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柏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彭柏山(1910年3月-1968年4月3日)原名彭冰山湖南茶陵人。作家,中国共产党官员。后被打成胡风反革命分子,在文化大革命中惨死。[1]

生平[编辑]

彭柏山自幼读私塾。1925年,考入长江工业学校艺徒班学习。1929年,入上海江湾劳动大学政治经济系学习,并开始文学创作。1930年在劳动大学学习期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来由于参加学生运动而遭校方开除。1931年,他参加了“左联”领导下的文艺研究会。[2][3][1]

1931年,被中国共产党派到湘鄂西苏区,负责编辑湘鄂西苏区杂志《工人日报》。1932年,因湘鄂西苏区的肃反形成大屠杀,省委特派员彭柏山从湘鄂西苏区逃到上海,向中共中央汇报情况。中共中央要求他立刻回到湘鄂西苏区,但他并未奉命,而是留在了上海。1933年5月,上海党组织做出了对彭柏山开除党籍的处理。不久他与党组织失去联系,也失去了工作,全家陷入贫困。[2][3][1][4]

1932年彭柏山回到上海时,由周扬介绍参加了“左联”。1933年,彭柏山结识了胡风鲁迅,并获得了他们在生活及文学创作上的帮助。一天,他在上海的亭子间一边吃冷硬的大饼,一边写小说时,胡风进来。见此情景,胡风给了他两块钱,并将此事告诉了鲁迅。鲁迅当即嘱胡风 “以后每个月在‘上海左翼作家联盟’的款项里提取几块钱”给彭柏山,作为其生活费。为支持“左联”的青年作家们,鲁迅还宴请了彭柏山等十位青年。很快,彭柏山完成了处女作、中篇小说《崖边》,该小说是“较早反映苏区人民生活的写实篇章之一”。鲁迅阅读后,亲自将它推荐给《作品》杂志。1934年,思潮出版社出版的《作品》6月创刊号上刊登的首篇小说便是《崖边》。写完《崖边》之后,彭柏山写出了《皮背心》《忏逆》、《夜渡》、《枪》等四篇短篇小说。1934年5月,经“左联”党支部批准,他重新加入中国共产党。彭柏山在“左联”工作期间,曾任“左联”大众教育委员会书记。[2][3][1]

1934年11月17日,彭柏山被国民政府逮捕,投入苏州监狱并受到折磨。1935年9月初,他化名“陈友生”,给鲁迅写了一封求救信。按照监狱方面的要求,他写信必须用明信片,明信片上写“周树人大人收”,地址写的是内山书店,信件由内山书店的老板转交鲁迅。鲁迅接信后,通过胡风知道了“陈友生”就是彭柏山,随刻拿出五元,让胡风寄给彭柏山。同时,鲁迅还通过各种办法营救彭柏山,并派人先送去衣物、药品和《复活》、《死魂灵》、《波华利夫人》、《忏悔录》等书。[2][3][1]

胡风将自己翻译出来的《崖边》日文稿寄往日本,经过鲁迅的努力,1936年日本的《改造》杂志刊登了《崖边》。鲁迅逝世前几天,胡风将自己为彭柏山整理并出版的小说集《崖边》寄给鲁迅,1936年9月11日鲁迅日记记有“谷非赠《崖边》三本”。[2][3]

1937年八一三事变发生后,彭柏山获得无条件释放。此后,彭柏山在上海从事中共的文化工作。1938年,彭柏山奉派前往皖南新四军军部,参加新四军。此后,他长期担任政治宣传领导工作。到1949年,他官至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24军副政委。[1][2][3]

1952年,由第24军副政委调任华东军政委员会文化部副部长。当时,部长由陈望道兼任,但陈望道不到任,由彭柏山掌管全部事情。1953年,夏衍调往北京担任中央人民政府文化部副部长,彭柏山乃接任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部长。[1][2][3]

1955年春夏,“胡风反革命集团案”爆发。彭柏山将胡风过去写给他的全部信件共60多封烧掉了。1955年5月19日凌晨,彭柏山在寓所被逮捕。一年后,彭柏山出狱,中央对其结论是:“开除党籍,免去党内外一切职务,降级处分,定为胡风反革命分子。”此后,他先后在青海厦门工作。1965年,蒋介石准备“反攻大陆”,罗瑞卿批示:“此人(彭柏山)不适合在前线。”正在厦门工作的彭柏山当即被调往河南农学院工作。[1][2][3]

1968年4月3日,在文化大革命中,彭柏山在河南被人用棍子活活打死。他的女儿彭小莲回忆道,“一个活人,竟然被他们一棍子一棍子打死了。是父亲去世三个月以后,才通知我的大姐小钧去收尸。爸爸整个人被泡在医院福尔马林的药水里,人已经面目全非,彻底变形了。但是被打伤的痕迹却历历在目……”[1][2][3]

1980年,彭柏山获恢复党籍和名誉。[1]

著作[编辑]

  • 崖边(小说集),文化生活出版社,1936年
  • 三个时期的侧影(小说集),海燕出版社,1950年
  • 战争与人民(长篇小说),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
  • 战斗中的书简(书信集),上海文艺出版社,1982年[1][2][3]

家庭[编辑]

  • 妻:朱微明
  • 长女:彭小钧
  • 女儿:彭小莲,导演、作家(彭小莲是彭柏山、朱微明的第五个孩子)[1][2][3]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