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盖伊·福克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火药阴谋
盖伊·福克斯
Black-and-white drawing
喬治·克魯克香克画的盖伊·福克斯像,发表在威廉・哈里森・安斯沃斯英语William Harrison Ainsworth于1840年出版的小说中
个人详情
父母 Edward Fawkes, Edith (née Blake or Jackson)
出生 1570年4月13日(推测)
 英國英格兰,约克
别名 Guido Fawkes, John Johnson
职业 士兵,副尉英语Alférez
罪行
身份 引爆
策谋 1604年5月20日
被捕 1605年11月5日
动机英语Motive (law) 火药阴谋,企图炸毁英國國會大廈、阴谋刺杀国王詹姆斯六世议会两院的成员
定罪英语Conviction 严重叛国罪英语High treason
刑罚 绞刑,四马分尸
死亡 1606年1月31日
 英國英格兰伦敦威斯敏斯特
死因英语Cause of death 绞刑

盖伊·福克斯英语Guy Fawkes英语发音:/ˈɡ ˈfɔːks/,1570年4月13日-1606年1月31日)又名Guido Fawkes(这个名字是他在西班牙军队中使用的),是英国天主教地方成员,策划了1605年的火药阴谋,以失败告终。

福克斯生于约克,在约克受教育。他八岁丧父,后母亲改嫁给一位不遵奉国教英语Recusant的罗马天主教徒。福克斯后改信天主教,离开英格兰,去往欧洲大陆,参加了八十年戰爭,为信仰天主教的西班牙人战斗,反对低地国家信仰清教的荷兰改革者。福克斯曾为英格兰的一场天主教叛乱去往西班牙寻求支持,但没有成功。后来他遇见了托马斯·温图尔英语Robert and Thomas Wintour,并与他一同回到了英国。

温图尔把福克斯介绍给了罗伯特·卡特斯比英语Robert Catesby,卡特斯比计划协助国王詹姆士一世复辟,恢复天主教君主在英格兰的统治。计划者们将租契放到上议院一处地下室中,福克斯也在这个地穴中负责管理堆在这里的火药。但官方收到一封匿名信,并于11月5日清晨搜查了威斯敏斯特宫,发现了在地下室守卫火药的福克斯。接下来的几天中,福克斯被审讯,被折磨,最终崩溃。就在1月31日即将处决福克斯之前,他从绞刑台上跳下,摔断脖子后死亡,成功必避免了接下来分尸的刑罚带来的绝望。

福克斯后成为火药阴谋的同义语,自1605年11月5日以来,英国每年都会纪念他未能成功的计划,这一天被称为“盖伊·福克斯之夜”(Guy Fawkes Night)或称“篝火之夜”(Bonfire Night)。按照传统,伴随着烟火,人们会在篝火上焚烧人偶。[1][2]

早期人生[编辑]

童年[编辑]

Photo
福克斯在圣迈克尔教堂受洗

盖伊·福克斯于1570年生于约克郡石门,在四个孩子中排行第二。他的父亲爱德华·福克斯是约克宗教法庭的代理人和倡导者,[註 1]母亲是伊迪丝[註 2]。他的父母和爷爷经常参加英国国教的圣餐礼,他祖母艾伦·哈林顿是一名杰出商人的女儿,她父亲曾在1536年担任约克市长[6] 但福克斯母亲的家庭信仰的是英国罗马天主教英语Recusancy。他的表亲理查德·柯林是一名耶稣会牧师。[7]“盖伊”在英国不是一个常见的名字,但曾因为当地的著名人物,来自Steeton的盖伊·费尔法克斯英语Guy Fairfax爵士而在约克风行一时。[8]

福克斯出生的具体日期不详,但他是于4月16日在圣迈克尔教堂英语St. Michael le Belfrey教堂受洗的。按照习俗,一般婴儿出生三天后受洗,由此推测他可能是在4月13日出生的。[7] 1568年,伊迪丝生了一个女儿,起名安妮。但次年11月,安妮在约七周大时早夭。伊迪丝在盖伊之后还育有两个孩子,安妮(生于1572年)及伊丽莎白(生于1575年),她们分别在1599年与1594年结婚。[8][9]

