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晚功課經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道教
Yin and Yang.svg
入門

早晚功課經,為道士每日早晚兩次上殿念誦的經文寶誥,大約在明代中晚期成型,至明末清初,宮觀道士才普遍以早晚功課作為一種修持形式[1]。明代正續《道藏》沒有早晚功課經,清代全真道(一說天仙派)編纂的《道藏輯要》才收有《清微宏範道門功課》和《太上玄門功課經》[2][3]

由於道觀所屬宗派不同,加上所在地區的差別、時代的變遷,各地《功課經》所收的經文寶誥可能略有出入。

題解[编辑]

功課,指考核外在的功德成果[4],凡誦經打坐皆為道士每日必行功課。《太上玄門功課經·序》:「功課者,課功也,課自己之功,修自身之道。修自身之道者,賴先聖之典也。誦上聖之金書玉誥,明自己之本性真心」。《全真清規·指蒙規式》:「日至黃昏,燒香上燈,禮謝天地, 拜聖賢,侍奉師尊。諸事既了,收斂身心,端身靜坐,無起妄想,豎起脊樑,右腳在下,抄手靜默,心不外想,瞑目而坐,或一更二更,此為功課」。

內容[编辑]

現代宮觀道士早晚功課的程序大致相同,多是以〈開經偈〉或〈香讚〉開始,以〈十二願〉和〈三皈依〉結束。

「早課」包含三個部份:一是〈八大神咒〉,如〈淨心神咒〉、〈淨身神咒〉等;二是〈諸品真經〉,如《太上老君說常清靜經》、《太上靈寶昇玄消災護命妙經》等;三是〈諸真寶誥〉,如〈玉清寶誥〉、〈上清寶誥〉等。

「晚課」也包含三個部份:一是〈開經玄蘊咒〉;二是〈諸品仙經〉,如《太上洞玄靈寶救苦妙經》、《元始天尊說生天得道真經》 等;三是〈諸真寶誥〉,如〈斗姆寶誥〉、〈三官寶誥〉等。

因所屬宗派不同、地域性差異,功課內容也略有變化,例如:全真道的早課中有頌讚本派祖師的〈北五祖誥〉、〈南五祖誥〉和〈七真誥〉,正一道的晚課中有頌讚本派祖師的〈祖天師寶誥〉和〈虛靖天師寶誥〉,茅山道院道士的晚課中則有〈三茅真君寶誥〉等等[1]龍虎山天師府於早課誦念諸經寶誥,晚課專誦道德經[5]崂山太清宮,每日早午晚三時,在主殿內分誦諸品妙經、聖誥、仙號、寶懺等,及三官經、北斗經、受生經、真武經、消災經、禳災經、救苦經、清靜經、玉皇心印經、生天經、解冤經、拔罪經為功課[6]

誦經時間[编辑]

道觀舉行早晚課的時間安排不盡相同。一般來說,全真道觀,特別是山居道觀和叢林道觀,早課大多在晨曦微現,早飯以前。晚飯以後,日落之時舉行晚課。正一派由於道士多不住廟,因此,在開山門之後開始早課,關山門以前舉行晚課[2]

閔智亭《道教儀範》一書,道教有「戊忌」之說,每逢「六戊日」不誦經。所謂六戊,是指戊子戊寅戊辰戊午戊申戊戌等六天。對此,桑楚撰文指出,查考道教經籍,「戊禁」僅不得動土、不得齋醮、不得上章和不得燒香,並無不得誦經之規[7]

注解[编辑]

  • 《玄門日誦早晚功課經注》,閔智亭,2000,宗教文化出版社
  • 《太上玄門功課經譯注》,陳柏勳,2016,新文豐出版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任宗權. 略談《玄門日誦早晚功課經》 (PDF). 弘道. 2009. 
  2. ^ 2.0 2.1 陳耀庭. 道經的神性 (PDF). 弘道. 2007, 33: 36–45. 
  3. ^ Monica Esposito. 一部全真道藏的發明:《道藏輯要》及清代全真特徵. 
  4. ^ 陳柏勳. 《太上玄門功課經‧序文》初解. 武廟道教文化季刊. 
  5. ^ 任宗權. 《玄門日誦早晚功課經》與正一道教. 
  6. ^ 太清宫道事、戒规和制度. 
  7. ^ 桑楚. 戊日之辯.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