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教義(Dogma)由宗教概念宗教經驗兩部份組成,教義作為宗教三元素中的最基本,是宗教行為(教儀)的內在根據,也是宗教組織(教團)的骨架,沒有教義就無法產生教儀教團

宗教概念[编辑]

靈魂觀[编辑]

英国考古学家宗教學家泰勒爵士(Edward Burnett Tylor)認為靈魂(Soul)概念是宗教最核心的內容,沒有靈魂就沒有超自然,沒有超自然就沒有宗教信仰。通過比較世界各宗教的靈魂概念可得知大體上有兩個共同點:第一,靈魂是人或物的一切思想、情感、行為的主宰。第二,靈魂主宰人的同時也可以獨立存在,再進一步,靈魂是不滅、不會隨肉體死亡,靈魂為無形、無生、無滅,與肉體對立。這種肉體與靈魂的對立在不同宗教大抵相同,例如在基督教中,靈魂不朽、上帝存在、意志自由構成宗教神學的基礎。伊斯蘭教也大抵如此。佛教承認因果報應,生死輪迴,也有「神不滅」的概念。

靈魂不朽[编辑]

泰勒分析原始人如何從頭腦中產生靈魂的概念,他歸因是兩類生物學問題構成,第一是生、病、死的分別,開始獨立思考的人類開始發現人在生時有感覺有思想有行動,人死後皆無感覺無思想無行動,這令原始人關聯地想到人死必是某一種東西的缺失。例如當他看見同伴的死,他會認為他比昨天一定是沒有了「什麼」,這個「什麼」就是一種令人有生氣有活力的東西,甚至進一步推想靈魂是從呼吸中離去,甚至經血液流出而離去。第二是出現於夢幻中的人的形象,夢境可以看到夢幻的影像,諸如看見遠方,原始人認為睡眠是有某一種東西離開了人體令人可察看遠方,也由此產生靈魂概念,睡眠時靈魂暫離人體,而死亡則是永久離開。

由於原始人不願意經歷死亡,人們便想出各種方法與靈魂聯繫、祈求靈魂甚至操控靈魂,故形成靈魂崇拜,靈魂崇拜通常基於生老病死。例如雲南佤族認為腹中胎兒,靈魂尚未來附,為使嬰兒降生,必須通過叫魂的儀式,否則嬰兒必定死亡。又例如緬甸克倫人認為靈魂會於人睡眠時出走,長時間不回身體,人就得病,因此當人在生病或死亡,其他人就會圍繞病人跑,以求抓回靈魂。而死亡更有不同儀式配合,例如西藏天葬,就是借助靈物禿鷹把死者不滅的靈魂帶往永生世界。

泰勒進一步提出萬物有靈論,指出由於原始人把自己定為中心,靈化身邊之動植物及無生命之器物星辰,故此令萬物皆有靈。孔德由此推斷萬物有靈為物神崇拜的先導。

泰勒分析了幾個原始民族,加勒比人語言中「靈魂」、「生命」、「心」皆為同一詞語,湯加人認為靈魂住在心中,巴索托人認為人死是心的離去,病愈是心的回來。另一宗教學家繆勒發現幾乎所有用來稱呼靈魂的詞皆與呼吸有關,澳洲土著中「呼吸」、「精靈」、「靈魂」皆為同一詞語,甚至創世記中亦有說上帝用塵土造人,將生氣吹在它鼻孔裡,就成了有靈的活人,名叫亞當,這說明希伯來人也認為呼吸是賦予人生命力的靈魂利未記中有提到一切活物的血,就是他的生命,也說明血是生命力的靈魂。

印度教根本教義相信靈魂不死和輪迴,而靈魂仍是屬氣體而不是精神態。伊斯蘭教古蘭經雖未表示靈魂是物質還是精神,然伊斯蘭神學家仍把靈魂視為非常稀薄精微的物體。最早期的基督教大體上仍保持上述之靈魂物質性概念。直到十七世紀初笛卡兒二元論才把物質及思想對立起來,於是靈魂就變成純精神的實體。

來生生活[编辑]

