廬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黃淑儀
筆名 廬隱
出生 1898年5月4日(1898-05-04)
 大清福建省閩侯縣
逝世 1934年5月13日 (36歲)
 中華民國上海
職業 小说家、散文家、詩人
國籍 中国
創作時期 1920年─1934年
文學運動 五四運動

廬隱(本名黃淑儀,又名黃英 ,1898年5月4日-1934年5月13日),福建省閩侯縣南嶼鄉人,中國五四時期著名的作家。曾與冰心林徽因齊名並被稱為「福州三大才女」。2003年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出版的《女作家在現代中國》(Writing Women in Modern China)之中,與蕭紅蘇雪林石評梅等人並列為18個重要的現代中國女作家之一[1]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她1898年(光緒二十四年)5月4日生於福建省閩侯縣,有三個哥哥,父親是清舉人,後任湖南長沙知縣,母親是傳統未受教育的女性。她的祖母在她出生當天過世。1903年(光緒二十九年),廬隱6歲時,父親任職三年後因心臟病過世,家人則前往北京投靠舅舅,她舅舅時任農工商部員外郎太醫院御醫。1909年(宣統元年),廬隱12歲時,她進入美國教會所創辦的慕貞書院小學部就讀,並信仰基督教

求學、任教與第一段婚姻[编辑]

她於1912年(15歲)考上女子師範學校就讀,1917年畢業之後先後擔任北平公立女子中學安徽安慶小學[2]河南開封女子師範學校的教職,並於1919年(22歲)考上北京女子高等師範學校(今北京師範大學)國文系旁聽生,並經過學期考試之後升為正班生,當屆同為旁聽生的同學有著名作家蘇雪林。她在學校接觸許多社會主義著作,經常參加群眾集會和游行活動,並成為北京女子高等師範學校的學生代表。1921年(24歲)加入由鄭振鐸沈雁冰(筆名茅盾)、葉紹鈞(筆名葉聖陶)與許地山等人創立的文學研究會,為第13號會員。

1922年(25歲)大學畢業之後,她到安徽宣城中學任教,半年後回到北京師範大學附屬中學任教。1923年(26歲)夏天,她與在文學研究會結識的北京大學學生代表無政府主義者郭夢良[3] 不顧雙方親友的反對,於上海一品香旅社結婚。1924年(27歲),生下女兒郭薇萱。但郭夢良於次年因腸胃病[4](一說肺病[5])逝世。

文壇初鳴[编辑]

廬隱是黃淑儀在大學時代開始用的筆名,有「取隱去廬山真面目」之意。廬隱從大學時期開始就在許多報章雜誌發表文章,內容由散文小說新詩雜論不等。她於1925年(郭夢良逝世那年)發表第一本著作《海濱故人》,是短篇小說集,描寫五位女大學生對於愛情與婚姻的思索與掙扎。這本小說奠定她在文壇的基礎。郭夢良逝世之後,她到郭夢良福州老家居住,任教於福州女子師範。但她與具有傳統想法的郭夢良家庭成員相處不好,1926年回到上海,於大夏大學任教。1927年(30歲)回到北京擔任北京市立女子第一中學校長半年。次年她辞职,到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教书。 她还任过平民教育促进会文字编辑。

她和朋友们开办了华严书店。书店开张前,他们办了《华严半月刊》,庐隐任编辑。她的创作多发表于北京《晨报》副刊和好友石评梅所办《蔷薇周刊》。短篇作品集成一册《曼丽》出版。

婚姻与逝世[编辑]

1928年,她经林宰平教授认识了清华大学西洋文学系学生、青年诗人李唯建。1930年秋,他们结婚。婚后他们到日本住在东京郊外,她怀一女,取名‘瀛仙’(即恕先)。不久他们回国,住在杭州西子湖畔。1931年夏,他们离开杭州到上海,经刘大杰介绍,庐隐到工部局女子中学教书。

1934年5月13日,她在上海因难产手术后流血不止而逝世。

著作年表[6][编辑]

1920年[编辑]

  • 〈「女子成美會」希望於婦女〉(《晨報副刊》,2月19日,雜論)
  • 〈利己主義與利他主義〉 (《北京女子高等師範文藝會刊》,4月1日第2期,雜論)
  • 〈金陵〉(《北京女子高等師範文藝會刊》,4月1日第2期,新詩)
  • 〈思想革新的原因〉(《人道》,8月5日第1號,雜論)
  • 〈新村底理想與人生底價值〉(《批評》,12月5日第4號「新村號」,雜論)