1579年,盖伊的父亲在他八岁时去世,而他的母亲几年后嫁给一名北约克郡哈罗盖特区斯科顿英语Scotton, Harrogate的罗马天主教信徒迪奥尼斯·班布里奇。盖伊改信天主教,可能受到班布里奇一家及斯科顿普尔林家族与珀西家族天主教倾向的影响,[10]以及在约克圣彼得学校英语St Peter's School, York就读时受到的天主教的影响,圣彼得学校的主管由于不信仰国教而在在狱中呆了20年,这所学校的校长约翰·普尔林则来自布拉伯豪斯英语Blubberhouses的普尔林家族,是约克郡著名的信仰天主教的家族。凯瑟琳·普萊恩在她1915出版的《约克郡的普尔林家族》一书中指出,福克斯所接受到的天主教教育来自他继父的哈林顿家族,哈林顿家族以培养牧师出名,其中一名牧师后来还在1592-1593年期间与福克斯一起去了法兰德斯。[11] 福克斯在圣彼得学校的同学包括约翰·怀特以及他的兄弟克里斯托弗英语Christopher wright(二人后来都参与了火药阴谋)、奥斯瓦尔德·泰斯蒙德英语Oswald Tesimond爱德华·奥高英语Edward Oldcorne罗伯特·米德尔顿英语Robert Middleton,米德尔顿后来成了牧师(于1601年被处死)。[12]

离开学校后,福克斯在第一代蒙塔古子爵Anthony Browne门下做事,但子爵不太喜欢福克斯,很快就解雇了他。福克斯后来又在18岁继承祖父爵位的第二代蒙塔古子爵Anthony-Maria Browne门下做事。[11] 有多处资料宣称福克斯曾经结婚并育有一子,但缺乏同时代的证据。[13][註 3]

军事生涯[编辑]

1591年10月,福克斯卖掉了继承自父亲的在Clifton的房产。[lower-alpha 4] 他继续为信仰天主教的西班牙战斗,在八十年戰爭中反对新兴的荷蘭共和國,并在1595年至1598年韦尔万和平协定(Peace of Vervins)期间反对法国。尽管英格兰当时没有参与侵占西班牙土地的行动,但英国与西班牙两国仍处于战争状态,而且当时距1588年西班牙艦隊(the Spanish Armada)被英国海军击败仅仅过去五年。福克斯跟随William Stanley爵士战斗,William Stanley爵士约55岁,是一名英国天主教徒,也是一名经验丰富的指挥官,他在爱尔兰组织了一支军队,在Leicester伯爵远征荷兰的军队's expedition to the Netherlands中战斗。伊丽莎白一世高度重视Stanley,但自从1587年Stanley在代芬特尔向西班牙投降后,Stanley及其大部分军队都已转而为西班牙效力。1596年,福克斯在拿下加莱的战斗中表现出色,当了一名青年军官。到1603年,福克斯已被推荐为上尉[5] 同年,福克斯前往西班牙为英格兰的一次天主教起义寻求支持,并借此机会用了自己的意大利文名字,Guido。他在备忘录中把詹姆斯一世形容为试图“将天主教逐出英国”的“异教徒”。福克斯谴责苏格兰,谴责最受国王宠爱的苏格兰贵族,他写道“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两个国家都难以和平相处”。[13] 尽管菲利普三世(Philip III)礼貌地接待了福克斯,但却不愿提供任何支持。[14]

火药阴谋[编辑]

当时的雕刻作品,作者Crispijn van de Passe,雕刻了参与火药阴谋的13人中的8人。福克斯为右数第三个。

1604年,福克斯加入了由Robert Catesby领导的英国天主教小队,Robert Catesby计划暗杀信仰新教国王詹姆士(King James),由詹姆士的女儿伊丽莎白公主(Princess Elizabeth)—— 第三顺位继承人继承王位。[15][16] 据耶稣会牧师及福克斯在校时的一个朋友Oswald Tesimond描述,福克斯“处事得体,举止得当,不喜争吵冲突……忠于朋友”。Tesimond还称福克斯是“一个精于战事之人”,并称正是由于对信仰的虔诚与对军事的精通是福克斯赢得了参与火药阴谋的同谋者们的好感。[5] 作家Antonia Fraser将福克斯描述为“一个高大健硕的男人,有一头茂密的红棕色头发,小胡字很多,红棕色的胡子茂密”,而且他还是“一个有行动力的人,既擅辩论,身体又不乏耐力,这是有些出乎他的对手们的意料的。”[7]

