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荫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张荫麟

张荫麟(1905年11月-1942年10月24日),无字,号素痴——投稿时也多用作笔名[1]广东东莞石龙人,历史学家

1905年11月出生于东莞石龙镇,幼时其母过世,父亲严格教授國學。1922年毕业于广东省立第二中学。張蔭麟十七歲時发表《老子生后孔子百余年之说质疑》,指出梁啟超的考證錯誤[2],梁啟超稱之為“天才”。毕业于清华大学,1929年清華大學畢業後赴美,在斯坦福大學學哲學[3]。历任清华大学、浙江大学西南联合大学教授。1937年,受中研院史語所所長傅斯年之托,撰成《中國史綱》。钱穆评价张荫麟:“天才英发,年力方富,又博通中西文哲诸科,学既博洽,而复关怀时事,不甘仅仅为记注考订而已。”,陈寅恪誉他为“清华近年学生品学俱佳者中之第一人”[4]

1937年卢沟桥事变发生后,张荫麟只身南下,应浙江大学所聘,在西天目山禅源寺为新生讲中国通史课,不久辗转南迁,返回东莞。1938年,赴昆明西南联合大学任教。1940年,浙江大学迁至贵州遵义,任浙江大学国史教授兼史地研究所史学组主任导师。民國三十一年(1942年),因肾炎病逝于遵义[5],病危时,犹诵庄子“秋水”篇。一生治学格言,是“为学贵自辟,莫依门户侧”[6]。著有《中国史纲》。[7]

参考资料[编辑]

  1. ^ 吴晗. 记张荫麟. 1946年12月13日 http://www.tsinghua.edu.cn/docsn/lsx/history/30.doc
  2. ^ 1923年9月,在《學衡》第二十一期
  3. ^ 張蔭麟在1933年给友人的书信中说:“国史为弟志业,年来治哲学,治社会学,无非为此种工作之预备。从哲学冀得超放之博观与方法之自觉,从社会学冀明人事之理法”
  4. ^ 1933年11月,陈寅恪致函傅斯年:“顷阅张君荫麟函,言归国后不欲教授哲学,而欲研究史学,弟以为如此则北大史学系能聘之最佳。张君为清华近年学生品学俱佳者中之第一人,弟尝谓庚子赔款之成绩,或即在此一人之身也……北大史学系事,请兄转达鄙意于胡(适)、陈(受颐)二先生,或即以此函转呈,亦无不可也。”
  5. ^ 胡适曾对胡颂平说:“我昨夜一夜之间把五百多页的《张荫麟集》看了一遍,因为书内有许多事情我是知道的,所以看得很快。张荫麟是广东人。广东是我们中国文化的边区。凡是边区地方都是守旧的。像梁廷柟、康有为,都是边区守旧思想的反动,因为边区先和外国文化沟通的关系。张荫麟是清华毕业的,很聪明,37岁就死了。集内的‘尚书考’一篇,他的方法和我的‘《易林》判归崔篆’的方法一样,算是全集中最好的一篇。还有一篇根据《续资治通鉴长编》的材料写的‘沈括传’,也写得很好。此外好的文章很少。这个人可惜死得太早了!那种病,在他那个时代无法医治,在现在是可得救的。”,《胡适之先生晚年谈话录》1960年3月27日
  6. ^ 《致贺麟留美赠别诗》
  7. ^ 张荫麟. 中国史纲.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9年4月. ISBN 978-7-5325-2674-1. 

參考書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