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主真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道教
Yin and Yang.svg
入門

法主真君,全稱為都天蕩魔監雷御史張聖法主真君[1][2],封嘉惠大化真人,簡稱為法主聖君都天聖君等,俗稱法主公客家人法師公張法主張聖君張聖者佛教化的道教閭山派祭祀神祇,亦有人將祂歸類於道教正一派,有雷神、監察神的性格。法主公信仰,流行於福建福州泉州漳州廣東潮州梅州等地,此信仰尤其流行於泉州安溪族群聚集處。17世紀後,渡臺的安溪茶商,將法主真君香火帶入臺北,法主真君信仰,遂成為流行的臺灣民間信仰之一。由於臺北地區安溪人甚眾,全臺以大臺北地區最為盛行,其中以臺北法主公廟最為著名,高雄市美濃區則是客家族群信奉法主真君的主要地域。馬來西亞泉州永春華人也奉爲鄉土神,其移民聚會所永春會館也作祭祀場所[3]

源流[编辑]

張慈觀,名自觀,一名,字其清,一字克勤,道號慈觀,人稱張真人。福建永泰縣道士(一說為閩清,1024年-1069年),相傳在世有神通,能除妖伏魔。清高宗乾隆年間所著的《德化縣誌》載:「煉性於蕉溪山石鼓岩,見石牛山夜火晶熒,知有魈魅,因往其處。魅方於人家迎婦,輿徒甚盛。觀出掌,令人從指縫窺之,魅悉現形」。據考証真人為北宋時人,在南宋時得到封號「嘉惠大化真人」,而非生於南宋時代,北宋間何薳的《春渚紀聞》、方勺《泊宅編》均有張真人的故事記載。

民間相傳,張真人曾經在結義弟兄輔助之下,躍入九龍潭石牛洞的潭水之內,以劍刺殺為患福建永春已久的蛇精,故許多廟宇的法主公塑像,是一手持,一手握。張真人神通頗為出名,也因為去除蛇妖的功績,被視為降妖伏魔的大羽化後被當地人奉為當地神明,因為張真人以神通、法術著稱,因此被尊為「法主公」。據說,宋朝封贈為「嘉惠大化真人」;明武宗亦曾張慈觀為「張聖法主真君」,是為法主公。

組合[编辑]

法主公[编辑]

法主公」意為法術高強的神明,各地信奉的法主公組合均不同,大多有「張法主」與「蕭法主」。

四大護法元帥[编辑]

相傳玄天上帝有「三十六位天將」護法,以四大護法元帥為代表,四大元帥組合頗多樣,可以包括溫元帥康元帥殷元帥馬元帥趙元帥李元帥王元帥、張元帥、蕭元帥劉元帥連元帥等。

職能[编辑]

  • 閭山烏頭派道士之守護神:臺灣閭山派分為兩支,閩南語俗謂「死歸法主,生派夫人」[4][5]。一支將法術高強的法主公奉為祖師,並以黑頭巾作為派系之標記,以喪禮法事、超渡驅邪等見長,人稱「法主公派」,臺灣人稱之為「烏頭法師」,亦稱「烏頭派」,此派道士均習法主公形象,一手持劍,一手提鞭。另一支,奉臨水夫人等三位女神為祖師,以紅頭巾作為標記,稱作「三奶派」,又稱「紅頭法師」,專作節慶、廟宇做等法事。
  • 雷神:有監督雷神的權力,故有雷神的神格。
  • 監察之神:福建粵東相信,法主公為天庭御史,有監察神的神格,代表天帝監察民眾,通常每月在朔望兩日上升,報告人間善惡,作為上天懲罰惡人,緝拿邪魔的依據。
  • 旅途之神:因手中繞蛇為「順」,劍鋒為「風」,故被人認為有護佑旅途之意,閩南遊子往往在旅行前祭拜法主公。

傳說[编辑]

不只有除蛇妖,福州閩南一帶也有法主公,力克蝗災、計降螃蟹精、盜雨、捉雷神、送瘟神等救民的傳說。

法主真君故事因為各地百姓口傳,版本略有不同,較為流行的故事情節梗概如下:

遇仙得桃[编辑]

早年,法主真君張慈觀為一戶農家子弟,家境貧寒,並未就學讀書,以砍柴、為人修理鋤頭柄為生,故人稱「張鋤柄」。一天上山伐木,迷路走至深山,遇見兩人在石桌上對弈,他仔細觀察,發現兩人仙風道骨、氣宇不凡,於是躲在一旁觀棋,但他隨即被兩人發現。兩人並不責怪,只是拿了一顆給他,他一咬桃子,發現味道奇苦無比,味如黃連,但是張覺得這兩人是神仙,於是硬是喫了半顆,愈喫愈苦,只好把另半顆棄之於地。兩人笑說:「何不能完食?爾食其半者,又須多修數年矣。不能喫苦,焉能得道?」隨即消失。

張回鄉之後,結庵修道,不但識字,還能吟詩作文,書法王羲之王獻之的風格。鄉里百姓都認為他已經成仙了,稱之為聖者、真人。

紅鰍復生[编辑]

張真人回鄉即茹素,一次接受富家供養,主人捉弄他,故意煮了「紅糟鰍魚」請他喫,真人竟然取一甕水,將魚放入而咒之,魚居然在水中復活。從此當地有「紅鰍魚」。(一說是真人早年為人傭工時發生)

釋道兼修[编辑]

張真人後來離開福建,遍訪名山,與蕭朗瑞、章朗慶(一說姓洪)二真人,義結金蘭,三兄弟於閭山旌陽真君宮中修鍊,受賜風火輪;又習太乙天尊法術,均善道法;也曾多次訪龍虎山,與張天師正一道法。

張真人也修佛法,一次至南海普陀山拜山觀音大士曾賜張真人枝,真人一拿,即化為寶劍,返回途中,於龍王宮前遇龍樹菩薩,龍樹菩薩傳之以空法,並以經書裝在錦囊內,贈予張真人,真人開錦囊,取經欲讀,手上錦囊即化作能裝鬼神的「乾坤囊」,張真人甚感激兩菩薩的傳授,也立志為佛門護法,在福建德化縣蕉溪石鼓岩結草庵修煉。

變石成羊[编辑]

張真人一度曾居福建永泰方廣岩修道,後其友蔡長眉真人亦來居此同修,不久,張真人打算雲遊,於是囑託蔡真人幫他看家,沒想到張真人回山時,發現蔡真人已經閉關了。張真人無法入岩,大怒,認為蔡真人是來詐騙他的靈地,於是打算把附近一山之石,化成山羊,趕到方廣岩口,把岩口塞住,不讓蔡真人出門。

張真人先變了十分之一的山石為羊,立即趕羊前去方廣岩。突見一美貌少女來問路,張真人告以其路。女曰:「何羊?」張真人曰:「山中羊。」女曰:「馬有鐵蹄馬,羊豈有石足羊乎?」羊一被道破,皆化為黑石。張知遇仙,定睛一看,原來是觀音菩薩化身。觀音說:「君所為過矣。」隨即消失不見。

張真人仔細一想,「如將一山岩石盡歸於此,大雨時一山無石,只餘泥土,豈不盡崩乎?山下鄉民,必無遺類矣。」於是打算放棄鬥法,讓地給蔡,正要駕雲離去時,蔡真人出關,說:「此地不適公居,公胡不歸乎?」張真人才發現石鼓岩才是屬於自己的寶地,於是跟蔡真人寒暄之後,前往石鼓岩。

廣東香港人崇信的黃大仙亦有變石成羊的故事。

以蛙克蝗[编辑]

有一次蝗蟲成災,鄉民都來請示,張真人卻命鄉民捉幾隻青蛙來,真人自取線香,在青蛙背後燒灼作記號,與青蛙喃喃數語後放走,眾人皆感怪異,過了不久,背後有黑斑的青蛙大顯威能,把蝗蟲都喫光了,鄉民保住了農產,都來感謝真人。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區樟湖鎮溪口村法主公廟祭典時,都會放生青蛙,作為感謝。

賭咒鬥法[编辑]