1604年5月20日,火药阴谋的5名核心密谋者进行了第一次会面,地点在在一个名为the Duck and Drake的旅馆,位于伦敦的上流社会出入之地----河岸街[註 4]Catesby已经在前一次与Thomas Wintour及John Wright的会面中提议“用火药炸掉议会”,从而杀死国王,同时消灭他的政府。Wintour一开始反对这个计划,但后来Catesby说服了他,让她前往欧洲大陆寻求援助。Wintour见了卡斯蒂尔巡官(the Constable of Castile)、被流放的威尔士间谍Hugh Owen,[18] 以及William Stanley爵士,但这些西班牙人拒绝提供帮助。但Owen将Wintour介绍给了福克斯,福克斯当时已经离开英格兰多年,因此在国内并不知名。Wintour与福克斯是同时代的人,二人都是军人,都亲身感受到西班牙人并不愿提供帮助。Wintour告诉福克斯他们计划“要是与西班牙和平相处无法带来任何益处,就在英格兰干点什么”,[5] 因此,二人于1604年4月回到英国。[14]Wintour的计划在Catesby的意料之中。尽管西班牙当局做出表示支持的姿态,Wintour还是担心“事情不会成功”。[註 5]

火药阴谋的参与者之一Thomas Percy在1604年6月晋升,得以接近John Whynniard在伦敦的宅邸,John Whynniard是负责保管国王服装的官员。福克斯随后也被安插进入这座宅邸当看管人,这时他开始用John Johnson做假名,并假扮成Percy的侍从。[20] 当时的公诉机关(依据Thomas Wintour的供词)[16] 称火药阴谋的参与者们试图从Whynniard的宅邸挖一条地道通往国会,不过这也可能是政府捏造的故事。公诉机关没有证据表明存在这样一条地道,而且这个地道也不见踪影。福克斯本人直到第五次审讯时才承认他们有此计划,但即使到了那时他还无法明确指出地道的位置。[22] 然而,如果这个故事是真的,那么直到1604年10月他们还在忙着从租来的房子下面挖地道通往国会上议院,听到从上面传来的声响时,他们停了下来。福克斯被派出去调查,回来时带来一个消息,租户的寡妇正在清理附近的一个地下室,这个地下室就位于国会上议院的正下方。[5][23]

这群策划者们于是租下了这个房子,这个房子也是John Whynniard名下的,长期无人居住,比较脏乱,他们认为这是一个存放火药的理想场所。[24] 福克斯称,一开始这里存放了20桶火药,7月20日又添了16桶。[17] 然而在7月28日,由于瘟疫的缘故,国会开幕大典推迟到了11月5日,星期二。[26]

海外[编辑]

为了得到国外势力的支持,福克斯于1605年5月远赴海外,把策划者们的计划告诉了Hugh Owen。[27] Robert Cecil, 1st Earl of Salisbury(第一任索尔兹伯里伯爵)的文件里记录了部分福克斯的活动,索尔兹伯里伯爵有一个遍布欧洲的间谍网络,其中William Turner船长可能是负责监视福克斯的间谍,尽管他提供给索尔兹伯里伯爵的信息往往不过是入侵报告的模糊程式,并没有任何关于火药阴谋的信息,但他确实在4月21日发现Tesimond将带福克斯会英国。福克斯是著名的弗兰芒雇佣兵,会被介绍给“Mr. Catesby”及“贵族的朋友,以及那些备好了战马与军队的人”。[28] 然而,Turner的报告并未提到福克斯在英国用的假名John Johnson,他的报告直到11月才送到Cecil手中,那时火药阴谋早就已经被揭发了。[5][29]

福克斯回英国的确切日期并不清楚,但大约是在1605年8月末回到伦敦的。回来后福克斯与Wintour发现存放在地下室的火药已经都变质了,于是他们运进了更多的火药,还有用于掩藏火药的木柴。[30] 10月的一系列会议确定了福克斯在这次行动中的最后人物——点燃引信后渡过泰晤士河逃走。同时在Midlands的起义会抓住伊丽莎白公主。人们对弑君的行为并不赞成,因此福克斯会出发前往欧洲大陆,在那里,他将向天主教庭说明,杀死国王及其随从是自己的神圣职责。[18]

事发[编辑]

In a stone-walled room, several armed men physically restrain another man, who is drawing his sword.
《火药阴谋事发》(c. 1823), Henry Perronet Briggs

