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王母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西王母,是中国神话中国民间信仰女神,也是道教女仙。早在殷商卜辞中,就有“西母”之称,有论者认为这指的就是西王母。西王母最初的形象是豹尾虎齿,是与人首蛇身的女娲、人首鸟身的九天玄女类似的兽形女神,在后代和女娲、九天玄女一样逐漸演變為人形姿态的神灵,成為中國神話中最重要的女神之一。西王母居於昆崙山上的瑤池,和東王公相對應。近代由於羅教系民間秘密宗教的盛行,許多人把無生老母與西王母視為同一神,號稱「母娘」。

西王母又稱為“王母娘娘”、“瑶池金母”、“金母元君”。尊號為,“九靈太妙龜山金母”、“太靈九光龜臺金母”、“上聖白玉龜臺九靈太真西王母”、“太虚九光龜台金母元君”、“西靈金母梵炁祖母元君”、“西元九靈上真仙母”、“西池極樂金慈聖母”、“白玉龜臺九靈太真金母元君”、“九靈太妙白玉龜臺玉光金真梵炁祖母元君”、“無極瑤池大聖西王金母大天尊”、“天上王母娘娘大天尊”等。

关于西王母的姓名,唐代段成式作《酉阳杂俎·诺皋记上》记载“西王母姓杨,讳回,治昆仑西北隅,以丁丑日死。一曰婉妗。”故西王母姓名为杨回、字婉妗,賢德兼備。

形象的衍变[编辑]

山海经[编辑]

《山海经》中的西王母插图

西王母是中国最古老的女性神祇,早在殷商卜辞中祭祀东母(司管生育的東方之神—碧霞元君)和西母(司管死亡的西方之神—西王母),就有“西母”之称,有论者认为“西母”指的就是西王母。在《山海经》中,西王母是掌管天之厉(天災和疫病)和五残(五種類的刑罰)[1]的凶神,其形象为人形、蓬发、头戴首饰、豹尾、虎齿且善啸[2],這種人頭獸身的形象显示出浓厚的图腾色彩。

《山海经·西山经》:“赢母之山又西三百五十里,曰玉山,是西王母所居也。西王母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戴胜,是司天之厉及五残。”郭璞注:主知灾厉五刑残杀之气也。
《山海经·海内北经》:“西王母梯几而戴胜。有三青鸟为取食。”
《山海经·大荒西经》:“西海之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黑水之前,有大山,名曰昆仑之丘。有神人面虎身,有文有尾,皆白,处之。其下有弱水之渊环之,其外有炎火之山,投物辄燃。有人戴胜,虎齿,有豹尾,穴处,名曰西王母。”

战国西汉,西王母已经脱离豹尾虎齿的原始形象,成为了带有一些异邦色彩的女帝王形象。

穆天子传[编辑]

穆天子传》卷三記載:

“天子賓于西王母。乃執白圭玄璧,以見西王母好獻錦組百純,素組三百純,西王母再拜受之。乙丑,天子觴西王母于瑤池之上。西王母為天子謠,曰:白雲在天,丘陵自出。道裡悠遠,山川間之,將子無死,尚能複來。天子答之曰:予歸東土,和治諸夏。萬民平均,吾顧見汝。比及三年,將複而野。西王母又為天子吟曰:徂彼西土,爰居其野。虎豹為群,於鵲與處。嘉命不遷,我惟帝女。彼何世民,又將去子。吹笙鼓簧,中心翱翔。世民之子,惟天之望。”

周穆王到西方巡游时,路过西王母所在的国度,并把一百匹锦缎和三百匹白绸作为献礼进献给西王母。西王母接受了周穆王的献礼,并在瑶池宴请了周穆王。西王母描写成了天帝之女,她喜愛居住在荒野,与虎豹为群,与喜鹊为伴,守此一方,为天帝之女。她所说的“將子無死”,代表了她作为长生女神所拥有的特征。但是更多的是以远方异族部落领袖的身份出现。其中周穆王作为西王母的贵宾,一同畅饮于瑶池的情节被后世传承,《竹书纪年》和《史记·赵世家》都描写了周穆王拜见西王母的故事[3]

淮南子[编辑]