當地有一位術士自認道法高深,於是與真人相約鬥法。張真人不願意,就說:「吾法不如君,君可回矣。」術士自得意滿回家,驕傲地告訴鄰居眾人。眾人卻說,這是因為張真人懶得理他。術士大怒,於是在張真人庵前設一高壇,大罵道:「何以自負如此!」真人曰:「君術甚驗,我服矣。」術士不聽,舉起鐵尺拍案,念動真言,「狼洛沮濱瀆矧喵盧椿....」等數百字,突然間風雷大作,青天霹靂不斷。真人在壇下笑著說:「即便賭鬥,何苦甚多字句?」突然大吼「唵啞吽」三字,風雷立止。又取劍指其壇上,於空中書一「震」字,高壇天搖地動,極其搖晃,術士幾欲墜落,真人引劍指地,又吼一聲「住」,於是地震停止。術士狼狽而去,從此不知所蹤。

法鎮浯鄉[编辑]

同安縣金門島(今中華民國福建省金門縣)有一位蘇真人,居於同安縣城(今中華人民共和國福建省廈門市同安區),素有神通,有鐵尺法,只要以鐵尺輕輕觸人肩頸,其人必然昏死。而蘇真人口含一口清酒徐噴其面,必然復甦,惟醒後如醉如狂,須頭痛三日。於是蘇真人設「法鎮吾鄉」匾額於宅,張榜告示;「如人能以鐵尺法不死不昏,任由毀匾燒屋。」。

張真人雲遊時,見其頗有銳氣,於是與之「結緣」。問:「道友,不知此匾何意?」蘇真人哂答:「吾有妙方,大凡所謂俗人皆所難逃矣。」張真人曰:「幸試之。」蘇真人驚答:「道兄見問,不敢相瞞,我鐵尺道法甚高,即便醒來,亦有頭痛三日之災。」張真人堅持要試,蘇真人只好取鐵尺相擊,至第三下,鐵尺放光上升,又直落地面。張真人渾然無事。蘇真人大驚。

蘇真人即取匾下,並點火欲燒屋,張真人急阻之,曰:「我已得仙果,非俗人,故若以鐵尺敲魂,亦所不在。」蘇真人曰;「亦不法鎮吾鄉矣。」張真人笑曰:「亦鎮浯鄉(即金門)矣」。於是蘇真人加上三點水,繼續懸掛該匾額。

計降蟹精[编辑]

張修煉時遙見妖怪五通」(「五通」是妖怪的習稱,數目或是種類皆不一定。)化身門閥公子,率羣魔變化的僮僕工丁等,詐娶民女。張真人駕著風火輪飛到,伸出手掌,令鄉民由其指縫窺視之,羣魔皆現原形。

真人於是化身成抬轎僕丁,卻把新娘踢落花轎,用隱身法將她隱蔽,隨即令人接走。真人自己爬入轎中,又變為新娘,羣魔不覺。行進之間,張真人大喝一聲,現出本相,拔劍殺出。這時「五通」抵擋不住,要求放掉武器,空手對仗。真人允之,將寶劍插在地上,一跺腳步,足跡入石一尺三寸。「五通」遂效法之,足跡只入石一寸,種種跡象,足証真人法力較高,五通拔腿就跑。真人取劍,追趕「五通」,一步步地走上矗立的石壁,石壁形成寬八寸、深一尺三寸的石溝,留下四十五個腳印。「五通」見狀大驚,知道真人法力不凡,於是打算智取。

「五通」想要把張真人引入石壺洞,石壺洞相傳能困住仙人,又稱「困仙洞」,因昔年有一僧閉關修道,將成正果。卻遭到天魔魔女化作美女誘惑,差點破了色戒,僧人平素有道行,卻仍然心思不寧,於是發憤誦了十萬遍阿難尊者克服摩登伽女楞嚴咒,以修煉身心,足足讀誦了七年。唸完時,在洞內壁上書「唵吽吒唎道人許入不許出」十一個金字,來警惕自己,絕不能破戒,但寫完時道果已成,隨即涅槃,由洞口一縫得道飛昇。但此洞,卻因高達十萬遍楞嚴咒的加持,得到護法神天龍八部的擁護,從此能困住仙人。