有几个火药阴谋策划者担心这次行动会误伤出现在国会开幕大典上的几个天主教信徒。[32] 10月26日夜,Lord Monteagle收到了一封匿名信,警告他离国会远点儿,并称“到时候会有大事发生,为了你的安全,好好呆在自己的contee……因为这次的国会开幕大典上会有一次猛烈的爆炸。”[33] Monteagle的一个仆人告诉了策划者们有人写了这样一封信,但知道这个消息之后,策划者们仍然决定继续执行计划,尽管他们“清楚地意识到这是个圈套”。[34] 10月30日,福克斯检查了地下室,并报告没人动过地下室的任何东西。[35] 然而,Monteagle已经开始怀疑,并把这封信呈给了国王詹姆斯。国王命令Sir Thomas Knyvet搜查位于国会地下的地下室。Thomas Knyvet于11月5日进行了搜查,福克斯前一天晚上来晚了,他带了缓燃引信及手表,这些都是Percy给的,Percy说“因为他得知道时间”。[5] 午夜后不久,福克斯正要离开地下室时被捕。地下室里发现了藏在木柴与煤炭下的桶装火药。[36]

拷打[编辑]

福克斯称自己名为John Johnson,一开始国王枢密室(Privy chamber)的几名成员负责审讯,福克斯在审讯时显得目中无人。[19] 一名大人问他拿这么多火药做什么,福克斯回答说他要“把你们这群苏格兰乞丐炸回老家。”[38] 他称自己是一名来自约克郡Netherdale的天主教徒,36岁,父亲名叫Thomas,母亲是Edith Jackson。审讯官发现他身上有伤,他解释是胸膜炎造成的。福克斯后来承认自己企图炸毁国会上议院,并称没能实现计划觉得很遗憾。国王詹姆士很欣赏福克斯的坚定,称他有着“罗马人一样的决心”。[39]

然而,詹姆士虽然欣赏福克斯的决心,但这并未阻止他于11月6日下令折磨“John Johnson”,令其供出同谋者。[40] 国王指示,对福克斯的折磨一开始要轻,用手銬,但如果必要,可以更重一点,用拉肢刑架:“一开始刑罚轻点儿,逐渐加重,到最后就用最厉害的手段”。[19][41] 福克斯被移送到伦敦塔,国王列出了一系列要问“Johnson”的问题,如“他到底是谁,因为我还没听说过有哪个人认识他的”、“他是什么时候、在哪儿学会说法语的?”、“如果他是个信天主教的家伙,那么是谁让他信这个教的?”[42] 审讯福克斯的房间就是后来的盖伊福克斯室。[43]

Two signatures
福克斯的签名,“Guido”,签于受刑不久后,这个签名与后来的签名相比字迹潦草且不清晰。

掌管伦敦塔的中尉Sir William Waad监督指导了对福克斯的严刑折磨,并获得了福克斯的证词。[19] 中尉搜了福克斯的身,发现有一封写给Guy Fawkes的信。令他感到惊讶的是,“Johnson”此时仍保持沉默,没有说出任何关于这次火药阴谋及其策划者的信息。[44] 11月6日晚,他与Waad有一场谈话,Waad向Salisbury报告称“他[Johnson]告诉我们,自他开始行动以来,他确实每天向上帝祈祷,希望自己成功实施这个计划,这个计划或将对天主教信仰的发展有所助益,也能拯救自己的灵魂。”根据Waad的说法,尽管他警告福克斯,自己将不停审问,直到“我挖出他头脑中所有的秘密,找出所有同谋”为止,福克斯还是平静地渡过了一个晚上。[45] 但在第二天的某个时候,福克斯的泰然自若被打破了。[46]

观察者Sir Edward Hoby称“Johnson自被关到伦敦塔以来一直说英语”。11月7日,福克斯说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并供出参与这次刺杀国王计划的共有五人。自11月8日起,福克斯开始供出这些同谋的名字,并说出他们计划将伊丽莎白公主推上王位。11月9日,他的第三份供词牵扯到Francis Tresham。1571年Ridolfi阴谋(the Ridolfi plot)后,囚犯都要先说出自己的证词,然后才能抄写出来,(如果囚犯还能签字的话)再由囚犯签字。[47] 尽管福克斯在拷问台上是否遭到严刑拷打这一点并不清楚,但他签字时涂鸦似的笔迹证明他确实在审讯者手下遭受了痛苦。[48]

判决与执行[编辑]