《淮南子》描述,西王母居住在流沙之瀕,金城郡臨羌縣西北塞外。因夏桀失德,西王母卸下头饰,黄帝嘯吟長嘆。羿向西王母求不死药,被姮娥盗食成仙奔月。

汉武帝内传[编辑]

汉武帝与西王母

東漢時期的班固所撰的《汉武故事》、《汉武帝内传》以及其他一些六朝小說中均描述有汉武帝与西王母的故事。汉武帝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信仰仙道和長生不老的皇帝,在七月七日那天,漢武帝听闻西王母即将降临宫殿而赶忙做好迎接西王母的准备,到了七月七日深夜二更时,西王母驾乘着紫云车降临到汉武帝的宫殿。汉武帝将西王母迎接到宫殿后,西王母则赠予汉武帝七颗仙桃与之享用(有的文献则说是五枚仙桃)[4]。西王母的仙桃又称为“蟠桃”,种植于昆仑仙山上的蟠桃园里,三千年才结一次果实,拥有起死回生、长生不老的功效。传说只要吃一个仙桃就能够延长三千年的寿命。文献中记载:王母命侍女以玉盘盛仙桃七颗,大如鸭卵,形圆青色,王母以三颗与帝,帝食之甘味,收核欲种之,王母曰:“此桃三千年一生实,中夏地薄,种之不生。”

《汉武帝内传》中首次描写了西王母的绝世容颜:

“王母上殿東向坐,着黃金褡襡,文采鮮明,光儀淑穆。帶靈飛大綬,腰佩分景之劍,頭上太華髻,戴太真晨嬰之冠,履玄瓊鳳文之舄。視之可年三十許,修短得中,天姿掩藹,容顏絕世,真灵人也。”

明代洪应明著作的《仙佛奇踪》与宋代人编纂的《太平广记》等古典文献中记载上元夫人在女仙中的地位仅次于王母:“夫人年可二十余,天姿精耀,靈眸絕朗……。”另外在文献中还给出了供王母差遣的贴身侍女(墉宫玉女)的名字:王子登、董双成、石公子、許飛瓊、阮凌華、范成君、段安香、安法嬰、郭密香、田四飛、李慶孫、宋靈賓等。文献对其侍女描述为“侍女年可十六七,服青綾之褂,容眸流盼,神姿清發,真美人也。”

道教女仙的转变[编辑]

西王母居昆仑之间,有城千里,玉楼十二。据说西王母居住在一个用美玉雕琢而成的晶莹剔透的九重宫殿里,宫殿外有蜿蜒一千米的金色城墙,男神们住在宫殿的右翼,左翼居住的是美丽的仙女和女神。

早在汉初,就流传着西王母掌管不死之药的传说,刘安淮南子·览冥训》中称:“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姮娥窃之以奔月。”直到汉代道教兴起以后,道教开始推崇王母,那就要抬高她的身份和地位,于是东晋时期的文人编纂出西王母是道教第一尊神盘古真人之女或徒弟的神话,西王母的身份也再次发生转变,晋·葛洪枕中书》中记载:“在二仪未分,天地日月未具之时,已有盘古真人,自号元始天王,游乎其中。后与太元圣母通气结精,生东王公与西王母。后又生地皇,地皇生人皇。”因此道教稱扶桑大帝東王公為元阳父,太真西王母為九光玄女。東王公化萬物,西王母化萬靈,西王母又稱为萬靈主母(《枕中书》原文:“书为扶桑大帝东王公,号曰元阳父;又生九光玄女,号曰太真西王母,是西汉夫人。”、“西漢九光夫人,始陰之氣,治西方。故曰木公、金母,天地之尊神,元氣鍊精,生育萬物,調和陰陽,光明日月,莫不由之。”),而九天玄女则是由西王母演化而来。《集说诠真》引《仙传拾遗》中又说“西王母居昆仑之间,有城千里,玉楼十二。左侍玉女,右侍羽童。三界十方女子登仙者,都是她的属下。”其聖地為崑崙山脈,并掌管仙界所有女仙的名籍,为诸女仙的领袖。从此西王母的地位一步登天,当初虎齿豹尾的形象也很难再被世俗接受,于是道教文人又为此编纂出了一个巧妙的说法将其分离开来,宣称人身虎首、豹尾蓬头的半兽形态并非王母真形,而是“西方白虎之神,西王母的使者”。道书《逍遥虚经》所云:“蓬发戴胜,虎齿善啸者,此乃王母之使,金方白虎之神,非王母之真形也。”[5]