「五通」拚命奔跑,將真人引入石壺洞中,自己奔出大喊「唵吽吒唎道人許入不許出」,洞口隨即封閉,僅留下一縫。「五通」由縫中一看,見張真人在洞內,於是點起陰火焚燒,欲將真人以火烟嗆死。真人禁錮於洞,聽到洞外「五通」與群魔在狂歡慶賀,分食紅龜粿(一種烏龜形象的點心,內餡多為甜豆沙,多為祭祀神明、節慶時的應景食物),真人踏動罡步,想要出洞,疲憊已極,饑腸轆轆,無力作法,遂喃喃自語:「火煙熏不死我,就怕被紅龜粿粘到身上,必然喪命。」「五通」信以為真,就把紅龜粿由縫中全部丟進洞內,想粘死真人。真人遂大得於紅龜粿,飽餐一頓。故民間傳說,祭祀法主公最好的供品,就是紅龜粿。真人念動真言,請出蕭、章兩個結義兄弟前來助戰。蕭真人章真人一被召至,見到洞口有金光閃耀,覺得離奇,於是請出了土地神,問到打開洞口的方法,從門縫大喊「唵吽吒唎道友禁魔不禁我」,洞口竟然自行裂開,壁上的「唵吽吒唎道人許入不許出」金字也消逝了,兩人大殺鬼卒。

張真人跨步出洞,又拔劍與五通大鬥法一次,「五通」敗走。真人法力較高,追上「五通」,本欲將之殺死。但一想「蒼天有好生之德,此怪修煉有年,法力不低,不如收為護法。」,於是打算計降之,向「五通」提出和解,並請「五通」食狗肉。「五通」法力不濟,本知必敗,見到能和解,立刻欣然應允。於是,夜半兩人在洞門口共食。真人一塊狗肉也沒有喫,只喫囊中帶著的黑豆,口中響聲不斷。「五通」遂問:「君口中嘎吱作響,何故也?」真人答:“汝運好,挾到肉,我挾到的只有骨頭,所以口中作響。”天明,五通犯了葷菜不食狗肉的禁忌,法力全失。於是張真人不費吹灰之力,把「五通」打回原形,原來「五通」是螃蟹精,真人令其悔悟,並收之為護法神將。另說是法主真君召喚出東海龍宮的眾神靈,將該蟹嚴加管束。

力伏蛇仙[编辑]

張真人三人結義,一曰「蕭真人」,另一曰「章真人」(或曰姓洪)。三位真人得到閭山法術,法力高深、武藝精通。三人修道之時,聽說永春九龍潭石牛洞有一條千年赤色仙為害地方,動輒作祟,使得水災旱災不斷,並且要求鄉民活人獻祭,張真人兄弟聞而大怒。

三人駕風火輪入洞,洞中毒水瀰漫,不見大蛇,其實大蛇藏於洞中密處,已知來意,猛然吐信直取張真人,張真人飛騰而起,手持寶劍勒住蛇頭,怪蛇突噴黑煙,張真人頓時變為黑面。章真人焦急而臉色轉青,蕭真人怒甚,滿臉赤紅,掄起月眉,猛砍蛇身,在怪蛇掙扎中,誤傷了章真人額頭,在章真人額上留下一道刀疤,更為緊張,臉色遂更紅。終於制服此蛇,張真人念動真言,將蛇纏繞於手上,三人功成行滿,得道升天。

後人塑造法主真君三位師兄弟神像,即是依照此傳說,張真人為黑面,蕭真人紅面、章真人青面,額部有一條刀痕。

盜雨監雷[编辑]

張慈观真人得知福建旱災,民生艱苦,頗動悲心,飛身潛入天庭,發現閩人註定有劫,故不降雨。於是將玉帝洗筆之水倒下福建,遂黑雨遍降,消解旱災,且因黑雨為天上仙水,故農作物長得極快,幾近一日長成。