1921年[编辑]

  • 〈勞心者與勞力者〉(《批評》,1月11日第6號,雜論)
  • 〈海洋裡底一齣慘劇〉(《時事新報》,1月25~26日,小說)
  • 〈一個著作家〉(《小說月報》,2月10日第2卷第2號,小說)
  • 〈近世戲劇的新傾向〉(《北京女子高等師範文藝會刊》,4月1日第3期,雜論)
  • 〈小說的小經驗〉(《時事新報‧文學旬刊》,5月29日第3期,雜論)
  • 〈一封信〉(《小說月報》,6月10日第12卷第6號,小說)
  • 〈一個病人〉(《時事新報‧文學旬刊》,6月30日第6期,小說)
  • 〈紅玫瑰〉(《小說月報》,7月10日第12卷第7號,小說)
  • 〈創作的我見〉(《小說月報》,7月10日第12卷第7號,雜論)
  • 〈月夜裡的簫聲〉(《時事新報‧文學旬刊》,7月30日第9期,小說)
  • 〈整理舊文學與創造新文學〉(《時事新報‧文學旬刊》,7月30日第9期,雜論)
  • 〈兩個小學生〉(《小說月報》,8月10日第12卷第8號,小說)
  • 〈「作什麼?」〉(《時事新報‧文學旬刊》,8月10日第10期,小說)
  • 〈砍柴的女孩〉(《時事新報‧文學旬刊》,8月10日第10期,新詩)
  • 〈哀音〉(《時事新報‧文學旬刊》,9月1日第13期,小說)
  • 〈王阿大之死〉(《時事新報‧學燈》,9月4~6日,小說)
  • 〈靈魂可以賣嗎?〉(《小說月報》,11月10日第12卷第11號,小說)
  • 〈祝晨報第三週(年)的紀念〉(《晨報副刊》,12月1日,新詩)
  • 〈思潮〉(《小說月報》,12月10日第12卷第12號,小說)

1922年[编辑]

  • 〈餘淚〉(《小說月報》,6月10日第13卷第6號,小說)
  • 〈一個女教員〉(《時事新報‧文學旬刊》,2月1日、3月1日第29、30期,小說)
  • 〈一個夜裡的印象〉(文學研究會編《小說匯刊》,商務印書館,5月初版,小說)
  • 〈郵差〉(文學研究會編《小說匯刊》,商務印書館,5月初版,小說)
  • 〈傍晚的來客〉(文學研究會編《小說匯刊》,商務印書館,5月初版,小說)
  • 〈一個快樂的村庄〉(文學研究會編《小說匯刊》,商務印書館,5月初版,小說)
  • 〈碧濤之濱〉(《學藝》,9月第4卷第3號,散文)
  • 〈靈魂的傷痕〉(《時事新報‧文學旬刊》,8月11日第46期,散文)
  • 〈悠悠的心〉(《時事新報‧文學旬刊》,8月21日第47期,新詩)
  • 〈東遊得來的禮物〉(《時事新報‧文學旬刊》,9月1日第48期,散文)
  • 〈華嚴瀧下〉(《時事新報‧文學旬刊》,9月11日第49期,散文)
  • 〈海邊的談話〉(《時事新報‧文學旬刊》,9月21日第50期,散文)
  • 〈最後的光榮〉(《時事新報‧文學旬刊》,10月10日第52期,散文)
  • 〈月下的回憶〉(《小說月報》,10月10日第13卷第10號,散文)
  • 〈月下〉(《時事新報‧文學旬刊》,11月10日第55期,散文)
  • 〈或人的悲哀〉(《小說月報》,12月10日第13卷第12號,小說)

1923年[编辑]