由於靈魂與肉體分離,令人聯想到靈魂可獨立於肉體,迫使人設想靈魂在人體死後的生活,就產生了宗教的來世觀,並設想了天堂地獄。有些民族認為靈魂會照舊活在地面上,亡靈會回到生前生活的地方。有一些民族認為靈魂會去到地府,例如古代中國就有黃泉之概念,希臘人和羅馬人也相信亡靈住在冥國。有些宗教認為亡靈可回到天上,例如基督教瑣羅亞斯德教佛教等。至於靈魂在新居所的生活,有兩種看法,續存論認為這個地方與生前人的世界相同,甚至更好,天國冥府不過是人世間社會的美好化。報應論則認為來生的生活是今生生活的報償,是對地上生活的獎罰。報應論的出現主要是因社會文明進步,更重視人的行為是否符合道德規範而多於戰鬥的勝利及個人英雄主義。例如古埃及死者書上記載,亡靈將被帶到冥府之神面前受審,亡靈必須生前遵守宗教法規,沒有違反道德,才可得到來生的幸福。而印度教吠陀經中,也有說明正直的人可居於天上享受無窮幸福,說謊不法者、不給貢品者將被拋下深淵。這種觀念深深影響了婆羅門教佛教,發展成業報、輪迴等概念。可是報應論常常被宗教祭師利用作索取獻祭的手段,而歪曲了報應論的本來意思。

神靈觀[编辑]

人受自然法則限制,那麼支配人的自然法則、力量就成了高於人的存在。因為人的智慧、權能及存在都是有限,而想像力卻是無限,人通過無限想像力把有限的智慧化成全知,有限的權能化為全能,有限的存在化為全在,想像神是一個全知全能全在的實體。古德在原始宗教一書中認為神作為超自然的實體,不一定是具有人的軀體,但神的價值觀念、意向、知覺、思維方式都是具有人性及社會性。沒有人性的神和人類是沒有共同語言的,也沒法產生情感交流,人之所以要崇拜神,是因為神被認定與人的生活有若干關係,神的本質上是人性的,只是這種人性被神聖化。例如:

  • 神總是注意著人的行為
  • 神的行為的目的在於不斷滿足人類及社會的需要
  • 神渴望得到人的關注尊重,沒有神是喜歡被忽略的
  • 神會懲罰現世那些違背社會道德行事的人
  • 神有時慈悲,有時卻會發神威,產生破壞
  • 神與人的關係、神與神的關係具有社會特徵,這些關係包含交流、承諾、暗示、認可、威脅等情況

神被人格化可以有兩種方法,第一種是附加於已存在的人或物上,第二種是創造一獨立人性個體,第一種方式最明顯出現於原始部落,第二種方式最見於基督教。根據不同的性質,神可以劃分為以下幾種類型:

自然神[编辑]

自然神(Natural God)是最原始的神,因為原始社會生產力低下,人類生活需依賴自然的恩賜、機遇,在人類想像力下,自然力或自然物就變成了神物,崇拜的對象。繆勒提出物質宗教說,認為最初人類把物分為三種,一為能完全掌握之自然物,如石頭、泥土;二為能掌握部份之自然物,如樹木、山河,三為完全不能掌握之自然力,如太陽、星辰,第二及第三種就成為崇拜的對象,當中尤以第三種的神位最高。泰勒認為對自然物之崇拜,是基於原始人相信萬物皆有靈。弗雷澤在其前萬物有靈論則表示原始人已經相信宇宙是由某種超自然力所統治,並以此進行巫術活動。

古中國認為崇拜自然是因為自然與生活適適相關,如不信奉必帶來傷害,又認為崇拜自然,是因為自然有功予人,有益於民。前一種肯定自然物的神性,後一種乃是因其功德,在無知和依賴下,自然就成為了原始部落之神。

氏族神[编辑]

氏族神(Tribal God)是一個氏族的保護神或祖先神,核心觀念為相信祖先之靈魂仍然存在並能影響後代。氏族神的崇拜能加強一個氏族的凝聚力,亦能令氏族與氏族間區別開來,不是同族的神不拜祭。這種情況可見於圖騰崇拜,圖騰崇拜就是把某一種自然物或動植物作為整個氏族的共同信仰體系,相信圖騰物與人有血緣關係,這種崇拜與自然崇拜的最大不同在於一個氏族與一種圖騰物血緣上的集體關係。

除圖騰崇拜,還有把一些祖先加以崇拜,這個祖先不一定是最遠古祖先,而只是一位超群名人,但卻是優越的,由於生前受人敬畏,死後的地位比那些稍不重要的鬼靈更要高。例如中國古代對盤古女媧等祖先加以崇拜,並把黃帝炎帝尊為神靈。氏族加以發展後,化成更多凝聚力較高的小部落,祖先崇拜轉為近祖崇拜,而原本的氏族神則被擴展為整個民族甚至國家的保護神。

社會神[编辑]