玉帝法眼一觀,發現是張真人,遂命雷神持天書逮捕張真人治罪;雷神動起雷光尋找張真人,張真人靈機一動,化身作監察神「御史真君」,手持乾坤囊至,考察雷神,問雷神辦事可有天書玉旨。雷神忠厚,遂將天書與之。御史開天書一覽,說:「天書诏曰:遣张慈观擒拿雷神問審,尔其钦哉。」雷神大驚,謂是天庭將天書寫錯。御史說:「君且在我囊中休息,我為君向玉皇天尊請示,以免誤事。」雷神感謝,於是入袋。慈觀真人向袋口細細叮嚀:「君且莫出聲。」雷神聽成「君且出聲。」於是不斷鳴雷,一時間天庭震動。

因天上連連巨響,眾仙震怒,於是要找出雷神,此時張慈觀真人遂答稟雷神在自己手上,並將自己為何要違犯天條之理由稟告玉帝玉帝甚感張真人誠實之意、愛民之心,不但赦免其罪,還封張為「監雷御史法主真君」,以監督雷神。

送離瘟神[编辑]

張真人成道以後,在安溪永春福州都享香火。一次,瘟神永春行瘟,一時病人甚多。張真人遂與該瘟神打賭,若輸,可將廟宇讓給瘟神,否則請瘟神離去,瘟神允諾。

於是兩神相鬥七晝夜,僵持不下,瘟神於是在廟門設幕府,動起干戈,部將諸軍包圍真人之廟,陰風陣陣,夜半刀兵之聲不絕。張真人有監雷之權,早將雷神五營六甲神兵埋伏於廟,以俟後變;此時真人躍登法壇,動起雷法,雷神等一氣衝出,將瘟神部隊圍住。

瘟神知道張真人法力甚高,又具謀略,遂告知真人:「吾代天巡狩,意在難『在劫之人』,今此鄉在劫之人幾盡;君當入武夷山採藥,重者仍不可治,輕者可存。」真人知道瘟神亦奉天命,來收劫數中人的性命,不得不為,遂贈之以酒食紙錢,送之離去。

瘟神既離,真人遂入山,訪武夷真君,採草藥與眾人服食,病者逐漸痊癒。從此,永春人除瘟疫都奉祀法主公,而非沿海人除瘟疫的王爺信仰

鬥法爭廟[编辑]

張真人曾堪輿挑選一地,託夢使鄉民塑像,築庵奉祀。誰知張真人所選之土地,早就已經是當地境主神「劉元帥」的廟宇了。但鄉民仍然塑造一張真人像,放在劉元帥廟的神壇正中。

因為張真人神像放置正中,只要張真人的神靈進入神像,廟的主神即變成張真人。劉元帥不願多年經營的廟宇,讓張真人坐收漁利,故開光典禮時,劉元帥守住廟門不讓張真人神靈進入神像。張真人於是向劉元帥提議打賭,只要張真人三日內能進入主神神像,廟宇則歸屬張真人,劉元帥居副。但若他三日內不能進入神像,願命檀越為劉元帥分香,再建一廟奉祀劉元帥。劉元帥認為公平,於是命令自己的諸位護法神守住廟宇四隅,不讓張真人進入,而劉元帥本尊晝夜不休息,站在廟門口盯著。

誰知約定時間就要到了,下起大雨來,屋頂居然漏水,滴到神壇中央,張真人、劉元帥的神像都被水潑溼,劉元帥大驚,立即去照顧自己的神像,該廟廟祝拿起油布擋住神像上方,又搭起梯子,呼喚工人們來修理,此時,有一工人赤足披髮,手持鋤頭飛奔上梯,大喊;「監雷御史,法主真君降也。」該人即昏迷,險些墜落梯子,廟祝把工人救下,請示神諭:原來張真人故意設計,使廟宇漏水,好附身於工人身上,乘機進入神像。劉元帥眼見張真人的智謀,從此甘願擔任他的副手,據說此廟即是今日福建省莆田市東嶠鎮的「金印堂」。

杜絕斂財[编辑]

泉州有某尊王信徒,時常迎接其神明神像在各地展開廟會,四處對鄉民派斂香火錢,永春州人頗苦之,唯不敢言。法主聖君一日降乩曰:「豈為真虔,莫非要錢?若恨垂涎,廟金換鉛。」意思是將法主公廟弄得破破舊舊,避免神棍垂涎。信徒依照此言行動,神棍隊伍一至永春法主公廟,發現法主公廟變得十分破舊,覺得怪異,因而詢問。廟方回應「近來永春災荒,人民困窘,才會連法主公廟都這麼窮困。」神棍只好將神明鑾駕返回,徒費數萬銀元