  • 〈徬徨〉(《小說月報》,1月10日第14卷第1號;又載《北京週報》(日文版),3月4、11日,小說)
  • 〈離開東京的前一天〉(《時事新報‧文學旬刊》,3月21日第68期,散文)
  • 〈浮桑印影〉(《學藝》,4月第4卷第10號,散文)
  • 〈最後的命運〉(《晨報副刊‧文學旬刊》,6月1日,散文)
  • 〈麗石的日記〉(《小說月報》,6月10日第14卷第6號,小說)
  • 〈月色與詩人〉(《晨報副刊‧文學旬刊》,6月11日,雜論)
  • 〈中國小說史略〉(連載於《晨報副刊‧文學旬刊》,6月21日、7月1日、7月11日、7月21日、8月1日、8月11日、8月21日、9月1日、9月11日;又以〈中國歷代小說〉為題,連載於《北京週報》(日文版),8月5日~10月19日,雜論)
  • 〈流星〉 (《晨報副刊‧文學旬刊》,10月1日、10月12日、10月21日、11月21日、12月21日,小說)
  • 〈秋別〉 (《晨報副刊》,10月7日,新詩)
  • 〈寂寞〉 (《晨報副刊》,10月7日,新詩)
  • 〈海濱故人〉(《小說月報》,10月10日第14卷第10號、12月10日第14卷第12號,小說)
  • 〈淡霧〉(《晨報五週年紀念增刊》,12月1日,小說)
  • 〈新的遮攔〉(《星海》,12月10日,小說)
  • 〈將我的苦惱埋葬〉(《晨報副刊‧文學旬刊》,12月11日,新詩)

1924年[编辑]

  • 〈寄一星〉(《晨報副刊‧文學旬刊》,1月11日,散文)
  • 〈灰色的路程〉(《東方雜誌》,1月25日第21卷第2號,小說)
  • 〈中國的婦女運動問題〉(《民鐸》,3月1日第5卷第1號,雜論)
  • 〈淪落〉(《小說月報》,4月10日第15卷第4號,小說)
  • 〈舊稿〉(《小說月報》,5月10日第15卷第5號,小說)
  • 〈前塵〉(《小說月報》,6月10日第15卷第6號,小說)
  • 〈醉鬼〉(《時事新報‧文學週報》,6月30日第128期,小說)

1925年[编辑]

  • 〈父親〉(《小說月報》,1月10日第16卷第1號,小說)
  • 〈海濱消息——寄波微〉(《京報副刊‧婦女週刊》,3月,散文)
  • 〈幽弦〉(《小說月報》,5月10日第16卷第5號,小說)
  • 〈勝利以後〉(《小說月報》,6月10日第16卷第6號,小說)
  • 〈囈語〉(《京報副刊‧婦女週刊》,9月2日,散文)
  • 〈秦教授的失敗〉 (《小說月報》,10月10日第16卷第10號,小說)
  • 〈危機〉(《小說月報》,12月10日第16卷第12號,小說)
  • 海濱故人[7](商務印書館,7月初版,短篇集)
  • 〈詩人李白〉(《小說月報》號外「中國文學研究專號」,雜論)
  • 〈郭君夢良行狀〉(《時事新報‧學燈》,12月7日,祭文)

1926年[编辑]

  • 〈寄天涯一孤鴻〉(《小說月報》,10月10日第17卷第10號,散文)
  • 〈靈海潮汐致梅姐〉 (《小說月報》,11月10日第17卷第11號,散文)
  • 〈寂寞〉(《小說月報》,12月10日第17卷第12號,小說)

1927年[编辑]

  • 〈藍田的懺悔錄〉(《小說月報》,1月10日第18卷第1號,小說)
  • 〈何處是歸程〉(《小說月報》,2月10日第18卷第2號,小說)
  • 〈文學與革命〉(《國聞週報》,5月22日第4卷第19期,雜論)
  • 〈月夜孤舟〉(《薔薇週刊》,5月24日第2卷第26期,散文)
  • 〈秋風秋雨愁煞人〉(《薔薇週刊》,6月14日第2卷第29期,小說)
  • 〈憔悴梨花風雨後〉[8](《薔薇週刊》,6月21、28日第2卷第30、31期,小說)
  • 〈吊英雄〉(《薔薇週刊》,7月5日第2卷第32期,新詩)
  • 〈愁情一縷付征鴻〉(《薔薇週刊》,7月26日第2卷第35期,散文)
  • 〈婦女的平民教育〉(《教育雜誌》,第19卷第9號「平民教育專號」,雜論)
  • 〈歸途〉(《薔薇週刊》,10月18日第3卷第46期,隨筆)
  • 〈英雄淚〉(《薔薇週刊》,12月5日第2卷第47期,新詩)
  • 〈研究文學的方法〉(《薔薇週年紀念增刊》,雜論)
  • 〈公事房〉(《薔薇週年紀念增刊》,小說)
  • 〈犧牲〉(《薔薇週年紀念增刊》,劇本)