1606年1月27日开始了对八名策划者的审判。福克斯与其他七名同谋由同一艘驳船从伦敦塔押送至威斯敏斯特宫[lower-alpha 7] 此前他们被关押在滥刑专断的星室法庭,在特制的绞刑台上示众。上议院专员宣读对策划者们的控告时,国王及其近亲也在一旁秘密观看。福克斯的身份被认定为Guido Fawkes,“不然就是Guido Johnson”。他自辩无罪,尽管从被捕的那一刻起他就明显接受了自己有罪。[50]

Etching
1606年的一幅蚀刻版画,描绘福克斯被处决的情形,作者Claes (Nicolaes) Jansz Visscher

从没有人怀疑审判的结果。法官判定所有被告均有罪,首席法官Sir John Popham宣布被告犯有严重叛国罪[51] 首席检察官Sir Edward Coke报告法庭,称所有被告将头着地,由马匹拖行至死,他们将“以一种半天堂半世俗的方式被处死,因为哪种处死方式他们都配不上”。他们的生殖器将被切下,并在他们眼前烧掉,他们的肠子和心脏都将被挖出,接着他们将被砍头,他们尸体的各个部分将在众人面前展示,“被飞鸟啄食”。[20]福克斯与Tresham关于西班牙叛国及火药阴谋的证词被大声宣读。最后一个证据是Fawkes与Wintour的谈话,二人的囚室相邻,显然,他们二人自认为谈话是私密的,但其实有一个政府间谍窃听他们的谈话。允许交谈的时候,福克斯解释称自己的无罪辩护忽略了起诉书提到的某些方面。 [53]

1606年1月31日,福克斯及其他三位策划者(Thomas Wintour、Ambrose Rookwood与Robert Keyes)在用枝条编成的囚车中,从伦敦塔被拖至威斯敏斯特的旧宫庭院,就在他们试图炸毁的议会大厅的对面。[54] 福克斯及三位策划者随后被绞死,然后四马分尸。福克斯是最后一个被处死的,他请求国王及国家的原谅,不停地“划十字,做徒劳的仪式”。福克斯由于受到折磨,身体虚弱,在绞刑吏的帮助下,他开始爬上挂套锁的梯子,但他成功逃过了绞刑的后半部分,要么是因为从梯子上跳了下来,要么是因为爬得抬高,套锁放歪了,福克斯摔断脖子死了。[19][55][56] 不过按照惯例,他的尸体还是被四马分尸,[57][58] 四个部分分别被送往“王国的四角”,以此警告其他想要叛国的人。[21]

遗产[编辑]

Sketch of a group of children escorting an effigy
Procession of a Guy (1864)

1605年11月5日,当局鼓励伦敦人点起篝火,庆祝国王逃过暗杀,“但要时刻保证这一欢乐的证明不会带来危险与混乱”。[5] 议会法案规定每年11月5日为纪念“欢乐的叛国者判决日”,直到1859年改法案失效。[22] 尽管福克斯只是13名策划者之一,但在今天确是与失败了的火药阴谋联系最紧密的个体。[61]

11月5日在英国也被称为“盖伊·福克斯之夜”、“盖伊·福克斯日”、“阴谋之夜”[62]或“篝火之夜”,“篝火之夜”这个称呼直接来源于人们在1605年11月5日的庆祝方式。[63] 17世纪50年代以来,篝火之后都伴随着烟火。1673年,王位继承人约克公爵詹姆斯(James, Duke of York)改信天主教,此后,篝火之夜按惯例会焚烧一个肖像(往往是教皇的肖像),还有一些达官显贵如保罗·克留格尔玛格丽特·撒切尔是公众恼怒的对象,[22] 他们的肖像也都在篝火之夜被焚烧。[64] 扮演“盖伊”的通常是孩子,穿着旧衣服,拿着报纸,戴着面具。[22] 19世纪,“盖伊”指穿着打扮怪异的人,但在美式英语中,“盖伊”没有轻蔑的语气,可以指任何一名男性。[22][23]

孩子们为福克斯之夜的庆祝活动做准备 (1954)

William Harrison Ainsworth于1841年出版的历史浪漫小说《盖伊福克斯;或火药叛国阴谋》大体上以同情的眼光刻画了盖伊福克斯,[24] 把大众对盖伊的认知转化为“可接受的小说人物”。随后,在儿童书籍、The Boyhood Days of Guy Fawkes一类的恐怖故事杂志以及1905年出版的The Conspirators of Old London一书中,盖伊成为了“本质上的行动英雄”。[25] 历史学家Lewis Call观察到,盖伊现在已经成为“现代政治文化中的主要偶像”,[lower-alpha 8] 他还写道在20世纪末,盖伊福克斯的脸成为了“后现代无政府主义这的潜在有力武器”,例如系列漫画V for Vendetta中对抗英国法西斯政府的角色V所戴的面具[26]