唐代杜光庭墉城集仙录》中記载:

“金母元君者,九靈太妙龜山金母也。一號太靈九光龜臺金母,一號曰西王母,乃西華之至妙,洞陰之極尊。在昔道氣凝寂,湛體無為,將欲啟迪玄功,生化萬物,先以東華至真之氣,化而生木公焉,木公生於碧海之上,蒼靈之墟,以生陽和之氣,理於東方,亦號曰王公焉。又以西華至妙之氣,化而生金母焉,金母生於神洲伊川,厥姓緱氏,生而飛翔,以主陰靈之氣,理於西方,亦號王母,皆挺質大無毓神玄奧於西方,渺莽之中,分大道醇精之氣,結氣成形,與東王木公共理二氣,而養育天地,陶鈞萬物矣。體柔順之本為極陰之元,位配西方,母養群品,天上天下,三界十方,女子之登仙得道者,鹹所隸焉。”

宋代的《太平廣記》也記載了西王母同样的来历。西王母和东王公一起,是天地阴阳之气的显化,协助天地、赞襄化育。西王母还统理所有得道的女仙。凡成仙得道之人,男的先拜东王公,女的先拜西王母,然后才能去朝见三清[6]

清代徐道《歷代神仙通鑑》記載:“木公至方诸,以紫云为盖,青云为城,静养云房之间。广种青芝于圃,以玉屑壅布,所产极多,取以为饵。与金母二气相投,生九子五女。”東王公(木公)和西王母(金母)為不倫的兄妹關係,生有九子五女。而道教典籍《靈寶領教濟度金書》中又說西王母生了八子,長子是南極長生大帝

道教典籍《上清灵宝大法》卷之四中记载:“梵炁之祖者,王母也”。还有《道藏三洞经》记载:“西王母者,太陰之元氣也。姓自然,字君思。下治崑崙之山,金城九重,雲氣五色,萬丈之巔;上治北斗,華蓋紫房,北辰之下。”,列西王母为仅次于东王公的第四神仙,与北斗众星之母的斗姥元君相互混同。

道教典籍《太上老君說常清靜經杜光庭註》記載:“王母者,諸天神王帝主之母,居於崑崙。按《天地論》曰:王母居崑崙西側黃河出水之處。王母者,是天地之母。又云,天公地母主統眾真,總攝三界,天上天下,是王母為至尊之母也。昔於金闕帝君受得此經,其帝君受此經於西王母之時,亦非輕傳於下士也。”這裡提到王母是諸天上的神王和大帝的母親,居住於崑崙西側的黃河出水之處,即是天地之母,也是至尊之母。另外,《太上洞玄灵宝无量度人上品经法》記載:“梵炁之祖者,公元王母也。居西龟之山,亦曰龙山,乃九炁之根纽,真土之渊府,西北之角,子之间,与玉清连界,通于泥丸也。”

西王母转变成为诸女仙的领袖以后,九天玄女自然也成为了王母娘娘驾下的一名女仙。北宋景德道士张君房编纂的《云笈七签》中记载:“九天玄女者,黄帝之师圣母元君弟子也。”继云:“王母遣使,披玄狐之裘,以符授帝曰:‘精思告天,必有太上之应。’”其中描述了西王母是辅佐黄帝的保护神,她差遣九天玄女下凡协助黄帝战败蚩尤。另外还有《山堂肆考》、《集书诠真》引《通考全书》中称八仙之一的铁拐李正是西王母把仙术传授于他,点化他得道成仙的。《八仙上寿宝卷》与沪剧庵堂相会》的唱词中说王母娘娘是上八仙中的一位神仙。

掌管女仙的女神[编辑]