降伏邪道[编辑]

時,有道人自言奉羅祖教,能呼風喚雨之術,在泉州勸眾捐資,以便老母收圓,時頗惑眾,有民賣妻子田產以隨之者,道人遂殷富,魚肉鄉里,甚至威逼店家納香火錢,否則聚徒眾鬧事,一日輿過法主真君廟,忽見一巨急祟出,轎夫大驚,墜地,道士仆倒,懷裏銀錢四散,即不見。道人怒曰:「廟有邪鬼害我」,仗劍入廟,廟中有聲,厲曰:「老母何在?」,道人手、足竟自起火燃燒,滾地,廟內香客助以滅火,火滅時,道人已瘋癲矣。

法主真君小法神咒[编辑]

  • 拜請法天張聖者,身居福郡
  • 赤腳修行行正法,兜蛇妙相顯威靈。
  • 金沙橋上翻光斗,青龍潭裏早修行。
  • 腳踏火輪驅邪穢,手持寶劍斬妖精。
  • 行雲致雨霑世界,書符出相渡凡塵。
  • 護國救民端妙相,代天行化現真身。
  • 四十五年閻浮世,遊行國土救生民。
  • 辰月卯日飛身化,化身應現在壇前。
  • 左右伽羅五官將,前後駕馬二威兵。
  • 三界祖師盧太宰,三壇祖師江舍人。
  • 更有蕭劉連聖者,去瘟治病歷苦辛。
  • 法門弟子專拜請,張公法主降臨來。
  • 神兵火急如律令。
    • 依照各道壇傳承,文字略有出入,大同小異。

法主真君頌[编辑]

修心閭岳,度人之法主,飛身天庭,監雷為按臣。緣仙食桃而得道,指蛙克蝗以助民。驅生羊則為黑石;活熟魚以為紅鱗。苦民所苦,騰空施雨而解旱;法天之法,叱雷震壇以度人。法鎮浯鄉,真靈在鐵尺其上;謀冠泉郡,大智於瓦堂之鄰。救新娘,讓故友;伏邪道,送瘟神。廣興師教,牒遣南國眾將,大轉法輪,符召東海群真;動鞭而千鬼伏,搖鈴則萬祟馴。 燮理陰陽,靈光普現於上界;監察善惡,神雷廣鳴乎下塵。一心奉請都天蕩魔監雷御史,嘉惠大化真人。

恭請張聖法主真君、弟子某等稽首再拜。

註解[编辑]

  1. ^ 《圖解臺灣神明圖鑑》. 謝奇峰.晨星出版,ISBN 9789861778747
  2. ^ 內政部全國宗教資訊網 法主公
  3. ^ 【东方文薈】大马民间信仰研究的困难
  4. ^ 羅弘証《從「不救世人產難,不神也。」看順天聖母信仰內涵》
  5. ^ 蔡百銓 《定居衝突期與商業發展期族群守護神與關公崇拜》

參考資料[编辑]

  • 《圖解臺灣神明圖鑑》. 謝奇峰.晨星出版,ISBN 9789861778747
  • 《客家「聖君爺」信仰及其傳說流變調查研究 -以聖君、法主公、五營信仰之關係為主》.張二文.2008
  • 福建一帶的法主公信俗
  • 水口镇——资讯——德化网——德化强势媒体中國福建省德化縣石牛山法主公祖廟,根據德化縣水口鎮相關記載,石牛山闻名始于南宋,绍兴年间,闽清道人张慈观与章、蕭两道人结义,雲游四方,来到石牛山,遇魑魅,仗剑与之连斗数日,如今山顶岩石数十处脚印、指纹以及剑插石、铁砧石、洗剑泉传为当时鬥魅之遗迹。石牛山上的石壶殿,始建于南宋,历来香火不断,声名远播臺灣、港澳及东南亚。1984年重新修建。
  • 《監雷張公法主真經》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