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齋號,又稱室名庵號等,古時文人雅士常為書齋(書房)命名,顯示主人的家世、身世、里居、收藏、敬賢、篤學、志趣、退藏、修養、祈愿。可以是自己所取亦可為親友所提,甚至是皇帝所賜號,重點是唯自己所用的齋、庵、堂、室、亭、臺、樓、閣、簃、居、廬、園、山房、草堂等。他人所稱或傳說的讀書處,就不稱作室名齋號,如西漢司馬相如的「長卿石室」。

歷史沿革[编辑]

最早命「齋名」的紀錄,大概是三國時代曹魏中山王曹袞的「遂志堂」。而後齋名逐漸成為一種自己的別號,如洪邁的「容齋」、辛棄疾的「稼軒」、袁枚的「隨園」、陸游的「老學庵」、呂坤的「喜聲館」、鄭板橋的「病梨閣」、朱國禎的「湧幢亭」、梁啟超的「飲冰室」、高翥的「信天巢」、羅思孚的「靈霧臺」、趙烈文的「能静居」、徐世昌的「晚晴簃」、黃遵憲的「人境廬」、王闓運的「湘綺樓」、孫中山的「品蘭堂」、劉銘傳的「大潛山房」、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等。

室名、齋號因多出於典故,很容易撞名,如「棣華堂」出自語本《詩經.小雅.常棣》:「常棣之華,鄂不韡韡,凡今之人,莫如兄弟。」或 《晉書》:「載協飛芳,棣華增映。」,「棣華堂」自古就有十多位文士以此為室名齋號,如宋代孫彥,元代曾昭,清代馮瑞等,而棣華堂所表達的意涵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