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臺靜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臺靜農
个人资料
性别
出生1902年11月23日
 大清安徽省廬州府霍邱縣
逝世1990年11月9日(1990-11-09)(87歲)
 中華民國臺北市中正區臺大醫院
籍贯安徽省
国籍 大清(1902-1912)
 中華民國(1912-1990)

臺靜農(1902年11月23日-1990年11月9日),本姓澹臺[1],初字進努,號孟威,原名傳嚴,乳名松子,學名敬六,入學北京大學時改名靜農,改字伯簡,晚號靜者。生於安徽省霍邱縣葉家集鎮,長期寫作,精於書法,筆名有:青曲、闻超、孔嘉、释耒、白簡、龍坡居民等。

早年[编辑]

家族經商致富,父親臺兆基,字佛芩,清末畢業於天津北洋法正專門學堂,任地方法院推事;母親姓樊,育有五子女(1924年五歲四子早夭),臺靜農為長子,次子傳澤、三子傳鼎(早逝),長女傳欣,次女傳鳳。1010年入私塾接受四年啟蒙教育,1918年自葉集鎮新創辦的明強小學畢業,1919年考進湖北省漢口大華中學(舊制,需就讀四年),1921年與同鄉小學同學在武漢創辦《新淮潮》雜誌(前後僅出版兩期),提倡白話文,鼓吹新文化運動。1922年考取北京大學國文系旁聽生資格,1922年1月在《民國日報副刊上發表處女作新詩《寶刀》。1924年進入研究所國學門當研究生(歷時三年)並同時工作,在8月與同鄉于韻閑女士結婚。1925年夏天在魯迅指導下與同人成立未名社,倡新文學。創作以短篇小說為主。1927年開始在北京私立中法大學服爾德學院(即文學院)擔任中國文學系講師,講授歷代文選;同年,長女純懿出生。1928年4月7日(任職中法大學期間)因未名社出版托洛斯基的《文學與革命》中譯本遭查封,社員被捕,臺靜農遭羈押五十天。1929年8月轉任新成立的私立輔仁大學國文系講師,1931年8月升等為副教授並兼任校長秘書(此期間曾在北平私立郁文大學任教)。1933年初長子病故,同年8月轉任北平國立女子文理學院文史系國文組講師一年,講授中國小說史。1934年次女純行出生。1935年經胡適介紹前往私立廈門大學擔任文學院中國文學系教授一年,講授中國文學史及文學、聲韻學。1936年8月前往青島,擔任國立山東大學及私立齊魯大學中文系教授一年,講授詩經、中國文學史及歷代文選等。抗戰期間,臺靜農入,1939年8月在國立編譯館專任編譯,1941年升編審,次子益公出生(應為第五子)。1942年並擔任國立女子師範學院中文系教授,至1943年獲頒教授證書。1946年因女書院復員及遷校問題二度罷課,遭教育部下令解散,臺靜農以辭職抗議教育部處理失當;同年經好友魏建功推薦應聘至國立臺灣大學中文系,由白沙前往重慶,在等候搭船前往上海,後再轉至臺灣。

他是魯迅的學生,創作的短篇小說集《地之子》、《建塔者》得到魯迅好評。

戰時結識「南張北溥」兩位大書畫大家,更獲張大千贈予之倪元璐真跡,自此臺靜農開始臨摹「倪體」,並在倪體上更臻成熟,獨樹一格,成為著名的書法大家。

夫人于韻閑女士於1985年過世,享壽85歲。長女臺純懿於臺大外文系畢業、曾參加臺大話劇社,與次女臺純行皆移民美國。

長子臺益堅於1932年出生於北平,師大附中、臺大外文系校友,妻子朱蓉(匹茲堡大學藝術史博士、前波士頓中華藝文苑總裁)。赴美取得南伊利諾大學博士後,1968年任教匹茲堡大學,1975年轉任魏斯理學院、1981年轉任塔夫茲大學,1989年到波士頓大學,自1991年擔任麻省理工學院人文社會學院教授,開設中國語文課程,2004年2月9日因肺癌去世。。

次子臺益公為國立臺灣藝術大學戲劇學系校友,曾任職中視新聞部擔任攝影記者,獲金鐘獎頒發最佳採訪獎及個人技術獎。

渡海來臺[编辑]

1946年10月到臺灣,应臺湾省编译馆馆长许寿裳的邀请到该馆任职。後又隨许寿裳在國立臺灣大學中國文學系做正教授。

1948年7月3日,時任臺大中文系主任喬大壯自殺,他在同年8月1日接中國文學系主任,1968年8月1日才交棒給屈萬里,任期20年。

1949年11月,邀請學生蕭明華赴台灣師範學院(臺灣師範大學前身)任教,由於蕭明華在大陸即加入中國共產黨朱芳春(化名于非)小組從事地下工作,朱芳春在國語日報從事地下動員,蕭明華擔任交通員,1950年2月6日,蘇藝林案偵破,國語日報的地下組織亦被破獲,蕭明華間諜身分曝光,牽連105人入獄、30人被判處死刑槍決、75人遭判10年至15年不等有期徒刑[2];其中不乏無端牽連者,如洪世鼎與其孕妻朱瑜僅因參加于非授課的心理學班而被認定參加叛亂組織,其子洪維健因此成為土城生教所中「台灣最小的政治犯」[3]。臺靜農因早年與魯迅等交遊,又具左聯背景,至此埋首書堆,噤聲數十年。

1984年與梁實秋同時得到中華民國國家文藝獎

1985年與日本人宇野精一共同獲得行政院文化獎,褒揚為:

1990年11月9日,因食道癌於臺北臺大醫院病逝,享壽89歲。

臺靜農曾參與編纂《中文大學典》;而其未完成遺稿直到2004年才在生前學生何寄澎柯慶明等整理下,由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出版,題《中國文學史》。

而他為「國立臺灣大學」校名之書法行書題字,在2015年正式成為臺大識別系統中,採用之標準書法校名題字,取代由一名於1990年代畢業的土木系學生之草書題字。

後人的評論[编辑]

  • 李敖的批評

狂士李敖在許多作品中提到臺靜農,臺靜農曾幫忙出售李敖家藏的《資治通鑒》、《昭明文選》、《三遷志》,李敖還到臺靜農宿舍探望過他。後來李敖卻在《李敖快意恩仇錄》第三章中批評他「學術著作,極為可憐,只有一本《靜農論文集》……全書四百七十五頁、寫作時間長達五十五年、篇數只有二十五篇、每年寫八頁半、每天寫0.023頁,每頁八百四十字,即每天寫十九個字……便成了大學者……可以在這島上風光通吃四十多年」;並認為臺大中文系「腐化的真正原因,臺靜農就是禍首」。

註釋[编辑]

  1. ^ 臺靜農的畫作都蓋有「澹臺靜農」的篆刻。
  2. ^ 茅家琦. 《蔣經國的一生和他的思想演變》. 台北: 臺灣商務印書館. 2003. 
  3. ^ 蔡晉宇. 于非共諜案 監院糾正國防部. 台北: 聯合新聞網. 2003. 

參考[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