盖伊福克斯有时还被称颂为“最后一个怀着正直的想法走进国会的人”。[69]

参考资料[编辑]

标注

  1. ^ According to one source, he may have been Registrar of the Exchequer Court of the Archbishop.[3]
  2. ^ Fawkes's mother's maiden name is alternatively given as Edith Blake,[4] or Edith Jackson.[5]
  3. ^ According to the International Genealogical Index, compiled by the LDS Church, Fawkes married Maria Pulleyn (b. 1569) in Scotton in 1590, and had a son, Thomas, on 6 February 1591.[11] These entries, however, appear to derive from a secondary source and not from actual parish entries.[13]
  4. ^ Also present were fellow conspirators John Wright, Thomas Percy, and Thomas Wintour (with whom he was already acquainted).[14]
  5. ^ Philip III made peace with England in August 1604.[15]

脚注

  1. ^ 于波. 盖伊·福克斯之夜献礼:文学界的八个阴谋论. 中国日报网. 2014-11-19 [2015-07-06] (中文(中国大陆)‎). 
  2. ^ YOKA. 盖伊·福克斯之夜 神秘复古的英国花火节. 环球网. 2012-11-09 [2015-07-06] (中文(中国大陆)‎). 
  3. ^ Haynes 2005, pp. 28–29
  4. ^ Guy Fawkes, The Gunpowder Plot Society, [19 May 2010] 
  5. ^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Nicholls, Mark, Fawkes, Guy (bap. 1570, d. 1606), Oxford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onlin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 [6 May 2010], doi:10.1093/ref:odnb/9230 
  6. ^ "Fawkes, Guy" in The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Leslie Stephen, e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London (1921–1922).
  7. ^ 7.0 7.1 7.2 Fraser 2005,第84页
  8. ^ 8.0 8.1 Sharpe 2005,第48页
  9. ^ Fraser 2005, p. 86 (note)
  10. ^ Sharpe 2005, p. 49
  11. ^ 11.0 11.1 Herber, David, The Marriage of Guy Fawkes and Maria Pulleyn, The Gunpowder Plot Society Newsletter (1), The Gunpowder Plot Society, April 1998 [16 February 2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17 June 2011) 
  12. ^ Fraser 2005, pp. 84–85
  13. ^ 13.0 13.1 Fraser 2005,第86页
  14. ^ 14.0 14.1 Fraser 2005,第117–119页
  15. ^ Nicholls, Mark, Catesby, Robert (b. in or after 1572, d. 1605), Oxford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 [12 May 2010], doi:10.1093/ref:odnb/4883  (需要订阅或英国公共图书馆会员资格
  16. ^ Nicholls, Mark, Winter, Thomas (c. 1571–1606), Oxford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 [16 November 2009], doi:10.1093/ref:odnb/29767  (需要订阅或英国公共图书馆会员资格
  17. ^ Fraser 2005,第146–147页
  18. ^ Fraser 2005,第178–179页
  19. ^ 19.0 19.1 19.2 19.3 Northcote Parkinson 1976,第91–92页
  20. ^ Fraser 2005,第266–269页
  21. ^ Guy Fawkes, York Museums Trust, [16 May 2010] 
  22. ^ 22.0 22.1 22.2 22.3 House of Commons Information Office, The Gunpowder Plot, parliament.uk at web.archive.org, September 2006 [15 February 2011] 
  23. ^ Merriam-Webster, The Merriam-Webster new book of word histories, Merriam-Webster, 208, 1991, ISBN 0-87779-603-3 , entry "guy"
  24. ^ Harrison Ainsworth, William, Guy Fawkes; or, The Gunpowder Treason, Nottingham Society, 1841 
  25. ^ Sharpe 2005,第128页
  26. ^ Call, Lewis, A is for Anarchy, V is for Vendetta: Images of Guy Fawkes and the Creation of Postmodern Anarchism, Anarchist Studies, July 2008 [10 November 2008]   – via HighBeam Research (需要訂閱才能查看)

来源书目

外部链接[编辑]