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方志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方志敏
Fangzhimin1.jpg
方志敏像
本名 方远镇
字号 慧生
出生 (1899-08-21)1899年8月21日
 大清江西省弋阳县漆工镇
逝世 1935年8月6日(1935-08-06)(35歲)
 中華民國江西省南昌市下沙窝
政党 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母校 江西省立甲种工业学校
统率 红十军
红十军团
参与战争 第一次国共内战
配偶 缪敏
亲属 堂弟:方志纯
子:方英方明
女:方梅

方志敏(1899年8月21日-1935年8月6日),原名方远镇,乳名正鹄,号慧生江西弋阳漆工镇湖塘村人,中国共产党政治人物,中國工農紅軍高级将领,「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家」。

方志敏早年在江西从事农民运动,领导弋横暴动。先后任赣东北省闽浙赣省苏维埃政府主席,红十军红十一军政治委员,中共闽浙赣省委书记,红十军团军政委员会主席。1935年在怀玉山之战中被俘,后被國民政府槍決。

生平[编辑]

早年加入中共[编辑]

方志敏出身于自耕农家庭。7岁入私塾。17岁考入弋阳县立高等小学[1]。1919年夏考入江西省立甲种工业学校预科班,次年升入应用机械科[2]:470。为该校学生自治会负责人,1921年春被校方开除。同年秋又考入教会学校九江南伟烈中学。1922年春参加“非基督教大同盟[2]:471。同年7月赴上海,任《民国日报》校对,并在上海大学旁听。不久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3]。8月赴南昌创办“文化书社”,出版《青年声》周报,与赵醒依等人创建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南昌地方组织[2]:473

1924年3月,方志敏加入中国共产党[2]:474。7月,任国民党江西省党部执行委员兼农民部部长。不久,回老家弋阳创建中共漆工镇小组,组织“弋阳青年社”,出版《寸铁》旬刊,建立农民协会,领导农民运动[2]:475。方志敏的五叔方雨田帶頭對抗農民運動,靠民團鎮壓農民。1925年夏天,他帶領農民抓住五叔,他的祖母、父親都來求情,他仍然下令把五叔處死[4][5]。1926年5月,出席广东省第二次农民代表大会。同年12月,任江西省农民协会筹备处秘书长[2]:476。1927年3月在南昌创办江西农民运动训练班,组织了农民自卫武装。6月5日,被国民政府江西省政府主席朱培德“礼送”出境,旋化名李祥松,流亡赣西。8月1日南昌暴动后,潜回弋阳,先后任中共弋阳区委书记、中共横峰区委书记[2]:481

第一次国共内战时期[编辑]

1927年11月至1928年2月与黄道邵式平等领导弋横暴动,任暴动总指挥[2]:483。后转战赣东北、闽北,创建赣东北革命根据地。1930年,任信江苏维埃政府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率独立团在赣东北、闽北一带开辟根据地[6]。先后领导了贵溪万年等县的农民暴动,多次擊退国军围剿。同年7月,组建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军[7],攻入景德镇[2]:491,瓷上肖像画创始人鄧碧珊因曾當任訟師而被殺[8][9],還绑架了在景德镇经商的多名外国商人,并将他们押往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赣东北省省会葛源,獲得贖金後釋放[10]。方的女兒則稱方向外国商人宣傳中共的政策,說明紅軍不是強盜,帶著他們到蘇區各地參觀,外国商人因此感動捐錢[11]。在景德鎮獲得的黄金、白银、股票,价值30多万元。[12]8月,当选为赣东北特区革命委员会主席。

1931年3月,方志敏当选为赣东北特区苏维埃政府主席兼文化委员会主席、红十军政委,率部转战贵溪、余江及闽北地区[2]:495。1931年9月,被选为中共赣东北省委常委。1931年11月,当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执行委员、主席团委员[13],并获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授予的红旗章[2]:497。同年当选为赣东北省苏维埃政府主席兼财政部长。1932年9月,再任红十军政委,先后攻占赤石、星村两镇和浦城等地。12月,任闽浙赣省苏维埃政府主席[2]:499

1933年1月,红十军改编为红十一军,兼任政委,并组建新红十军。3月,被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授予荣誉勋章。12月,任中共闽浙赣省委书记、闽浙赣军区司令员。期间,对曾洪易的左倾方针进行抵制[2]:502。1934年1月,在中共六届五中全会上增补为中央委员,并在第二次全国工农兵代表大会上再度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主席团委员。

被俘与被杀[编辑]