《西王母》(尾形光琳/画、1705年)。西王母,在元代戏曲被尊称为王母娘娘。

正统道教神系中,玉皇大帝与西王母并没有明确关系。王母是先秦漢代興起的女神,玉皇大帝则是唐代以後才廣受尊謁的道教尊神。

魏晉時期有「玉皇道君」與「高上玉帝」兩位大神,但到了唐代,玉皇大帝才廣受尊奉為主管天地之神,韋應物稱:「奏之玉皇乃升天」,白居易稱:「仰謁玉皇帝,稽首前至誠」。到了宋代,玉皇大帝的信仰更盛。

王母被汉末道教吸收后,进一步体现了她作为长生修仙的女神特征。所有女性修仙,最后都要去拜见王母。西王母掌管女仙们的仙籍,东王公则掌管男仙们的仙籍。

由长生女神,成为女性修仙的女神。在晋代六朝以来,王母被道教上清派崇拜,她不仅管理修仙的女性,还收养了许多生死之间的少女。由此转变为女性的母亲神,拥有众多女儿。从此西王母的形象在人们的心目中成为了一位气派雍容、无比尊贵、被女性簇拥的大母神。

而到了宋元戏曲,王母慈祥的一面更被看重。在元代戏曲杂剧中,西王母被尊奉为“王母娘娘”,多在蟠桃会故事里出现,作为献桃的生命、长寿女神。这种身份在吴承恩西游记》以及民间戏曲《争玉版八仙过海》等作品中有所体现。

晋代至隋代诗序中的王母之女:

  • 南极王夫人,王母第四女,名林[7],字容真,号紫元夫人或南极元君[8]。理太丹宫,受书为金阙圣君上保司命。《南極王夫人授楊羲詩三首并序》
  • 右英王夫人,王母第十三女,名媚蘭,字申林,治滄浪山,受書爲雲林夫人。[9]《雲林右英夫人㖟楊真人許長史詩二十六首并序》
  • 紫微王夫人,王母第二十女[10],名清娥,字愈音。昔降授太上宝神经与裴玄仁。《紫微王夫人詩一十七首并序》
  • 太眞王夫人,王母之小女,名婉羅,字勃遂。年可十六七,事玄都太真王。《太真夫人贈馬明生詩二首并序》

《墉城集仙录》中增加了云华夫人,王母第二十三女,太真王夫人之妹也,名瑶姬。瑶姬最早记载于先秦《山海经》,《襄阳耆旧记》提到她是赤帝女儿。

唐代传奇小说玄怪錄》中崔书生娶的王母第三女玉卮娘子,出现在后世多部小说诗词中。

明代神魔小说封神演义》中,瑶池金母被描写成昊天上帝的妻子,与昊天上帝有一女儿龙吉公主[11]

明代吴承恩所著的《西游记》将王母娘娘描写成一个在天界中拥有奇珍异宝的贵妇人[12]。她差遣七衣仙女前往蟠桃园摘蟠桃在瑶池中举办蟠桃聖会,在得知孙悟空搅黄了蟠桃胜会后,将此事向上禀告给玉皇大天尊。第七回中孙悟空被如来佛祖降伏后,王母娘娘在安天大会上与一群仙子载歌载舞。

众皆畅然喜会,只见王母娘娘引一班仙子、仙娥、美姬、美女飘飘荡荡舞向佛前,施礼曰:“前被妖猴搅乱蟠桃一会,请众仙众佛俱成功。今蒙如来大法链锁顽猴,喜庆‘安天大会’,无物可谢,今是我净手亲摘大株蟠桃数颗奉献。”佛祖合掌向王母谢讫。王母又着仙姬、仙子唱的唱,舞的舞。满会群仙,又皆赏赞。

清代吕熊所著的古典小说《女仙外史》中说王母是一位萬劫不壞的金仙。可以變化世間一切有情、有形之物,可以消滅五行,超脫萬劫,唯有斗姥西王有此神通,其余仙真皆未聞未見者。第三十九回又说:“那風流有才情的仙子,又是西王母娘娘為主,偶然有個思凡下降的。”

织女原是星宿,沿帝星靠近北极,与太一天帝有关。织女原是汉代天帝的孙女,汉代《史记·天官书》称织女为“天孙”。后期在民间传说,被改为王母的外孙女,有时候也说是王母的女儿,和七仙女混为一谈。

