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古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盤古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盤古中国神话中開天闢地的神祇,傳說死後天地及萬物都由其身軀和器官的變化而成。

起源[编辑]

盤古的傳說“约”起於東漢後期出現,到三國時已廣為流傳。現存文獻中,222年《魏大饗記碑》最早提到盤古:「起尚盤古,羅天⎕焉。」(⎕為虛缺號[1]東吳韋昭《洞記》提到,盤古傳說流傳世間:「世俗相傳為,盤古一日七十化,覆為天,偃為地……」[2]

有學者認為盤古傳說源出本土。炎帝蚩尤等部落從黄河流域遷徙南方以後,伏羲的傳說演變為盤古氏,流傳於南方少數民族當中。范文澜認為盤古的傳說,是古代先民吸收了南方少数民族中「盤瓠」或「盤古」傳說,加以古代經典中的哲理成分和自己的想像,創造出來的用於填補鴻蒙時代空白的[3]东汉應劭的《风俗通》最早有盤瓠之說。闻一多《伏羲考》一文考证盘古即匏瓠,即葫芦,「盤」字古義為開端,「古」即葫蘆,寓意生命繁衍。有學者亦稱盤古氏乃是伏羲的音轉[4]。盤古的名字可能源自記載於《搜神記》中的盤瓠[5]

個別學者認為盤古傳說源自印度神話。前1500-前1000年間《梨俱吠陀》中創世神靈「阿特曼」創造了原人「普魯薩」(或譯布盧沙),普魯薩被肢解獻祭,造出了世界:「月亮由心意產生,太陽由兩眼產生,由咀生出天神和火,由呼吸產生了風,由臍生出了太空,由頭出現了天,地由兩足,四方由耳。這樣造出了世界。」[6]普魯薩神話可能通過佛教轉述入華。但此说并没有确切证据,这些印度故事本身并未记载于当时的其他中国文献,也没有印度故事流传于中国的记载,当时佛教在中国也并不流行,译出的佛经仅有数种,又況《梨俱吠陀》不是佛教典籍,而是婆羅門教典籍,这书当时也并没有汉译本,且婆羅門被佛教僧侶當做外道批判,当时译出的数种佛经中包含这个普魯薩神話的可能性很低。

內容[编辑]

盤古是天地初開後第一個巨人,其體形隨著天地擴張而膨脹,死後肢體分解,變成世間萬物。

三國時[编辑]

三國時傳說:「天地渾沌,盤古生其中,一日九變,神於天,聖於地,主於天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盤古亦長一丈,如此萬八千年,然後天地開闢。盤古龍身人首,……開目成晝,合目成夜,呼為暑,吸為寒,吹氣成風雲,叱聲為雷霆。盤古死,……目為日月,髭為星辰,眉為斗樞,九竅為九州,乳為崑崙,膝為南嶽,股為太山,尻為魚鱉,手為飛鳥,爪為龜龍,骨為金銀,髮為草木,毫毛為鳧鴨,齒為玉石。汗為雨水,大腸為江海,小腸為淮泗,膀胱為百川,面輪為洞庭。」[7]又傳言:「盤古一日七十化,覆為天,偃為地,八萬歲乃死。」[8]

魏晉南北朝[编辑]

南北朝時傳說:「昔盤古氏之死也,頭為四岳,目為日月,脂膏為江海,毛髮為草木。秦漢間俗說:盤古氏頭為東岳,腹為中岳,左臂為南岳,右臂為北岳,足為西岳。先儒說:盤古氏泣為江河,氣為風,聲為雷,目瞳為電。古說:盤古氏喜為晴,怒為陰。」[9]

西晉時已有繪畫盤古的壁畫,太康年間(280-289),益州刺史張收在成都的周公禮殿牆壁上,畫上盤古;[10]南北朝時,嶺南有人祀奉盤古,「桂林有盤古氏廟,今人皆祝祀。」[11]

道教吸納了盤古,加號「元始天王」。上清枕中书》说:“昔二仪未分,溟滓鸿蒙,未有成形。天地日月未具,状如鸡子,混沌玄黄。已有盘古真人,天地之精,自号元始天王,游乎其中”。

唐代[编辑]

五运历年纪》说:“盘古之君,龙首蛇身,嘘为风雨,吹为雷电,開目為晝,閉目為夜”[12]董斯張在《广博物志》中条引《五运历年纪》云:“盘古死后骨节为山林,体为江海,血为淮渎,毛发为草木。”唐袁天罡推言之《真源赋》谓元始应世万八千年为一甲子,荆湖南北今以十月十六日为盘古氏生日,以候月之阴晴,云其显化之所宜有以也。《元丰九域志》:广陵有盘古冢庙,殆亦神假者。

紀念[编辑]

  • 任昉述异记》中有关于“今南海有盘古氏墓,亘三百餘里,俗云后人追葬盘古之魂也”的记载,今河北省青县广西来宾市有所谓盘古墓纪念。
  • 《地基神祇研究》認為,武夷君福建武夷山地方的居民對盤古的尊稱,並視為本地的境主神、山神,有時稱為「盤古武夷大王」,因為盤古開天闢地,故所有土地皆是盤古所擁有,自然包括武夷山,也被認為掌控了所有陰間土地的所有權。
  • 土卫五上有一座環形山,稱為「盤古」,以盤古名字命名。

漫畫[编辑]

  • 《春秋戰雄》

參見[编辑]

注釋[编辑]

  1. 劉屹:《神格與地域:漢唐間道教信仰世界研究》(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太一與盤古〉,頁7。
  2. 〈太一與盤古〉,頁8引。
  3. 范文澜《中国通史》
  4. 袁珂. 《中國神話通論》. 
  5. 台灣盤姓客家人之初探源 Archive.is存檔,存档日期2012-07-01,國立中央大學客家學院電子報第四十八期.
  6. 〈太一與盤古〉,頁16-17引。
  7. 唐代澄觀:《大方廣佛華嚴經隨疏演義鈔》(《大正新修大藏經》36冊),卷42,頁320c引東吳徐整《三五曆記》,誤題「三王曆」。又節引於歐陽詢:《藝文類聚》(北京:中華書局,1982)卷1,頁2。
  8. 〈太一與盤古〉,頁8引東吳韋昭《洞記》。
  9. 〈太一與盤古〉,頁13引任昉(460-508)《述異記》。
  10. 〈太一與盤古〉,頁4-5。饒宗頤:〈盤古圖考〉,《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學報》,1986年1期,頁75-76以為此盤古圖於194年由漢末益州太守高眹所畫,不確。
  11. 〈太一與盤古〉,頁13引《述異記》。
  12. 董期张《广博物志》卷九引《五运历年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