1934年11月,红七军团红十军合编为红十军团,称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方志敏任军政委员会主席[14]。11月底,方志敏率红十军团军团部和红二十师从德兴重溪出发,向皖南进军。12月10日,率领红军部队冲破德兴封锁线,经开化婺源休宁、抵达黄山山麓的汤口,与先期出发的红十九师会合[15]:99。12月14日,红十军团在谭家桥袭击王耀武任旅长[16]国民革命军补充第一旅,经激战后失败,红十九师师长寻淮洲战死[15]:100。此后局势急转直下,红十军团被迫南下向闽浙赣根据地转移[15]:101。由于军团长刘畴西的优柔寡断,红军一再错失突围良机。当时方志敏本随同粟裕的先遣部队突出重围,但因顾虑刘畴西迟疑,他又返回包围圈内[15]:102。方志敏没能说服刘畴西,红十军团开始原地宿营。16日晚,利用红军休息的时机,国民革命军完成了对红十军团的包围。

1935年1月27日,红十军团在玉山县怀玉山区战败,1月29日方志敏与军团长兼二十师师长刘畴西、十九师师长王如痴、二十一师师长胡天桃等人一道被俘,而军团政委乐少华、政治部主任刘英与参谋长粟裕等人突围成功[15]:103。国民政府先后在上饒弋陽、南昌策劃了三次“慶祝生擒方志敏大會”示眾[17],此后国民政府派顾祝同等劝降,被方志敏拒绝。同年8月6日(或說7月6日[18]),方志敏、刘畴西於南昌下沙窝被枪决[19][20]

身后[编辑]

方志敏死前在狱中写下《我从事革命斗争的略述》、《可爱的中国》、《清贫》等文。其中《死!——共產主義的殉道者的記述》一文稱“敌人只能砍下我们的头颅,决不能动摇我们的信仰!因为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为着共产主义牺牲,为着苏维埃流血,那是我们十分情愿的啊!”這段文字被江澤民中共中央紀委第八次全會講話中引用稱讚[21]。2013年5月22日《解放军报》发表的署名文章《中国梦的自信在哪里》也加以引用[22]

1957年于下沙窝修建化纤厂挖地基时发现了方志敏9块遗骨。1960年在南昌西郊梅岭山麓修建方志敏烈士墓毛泽东亲笔题词。现弋阳县漆工镇湖塘村有1950年重修的方志敏故居。

毛泽东称赞他是“以身殉志,不亦伟乎”的“人民英雄”。叶剑英把他喻为文天祥之后的又一位“民族英雄[23]。1953年4月,毛泽东在登莫干山时,曾对身边人说:“方志敏同志是有勇气、有志气而且是很有才华的共产党员,他死的伟大,我很怀念他。”[24]1999年8月2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人民大会堂举行“纪念方志敏同志诞辰一百周年座谈会”,胡锦涛讲话称赞他说:“方志敏同志一生对革命事业的耿耿忠心;在他身上体现的崇高品格和浩然正气,是我们党的宝贵精神财富。他一切从实际情况出发,不断开创事业发展的新局面;他始终保持旺盛的革命斗志,不屈不挠,英勇奋斗;一身正气,清正廉洁,始终保持共产党人的政治本色和革命气节。”[25]

紅十軍團十九師在師長尋淮洲等人率領下,於1934年12月6日在旌德扣留美國傳教士師達能(John Stam)和史文明(Elizabeth Alden Scott "Betty" Stam)夫婦,隨後將兩人處決。自2011年起,有些中文基督教網站及英文网站声称,方志敏被俘後,是被国民政府以謀殺師達能夫婦的罪名判處死刑的[26][27][28]。对此,中国大陆学者指出,上述以谋杀罪判处方志敏死刑的说法没有任何根据,当时的所有中文报纸在报道方志敏被捕和审讯的新闻时均未提及师达能夫妇,也未见有任何国民政府当时的法律文书佐证这种说法。處決師達能夫婦時,方志敏正率紅十軍團部及紅二十師在休寧縣蘭渡至西館途中,距旌德約一百多公里[29][30][31]

2016年12月30日有消息称,方志敏干部学院在江西省上饶市弋阳县开工建设,项目总投资1.83亿元,由中共上饶市委及中共弋阳县委、弋阳县人民政府决定建设[32]

2017年10月23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英雄烈士保护立法调研座谈会在江西省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举行,方志敏长孙方华清以英烈后代身份出席并发言称,侵害方志敏烈士声誉的造谣帖文(即把方志敏遇害说成是被当作谋杀犯判处死刑)最早是在2010年代初从台湾发出,此后在网上流传,但大陆的党史、军史研究部门及舆论宣传监管部门以及方志敏原籍地党委政府均未重视并正面回应和反击,维护方志敏烈士声誉的工作全靠方华清以个人身份艰难推动。2017年,方华清向方志敏烈士原籍地弋阳县公安机关报案,促使公安机关对两名涉案违法人员进行了依法处理。同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185条生效实行之际,方华清向方志敏烈士原籍地江西省弋阳县人民法院,对涉及网络传播侵害方志敏烈士声誉帖文责任人提起民事诉讼。另外他说,方志敏干部学院的建设事先并未征得方志敏家属同意,连累作为方志敏后代的他接受了中共江西省纪委的函询,并痛批建设该学院是方志敏原籍地党委政府打着学习纪念革命先烈的幌子搞形象工程,“搏眼球和求政绩”、搞形式主义,对党搞假担当、玩假忠诚[33]