社會神(Social God)不是某一種具體的自然事物,也不是某個氏族的祖先和領袖.而是自然物所具有的某種特別的屬性或功能,又或是某種社會職業的原始創建者、行業成敗的操縱者。例如古希臘就有掌管每一職業的行業神(Trade God),古巴比倫宗教中,有分別主管智慧、司法、慈悲、性慾、戰爭狩獵等的神靈。

中國古代宗教也有對社會神的崇拜,主要有四種類型,第一種是由傳說或歷史英雄人物轉化而來的,例如伏羲結網捕魚、八卦占卜,伏羲就成了以上兩樣活動的神,神農嚐百草,教種植也成為原始的社會神。第二種是由自然神轉化而來的社會神,例如灶神、城隍神,保證人們豐產,甚至包攬人的生老病死。第三種是因社會分工而出現的社會神,它們往往是由歷史人物轉化而來,例如木匠有魯班、武將有關公等。最後一種是比較抽象的社會神,他們的存在往往是虛構的,例如運財童子、月下老人、壽星公等。

社會神的特點是,非以血緣關係為紐帶,由於沒有血緣關係,故呈現出高度的相容性,一個人可以同時拜祭幾個不同的社會神,另外,不同氏族的人也可以拜祭同一社會神。人們崇拜社會神,一方面是對文化英雄的紀念,另一方面是人們對該職業的本質尚未完全認識,對生產和經營過程尚未完全把握,不得不祈求社會神的幫助。

高位神/至上神[编辑]

高位神是一種建立在多神信仰的基礎,這表明神靈世界的系統中已經有了秩序,神與神之間出現了等級制。當人們的生產力低下,行業分工分散,神靈也必然是分散獨立的。當人與人的關係、社會秩序、社會階級逐漸改良,出現了私有財產制、財產較多或武力較強的成為了統治階級的上層,這就播下了將神靈世界也有階級劃分的種子。如中國的天、印度的梵天、希臘的宙斯、羅馬的朱比特、波斯的密特拉等。事實是,東方各種宗教中的至上神都是由奴隸制國家形成的。

在古代中國,天帝統領萬物,夏商周三代君主轉制體制的建立,天帝作為至上神的至上性也隨之發展,並與王族的祖先崇拜結合,這種君權神授在周代以後更進一步發展,周王自稱天子,從此以後,歷代王朝都打著上天傳命統一國家的觀念。

另一種表現形式出現在氏族矛盾與兼併。因為一些部落和氏族取得較重要的地位,他們的神靈也登上了最高位。例如在古埃及的歷史中,在孟斐斯成為全國政治中心後,普塔神也隨之成為全國崇拜的對象。第四及第五王朝時,法老自稱是太陽神拉之子,拉成為了最高神。公元前十八世紀末,喜克索人入侵埃及,埃及退到底比斯為中心的南方。公元前十六世紀,南埃及起來反抗外族,驅走喜克索人後,底比斯的主神阿蒙便成為了最高神,後來又把阿蒙與拉結合成為阿蒙拉神,阿蒙神廟的祭司地位高於貴族。最著名的莫過於國王阿蒙霍特普四世為打擊阿蒙神廟,恢復對太陽神的崇拜,就把太陽神稱為另一神阿吞,於是阿吞取代了阿蒙成為了埃及的主神,而國王本人也稱自己為阿赫拉吞。

至上神系統不反對其他諸神的存在,因此天國的秩序,神靈世界可以多種不同的方式存在

多神教[编辑]

多神教(Polytheism)認為每一位神都是獨立的存在體,他們各具特性。在世界早期的歷史中,各民族普遍都先出現多神論,它們有一個共同特點,宗教信仰者心目中的神靈世界,同時存在著數目眾多,各有特性,彼此不相屬的神靈,他們不能互相替代,至於神的數量,理論上可以達至無限,據研究印度教的神靈就多至三千三百多個,而且每一位都是有姓名的。據地域劃分有:古埃及和中東宗教、早期印度-波斯宗教、古典及現代印度教、佛教、中國及東南亞宗教、希臘-羅馬宗教、日耳曼-斯堪的那維亞-凱爾特-斯拉夫宗教、古代中美洲宗教,非洲及其他地區現代種族宗教九種。

單一主神教[编辑]

單一主神教(Henotheism)認為至上神以超越眾神之上的最高形式出現在萬神之上,眾神是它們的下屬,中國古代的天、日本的神道教、希臘的宙斯、羅馬的朱比特都屬此類。

輪換主神教[编辑]

