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清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道教
入門

上清經中國道教重要經典,據稱有「三十一卷」為主的經群降世,於六朝前成書。上清經與靈寶經三皇文同屬三洞經書,構成道藏的「洞真」部,其中《上清大洞真經》為上清三十一卷之首,內容以存思煉神的修道方法為主。

在上清經的發展過程中,丹陽句容許家佔據關鍵地位,結合了張魯天師道與南方方仙道的方士傳統。上清經系的成型,間接影響了後來靈寶經的興起,以及南朝天師道的革新[1]:4

成書[编辑]

根據《真誥敘錄》和李渤《真系傳》,《上清經》乃晉哀帝興寧(364-370年)年間,由「紫虛元君上真司命南嶽魏夫人」降授,由楊羲用隸字寫出,以傳許謐、許翽,翽傳其子黃民(按《真誥》記載,傳至此時王靈期見葛巢甫造構靈寶,風教大行,而造作一批新的上清經)。黃民以傳馬朗及朗弟馬罕。宋明帝時,殳季真就馬家得之,明帝恩弘道教,於太始三年(467年)築崇虛館供養陸修靜,遂以殳季真所得的《上清經》與陸。

陸又兼得《靈寶經》、《三皇文》,遂總括《三洞》。後又以之授與齊興世館主孫游岳,游岳以授粱陶弘景。陶氏搜摭楊、許遺經,較為完備,在南齊顧歡的基礎上,編撰《真誥》一書,對上清經的源流和傳授歷史作了較為系統的敘述,成為上清一脈的著名代表[2]

有別於道教弘法單線傳承的記述,道教史研究者指出上清經可能的發展和多元統合過程。小南一郎指出上清「內傳」的特殊性質,並提出從諸真傳記了解茅山降經(364-370年)之前上清經派的看法。艾克曼(Schawn Eichman)運用現存《八素真經》「三真之道」與「太上之道」的分析,展示了楊、許之後《上清經》整合與革新的過程,艾克曼並將此「三真之道」與後來的「三奇」、「三洞」比較,說明在東晉末乃至南朝初多個整合《上清經》的不同取徑[1]:8-9

出世傳說[编辑]

據《雲笈七籤·上清源統經目注序》,上清經起于九天之王「九玄道君」[3],命「東華青宮」撰定靈篇,集為寶經。若據《道教義樞·三洞義》則說「元始高上玉帝」[4]撰出上清寶經三百卷,玉訣九千篇,符圖七千章,祕在九天之上,大有之宮,相傳玉文,以付上相青童君[5],封於玉華青宮。

漢平帝元始二年九月,西城真人以《上清經》三十一卷,於陽洛之山授王褒,褒以晉成帝之時於汲郡修武縣授南嶽夫人魏華存。華存以咸和九年又傳楊羲。楊君師事魏華存,受《上清大洞真經》三十一卷。按《雲笈七籤》卷四《上清經述》:暘谷神王又別授夫人《黃庭內景經》,正一真人張君又別授治精制鬼法,夫人前後所授,非但此三十一卷而已。……此乃《上清經》從此而行世也[6]

篇目[编辑]

《奉道科戒營始》卷五所列「上清大洞真經目」和《太真玉帝四極明科經》卷三經目,被認為是最接近魏華存所傳「三十一卷」真經的內容。這一經群系統可能為王靈期所樹立和提出,其時間則在405年至435年之間[7]。陸修靜所上〈三洞經書目錄〉稱有一百八十六卷《上清經》[8]

《神州七轉七變舞天經》則稱:

凡《上清寶經》三百卷、玉訣九千篇、符圖七千章,皆出元始高上玉帝稟承自然之章,玄古之道。學者得其篇目,立登真皇。其道祕在九天之上、大有之宮,相傳玉文,以付上相青童君,封於玉華青宮...太帝君命扶桑大帝暘谷神王所撰三十一卷獨立之訣,皆備天地之運。《黃庭玉景》,調理五藏,通暢神關,誦之萬遍,亦得飛騰。凡學之士,皆當先受《明科》,拔罪贖過,披解七玄,令罪滅九陰,福生上清。然後得投金簡玉札,奏名青宮,受《豁落七元》、《流金火鈴》、《金真玉光》、《金玄羽章》、威制六天《三天正法》、《消魔上經》。次有《九真八道》、《靈書紫文》,服御日月,招致雲霞。《黃素品格四十四方》、《曲素訣辭》、五行招魂,策虛駕无。《紫度炎光》、《飛行羽經》、《躡行七元》、《三九素語》,祝命五方。《黃炁陽精》,日月洞明。《金璫玉佩》,二景混生。《三元玉檢》,固神寶真。《神州七轉八變舞天》,契絡天地,齊迴晝冥,乃得披誦《大洞真經三十九章》,拔度七祖,受生南宮。《雌一玉檢五老寶經》,金華玉房,隱朝三元。《大有妙經洞玄素靈》、《太丹隱書》,五籍寶神,三奇寶文,萬遍升玄。兼御《靈飛》、《藏景錄形》、《七星移度披天三關》、《隱地八術丹景道精》,七十二變,萬化立成,混合帝一,五神胎生。備行眾經,道滿炁盈。」