从男女不得自由恋爱的清代开始,《牛郎織女》的民间傳說将王母娘娘塑造成了禁止神仙有思凡之欲的刑神,因此拆散牛郎织女的王母娘娘成为了封建专制的代表人物,但故事结局中王母娘娘卻留下後路給織女,准許織女於七月七日在鹊橋上與自己的夫君見面。在早期的故事中,牛郎織女是受到天帝的賞識才結为連理,但後來兩位過度沉浸於愛情中,不再努力固守自己的工作,造成織女不按時織布影響天理的運作,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天帝決意拆散這对情侶。

另一位七仙女則是受到玉帝阻碍,因為天命已到必須回到天庭,而與董永公開自己的身份,辭別歸天,和王母无关。

王母娘娘到了现代的一些相关影视剧中带有浓重的女权主义色彩,其中表现出王母娘娘才是天界真正的掌权者,也有的把过去王母娘娘的誤解形象轉化為原本的慈母形象。

神格[编辑]

西王母的汉代壁画石像板拓片。西王母统治着西方昆仑山脉上众多神仙所居住的天庭,时常有玉女和三足鸟相伴。

在民间传说裡,因其名为王母而认为是天帝之母,其位阶與「東王木公」相對,故有稱東王公為天父、西王母為天母。其形象一步登天,从豹尾虎齿的半兽女神开始逐渐转化为一位仪态万千、年可三十许的絕美人形女神,成为了尊贵的“西方天界之母后”。掌管着长生不老的仙药,同时还主宰着位于西方昆仑山上的蟠桃园。象征物是蟠桃和三足鸟。民间还传说每年农历三月初三为王母娘娘的圣诞日,届时王母娘娘要举行蟠桃会,宴请各路大小神仙,群仙为其祝寿於瑶池,又为长生不老的象征。她是汉代壁画中占据主神地位的女神,在《枕中书》和羌族是生育万物的创世女神,在天宫为女仙的首领,是修仙女性的女神,并掌管宴请各路神仙之职,在人间专管婚姻和生儿育女之事,与华北地区所尊奉的碧霞元君混同起来。

西王母在后世为珠光宝气的贵妇形象。她所居住的昆仑山(《山海经》中提到西王母所居住的山又叫“玉山”)以盛产“”而闻名,而瑶池又有玉池之称,“瑶”自体就有美玉之意。西王母和五行中的“”有很大的关联,而“金”能生“”。清代文人吕熊所著的《女仙外史》卷一描述瑶池的水是由融成玉的精髓所化,溶溶漾漾,像酒浆一样,瑶池之水被视为具有生育的功能。

最初西王母有过一段短暂的司兵斗刑罚的职能,最初的怪物形象就是司天厉及五残,为掌管天灾、刑罚与杀戮之神[13]。在《汉武帝内传》中西王母同样继承了司兵的职能,描写出西王母腰佩分景之劍这样威风凛凛的女战神形象,还有玉山主人的《雷峰塔奇传》中王母布天罗地网,手持斩妖剑欲斩偷盗仙丹的白娘子。从唐代开始西王母的战神职能被驾下的九天玄女取代,从王母差遣玄女授兵法给黄帝的故事就有所体现,而王母的职能则转变成了王权的保护神。

西王母还拥有爱欲之神的神格,王嘉所撰的《拾遗记》卷三〈周穆王〉记载:

“三十六年,王東巡大騎之谷。指春宵宮,集諸方士仙術之要,而螭、鵠、龍、蛇之類,奇種憑空而出。時已將夜,王設長生之燈以自照,一名恒輝。又列璠膏之燭,遍於宮內,又有鳳腦之燈。又有冰荷者,出冰壑之中,取此花以覆炊七八尺,不欲使光明遠也。西王母乘翠鳳之輦而來,前導以文虎、文豹,後列雕麟、紫鹿。曳丹玉之履,敷碧蒲之席,黃莞之薦,共玉帳高会。薦清澄琬琰之膏以為酒。又進洞淵紅花,嵰州甜雪,昆流素蓮,陰岐黑棗,萬歲冰桃,千常碧藕,青花白橘。素蓮者,一房百子,凌冬而茂。黑棗者,其樹百尋,實長二尺,核細而柔,百年一熟。”