輪換主神教(Kathenotheism)崇拜一位主神,但這個主神不能永保其主神地位,信仰者常在不同時間改變他們的主神。當中以古典印度教最為典型,在印度的梨俱吠陀中的阿耆尼、因陀羅、伐樓拉輪居至上神的位置而受到人的崇拜。有些宗教學者認為古埃及和希臘也有類似情況。主神的不固定可能與貴族權力相對分散,城邦之間互相牽制而未形成一中央集權制度有關。

泛神教[编辑]

泛神教(Pantheism)認為神靈世界中的其他諸神未喪失其特殊性,而只是同一主神的多種表現形式,這是一種調和多神與一神的觀念,例如希臘化時期的希臘羅馬在對女神伊西斯的崇拜中,無論多種神以什麼名字出現,都被認為是女神的表現形式之一。古典印度教認為原人神是一些的基礎,一切事物都分享了它的生命,奧義書再將這一「生主」轉化為梵,梵是宇宙的本原,世界的最高道理,而每個人的靈魂也是梵的一種表現形式。

二元神教[编辑]

二元神教(Dualism)把世界一切都劃為對立,善惡、天地、生死、光暗、肉體靈魂、物質精神等。反映在神靈世界就是兩種對立的神,神與魔鬼、善神與惡神等所形成的二元神靈觀。希臘的奧爾菲斯教對柏拉圖關於物質和精神的哲學二元論形成過重大影響,反過來影響基督教禁欲主義的理論根據。二元神信仰最明顯的是瑣羅亞斯德教,此教與善惡、光暗、生死等極端地對立起來,並歸予最高善神阿胡拉瑪茲達及惡神安格拉曼紐。它也對後來的諾斯底教派,摩尼教等產生過直接的影響。有些學者把基督教也定義為二元神教,因為它在絕對的上帝之外,也承認魔鬼撒但的存在。

唯一神[编辑]

至上神觀念不否定其他神的存在,只是把它們放於從屬的位置,唯一神是把其他的神都否定,它可以不承認其他其他神靈的存在,也可以認為其他的神或上帝是魔鬼。一般認為猶太教、基督教及伊斯蘭教屬此一類型,然表現方式略有不同。

猶太教認為上帝是無所不在、無所不知、無所不能,以色列人曾經崇拜過家神和偶像,在淪為巴比倫之囚之後,才表現出一神教的傾向,以色列人在流亡時期,先後流亡於埃及、地中海、亞述、巴比倫,接觸到了其他民族宗教中的一神觀念,有可能令他們用波斯的居魯斯、巴比倫的尼布甲尼撒般的世界統治者的形象來重新塑造雅赫維,把它變為絕對的耶和華。然在舊約聖經中,以色列人雖反對信仰其他神靈,反對偶像崇拜.但並未否定其他神靈的存在,這是一種相對有限的一神觀念。

基督教的絕對一神觀念是在猶太教上建立出來的,基督教認為上帝是絕對的,在他以後別無他神。民西亞會議承認上帝是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這觀念在新約聖經中並無明確記載,卻能以新舊約經文推敲出其講究:創1:26講述獨一神的三位、約14:11講述父與子是一、太28:19以神,父子聖靈之名施洗。且此教條被奉為基督教的正統教義。這個教義是特殊的,一方面承認上帝是唯一,表現形底卻因上帝在聖經所記載之執事中所需的不同而有三方面的講究,是一個三位一體(Trinity),三而一的一位神。

伊斯蘭教在此基礎上發展出更極端、更排他的絕對一神概念,伊斯蘭五功中的第一功已確立「安拉」才是真主,除安拉外,別無他神,然而伊斯蘭教和基督教都承認有天使的存在,並把大天使迦百利作為安拉與穆罕默德的中介,天使的角色較似次級神靈,可見三大一神宗教都不是絕對一神,而是揉合了多神觀。

神性觀[编辑]

隨著神靈觀念的演進,信仰者便會去想像神靈是如何支配及操縱自然及人間,這種有必於人世間的異己權力,就是神的神性。神性是人的自然屬性與社會屬性的一種異化,一般都是以自己支配和操縱自然世界和人間生活的可能和需要,去設想這種神擁有的權力,神所擁有的權力是一種能主宰自然和人類的特殊意志、智慧和權能,這種支配就成為了「天命觀」,而神為表示它有這種力量,他所行使出來的就成為了「神迹觀」。

天命觀[编辑]