 

1928年[编辑]

  • 曼麗[9](北平古城書社,1月發行,短篇集)
  • 〈寄波微〉(《薔薇週刊》,1月16日第3卷第53期,散文)
  • 〈偵探〉(《薔薇週刊》,2月28日第3卷第58期,小說)
  • 婦女的平民教育[10](商務印書館,4月,單行本)
  • 〈弱者之呼聲〉(《薔薇週刊》,6月2日第4卷《國恥紀念特刊》,新詩)
  • 〈雪恥之正當途徑〉(《薔薇週刊》,6月2日第4卷《國恥紀念特刊》,雜論)
  • 〈祭獻之辭〉(《世界日報》,12月《石評梅女士紀念特刊》,祭文)
  • 〈石評梅傳略〉(《世界日報》,12月《石評梅女士紀念特刊》,傳記)
  • 〈雨夜〉(《小說月報》,12月10日第19卷第12號,小說)

1929年[编辑]

  • 〈素心蘭——夜的奇蹟之一〉(《》,1月9日第4期,散文)
  • 〈雲蘿姑娘〉(《小說月報》,1月10日第20卷第1號,小說)
  • 〈文學家的使命〉(《華嚴月刊》,1月20日第1卷第1期,雜論)
  • 〈夜的奇蹟〉(《華嚴月刊》,1月20日第1卷第1期,散文)
  • 〈歸雁〉(《華嚴月刊》,1月20日第1卷第1~8期,小說)
  • 〈畸侶先生〉(《真善美》,2月2日紀念一週年號外「女作家號」,小說)
  • 〈星夜〉(《華嚴月刊》,2月20日第1卷第2期,散文)
  • 〈美麗的姑娘〉(《華嚴月刊》,2月20日第1卷第2期,散文)
  • 〈病中〉(《河北民國日報副刊》,2月28日第65號,小說)
  • 〈空虛——夜的奇蹟之一〉(《河北民國日報副刊》,3月1日第66號,新詩)
  • 〈漠然——夜的奇蹟之一〉(《河北民國日報副刊》,3月5日第69號,新詩)
  • 〈乞丐〉(《華嚴月刊》,3月20日第1卷第3期,小說)
  • 〈春的警鐘〉(《華嚴月刊》,4月20日第1卷第4期,散文)
  • 〈樹蔭下〉(《認識週報》,5月15日第1卷第16號,小說)
  • 〈衝突〉(《華嚴月刊》,5月20日第1卷第5期,劇本)
  • 介之推》(中華平民教育促進會,6月初版,平民讀物)
  • 不幸》(中華平民教育促進會,6月初版,平民讀物)
  • 穴中人》(中華平民教育促進會,6月初版,平民讀物)
  • 〈秋聲〉(《華嚴月刊》,6月20日第1卷第6期,散文)
  • 〈我生活在沙漠上〉(《華嚴月刊》,7月20日第1卷第7期,散文)
  • 〈青春的權威者〉(《華嚴月刊》,8月20日第1卷第8期,散文)
  • 〈亡命〉(《華嚴月刊》,8月20日第1卷第8期,散文)
  • 婦女生活的改善》(中華平民教育促進會,10月初版,平民讀物)
  • 〈來呵!我的愛人〉(《薔薇週刊》,9月10日第126期,新詩)
  • 〈去年今日——悼石評梅〉(《世界日報‧評梅逝世週年紀念特刊》,10月6日,散文)

1930年[编辑]

  • 〈人間天堂〉(《益世報》,1月3~9日;又以〈地上的樂園〉為題,載《新月》,6、7月第3卷第5、6期,小說)
  • 〈雲鷗的通信〉(《益世報》,2月14日~4月8日)
  • 歸雁[11](神州國光出版社,3月,中篇小說)
  • 〈東京小品‧一、咖啡店,二、廟會,三、鄰居,四、沐浴〉(《婦女雜誌》,12月第16卷第12號)

1931年[编辑]