家庭[编辑]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石凌鹤等编著. 方志敏传.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1: 3. ISBN 7-01-000370-X.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传》编审委员会; 中国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 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传 第5卷. 北京: 解放军出版社. 2007. ISBN 7-5065-5281-7. 
  3. ^ 张植信等编著. 将帅从这里起步. 沈阳: 辽宁人民出版社. 1988: 264. ISBN 7-205-00393-8. 
  4. ^ 楊章懷. 方志敏1925年回鄉鬧革命堅決處死親五叔. 南方都市報. 2011-04-06 [2015-03-22]. 
  5. ^ 徐焰. 方志敏 清貧是他的財富. 人民日报. [2015-03-22]. 
  6. ^ 范济国主编. 中国革命史人物传略. 武汉: 湖北教育出版社. 1987: 24. ISBN 7-5351-0043-0. 
  7. ^ 张建华; 孙盛年. 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军 上. 北京: 国防大学出版社. 2010: 157. ISBN 978-7-5626-1736-5. 
  8. ^ 《民国瓷绘艺人珠山八友》第4集. 央視網. [2015-04-22]. 
  9. ^ 《景德镇现代陶人录》
  10. ^ 绑架杀害美国传教士师达能和史文明夫妇的方志敏. 劳改基金会英语Laogai Research Foundation. [2015-04-22]. 
  11. ^ 柳秋榮. 方志敏與九江的革命鬥爭. 九江市史志辦. 2010-11-04 [2015-04-22]. 
  12. ^ 抗日英烈周建屏:与方志敏一起夺取景德镇. 中国军网. 2015-05-08. 
  13. ^ 雷秀珍 编著. 中国共产党党史人物介绍.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1991: 19. ISBN 978-7-300-01040-3. 
  14. ^ 《粟裕传》编写组. 粟裕传 第三版. 北京: 当代中国出版社. 2012: 60. ISBN 978-7-80092-921-2 (简体中文). 
  15. ^ 15.0 15.1 15.2 15.3 15.4 粟裕. 粟裕回忆录. 北京: 解放军出版社. 2007. ISBN 978-7-5065-5426-8. 
  16. ^ 吴安宁. 方志敏与“北上抗日先遣队”始末. 腾讯. 2014-03-08 [2015-10-24]. 
  17. ^ 陳干群. 清風正氣方志敏.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11-01-26 [2015-04-17]. 
  18. ^ 民國重要史事檢索系統. 國史館. 
  19. ^ 方志敏. 新华网. [2015-04-22]. 
  20. ^ 方志敏生平简介
  21. ^ 方志敏和他的《死!——共產主義的殉道者的記述》. 共產黨員. 2000, (9). 
  22. ^ 孙临平:中国梦的自信在哪里.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2013-05-22]. 
  23. ^ 清风正气方志敏. 凤凰网. 2011-01-26 [2015-10-24]. 
  24. ^ 向华. 方志敏和他的家人. 光明网. 2004-10-17 [2015-10-24]. 
  25. ^ 罗玉文. 纪念方志敏百年诞辰座谈会举行 胡锦涛强调继承发扬党的优良传统,弘扬革命 前辈崇高精神. 人民日报. 1999-08-21 [2015-10-24]. 
  26. ^ 雲上風. 烈士認證. 世界新聞網. 2011-04-06 [2015-03-22]. 
  27. ^ 不屈不挠的史坦牧夫妇. 香港中国信徒布道会. [2015-03-22]. 
  28. ^ John & Betty Stam(英文)
  29. ^ 网上诋毁方志敏“绑架美传教士夫妇”:两人被治安拘留 将面临民事诉讼. 观察者网. 2017-08-18. 
  30. ^ 方志敏与绑架案毫无关系. 凤凰网. 2015-11-09. 
  31. ^ 正视听,辨真伪!炒作“师达能事件”等网络谣言的背后!. 搜狐. 2017-06-11. 
  32. ^ 江西弋阳开工建设方志敏干部学院 总投1.83亿. 凤凰网. 2017-01-01. 
  33. ^ 方志敏长孙怒斥地方花巨资建“方志敏干部学院”. 凤凰网. 2017-10-27. 
  34. ^ 方志敏和他的家人

外部链接[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