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宾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骆宾基(1917年-1994年)原名张璞君,祖籍山东省平度县,生于吉林省珲春县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作家,中国共产党党员。[1][2]

生平[编辑]

从北平到上海[编辑]

骆宾基出生在珲春县一个小茶商的家庭。 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时,14岁的骆宾基是高小学生,班主任选读了都德《最后一课》的译文。骆宾基决心离开东北,不接受日本的奴化教育。16岁时,骆宾基离开家乡,到济南正谊中学学习,后来转到北平学习。那时,其父亲因债务缠身已鬱鬱而亡。骆宾基寓居北平山东会馆,到大学旁听,到图书馆自修,学习文学及社会科学理论。[2]

1935年在上海萧军萧红鲁迅帮助下,分别出版了《八月的乡村》、《生死场》。骆宾基读后受到震动。1936年5月初,骆宾基来到上海。在上海法租界汶林路一处亭子间住下后,长篇小说《边陲线上》刚写完前两章,就寄给鲁迅。重病的鲁迅回信称:“体力不支,一时恐难看稿;况且既是长篇,仅凭开端也无以观其全貌……”骆宾基失望地给鲁迅回信:“退稿已经收到,请勿悬念,祝愿先生早日痊愈……”1936年10月,写作《边陲线上》即将收尾时,骆宾基得知鲁迅病逝,悲痛难抑。过了一段时间,骆宾基又致信茅盾,很快收到茅盾回信,茅盾答应看稿,骆宾基迅速将《边陲线上》写完,誊清并寄去。这时,骆宾基穷得已近“断顿”,寄居在上海郊区一个同乡朋友的亲戚家。不久茅盾回信说,从《边陲线上》的“氛围气”看得出青年作者的笔力与未来,并同意在修改后介绍出版。后经茅盾三次推荐,1937年5月,上海天马书店主编巴人(王任叔)约见骆宾基,表示准备出版《边陲线上》。1937年8月,上海八一三事变发生,王任叔从印刷厂里抢出《边陲线上》的书稿还给茅盾。此后,茅盾第四次推荐,将书稿给了巴金主持的文化生活出版社,1939年11月出版。[2]

上海八一三事变发生后,骆宾基要到浙东前线从事战地服务。行前,茅盾知道骆宾基的书稿未付印,没有经济来源,便资助骆宾基40块大洋。[2]骆宾基由1937年起步入文坛,开始发表作品。[1]在仅出版20期《烽火》周刊中,茅盾刊登过骆宾基的10篇报告文学及短篇小说。[2]

从抗战到内战[编辑]

1937年,骆宾基到浙东宣传抗日救亡。1938年,经中共宁(波)绍(兴)特委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1940年夏,到达皖南新四军中,留在新四军军部编写文化课教材。1940年秋后,与中共党组织失去联系。随后,骆宾基到浙东义乌拜访冯雪峰。经冯雪峰支持,骆宾基1940年底赴广西桂林从事文学创作。在桂林,刚写完第二部长篇小说《人与土地》,1941年1月皖南事变发生,骆宾基乃被迫流亡香港[2]在香港期间,骆宾基曾受萧红的丈夫端木蕻良之托,帮助照看病中的萧红,陪她走完人生最后一程。[3]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后,骆宾基回桂林。他和聂绀弩合编《文学报》,很快遭到查禁,乃写作自传体长篇小说《姜步畏家史》。这部小说奠定了骆宾基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地位。这一时期是他创作的丰产期,除了《姜步畏家史》,他还创作了短篇小说《老女仆》、《北望园的春天》、《乡亲康天刚》等。[2]

骆宾基曾任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桂林分会理事,绍兴《战旗》主编,重庆东北文化协会常务理事、秘书长。[1]

1944年秋,骆宾基在重庆附近的酆都当教员时,因为在课堂上讲解毛泽东的《论联合政府》,被校内分子向中国国民党地方当局告密。骆宾基和其他几位同志相约出逃时,遭到军统特务逮捕。审讯中,军统要他在“悔过书”上签字,他当即掷还,宣布自己“无过可悔”。后经中共地下党营救,他才获释。[2]