  • 靈海潮汐[12](上海開明書店,1月初版,短篇集)
  • 雲鷗情書集[13](廬隱、李唯建合著)(神州國光社,2月初版,書信集)
  • 〈井之頭公園〉(《晨報副刊‧學園》,2月25日第16號,散文)
  • 〈幾句實話〉(《晨報副刊‧學園》,3月26、27日第45、46號,散文)
  • 〈蘋果爛了〉(《小說月報》,5月10日第22卷第5號,小說)
  • 〈象牙戒指〉(未完)(《小說月報》,6、7、8、9、11、12月10日第22卷第6、7、8、9、11、11號,小說)
  • 〈東京小品‧五、櫻花樹頭〉(《婦女雜誌》,第17卷第5號,散文)
  • 〈東京小品‧六、那個怯弱的女人〉(《婦女雜誌》,第17卷第6號,散文)
  • 〈東京小品‧七、柳島之一瞥,八、井之頭公園〉(《婦女雜誌》,第17卷第7號,散文)
  • 〈東京小品‧九、烈士夫人〉(《婦女雜誌》,第17卷第10號,散文)

1932年[编辑]

  • 〈擱淺的人們〉(《讀書雜誌》,1月10日第2卷第1期,小說)
  • 〈豆腐店的老闆〉(《讀書雜誌》,4月1日第2卷第4期,小說)
  • 〈飄泊的女兒〉(《申江日報‧海潮》,9月18日第1號,小說)
  • 〈雲端一白鶴〉(《申江日報》第4版,9月18日,古詩)
  • 〈異國秋思〉(《申江日報‧海潮》,9月25日第2號,散文)
  • 〈給我的小鳥兒們〉(《華年週刊》,10月1日第1卷第25期,散文)
  • 〈碧波〉(《申江日報‧海潮》,10月23日第4號,小說)
  • 〈補襪子〉(《申江日報‧海潮》,10月26日第6號,小說)
  • 〈野妓拉客〉(《申江日報‧海潮》,10月30日第7號,小說)
  • 〈秋光中的西湖〉(《申江日報‧海潮》,11月13日第9號,散文)
  • 〈給我的小鳥兒們(二)〉(《申江日報‧海潮》,11月20日第11號,散文)
  • 〈給我的小鳥兒們(三)〉(《申江日報‧海潮》,12月11日第13號,散文)
  • 〈跳舞場歸來〉(《申江日報‧海潮》,12月25日第15號,小說)
  • 〈小小的吶喊〉(《女聲》,12月第1卷第6號,小說)

1933年[编辑]

  • 〈人生的夢的一幕〉(《申江日報‧海潮》,1月8日第17號,小說)
  • 〈前途〉(《前途》,1月10日創刊號,小說)
  • 〈一個情婦的日記〉(《申江日報‧海潮》,1月15日、1月22日、2月5日、2月19日、2月26日第18、19、20、22、23號,小說)
  • 〈好丈夫〉(《女聲》,1月15日第1卷第7期,小說)
  • 〈一段春愁〉(《時代畫報》,2月1日第3卷第11期,小說)
  • 〈女人的心〉(《時代畫報》,2月14日~5月5日,小說)
  • 女人的心[14](四社出版社,6月,中篇小說)
  • 玫瑰的刺[15](中華書局,3月,中、短篇集)
  • 〈今後婦女的出路〉(《女聲》,3月16日第1卷第12期,雜論)
  • 水災》(中華平民教育促進會,3月初版,平民讀物)
  • 〈上海工部局女中年刊發刊詞〉(《上海工部局女中年刊》,5月2日創刊號,序言)
  • 〈著作家的修養〉(《上海工部局女中年刊》,5月2日創刊號,序言)
  • 〈丁玲之死〉(《時事新報‧青光》,7月2日,雜論)
  • 〈災還不夠〉(《時事新報‧青光》,7月7日,雜論)
  • 〈屈伸自如〉(《時事新報‧青光》,7月14日,雜論)
  • 〈監守自盜〉(《時事新報‧青光》,7月21日,雜論)
  • 〈愧〉(《時事新報‧青光》,7月28日,雜論)
  • 〈戀愛不是遊戲〉(《時事新報‧青光》,8月4日,雜論)
  • 〈花瓶時代〉(《時事新報‧青光》,8月11日,雜論)
  • 〈我願秋常駐人間〉(《時事新報‧青光》,8月18日,雜論)
  • 〈男人和女人〉(《時事新報‧青光》,8月25日,雜論)
  • 〈代三百萬災民請命〉(《時事新報‧青光》,9月1日,雜論)
  • 〈水災〉(《女聲》,9月1日第1卷第23期,小說)
  • 〈中學時代生活的回憶〉(《女聲》,9月16日第1卷第24期,散文)