思想[编辑]

上清教法的傳播建立在末世與救度思想之上。東晉中期,來自上清真人預言世界將因大規模災難而毀滅金闕後聖帝君受命檢選「種民」協助祂消滅惡炁—「六天故炁」,以便在壬辰年(392年)迎接充滿正炁的新世界。為了充實救劫仙班的人數,後聖帝君遣二十四位教師下世,蒐尋學仙之人。位列這二十四位教師之中的王褒,便是魏華存之師,而後者更是通過楊羲傳授句容許家(尤其是許謐與許翽)《上清經》的主要仙真[9]

上清經的另一個特色為「存思」之術,涉及胞胎解結、隱淪變化、遊歷四極、飛奔日月、步躡星斗、三元真一等方法。主要有吸食五方天氣及日月星精氣的五芽食氣法、食日月星精氣法;以及以存思內神為主的守三一,守雄一雌一及守帝一等法門。以人身內神為主的存思法門,其特色在借由存思人體身內的神祇名諱形貌,配合誦唸經文、咒語及佩符籙、叩齒、咽津等儀法,來修真治病[10]

影響[编辑]

上清經與天師道有密切的關係,甚至有些便是天師道的信徒。如被尊為上清第一代太師的魏華存,即曾任天師道祭酒。陶弘景《登真隱訣》卷下戴:「正一真人三天法師張諱告南嶽夫人口訣。」原注說;「云以夫人在世嘗為祭酒故也。」丹陽許氏,也本是天師道世家。許謐之兄許邁,即著名的天師道徒,與「世事張氏五斗米道」的王羲之交往甚密,又曾師事天師道祭酒李東。這些,都表明早期上清派的主要人物均與天師道有聯繫[2]

上清文獻保留了許多早期天師道的重要史料,《登真隱訣》收錄了天師道「上章」與「朝靜」儀式的文本「千二百官章儀」與「漢中入治朝靜法」。許家上「塚訟章」記述「上章」的細節與文化脈絡,上清文獻對黃赤教法的批評,也證實了天師道援用房中術以為教法的事實。另外,同樣位於句容地區,與「許家」長期處於姻親關係的「葛家」,其所發展而成的靈寶經與上清經之間存有密切關係,兩者在思想、觀念、語彙等方面都有相互交涉的情形[1]:9-10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1.2 張超然. 系譜、教法及其整合:東晉南朝道教上清經派的基礎研究. 2007. 
  2. ^ 2.0 2.1 杨羲等创作上清经. [2015-1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2-11). 
  3. ^ 《高上太霄琅書瓊文帝章經》:「九天又各有一天王,非帝王之號,皆處九天之上。」
  4. ^ 《茅山志》:「上清道祖大洞至尊元始天王上皇天帝紫霞虛皇天尊,元始天王,迺玉清元始天中之尊《黃庭經》云,上清紫霞虛皇尊。《玉緯經》云:虛皇者,大道之所理即大道之域,包羅三清道之祖也。《九天生神章》稱大洞尊神是也。」
  5. ^ 《茅山志》:「聖師上清九微太眞玉保王金闕上相大司命高晨師東海玉明青華小童大道君,青童大君,一號青蓋紫童,一號斗中真人,治東海大方諸宮束華山丹闕黃房之內。乘碧霞流景雲輿,帶飛青翠羽龍帔,從桑林千真。㖟涓子《三元真一經》,㖟太虛赤真人《消魔經》。以晉代降魏夫人家。嘗以三月十八日、十二月二日與茅司命同至句曲推校學者。」
  6. ^ 李養正. 道教概說.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2-07-03). 
  7. ^ 李静. 古上清經史若干問題的考辨. 复旦大学. 2009. 
  8. ^ 北周甄鸞〈笑道論〉
  9. ^ 張超然. 試觀與保舉:東晉南朝道教試煉傳統及其發展 (PDF). 中國文哲研究通訊. 
  10. ^ 蕭登福. 六朝道教上清派存思修鍊法門試論 (PDF).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