文中描述周穆王即位第三十六年,他在东方的大騎之谷巡游时的一个临近夜晚之际,在春宵宮中点满了灯烛。夜间,西王母乘翠鳳之輦而來,前有文虎、文豹开道,后有雕麟、紫鹿跟随。手上提着丹玉之履,铺上碧蒲之席和黃莞之草垫,和周穆王在玉帐中相会。他们以清澄琬琰之膏(琼浆玉液)為酒,之后西王母又将洞淵紅花,嵰州甜,昆流素,陰岐黑,萬歲冰,千常碧,青花白这些珍贵的滋补养生品进献给周穆王。

另外,丹波康赖的《医心方》第二十八卷所述:

“《玉房秘诀》云:冲阳子曰:非徒阳可养也,阴亦宜然。西王母是养阴得道之者也。一与男交而男立损病。女颜色光泽,不着脂粉,常食乳酪而弹五弦。所以和心系意,使使无他欲。又云:王母无夫,好与童男交,是以不可为世教。何必王母然哉。”

这里提到西王母是养阴得道之者,有损阳补阴的方术,一旦与男子性交,男子立即损病,而女方即使不着脂粉都显得气色有光泽。另外又说王母没有丈夫,喜欢和童男性交,不可为世所教。在后世有关仙女思凡下降的故事均起源自西王母风流成性的神格。

清代地理学家丁谦所著的《穆天子传地理考证》中认为西王母国即是古代迦勒底国,西王母则是其国的月神。西王母在《道藏三洞经》中就是太阴之元气的化身,被认为拥有月神的神格。在多数出土的汉代壁画石像板所描绘出的西王母仙境是在月亮上,西王母的旁边都有玉兔捣药和蟾蜍炼丹的画面。

民间信仰[编辑]

山東省滕州市桑樹鎮出土的汉代壁画石像板拓片。西王母头上戴胜,以主神的地位坐在上方正中央,人首蛇身的伏羲女娲随侍左右,蛇尾相交。画像的右边有一只玉兔在捣药,下面是蟾蜍在炼丹。画像的左边是为西王母看守门户的九尾狐
汉代壁画石像板《西王母龙虎座图》(四川博物院藏)。西王母端坐在中间的龙虎座上,画像左侧是九尾狐,右侧是三足鸟,下面是蟾蜍在持巾起舞,左右两边的仙人在弹琴和吹箫。
汉代壁画石像板《西王母龙虎座图》(四川大学博物馆藏)。
刻画着东王公和西王母的汉代神兽镜东方博物馆藏)。

从原始宗教发展的轨迹来分析,西王母的形象应当是从上古巫术仪式中的女祭司形象发展而来。原始社会的母系氏族时期,祭司等职位是由部落中的女性长者担任的,她成为部族的最高权威,是天地鬼神的代言人,负责主持祭祀,而上古时期的祭祀中,杀死祭物(包括活人)是一个重要的内容,而杀死祭物的工作则是由女祭司来完成的——这也是西王母之所以被视为死神的一个重要原因。

西汉末年,西王母信仰重新成为民间的一种风尚。哀帝建平四年(前3年),大旱,民不聊生,大批关东百姓离乡逃难,逃难的过程中以稻桿當作西王母筹,作為西王母的香火,求取庇佑。经历郡国二十六,直达帝都,并于京师聚会,歌舞祭祀西王母[14]。而民間對西王母的崇拜,連官方也慎重其事,在一本記載西漢制度的《漢舊儀》裡就記載到當時的郡太守和縣令等級官員都要祭祀西王母。西王母的神力也得到極大推崇,

兩漢之際崔箓的《易林》中說:

弱水之西,有西王母,生不知老,與天相保。
王母多福,天祿所伏,居之寵光,君子有昌。
患解憂除,王母相於。與喜俱來,使我安居。

民间的苦难为民众的造神运动提供了契机,西王母作为一名被改造的神祇正式登上了祭坛,这种民间的祭祀狂热最终得到了官方的承认,西王母信仰也因此成为汉代一个重要的民间信仰。