1934年[编辑]

逝世後[编辑]

1934年[编辑]

  • 〈少女的哀怨〉(《一周間》,創刊號,譯詩)
  • 〈夏天最後的一朵玫瑰〉(《一周間》,創刊號,譯詩)
  • 〈我第一次所認識的社會〉(《新夜報》,5月14日,散文)
  • 〈夢〉(《新夜報》,5月14日,散文)
  • 〈咖啡店〉(《新夜報》,5月14日,散文)
  • 廬隱自傳》(第一出版社,6月15日,自傳)
  • 〈往事〉[17](《現代女性》,7月創刊號,小說)

1935年[编辑]

1936年[编辑]

延伸閱讀[编辑]

專書[编辑]

  • 盧君,《廬隱新傳 : 驚世駭俗才女情》,臺北市 : 新潮社,1996年
  • 肖凤,《庐隐 李唯建》,北京市 : 中国青年,1994年
  • 陳慧文,《廬隱的女同性愛文本》,清華大學中文研究所碩士論文,2002年
  • 蘇麗明,《廬隱及其小說研究》,輔仁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碩士論文,1995年
  • 陳碧月,《五四時期與新時期大陸女性婚戀小說之女性意識研究》,中國文化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博士論文,2001年
  • 鄭宜芬,《五四時期(1917-1927)的女性小說研究》,國立政治大學中文系碩士論文,1995年
  • 柯惠鈴,《性別與政治:近代中國革命運動中的婦女(1900s-1920s)》,國立政治大學歷史研究所博士論文,2004年
  • 盧啟元、徐志超編,《廬隱、馮沅君、綠漪、凌叔華作品欣賞》,南寧:廣西教育出版社,1988年
  • 劉乃慈,《第二/現代性:五四女性小說研究》,淡江大學中文系碩士論文,2002年
  • 盧啟元、徐志超選評編輯,《反封建的春雷細雨 : 蘇雪林,廬隱,凌叔華,馮沅君》,臺北市 : 海風,1992年

期刊論文[编辑]

  • 三宝政美,〈近・現代中国人の見た日本 : 黄盧隱「東京小品」〉,《富山大学人文学部紀要》,Vol.24 pp. 340–3621996年
  • 雷卫军,〈血脉相通的个性世界—庐隐与萧红的散文比较〉,《浙江广播电视高等专科学校学报》,Vol.8 No.3 pp. 53–55 2001年
  • 王春梅,〈中国现当代女性文学对女性本真生命状态的“寻找”〉,《辽宁工程技术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 6卷3期 307-309页
  • 孙丽君,〈试析庐隐人生小说的“焦虑情结”〉,《山东电大学报》,1997年 1期 26-29页
  • 施津菊,〈女性文学的主体性建构与社会认同〉,《文艺争鸣》,2004年 6期 40-43页
  • 董正宇,〈“学者散文”:情理的契合与冲突〉,《南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1年 2卷3期 85-88页
  • 劉人鵬,〈「西方美人」慾望裏的「中國」與「二萬萬女子」--晚清以迄五四的國族與「婦女」〉,《清華學報》,30卷1期 2000年3月 頁1-49
  • 房智慧(Fang, Chih-hui),〈Sisterhood in Early Twentieth-Century Chinese Literature〉(二十世紀初中國文學中的姊妹情誼),《景文學報》,17卷1期 2006年12月 頁77-95
  • 陸晶清,〈淺談廬隱及其作品〉,載於肖鳳編,《廬隱》(pp. 1)。香港:生活.讀書.三聯書店香港分店、人民文學出版社聯合編輯出版,1983年
  • 蘇麗明,〈冰心與廬隱的問題小說比較〉,《輔仁中研所學刊》。1995年,4期 pp. 321–333。

註釋與參考文獻[编辑]