1947年春,骆宾基通过中国民主同盟的关系,到东北动员一股地方武装接受八路军改编,途经长春市郊时,遭到杜聿明手下的特刑队逮捕,当夜押往沈阳秘密监所。对方劝他在报纸上发表声明称“在戡乱政策下作一个守法公民”,马上可获释。他回答:“我又不是国民党,我怎么能站在戡乱政策底下呢?我到东北来就是为了反对戡乱,反对打内战的!”“你们公开枪毙我好啦!我们搞文学艺术的人,是讲气节的!”此后,他被当作“顽固不化”的要犯,专机押到南京军法局监狱,以“武装叛乱”的罪名待决。1949年1月中华民国总统蒋介石下野,李宗仁上台释放政治犯,骆宾基才获释,再度流亡香港。在香港期间,中国人民解放军发动渡江战役,攻占南京。1949年6月,骆宾基自香港启程北上北平[2]

共和国时期[编辑]

1949年在北平参加第一届文代会后,骆宾基留在北平(1949年9月更名北京),被分配到人民日报社工作。1949年冬天,上级批准了骆宾基到山东工作的请求。骆宾基举家迁往山东济南,很快当选为山东省文联副主席。1952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1953年,调到北京电影制片厂剧本创作所,当专业作家,从事专业创作。历任北京市文史研究馆研究员,北京市文联委员,中国作协理事,中国文联全委,北京市作协副主席。[1][2]

1953年至1955年,骆宾基先后写出并发表了描写农村生活变革,赞美新生活与新人物的短篇小说《王妈妈》、《夜走黄泥岗》、《年假》等,全都被安排在《人民文学》杂志较显著位置发表,获得读者欢迎及文艺界好评。1956年,骆宾基因胡风问题受牵连,被审查一年,其中有3个月不准回家。1957年,去北京南郊农业社体验生活。1958年,下放黑龙江省农村人民公社体验生活,并继续写报告文学、散文等,包括采访东北抗日联军将领李延禄,创作反映东北抗日联军战斗生活的纪实作品。《人民文学》杂志一直同他保持联系。1961年,骆宾基给《人民文学》杂志一篇《山区收购站》。[2]

1962年,骆宾基调回北京。但随着政治运动频繁发生,骆宾基无法集中精力创作。文化大革命期间,骆宾基度过8年“牛棚”及半“牛棚”生活,身心受到很大摧残。但他坚持原则。1967年,在单位的一次批斗会上,骆宾基站起来说:“邵荃麟是活着的焦裕禄!”全场皆惊。后来,造反派将他叫到办公室,要他揭发邵荃麟、冯雪峰,被他拒绝。骆宾基的妻子邹民才回忆:“因为骆先生坚持不改变对邵荃麟、冯雪峰的看法,一直没有工作,每月只有极少的生活费,家里不得不靠变卖东西过日子。当时有人好心劝他下个台阶,他毅然拒绝,说:‘这台阶太高了。’”1976年夏,唐山大地震波及北京,当天地震刚发生,骆宾基就从地安门的住处出门,到大雅宝胡同的邵荃麟家看望邵荃麟的遗孀及女儿,那时邵荃麟的遗孀尚顶着“叛徒、走资派”帽子。[2]

1972年起,由于无法继续自由从事文学创作,骆宾基开始研究金文。1976年粉碎“四人帮”后,骆宾基已积累了40余万字手稿,不忍舍弃,便继续从事金文研究。骆宾基凭借训诂学修养,根据出土金文资料,提出新创见,又纠正了传统看法的谬误,写出专著《金文新考》。《金文新考》是冯雪峰读了他的手稿后命名。1981年,茅盾为骆宾基的专著作了题签。在研究金文的同时,骆宾基还研究《诗经》、《左传》各家注释,写出《〈诗经〉新解》、《〈左传〉批注》等著作,对传统看法提出新解释,例如从《诗经·周颂》考释出殷周三代婚姻关系。骆宾基最后20年左半侧肢体不遂,视力衰退,一些老朋友劝他不要再写,学术界也对他的古文字学研究经常泼冷水。但他不但坚持研究,还陆续写了些回忆散文。[2]

1994年6月,骆宾基在北京病逝,享年77岁。[2]

著作[编辑]

  • 长篇小说《边陲线上》、《幼年》、《混沌》
  • 报告文学集《大上海的一日》、《夏忙》
  • 中篇神话集《蓝的图们江
  • 短篇小说集《北望园的春天》、《年假》、《骆宾基短篇小说选》
  • 话剧剧本《结婚之前》
  • 专著《金文新考》[1]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