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阴符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道教
Yin and Yang.svg
入門

黄帝陰符經》,簡稱《陰符經》,後人依託黃帝所作,成書年代不詳,唐代始通行於世[1],言行事暗合天道,切應盜機,則能功成事遂。收入《正統道藏》洞真部本文類,四百餘字分作三章,另有三百餘字本,各傳本字數有所增減,分章或不分章者皆有。

《陰符經》歷代注家解經要旨不一,或以為兵家權謀之書,或解以道家之言,宋元道士多以內丹功法注經,文人則以儒家性理之說釋之[2][3]。作为道教的一部重要道经,《陰符經》迄清代已逾百家注解,其重要性不下于《道德經》和《南華真經[4][5][6]

題解[编辑]

黃帝為中國傳說帝王,史記五帝之首,道教奉為得道仙真。郡齋讀書志稱黃帝受《陰符經》來由不一,「或曰受之廣成子,或曰受之玄女,或曰黃帝與風后、玉女論陰陽六甲,退而自著其事」。蹇昌辰《黃帝陰符經解·序》則言明為西王母降於王屋山,遣九天玄女授予黃帝。

陰符,為暗合,內外契合之意。《黃帝陰符經疏》李荃釋題:「陰,暗也。符,合也。天機暗合於行事之機,故曰陰符」。《鬼谷子·本經陰符七術》陶宏景注「陰符者,私志於內,物應於外。若合符契,故曰陰符」。兵書六韜提及太公望有陰符,凡八等之語,指主將祕聞,用於陰通言語,不泄中外相知之八種兵符

李荃《黃帝陰符經疏·序》自稱得《陰符經》於嵩山虎口岩石壁,驪山老母為其解說要旨:「黃帝陰符三百言...上有神仙抱一之道,中有富國安人之法,下有強兵戰勝之術」。

內容[编辑]

天地陰陽運行變化,與人事之間有相生相盜之關係,聖人當觀天之道,執天之行,掌握天人暗合之機,使行為舉動合乎天道,切應自然,則治國養生皆得其宜,可以長久[2]

注解[编辑]

  • 唐·伊尹等七家《黃帝陰符經集注》(《四庫全書》刪伊尹之名而標為六家注[7]
  • 唐·張果《黃帝陰符經注》
  • 唐·李筌《黄帝陰符經疏》(或說非李筌所注,實為袁淑真《黃帝陰符經集解》[8]
  • 南宋·朱熹《黃帝陰符經注解 》(題為崆峒道士鄒訢,或說實為蔡元定所作)
  • 金·劉處玄《黃帝陰符經注》
  • 宋元之際·俞琰《黃帝陰符經註》
  • 元末明初·王道淵《黃帝陰符經夾頌解注》
  • 陰符天機經》(《雲笈七籤》卷十五收,又載於《正統道藏》太清部)
  • 《陰符經三皇玉訣》,題「軒轅黃帝」製
  • 任法融《黃帝陰符經釋義》,1992年,三秦出版社
  • 蕭登福《黃帝陰符經今註今譯》,1996年,文津出版社

考據[编辑]

关于作者,旧题黄帝撰,学者大多认为是后人伪托,三说如下:

关于成书年代,暂时无法取得比较统一的意见:

  • 东晋王羲之曾书写《阴符经》,并为之石刻[9]。贞观六年(632年),褚遂良奉敕书写《阴符经》五十卷,以草书撰成,自题为,“起居郎臣诸遂良奉敕书”。永徽五年(654年),褚遂良又奉旨书一百二十本,這次以小楷撰成[10]
  • 唐代蹇昌辰根据《黄帝间玄女兵法》、《玄女法》寫有《阴符经事迹》,说“……西王母再遣九天玄女授帝秘诀一十九条,《阴符经》三百余言。至于金丹玉篆之文,宝符飞崖之术,入火履水之法无不备焉。”
  • 朱熹在《阴符经考异序》中说:“伊川程子(即程颐)曰:‘《阴符经》何时书,非商未即周未。
  • 邵子(邵雍)曰:‘《阴符经》,七国时(即战国时代)书也。’”
  • 明代吕坤曾 经说:“《阴符经》…其言洞察精微,极天人之蕴奥,黄帝得之以御世,老氏得之以养生,兵家释之以制理,术家得之以成变化而行鬼神,纵横家得之以股掌人群, 低昂时变。”他又说:“自有《阴符经》以来,注者不啻百家,要不出三见:曰儒、曰道、曰掸(佛也),倚其一,则三见皆边也。夫玄金在熔,万物可铸;谓称锤 是铁则可,谓铁是称锤则不可。是书也,譬之江河之水,惟人所挹;其捐也,惟人所用。”
  • 梁启超说:《阴符经》“置之战国之未,与《易·系辞》、《老子》同时可耳,盖其思想与二书相近也。”[11]