  1. ^ 美國人眼中的中國現代女作家. 中華讀書報. 2003年5月8日 [2007-12-29]. 
  2. ^ 廬隱在慕貞學院的同學舒畹蓀時任安徽安慶小學校長,故請她來任教。當時蘇雪林亦在該校任教
  3. ^ 郭夢良福州鼓嶺郭宅村人,受陳竹安啟蒙。他就讀於福州一中,後來畢業於北京大學法科,曾任國立政治大學總務長,著名著作為《〈周易〉政窺》。當時與廬隱結婚時,在福州老家已有妻室,是有婦之夫。
  4. ^ http://www.shuku.net/novels/zhuanji/essjzgzmnzjz/nzjs04.html
  5. ^ http://teacher.lwlc.edu.hk/libr/4929.htm
  6. ^ 本年表的主要參考資料為:錢虹編〈廬隱著作繫年目錄〉,錢虹編《廬隱集外集》,頁569~582;林政華〈廬隱生平事蹟與作品繫年考辨〉,《中國書目季刊》,1990年第24卷第2期,頁71~93;朱文通〈廬隱佚文四篇〉,《河北學刊》,1996年4月,頁70~73。
  7. ^ 該集收廬隱1921~1924年發表於《小說月報》的〈一個著作家〉、〈一封信〉、〈兩個小學生〉、〈靈魂可以賣嗎?〉、〈思潮〉、〈餘淚〉、〈月下的回憶〉、〈或人的悲哀〉、〈麗石的日記〉、〈徬徨〉、〈海濱故人〉、〈淪落〉、〈舊稿〉、〈前塵〉等十四篇作品。
  8. ^ 〈憔悴梨花風雨後〉收入《曼麗》集時,名為〈憔悴梨花〉
  9. ^ 該集收廬隱年來所寫〈時代的犧牲者〉、〈西窗風雨〉、〈月夜孤舟〉、〈一幕〉、〈血泊中的英雄〉、〈愁情一縷付征鴻〉、〈憔悴梨花〉、〈風欺雪虐〉、〈曼麗〉、〈寄燕北故人〉、〈房東〉、〈秋風秋雨愁煞人〉、〈生命的光榮〉、〈一鞭殘照裡〉、〈醉後〉、〈不安定的心〉、〈雷峰塔下〉、〈最後的一夜〉等十八篇作品
  10. ^ 即1927年在《教育雜誌》第19卷第9號「平民教育專號」發表的〈婦女的平民教育〉
  11. ^ 即1929年1月20日發表於《華嚴月刊》第1卷第1~8期的〈歸雁〉
  12. ^ 此集收廬隱1924~1929年所作〈父親〉、〈幽弦〉、〈勝利以後〉、〈秦教授的失敗〉、〈危機〉、〈寄天涯一孤鴻〉、〈靈海潮汐致梅姐〉、〈寂寞〉、〈蘭田的懺悔錄〉、〈何處是歸程〉、〈雨夜〉、〈雲蘿姑娘〉等十二篇。
  13. ^ 此集收廬隱與李唯建之間往還的書信六十八封
  14. ^ 即1933年2月14日~5月5日於《時代畫報》發表的〈女人的心〉
  15. ^ 此集收中篇小說〈地上的樂園〉及〈玫瑰的刺〉、〈蘋果爛了〉、〈亡命〉、〈戀史〉、〈狂風裡〉、〈破滅〉、〈壯志長埋〉、〈岐路〉、〈樹蔭下〉等十篇
  16. ^ 即1931年6、7、8、9、11、12月10日於《小說月報》第22卷第6、7、8、9、11、11號尚未連再完的〈象牙戒指〉
  17. ^ 錢虹考證:「該篇發表時註明『廬隱女士遺作』字樣,筆者校對後斷定,該篇即收入《海濱故人》集的〈前塵〉,估計是廬隱逝世後《現代女性》雜誌向廬隱的親友索稿而更名發表的。」(錢虹編《廬隱集外集》,頁584)
  18. ^ 此集有三輯,第一輯‧小品,收〈東京小品〉九篇;第二輯‧小說,收〈秋光中的西湖〉、〈跳舞場歸來〉、〈人生的夢的一幕〉、〈水災〉、〈飄泊的女兒〉、〈擱淺的人們〉、〈補襪子〉七篇;第三輯‧雜文,收〈丁玲之死〉、〈災還不夠〉、〈屈伸自如〉、〈監守自盜〉、〈愧〉、〈夏的頌歌〉、〈戀愛不是遊戲〉、〈花瓶時代〉、〈我願秋常駐人間〉、〈男人和女人〉、〈代三百萬災民請命〉、〈今後婦女的出路〉、〈著作家應有的修養〉、〈吹牛的妙用〉等十四篇
  19. ^ 本文於廬隱逝世後尤其丈夫李唯建發表,收入錢虹編《廬隱集外集》,頁531~532,題為〈贈李唯建〉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