这种由民间发起的宗教狂热最终影响到孕育中的早期道教,西王母信仰中包含的不死理念也投合了道教对长生久视的追求。因此,汉代利用上古巫术资料并加以改编,创造出我们所熟悉的西王母和与之相对的东王公,道教则将西王母和东王公都吸收。而后在道教通俗化的过程中,东王公被演绎为东华帝君,掌管修仙男性。而西王母则掌管修仙女仙,被戏曲尊称为王母娘娘。

但随着时间推移,先秦女神西王母,在道教中的地位虽然始终未降,但其影响力却日益衰退,即在中国有名的女神行列之中,南方所信奉的海神妈祖与东北地区所信奉的山神碧霞元君的信仰也远远超过了西王母。但在此之间也有以西王母顶替妈祖和碧霞元君神职的情况,她们有时候也被认为是由西王母演化而来的独立神格。随后西王母与无生老母信仰相互混同起来,明代羅思孚所創羅教的至高神无生老母,使西王母的神话逐渐扩大。近百年来,无生老母的形象逐渐被西王母所取代。此时西王母的神格极为复杂,有的近于无生老母的神格,被称为“育化圣母”、“维皇上帝”等,簡稱母娘。近年考古研究发现,“西王母”可能是古中国西北一部落的名称,只因该部落剽悍凶恶,而被中原华夏族讹传为刑杀之神。

焦氏易林》总结了民间向西王母祈愿的种类:赐子、家族兴旺、远游平安、长寿、福禄、趋吉避凶、婚嫁美满等。正是因为西王母具有这些职能,自汉代以来就受到民间的厚礼祭拜。泰山南麓虎山水库下建有王母池,其正殿为祭祀王母娘娘的王母殿,在每年的三月初三,王母池都要举行盛大道场以示庆贺。此外,在北京东便门内有一座蟠桃宫,每年的农历三月初三是著名的蟠桃宫庙会,此庙虽然规模小,但名气却很大,庙内的主祀神是王母娘娘,蟠桃宫这一俗称就是因蟠桃盛会的传说而得名。建于明代青羊宫斗姥殿中于西边供奉着西王母(居右)、正中供奉着先天大梵斗姥元君(居中)、东边供奉着虚空无上地母慈尊(居左)这三大女神的神像,有时候这三者相互混同起来。

影視作品[编辑]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五残,一名五鏠,凶星。出正东东方之野。其星状类辰星,去地可六丈。星表有青气如晕,有毛,填星之精也。见则五分毁败之徵,大臣诛亡之象。
  2. ^ 山海经·大荒西经》:“西海之南,流沙之滨……有人戴胜,虎齿。有尾,穴处,名曰西王母……司天厉及五残。”
  3. ^ 海宁. 西王母与周穆王. 中国民族报. 2005-02-18 [2012-04-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5-27). 
  4. ^ 海琴. 西王母与汉武帝. 中国民族报. 2005-02-18 [2012-04-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20). 
  5. ^ 古今图书集成·神异典》、卷二百七十
  6. ^ 中华道藏》、四十五册、一百九十六页
  7. ^ 《上清众经诸真圣秘》中为华林。
  8. ^ 元君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中華民國教育部
  9. ^ 趙道一. 《歷世眞仙體道通鑑》. 第1295卷 (上海古籍出版社). ISBN 978-753-252-460-0. (重印)元朝本
  10. ^ 《太丹隐书》中为第二十四女;《許邁真人傳》中为第二十七女
  11. ^ 《封神演义》第五十五回
  12. ^ 《西游记》第六十二回所述:“万圣公主又去大罗天上,灵霄殿前,偷了王母娘娘的九叶灵芝草,养在那潭底下,金光霞彩,昼夜光明。”除了《西游记》以外,《薛丁山征西》第二十五回所述:“那钻天帽乃王母娘娘瑶池中真宝贝,戴在头上,便会腾云随风,可入天门,朝拜诸天日月星宿。”
  13. ^ 《辽宁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第30卷第1期 - 中国战争女神流源论》(辽宁师大学报编辑部, 2007)第86-87页。
  14. ^ 汉书·哀帝纪》

来源[编辑]

书籍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