評價[编辑]

唐朝時,陸龜蒙皮日休作《讀陰符經詩》,讚譽陰符經「備識天地意,獻詞犯乾坤」「口含造化斧,鑿破機關門」「不測似陰陽,難名若神鬼。得以升高天,失之沉厚地」。

宋元開始,道教視《陰符經》為道士必讀之經,常與《道德經》並稱。

張伯端作《悟真篇》,就說「陰符寶字逾三百,道德靈文滿五千。今古上仙無限數,盡從此處達真詮」,並引《陰符經》盜機之理解說內丹,如「先且觀天明五賊,次須察地以安民。民安國富方求戰,戰罷方能見聖君...三才相盜食其時,此是神仙道德機。萬化既安諸慮息,百骸俱理證無為」。

全真道創始人王重陽說自己:「理透《陰符》三百字,搜通《道德》五千言」[12],其弟子馬丹陽亦說:「學道人不須廣看經書……若河上公注《道德經》、金陵子注《陰符經》,二者時看亦不妨」[13]丘長春的高足尹志平認為:「道人雖未能廣學,《陰符》、《道德》、《清靜》三經,又豈可不學」[14]

當時儒士亦對《陰符經》有所稱道,認為《陰符經》窺天道,有至理。程頤說:「《老子》言甚雜,如《陰符經》卻不雜,然皆窺測天道之未盡者也」[15],元代大儒劉因教其弟子讀《陰符經》,他說:「史既治,則讀諸子者,莊、列、 陰符四書者,皆出一律,雖云道家者流,其間有至理存」[16]

但也有儒士對《陰符經》多所批評。黃庭堅評《陰符經》詭譎不經。黄震則批《陰符經》四處掇拾,而無所定見,他說:「後世有偽為道書者,曰《常清靜經》;有偽為佛書者,曰《般若經》;千變萬化,皆不出反常一語,初非異事,乃雷同語耳。言用兵而不能明其所以用兵,言修煉而不明其所以修煉,所言鬼神而不能明其所以鬼神。蓋異端之士,掇拾異說,而本無所定見者,豈此其所以為陰符歟?」[17]

明代哲學家呂坤說《陰符經》「洞造化精微,極天人蘊奧,契性命歸指。帝王得之以御世,老氏得之以養身,兵家得之以制勝,術數家得之以成變化而行鬼神,縱橫家得之以股掌人群,低昂時變。是書也,譬江河之水,惟人所挹。其挹也,惟人所用」,指《陰符經》有如江河之水,各家皆能用之[18]

參考文獻[编辑]

  1. ^ 李養正. 對有關《陰符經》幾個疑問的論證. 
  2. ^ 2.0 2.1 陰符經. 中國大百科全書. 
  3. ^ 王宗昱. 從後代注釋看《黃帝陰符經》的社會形象. 宗教學研究. 2013, 3. 
  4. ^ 李远国. 论《黄帝阴符经》的观时盗机观. 
  5. ^ 黃公偉. 漫談道教五大經典(陰符經、道德經、南華經、文始真經、黃庭經). 道教文化. 1979, 2 (7): 21–22. 
  6. ^ 連鎮標. 《黃帝陰符經》義說. 
  7. ^ 七家為伊尹太公范蠡鬼谷子張良諸葛亮李筌,有算入廣成子老子孫子吳起鶡冠子而標為標為十一家或十二家者
  8. ^ 劉泳斯. 《李筌陰符經疏》 成書年代考 (PDF). 
  9. ^ 郁逢庆《书画题跋记》
  10. ^ 余嘉锡《四库提要辩证》引南宋楼钥《攻娩集》卷七十二《诸河南(阴符经)跋》
  11. ^ 《古书真伪及其年代》
  12. ^ (《重陽全真集》卷十三)
  13. ^ 《丹陽真人語錄》
  14. ^ 《清和真人北遊語錄》卷四)
  15. ^ 《遺書》卷十五
  16. ^ 《靜修集·敘學》
  17. ^ 《黃氏日鈔》卷五十八
  18. ^ 呂坤《陰符經注·序》

外部連結[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