). Ratingen, Germany: Mundus Verlag. 1993. ISBN 978-3-8364-9743-5. 
  • Kemp, Paul. The Encyclopedia of 20th Century Conflict Sea Warfare. London: Arms and Armour. 1998. ISBN 1-85409-221-9. 
  • Koop, Gerhard; Schmolke, Klaus-Peter. Battleships of the Bismarck Class: Bismarck and Tirpitz, Culmination and Finale of German Battleship Construction. Annapolis, Maryland: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98. ISBN 978-1-55750-049-6. 
  • Morgan, Hugh; Weal, John. German Jet Aces of World War 2. Oxford, England: Osprey Publishing. 1998. ISBN 978-1-85532-634-7. 
  • Ottosen, Kristian. Theta Theta: Et Blad Fra Motstandskampens Historie 1940–1945. Oslo: Universitetsforlaget. 1983. ISBN 82-00-06823-4. 
  • Polmar, Norman; Noot, Jurrien. Submarines of the Russian and Soviet Navies, 1718–1990. Annapolis, Maryland: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91. ISBN 978-0-87021-570-4. 
  • Prager, Hans Georg. Panzerschiff Deutschland, Schwerer Kreuzer Lützow: ein Schiffs-Schicksal vor den Hintergründen seiner Zeit. Hamburg: Koehler. 2002. ISBN 978-3-7822-0798-0. 
  • Rohwer, Jürgen. Chronology of the War at Sea, 1939–1945: The Naval History of World War Two. Annapolis: US Naval Institute Press. 2005. ISBN 978-1-59114-119-8. 
  • Schuck, Walter. Luftwaffe Eagle - From the Me 109 to the Me 262. Ottringham: Hikoki Publications. 2009. ISBN 978-1-902109-06-0. 
  • Sieche, Erwin. Germany 1922–1946. (编) Sturton, Ian. Conway's All the World's Battleships: 1906 to the Present. London, England: Conway Maritime Press. 1987: 28–49. ISBN 978-0-85177-448-0. 
  • Sweetman, John. Tirpitz: Hunting the Beast. Gloucestershire, England: Sutton Publishing Limited. 2004. ISBN 978-0-7509-3755-9. 
  • Torkildsen, Torbjørn. Svalbard : vårt nordligste Norge 3rd. Oslo, Norway: Aschehoug. 1998. ISBN 978-82-03-22224-5. 
  • Van der Vat, Dan. The Atlantic Campaign. Edinburgh, Scotland: Birlinn. 1988. ISBN 978-1-84158-124-8. 
  • Williamson, Gordon. German Battleships 1939–45. Oxford, England: Osprey Publishing. 2003. ISBN 978-1-84176-498-6. 
  • Zetterling, Niklas; Tamelander, Michael. Tirpitz: The Life and Death of Germany's Last Super Battleship. Havertown, Pennsylvania: Casemate. 2009. ISBN 978-1-935149-18-7. 

延伸阅读[编辑]

  • Bishop, Patrick. Target Tirpitz: X-Craft, Agents and Dambusters – The Epic Quest to Destroy Hitler's Mightiest Warship. Harper Press. 2012. 

外部链接[编辑]


坐标69°38′50″N 18°48′30″E / 69.64722°N 18.80833°E / 69.64722; 18.80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