當人類把支配自己日常生活的力量視為異己時,他們就會把自己生存的環境及結果定為神靈的刻意安排。然而不同的天命觀取決於不同民族對神靈的詮釋理解。最早期的神各司其職,他們發出的命令並不能超過他們的權限,這是一種有限天命觀,在向一神教發展時,獨一的真神是萬物主宰、全知全有,這種能夠決定一切的是一種無限天命觀。

另外天命觀又可分為任意及理性兩種,任意的天命觀中,神命不可捉摸,喜怒無常,不可預測,故人們可以用各種儀式可取悅神,天命是可以改變的。理性的天命觀則是一種有常有序的宿命主,例如在古代中國,「天道」就是天帝的命令,它是不可抗拒、不能改變的。

神既然通過天意控制人類,就有一個下達旨意的方式,這種啟示主要有兩種方式。其一是通過天啟,由於神是超感官存在,因此他們不可能親自出面向人頒布命令。但由於神支配自然,各種自然現象往往被認為天命顯示的兆頭,因此有占卜術,占星術等等非科學性的理論。另外一種是透過先知或救世主的中介者傳達天命,由於天象天啟只是一些精於此道之人所作出的解釋,因此各宗教都承認神有更直接的方式來傳達自己的命令,就是透過一些特別的中間人例如薩滿教中的薩滿,巫術宗教的巫師,他們聲稱在某些場合下神會附在其身借他們口作出宣示,這些特殊的人甚至形成了一個家族,如古猶太教的利未族,印度的婆羅門種姓,馬雅人的巫醫等。

神迹觀[编辑]

神有時並不假借他人之手表現自己的神性,他會用一種超常的能力來證明自己的神性,只要做出那些不能用自然常理解釋的就是行神迹。神迹必定是特殊和反常,決一不可。人有百歲,雖然特殊,並不定為神迹.但耶穌死而復生,道教成仙長生不老,卻是違反自然法則甚至是一種矛盾。因此自然神上的神迹無論如何壯觀,超級強風,巨型海嘯,這在科學上遲早可以做出解釋,然宗教上的神迹卻是違反自然律的。

各宗教都宣揚神迹是因為它本身不但證明了神的存在,也證實了神的全能。而且若神沒有超自然的能力,令人懷疑他在人的緊急關頭是否能完成人的慾望,這令信仰者失去盼望。神迹創造者大致可分以下五種:

神力[编辑]

神力是神的神秘力量。在宗教發展中,宗教添上更多的理智色彩,神從恣意行事的形象變成有序的、理性的行事,但沒有一種宗教是否定神的力量,因為神力的否定只會導致神及宗教本身的否定。

宗教創建人[编辑]

宗教創建人或教主就算不是自封,也被其信徒奉為神聖人物,他們是神迹和傳說的中心,例如他們的出生、生活的行為、生活的遺物、死後的墓地都成了奇迹的泉源,宗教神學當然是相信其真實性,然客觀的宗教則對此產生否定態度。一種傳統宗教以外的宗教,往往利用超自然力量滿足信仰者的非理性狂熱及好奇心,當中甚至進行有意的欺騙。

聖人[编辑]

聖人是西方宗教的概念,与中国儒家学说中的圣人概念不同。圣人比宗教創建人更接近人,但往往由於他們苦行得道,或神靈附體,或德行高超,從而得到常人沒有的能力,能做出常人做不出的奇迹,例如基督教的聖徒,犹太教、印度教等的圣人等即屬此類。

聖物[编辑]

宗教的聖人,其壽命總是有限的,聖人留下來的遺貴和遺物(如舍利、裹屍布等)卻可永遠保存,如該地方有聖物,則可成為宗教信徒朝拜的中心,並產生更多的神迹故事。

聖地[编辑]

某些地方因為與宗教歷史有關,或是神迹的發源地,例如許多名山大寺,西奈山,耶路撒冷等地方,由於有象徵性的宗教意義和宗教價值,就成為宗教信仰者崇拜的中心。

以下簡單介紹世界主要宗教的神迹:

印度教的神迹[编辑]
佛教的神迹[编辑]
猶太教、基督教的神迹[编辑]
伊斯蘭教的神迹[编辑]

宗教經驗的表現形式[编辑]

敬畏感[编辑]

依賴感[编辑]

驚奇感[编辑]

罪惡感[编辑]

獲救感[编辑]

神秘感[编辑]

宗教經驗的獲得途經[编辑]

宗教理論[编辑]

宗教道德[编辑]

藥物使用[编辑]

宗教修習[编辑]

註解[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