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舰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存在艦隊(Fleet in being)是海軍戰略理論之一,指一支海軍艦隊对某一片海域施加影响力,但從來不離開其主要港口。一旦離開港口,這支艦隊就有可能在海战中被消灭,而不再能影響敵人的決策;但如果其一直停留在海港之內,敵人就不得不為了防備它而部署军事力量、甚至改变战略决策。存在艦隊理论通常由在制海权争夺中较劣势的一方使用,是一種削弱敵人對特定海域控制力的手段,而不是主動夺取制海权的手段。

理论演变[编辑]

馬漢海權論系列著作,在分析日俄戰爭時,將艦隊分為兩種類型:要塞艦隊和存在艦隊。存在艦隊理論將艦隊理解為可以完全脫離基地、要塞而存在,僅將要塞視為艦隊供應基地。馬漢將存在艦隊闡釋為一種極端的艦隊至上主義,其本質上是一種國家對海軍建設的主導思想,但這一概念隨後漸漸被各國海軍引申為對艦隊的影響力的重視,進而發展成為一種海軍戰略理論。[1]

存在艦隊的整體概念假設一支艦隊停靠在一處絕對安全的港口,對其機動力所及之範圍施加影響力,牽制敵方在這一範圍內的軍事活動。不難看出,這套理論之主旨就是讓艦隊停留在港口內來發揮其最終價值。但是隨著空軍和戰術導彈等打擊力量發展,停留在固定區域內之艦隊已經再難保證安全,因此存在艦隊這概念對水面艦作戰理論逐漸失效,但是在潛艇作戰運用上仍具有許多參考價值。

歷史運用[编辑]

早期[编辑]

史料可考最早應用存在艦隊是在1690年,亞瑟·赫伯特英语Arthur Herbert, 1st Earl of Torrington率領英國皇家海軍英吉利海峽對上強大的法國海軍艦隊,他決定避戰,以等待增援後之絕對優勢。他利用存在艦隊之威脅,成功獲得了作戰區域的主導權,迫使法軍必需駐防而無法轉攻他處。

大清[编辑]

甲午戰爭黃海海戰後,李鴻章令艦隊以要塞艦隊形式停泊威海衛不出,以牽制日本聯合艦隊

一戰[编辑]

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德意志帝國海軍公海艦隊與英國海軍主力艦隊也使用了此戰略理論。在日德蘭海戰之前,德、英兩軍為了保持艦隊戰力、避免損失,相互牽制而不冒險出戰。

二戰[编辑]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意大利皇家海軍在作戰中也運用了存在艦隊理論。意軍與英國皇家海軍經過幾次小規模交火並大都戰敗或戰成平手,之後意軍決意將艦隊停泊在塔蘭托,從此處能夠迅速破壞英軍任何進攻馬爾他之企圖。基於這種情勢,英軍只好決定發起著名的塔蘭托戰役,直接進攻塔蘭托港口内之意軍艦隊,並擊沉了三艘戰艦、即半數意軍戰力。由於塔蘭托已不再安全,意大利海軍從此只能停泊在較遠之港口。存在艦隊之影響範圍受到艦隊自身機動力所限制,意海軍只好出港作戰,結果在數月後之馬塔潘角海戰中被擊敗,徹底喪失了地中海控制權。

同一時期的納粹德國海軍也常常運用存在艦隊概念。鐵必制號戰艦自下水服役後就一直處於「限制行動」之狀態下;實際上在整個戰爭期間,她從未對任何一艘敵船開火,其主要存在目的卻是不停地轉站於挪威各個港口,以威懾並牽制盟軍大量海空力量。

其他應用[编辑]

存在艦隊雖然是海軍戰略理論,然而基於類似邏輯,這種概念也同樣可以應用在其他軍事領域。比如一支被圍困在要塞中之軍隊,實質上就是一支「存在軍隊」。這支軍隊雖然不能出城作戰,但是卻能牽制敵方,使敵人也不得不留下足夠兵力來維持包圍。

海灣戰爭中,薩達姆·海珊也是以「存在空軍」概念來使用伊拉克空軍[2]。他並不真正出動飛機與聯軍空戰,但卻迫使聯軍不得不小心防範。

根據核威懾理論,一擁核之弱國可用相互保證毀滅抵消其較弱之常規軍力。伯納德·布羅迪英语Bernard Brodie (military strategist)在1959年寫到,核威懾力量必須始終處於準備使用之狀態,但不能已被使用。[3]

參考[编辑]

  1. ^ 馬漢. 《海軍戰略》. 1911. 第十三章 關於日俄戰爭的研討
  2. ^ Kungliga Krigsvetenskapsakademien avd III (Swedish Royal War Academy) 2000-05-23 by Colonel Bertil Wennerholm and Colonel Stig Schyldt, page 13, which in turn refers to Keaney and Cohen, Revolution in Warfare? Air Power in the Persian Gulf, Naval Institute Press, Annapolis 1995, page 48.
  3. ^ Brodie, Bernard, 8, "The Anatomy of Deterrence" as found in Strategy in the Missile Age,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64–304, 1959 

參考書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